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梁银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4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梁银简介

(阅读:495 次)

梁银,又名梁国英,笔名清风,甘肃天祝人,现居新疆乌苏。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成员,青年诗人,乡土诗人。在文学网,诗歌网,新媒体,以及报刊杂志发表文章多篇,部分作品荣获各类大奖并收录在各种诗歌选集中出版发行。

梁银的诗

(16 首)

月光下的喀什古城

喀喇汗王在恰萨和亚瓦格
升起了月光
一些密织的影子犹如山峰
迷雾中撞着花香和露水

巴郎子走不出无尽的海
触礁的石头磕着低矮的屋
古丽在暗哑的夜色里撕扯
九龙泉多了几道泪腺

帕米尔山群摇晃
瓦亮的白更透明
搁浅的木头充满了血液
似乎要把月光剥离的更彻底

莫尔佛塔里的气息
河流一样流畅
感觉汗偌依古城在创造
佛光下好像有波动的浪花

夜晚无尽延伸
骨头倒立成岩石
巴郎子撕破了云
古丽比屋子更矮

一些声音跌落
云朵里糅合着火焰
月光交出了底线
两个影子紧紧的收拢在一起


高昌故城醉斜阳

太阳就要落山了
这一张黄色的面孔放射出泪光
星河灿烂了几千年
王者的风范哪去了

千百年的刀光剑影
千百年的佛法无边
高出城墙的影子
揪心的血滴已凝固

从沙丘上站起来的王国
背负了多少霜月
商贾们暴露出青筋
驼铃声渗透出风花雪月

玄奘的脚印刻在骨头上
芸芸众生追赶着日月
王的影子卷入了风沙
隆起来的丘陵围着瘦黄的骨架

收起风干的标本
暖一壶小酒
割裂历史的伤口
让疼痛的泪花溅湿斜阳

风去了远方
你还温存着千百年的骨血
跟着你的脚步前行吧
火红的温床已铺垫


一袭红纱满楼兰

罗布泊的盐湖波光粼闪
修炼千年的仙女腾空
一袭红纱覆盖楼兰
飘逸的裙带穿过苍茫

仙女扮演一个游客的角色
用第三只眼开挖楼兰
她的站立有足够的分量
满目疮伤的楼兰断崖式下跌

一个千年的影子辐射戈壁
从红色中望穿古国的大红大紫
脚下延伸着历史的足迹
戈壁上布满遗落的伤疤

那些可有可无的影子
飘在风中
卷着风沙和驼铃
带着红色的伊人慢慢走远

大漠中的琵琶声渗入骨髓
另一个缺人的村庄滴着血液
砖瓦垒起来的城堡
不过就是天边的夕阳

楼兰承载着大漠的魂魄
鲜活的生命正在呐喊
那一袭红色的裙带呦
你把楼兰带入了何方


一个人在戈壁上

一个人在戈壁上
气息和天地融为一体
承受着整个方圆
背负着大西北的高度
站在这一片土地上
一手托着太阳
一手托着月亮

村庄只是一个背影
拿什么充实戈壁的空虚
我听不懂鸟的语言
不知道它们议论着什么

我无法和千年的胡杨
合二为一
它的根系早已盘踞了整个戈壁
我只不过是它
千年以来的一道风景而已

我看不懂红柳骨头里的
那股火焰
它的容颜支撑着戈壁的春天
我无法用凡人的眼光
看穿它生命中的光芒

我掏出腥红的语言
问问飞不出天空的鸟类
戈壁的尽头在哪里
在天涯?
在海角?


