新诗馆:李婵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0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婵娟的诗

(23 首)

天黑了

江水在桥下静静地流
有人在桥上哭
谁的儿子在哭
谁的丈夫在哭
谁的父亲在哭
风从汉口吹往武昌

风从汉口吹往武昌
桥上的人往桥下跳
谁的父亲死了
谁的丈夫死了
谁的儿子死了
江水静静地流……


读加缪的《鼠疫》

封城33天
我独自待在毒窝子33天
(小区通告里2月11号累计确诊60例
后来数据不再更新)
50斤大米
一袋土豆
两袋萝卜
维持生活
偶尔出门采访
回家写稿子
爬楼梯
剩下的时间多半躺在床上
浑浑噩噩
此刻,风拍打着窗户
银杏树最后一片叶子轻轻落在窗台
我把它捡起来夹在书中
突然有阳光落在文字上
我抬头,将手伸向空中
像抓住救命稻草
紧紧抓住它不放
但它丝毫没有帮助我的意思
我从未这样迫切地需要一个人跟我说说话
因此昨天夜里我和一个混蛋视频


这是一个分崩离析的世界

一个精疲力竭的世界
它光滑得像麻风病人的脑袋
我在这样的世界
没有立足之地
一露面,它便重重地
压在我的身上
快把我的腰压断了
太多的谎言
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
绝望与饥饿带来的灾难
我想把它翻个底朝天
砸个稀巴烂


谁动了我的悲伤

1
谁动了我的悲伤
谁令我白天强忍着泪水夜里无法入睡
凌晨两点半,我醒在床上
床在清和里,床在光谷,床在武昌
床在地球上,床在宇宙中
我是一粒尘埃,小到肉眼看不见,风一吹就跑
我的悲伤微不足道

2
窗外在下雨,一场秋雨一场凉
路在凉,树在凉,九峰山在凉,长江水在凉
你凉我没有凉
用热身子焐干湿柴禾,烧自己
我在等你,我在骗自己
偏执是我的强项

3
你藏在月亮背面
我卡在独与孤之间
风吹日晒,霜打雨淋,自言自语,失心疯
我没有做过你的妻子也没有做过你的情人
只在一首情诗里与你相遇过
是命运,是毁灭,是欣然赴死,是躲不过的劫
我失去你,我终于失去你
在拥有之前

4
坚持每晚看一部三级片
保持对生活的热爱,对性的幻想
保持身体不死,活在人间
保持清醒,清醒着想你
重要的是想,你可以忽略不计
微乎其微

5
我以为人生下来是在找出路
后来才知道其实是在找归途
因为害怕独自去死,死后依然会死
害怕孤独,永无止尽的孤独
我努力寻找到你,拉着你扯着你
结伴同行,一起赴死
高高兴兴地死

6
有一座桥叫奈何桥,我们一起过
有一碗汤叫孟婆汤,我们一起喝 
有过这一次,走过这一场
来生互不相识
互不相欠
两清

7
谁更孤独,谁就更无耻
在第九个孤独的夜晚
你说你已经死了
我爱的只是你在人间的幻影
你不再相信爱情,你把回忆清零
清零便是负心

8
你说你会引领我
你知道路在哪里
叫我傻傻跟着你
你说要我看着你,守着你,擦拭你
你说你会抓住青丝不放手
世上不会多出一个尼姑
你说你会把老虎娶回家宠成猫
你说你可能不是最适合我的人
但一定是不会让我后悔的人
你还说……
你说什么我都信了
你说什么我都快忘了
下一秒就忘了

9
你说我是月亮,你是北斗七星
千百年来,我破不了你的迷魂阵
只有时间与时间对峙
只有黑夜与黑夜相持

10
从前天上有十个太阳爱上同一个月亮
在清晨,在黄昏,每天擦肩而过
片刻相聚便是分离
只有一个太阳求上天成全
他愿守护月亮,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于是他变成满天繁星
太阳碎了是星星
我碎了,碎成一万个月亮
是不是可以爱上满天星

