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郭新民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1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郭新民简介

(阅读:415 次)

郭新民,号宁武关人。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文艺创作,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系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维权鉴定委员、山西省文联副主席、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曾出席全国第八、九、十次文代会、作代会,参加过第12届“青春诗会”和首届“青春回眸”诗会。著有《一棵树,高高站着》、《花开的姿势》、《郭新民抒情诗选》《今天的情绪》《醉汉与丁香》等各类专著十余部。曾荣获首届中国艾青诗歌奖、《人民日报》征文一等奖、二等奖、“赵树理文学奖”、"天津市文华奖"等各类大奖数十项。

郭新民的诗

(13 首)

一棵老树躺倒

一棵老态龙钟的杏树
在向阳的高地壮士般躺倒
它的横陈依然有老康熙征战的霸气
依然是占山为王的经年风度
依然有格外凄美的杏花倚偎在身边
 
风走过,雨走过,我走过
谁在念叨:日月如梭、时光荏苒
多少艰难与悲怆从它身边隐忍消逝
多少爱恨与情仇在它身上结疤累痕
多少刀光与剑影用它生命做出见证
 
我想,不管是倒下或者叫腐朽
这都是大地庄严肃穆的决断
我的审视,也不仅仅是伤感与叹息
一棵老树,告诉你不可抗拒的奥秘一一
适者生存,不适者自然淘汰
 
一棵树,一棵饱经沧桑的老杏树
以倒下的姿态让我默默祈祷
有黑蚂蚁放肆在它躯体上踩踏嘻戏
几只远远观望的花喜鹊叽叽喳喳
对我的庄严和凝重评头论足


把瞩望写进灵魂

一群声名远播的写诗的人
以鸽子的姿势从四面八方飞来
集结进一座偏僻的紫塞小城
 
也许,这是冥冥之中神的旨意
是阳春三月遍地杏花美美的邀约
就凭着春天一声诗意的召唤
 
依稀抑郁的天空露出淡淡恬静
奔走相告的杏花款款畅开心扉
困顿的老村丢盹的古堡拭目以待
 
一群诗人来看杏花吟长城
沸腾的杏林心花怒绽
寂寞的长城跃跃欲试
 
凭着真诚来、凭着诗心来
带着感情来、带着祝福来
把一切期待和瞩望写进阳高的灵魂
 
亲近阳高的人要有情愫和阅历
审视阳高的人需有雅量和气度
喜欢阳高的人定有胸怀和境界
 
黑水河倒映出大同蓝的天色
布谷鸟的歌声被拉的又甜又脆
面对诗歌,阳高的杏花醉态朦胧


飞蝗起舞

转瞬即起的飓风
它们用翅膀欢呼的速度
将惊骇的田野掳扫一空

飞蝗翩翩起舞,飞蝗铺天盖地
从天而降的灾难就发生在眼前
你承认与不承认都是难隐的事实

目不忍睹的场景拉开了帷幕
弥天大谎竟是肮脏贪婪的昆虫
透亮的翅翼恍若霜刀风剑

飞蝗翩翩起舞,飞蝗集结成群
这是众多媒体频频袒露的焦急
十分脆弱的生态就这么脆弱失衡

庄稼们纷纷逃遁
徒然降临的死亡不言而喻
盛夏初秋常有失之交臂的悔恨

田野的美梦总是被飓风吹散
风雨霜雪弥散着殉难的气息
记忆中的疼痛郁结成累累伤痕

失劫的迷梦像倏然失联的航班
许多过程终已成为无解之迷
让所有亲人和朋友痛断肝肠

飞蝗之风从田野疯狂掠过
它们不再是教科书里恬静的标本
吞噬庄禾就是吞噬庄户人的苦命

飞蝗翩翩起舞,飞蝗结对成群
让凄清田野苍凉大地震颤失色
有奈与无奈都是剜心的疼痛和牵挂

飞蝗这样腾达,飞蝗如此肆恣
飞蝗像盐巴硬往穷人的伤口散撒
哦,多灾多难的土地,痛苦深重的粮食

蝗风啊,正从老百姓茫然的视野里呼啸而起