一路向西

从河西走廊出发
一路向西
城市和农村被一粒沙子切断
眼睛里装满了大漠和戈壁

忽略不看集结成群的沙丘
千年的风向谁也无法改变
看看顶着力量的胡杨和红柳
是不是更像另一个村庄

太阳炙烤着皱巴巴的黄土地
像极了农夫的面孔
不敢想象突然下一场透雨的场景
用备用的一杯水降解一下体内的火

牧羊人吹着羌笛
倒影着流水般的背影
波斯商人的骆驼
承载着月牙泉冲天呐喊的使命

从玉门关到楼兰
西的高度在古城堡上
亘古的冲锋随着长城
无限延伸

西面的领域如汪洋大海
更多的神秘在海底
坐上火车,一路向西
听听世界的声音


古道上仰望

从古凉州到亚欧大陆
走远的已走远
驼铃声还在
沙漠还在
那一条九曲十八弯的雄关大道还在

站立在这里
就浮在一条河流里
这里的每一粒沙子,石头
都有一段诗歌
这里的每一头骆驼
流淌着千百年遗留的血液

我们无法让写进史册的再回头
可以回头看一看
那一条通往世界的古道.
想象一下千百年前的行走
大漠中的风霜再一次呈现

封存在沙漠中的故事
没有被淹没
今天还能从驼铃声中听到
能听到漠风古道还在行走
丝绸之路还在行走

玉门关的羌笛吹响了
月牙泉的驼铃响起来了
一辆火车改写了古道
拉着一路的江山
连接了世界


坍塌的烽燧

我提着胆子路过
没看见狼烟
没听见厮杀
我是有防备的

几千年的战火就在这里燃烧
怎么没有呐喊
怎么没有冲锋

好像昨天你还是站立的
站的雄壮而威猛
就在今天
你什么时候倒下的
怎么瘦的就剩下一副骨架

在你长满芨芨草的脑壳上
写着几十代大将军的威严
成吉思汗,穆桂英,花木兰
改写着历史
改写着狼烟
改写着你的面孔

风吹打着你的脸
吹着历史的灰尘
也许我捏住你的灵魂
就捏住了整个历史
也许我能刻下你今天倒下的模样

我攥紧拳头
攥紧你那段历史
那段金戈铁马的历史


空虚的山村

走进山村
找不到丰满的灵感
骨感的村落
架在黄土坡上

一只瘦狗
喊疼了山谷
长时间的蜂鸣
好像一个人打着哭腔

若有若无的影子
从废墟里钻出来
闪着寒光
倒过来的光阴又一次眨眼了

醒着的庄稼
举着疯长的姿态
拼命的荒草
高过山村的胸膛

刻满岁月的老者
合着干净的乡音
我的乳名
重重的跌在了那一片土地上

我站在裂痕的乡土上
顶着一种力量
一只眼睛看到了什么
一只眼睛什么也没看到


绿色的火焰

爆发的三月
站不稳脚跟
扑上来

烧滚的清流
泼醒
秃了顶的山岗

刀子一样的风
点燃
星星般眨眼的干柴

从空隙里挤出来的生命
闪着寒光
顶起前进的河流

一只看不见高处的青蛙
喊着
低谷深处的春天

一群羊扛着火把
燃烧了
醒着的草原

谁裹挟着风暴
砸烂染缸
偷换了森林的面孔

红色的生命
怒放
绿色的火焰


你站在那里

你站在那里
举着牌子
把春天放出来

你把一冬天的雪倒出来
阳光正好
卡在气息中的骚动
一路狂奔

丹田内冻结的河流
从窗子里倾泻而下
攒足的火焰
挂在天上

你站在那里
喊醒过路的风
你在风头上雕刻骨头
一个人正在麦田里揉着梦

你把发紫的心掏出来
抛到天上
一个月亮
喊疼了夜晚

你站在那里
什么也没变
挡在半路上的使者
回头看了看秋天

眼看着冬天来了
你还站在那里
等待春天里的呐喊吗


旦马是佛祖掌上的一朵莲

大马鸡顶山托着林海雪原
清白透骨
山川河流布满了钟音
匍匐的人一直在擦拭污垢

雪山腹部住满了信徒
大直沟达坂一直在行走
足音和梵音撞着慈悲
虔诚的头颅磕着青山绿水

干沙鄂博站在云尖上
七个罗汉仗着佛门的清静
三世章嘉若贝多杰活佛闭目
谁在叩问跌落在尘世的铁

一棵柏树怀着佛门的清静
多像远去的人不放心这个世界
沿着檀木的香聆听
绿水撞击青山的声音

这个暗幽的谷一直在换骨
眼底的苍茫收拢着渺小
好像活着的水流淌了三百年
云雾里集结着尘世的善缘

多么干净的土地
无法从干枯的河床中剥离黑色的云
荒芜的池塘里飘起纯粹的白
一个响亮的名字落在了人间


疯长的绿荫

三月的风
燃烧干柴
叫醒受精的土地

赶着站起来的树苗
蹲在温床里充血
四海之内的力量
雕刻成一片喊疼的森林

一个影子叠加另一个影子
似乎要围堵一个赶路的影子
高岗上舞弄绿色的汉子
跌落在一片树叶上
掏出海浪
拦截过往的蝴蝶

一双手扶起来的婴儿
高出云朵
在月亮之上
燃放生命中的火焰

做好站立的牺牲者
举起太阳煮熟的果子
半疯半傻的凡夫俗子
睡在风尖上
迎接跌落的日子

一个春天颠覆一个秋天
疯着的还是绿的
傻着的已经黄了


春天在路上

我站在十字路口等待一匹马
等待一个猎手
一只兔子窜入了月亮
天地间尘土飞扬

双眼模糊了
前面好像有大海
好像有春天
走一步看看
 
水乡丰收了
里面有我的血液
大风惊动了魂魄
河流撞出了浪花

朝着阳光奔跑的哪是谁
能再快一点吗
鸽子在天上落不下来
鹿鸣早已喊醒了远山


春雷

云朵里藏着力量
山河的内心在动摇
盆腔内的暗流急于涌动

黑暗中划过的光亮
点燃疾行的脚步
一声高过一声的呐喊
穿过云尖
这是谁在拍打春天里的海浪

失散的云朵如约靠拢
就等掌声和尖叫
凝聚的精华跌落在四海之内
叫醒安眠与胚胎里的精灵

这是天和地的合影
裹着
怒放的火焰
捂热了风中的冰块


指缝里溜走的阳光

云彩霸着天空的脸蛋
表演着眼里装不下的节目
阳光挤着云
抢着云的镜头
给我秀着辣妹的舞姿
我喝了一杯酒
阳光烧着我冰冷的心
我的心里长出一双手
阳光在我手心里跳跃
我攥紧手
攥紧阳光
揣在了怀里
招来了一阵风
羡慕了
嫉妒了
恨了
一阵一阵的骚扰
风里面夹着一股酸味
迷惑阳光
攻击天空
收买云彩
警告我与阳光的距离
天空洗了一把脸
云彩不情愿的离开了
阳光留下最后一丝余热
从我指缝里溜走了
阳光走的很快
风追的更紧
阳光绕着风走
在天空里来来回回
阳光住进了我的梦
风不见了


今晚的月亮

今晚好像缺点什么
又好像什么也不缺

月亮来了
好像有心事
昨天还好好的
今天怎么这么反复无常

我真想把月亮摘下来
一层一层剥离
剥离出一个轮回
剥离出真金白银来
 
你看她
一会儿像镰刀
一会儿像玉盘
她在干什么
变魔术吗

你看她
一会儿出来了
一会儿不见了
是在开玩笑
还是在捉迷藏

你看她
一会儿红的倾国
一会儿亮的倾城
我不敢多想
任她的梦儿流浪

今晚的月亮怎么了
给天地留了
一半相思
一半老酒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