11
心碎了就痛了,痛了会流泪
我每夜流泪,流得泪水库存不足
我的眼窝空荡荡
走在街上浑浑噩噩,噩噩浑浑
是幽灵,是孤魂
谁也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谁
我与满大街的情侣格格不入,与幸福
格格不入

12
他们说我的优点是认真
缺点是太认真
一认真我就输了
一认真我就错了
我总是死性不改
一错再错

13
爱得越投入越悲哀
你说你承受不住也不愿承受
我也不想给你任何压力
就是一粒尘埃给落叶的压力
我也不愿给你
再也不给你

14
我梦见我在荡秋千
从我屋里荡到你屋里
荡了几下就去了千里之外
我能听见耳边的风声
露水打湿了我的裙摆
你张着手臂把我从秋千上
抱下来

15
你说你喜欢在冬天的时候甘心在土中
春天慢慢发芽,长大,开花,结果
被焚烧,被毁灭,被重生
爱情也一样
我能活着等到你的春风吹绿江南岸吗
冬天,漫长的冬天,永无止境的冬天
仿佛看不见春天温暖以及爱
我体寒多病怕冷,我就要冻死了
我已经冻死了,被你
活活冻死了

16
我的春天在等一场
迟来的洪水
冲垮我的回忆
闪电过后,雷声
没有如期

17
认识你以后,我把自己扔了
我没有我了,只有你了
天是你,地是你,花是你,树是你,草是你
走的每一步路都是你
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你
我在你的包围中沉醉不愿醒
你告诉我都是我的幻觉
我变得心慌又惊慌
眼睁睁看着你撤退,消失
我无助得像个孩子,坐在路边哭
一直哭

18
也许我们都是在过往的爱情里化成了灰
相遇就像两坛子骨灰碰在一起
谁也活不过来了
尽管我们也挣扎着也努力着
打破坛子,灰都不会落到灰里
风一吹,我就走了
雨一淋,我就没了
你喊我,我听不见了

19
要么爱,要么滚
在黑与白之间我找不到灰
我擅长竹筒倒豆子,不擅长娓娓道来
我擅长把平原上的河流扔到深谷
让它激烈,让它断流,让它疼痛
我擅长终结和破坏,不擅长暧昧
我擅长一夜深情,怒放与枯萎只在一念间
过了今夜,不要明天


秋蝉

夏生,秋死
不知一年为何物
地下十七年
枝头狂叫三天
用半生的时间只为
换取瞬间的贴切
它这样不计成本地活在人间
像极了
我这样的女人


未来之诗

几年以后
你活在一堆钞票与美女之间
花钱买醉,花钱买笑
尽情地享受别的女人
她们温柔乖巧带着统一的微笑

再也没有猜测,没有指责
没有人为你茶饭不思,辗转反侧
爱你也骂你,哭你也疼你

世上的女人都很好
世上的女人都很妙


明月照沟渠

月光落在江汉平原的田野上
黑黑的稻子在沉睡
寂静
无声

不远处,父亲从沟渠边抬起脸庞
看见月亮可爱的影子
此刻她钻进云层,此刻
她完全躲入空空的空中

我独自站在村口一棵老杨树旁
不敢呼吸
也不敢动
我聆听着父亲归来的脚步声

秋风一阵阵吹来
稻子抱着稻子
我抱着我


石榴

夏天的景物,只有石榴像她
花儿开得红艳,果实的腹部日渐隆起
她在一棵石榴树下发呆

爱情已经死亡。那粉身碎骨的瞬间曾让她生无可恋
而一个小生命的到来又是那样不合时宜
令她措手不及
在父亲的责骂和母亲的泪水面前
她默默低下了头

当她躺在手术台准备让自己再一次从容赴死
那些冰冷的刀子,钳子发出刺眼的寒光
一个唇红齿白大眼睛的孩子开始在她眼前哭
在她耳朵边哭
在她怀里哭
在她脑子里哭
哭得她无处遁形
她跳下手术台,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中

现在都结束了。一切皆生锈和渐渐被遗忘
此刻她坐在石榴树下,石榴花儿开得正好
五月的阳光流过她的发梢,注入身下的阴影
她怀抱正在微笑的婴儿,幸福得想哭


女人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男人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想你的时候
你坐在我的沙发上
除了抽烟
什么都不说
什么都不做
包括爱。
不想你的时候
马上烟消云散
仿佛从未来过——
你在你的世界爱你的女人
我在我的世界爱我的男人
假装成两条平行线
老死不相往来。


秋日哀歌

你一定见过这张照片——
逃离战火,偷渡的难民中死去的孩子
在大海边,脸朝下
卧在沙滩上
小小的身体肿胀得像个饱死鬼

你一定听说过偷偷泄洪后
在睡梦中死去的孩子
抱着玩具躺在河边,或者杉树林里

你一定知道——
医院的阳台上跳下去的是一个胆小的孩子
病床上拔掉针管的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垃圾箱里冻死的是五个在乡下饿得要死
流浪到城里的孩子
年轻的母亲亲手杀死的
是自己四个亲生的孩子
童妓们为了尽早接客养家糊口
甚至服用催肥牛羊的类固醇
让自己成熟丰满
也让自己肥胖
骨质松散、心脏病、肾衰竭

没有一颗药丸能治愈
因战争、贫穷、天灾、人祸
带给人类的绝望
没有一个神灵睁着眼睛
保佑过穷人的孩子
如果你走在黑夜的大街上
看见秋风追着落叶跑
你一定能认出是那些小鬼
在嬉戏、玩耍
他们的天真是全人类的天真
他们的绝望是全人类的绝望
只有死亡能让穷人的孩子长久地幸福快乐
没有悲伤


六小姐

六小姐走过来了
风吹发鬏
手拢刘海
旗袍领子开着
身子热着
大腿露着
站在弄堂口抽烟

抽完烟的六小姐
独自走远了
一步一婀娜
一步一妖娆
没有子宫的身子
装在旗袍里
风吹一下
美极了 


太阳照常升起

总有一些动物的毛发
牢牢地粘在铁轨上
在风中抽搐
火车没完没了地碾压它们小小的脏器
雨水将世间
所有苦痛洗刷干净
太阳照常升起
它们安静地睡着了
像那些无路可走的人
躺在通往天堂的阶梯上


地铁记

地铁在地底下奔跑
像死人驾驶着棺材在死路上飞奔
我看见车厢里的男人都是你
我看见你的身体散落在他们的身体里

太熟悉了,对此我确信无疑
最开始我无意中捡回来的头
是你,肯定是你
轻蔑的眼神,烟草味的唇
吻我的时候像山的阴影
黑下来的天,直罩下来
后来我偷回过一双结实的手臂
我让它们整夜抱着我
紧紧地抱着,令我窒息
我还肢解回来一双大手
同样的位置长着同样的老茧
它们肯定握过一生的画笔
也为我洗过内裤,煲过鸡汤
今天我需要去地铁里寻找一根阳具
长度18厘米,直径4厘米
像狮子老虎掸苍蝇的尾巴
包着绒布的警棍
我需要它的鞭打,不停地鞭打
往后的日子
我需要一点一点地找回你
我需要夜夜占有这些支离破碎的尸体
像天生的婊子,淫娃,荡妇

“你死后,我只爱过他们的局部
以此来还原你”
对此我可以发毒誓


病中书

此刻只有药水滴进血管的声音
此刻一个人厌倦了天花板
此刻一个人在一首诗里想你——
妞妞,我只瞩目于云南的小院子
三角梅开了,爆竹花开了,紫竹疯长
初夏的阳光照着你一身雪白
你一动不动,四下无人

(注:妞妞,我在云南养的小狗)


情人节

今天,你必须追春风一样追我,爱桃花一样爱我
犁开田野一样犁开我。给我陈年花雕
和月映同羹的夜晚
给我凸起的快乐或者凹陷的忧伤。而不是沉默,沉默已满


一棵开花的树

母亲总是没来由地问
云南到底在哪

看不到女儿的日子
母亲将自己长成一棵树
皮还在,褶皱很深
流水亦流泪,
心已抽空
像花已落尽的枝桠

而我的力量比叶更轻,比花更弱
甚至连一双手的温暖
都无法穿过长夜,安然抵达
我只能用悲伤豢养孤独
让孤独长成一棵千里之外的树


毕兹卡

毕兹卡,你不在
一切都乱了——
国贸中心长出了翅膀
白沙洲趴在江心哭泣
24楼和25楼不是一层的距离
虫在吃米,碗没有吃米
灶台上灰尘在堆积,炊烟
已经奄奄一息

我坐在沙发上想我们
我想不起——
风是如何吹的
云是如何散的
雨是如何落的
我的心是如何长出霉的
乳房是如何生出锈的
指甲是如何长出刺的
你是如何消失的
毕兹卡,你在哪?

毕兹卡,找不见你,我
白天——
写诗、做梦、怀春
夜里——
跳崖、卧轨、给自己投毒

是不是舍弃人的皮囊
脚步可以更轻
眼睛可以更亮
我们可以更快在他乡
相认

毕兹卡,跟我回家吧
我们
把秘密深埋
把洁白轻轻展开


来自冥王星

传说冥王星上只有好男人
他们浪漫多情多金

十六岁的芳去冥王星之前
偷偷上了节育环

冥王星一年地球十年
芳家盖了小洋楼
歪嘴流口水的哥哥讨了媳妇
两个弟弟顺利上了大学
中风偏瘫的父亲没断药
母亲的土坟有了水泥墓碑

二十六岁的芳
离开冥王星之前
偷偷补了处女膜

回到地球她遇见一个好男人
他浪漫多情多金
像是来自冥王星


遗照

木质的篱笆小院里
紫竹在风中轻轻地点头
三角梅依旧笑得灿烂
栀子树的叶子有些泛黄
风追着几片早落的树叶跑
小狗也追着树叶汪汪叫
整整一个上午
他蹲在地上修剪草坪
已是深秋,阳光多好啊
照着他的脊背暖暖的
现在他累了
躺在草坪上晒太阳
狗也累了
趴在他的两腿之间
扭头看着天空
云南的天那么蓝
蓝得没有一丝云彩
而此刻,伊犁的天空开始落雪了
一株野草在路边独活 


誓言

这一生,我爱过很多男人
甚至把青春给其中两三个掠夺
践踏、撕毁、粉碎
但我从未对母亲提及过“爱”
十年前,挣脱母亲的泪水去云南流浪
十年后,回到家乡的老姑娘
挣脱不了一间病房——
四面是墙壁
是锁住生活的墙壁
再过十年
某人会在这间病房墙壁上
看见一个无名死者
写给母亲的誓言
“我爱你,妈妈。”


虚无

一个男人
走进我的屋子
他的微笑似冬日的暖阳
他的呼吸似轻盈的雪花
他坐在沙发上
静静地抽着一支烟
脖子上的喉结又白又亮
他穿着一身旧衣裳
夜里
他贴紧我的后背,无声啜泣
仿佛悲伤的人
搬出心底的石头
腾空自己
没有人知道一个独居的女人
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
没有人能听见他的声音
除了我自己


雾霾

看不见斑马线上走来的母亲
看不见她梅干菜般的旧衣裳
看不见她叶子一样
被风吹落的头发
只听得见某棵树上传来几声鸟鸣
一个平常的下午
那个仲春图里的我
那个痴痴看着窗外的我
躺在病床上
数着一生的雾霾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有毒的日子
需要承受
我像枝头那只无助的幼鸟
盼着母亲回巢


梨花雨

她走进来
放下一瓦罐鸡汤
去卫生间脱下雨衣
擦洗掉鞋底的泥巴
然后走到窗口,坐下
她静静地望着窗外
静静地看天空
有时她会抖一下肩膀
她微微耸起的驼背
像个小小的坟冢
风吹拂着她的白发
轻轻扬起又落下
她一直没有回头看我
我也不敢看——
这个渐渐苍白的女人
以及同样
苍白的天花板
苍白的墙壁
苍白的被单还有
外面院子里满树的白梨花
我的妈妈
她像个和我一样病重的人
静静地坐在那儿
看着窗外雨打梨花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