蝗流啊,正将庄稼人忧郁负重的心掳扫一空
蝗患啊,让绝望的粮食痛断肝肠


袈裟情郎

一个出家之人
一个袈裟包裹不住凡心的人
放下佛祖 放下佛事
却放不下滚滚红尘
谈何幽居 谈何顿悟
谈何冷却 谈何清规戒律
你爱,爱的死去活来
爱的天昏地晕 爱的牵肠挂肚
爱的放浪无忌 爱的自由翱翔
有爱,高居于心
高过森森的贡案
高过缭绕的香火
高过闪烁的青灯
高过华美的梵宫
高过慈悲的菩萨
你是有情有意的情郞啊
从娘胎里出来
你注定是一个人
有血有肉 有恩有怨
有哭有笑 有诗有歌
有今天,也更拥有灿烂的明天
一个出家人
以自己勇敢的方式
验证了生命的真谛
高过空旷的兰天
高过伟岸的雪域
高过神圣的经幡
高过灿灿的金顶
高过搏击的神鹰
高过舞蹈的霓霞
好兄弟,仓央嘉措
世间一个真正的情郎
庙堂里一尊血性活佛
一腔热血一肚柔肠
叫人死去活来
叫人心旌荡漾
你以自己的方式
活出了一种姿态
你啊,你是青藏高原
最靓丽的一道彩虹!


天鹅从天上掠过

白色的云朵
白色的飘带
白色的风啊
抑或白色的哀怨
从天空冷冷掠过

这是一个季节
凭吊另外一个季节的过程
天鹅的侵袭
让人寒冷而惊悸
精疲力竭的翅翼
驮着穷追不舍的寒流
驮着西伯利亚的凶险
驮着人们无言的忧郁

天鹅从天上掠过
让天空阵阵战栗
我听到天鹅急促的呼吸
和紧张而惶惑的心跳
它们用疲惫不堪的翅膀
把茫然的天空
拍出重重的回响

哦,白色的寒冷啊
从天而降
那些高洁善良的背后
往往紧追着残酷无常的魔影
匆匆飞过的美丽
让天空遗憾和心痛
让人们顿生几分怜悯
也许 它们从此飞过
就成为永恒的绝唱

天使从天上
匆匆闪过
那稀疏而惨淡的影子
让这个世界
无尽的忧思


记忆

许多高枝上炫耀的树叶
最终都会飘零于大地

那些风姿绰约的花朵
开败了,去选择静静枯萎

逮一只稀世摄魂的凤蝶
做成记忆里最漂亮的标本

就像你迷人的眼神光芒四射
永远珍藏在我的心扉

青草的气息令人感动
蚂蚁的精神叫人鼓舞

忽然想着你静静坐在我身边
看占山为王的风电摇头摆尾


灵空山不空

伸手抓一把翠鸟的歌声
攥出了湿漉漉甜美的诗意

此生奔波劳累疲惫不堪的灵魂
适宜坐在菩提老树下温馨纳凉

如老牛反刍,回味一些酸涩的往事
被斗胆的山风吹成天边散淡的云霓

两只松鼠在峭壁上各展身手
闪电般惊艳了崖柏上荡漾的佛光

我从来就反感什么虚无主义
人们必须真实而生动地活着

古刹里响起清脆摄魂的钟声
那是太岳山虔诚向远客祈福问候

哦,灵空山不空,倾诚倾爱倾绿
你坐着是风景,笑着是风景中的风景


矿山的太阳

一盏盏明亮的矿灯
闪烁着太阳的光芒
点燃日月星辰,点燃信念理想
泽射昨天,照耀今天,靓丽明天
镀亮祖国春暖花开的美好希望

一张张黝黑的脸庞
辉映出太阳的光芒
驱退严寒酷暑,驱散黑暗迷茫
迎接挑战,不辱使命,奋勇担当
愿把平凡而坚定的人生灿然释放

一颗颗赤热的心房
喷涌着太阳的光芒
崇敬勤劳奉献,崇尚拼搏顽强
流血流汗、倾诚倾爱、无怨无悔
在创新发展的掘进中塑造辉煌

一个个平凡的生命
绽放出太阳的光芒
和矿山相依为命,同祖国荣辱共彰
渴望幸福,追求尊严,梦想璀灿
我们矿工,高高挺起中华民族的脊梁 


珍重粮食

有些大人物对你很看重
亿万个小人物对你更珍重
粮食呵,你是庄稼人的命
也是共和国的根
翳鸟恐龙陶罐青铜
五经四书缤纷蝶梦
都是从你幽深的哲学中
演绎出来的精彩片断

你是穿透时空的活化石
你是神农氏传递的熊熊圣火
点化一代又一代蛮荒
驯养斑斓壮阔的历史
丰富土地深厚广博的胸襟
铸就国徽庄严神圣的表情
真正能读懂伟大的粮食
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河流暴涨的季节
洪涝恣肆的日子
生态,被逼得疯疯癫癫
淳朴的粮食步履维艰
善良的粮食任重道远
厚道的粮食别无选择
太阳麦芒天河地火
炼一尊新世纪的中国铜像

请珍重粮食
必须珍重粮食
这是一道永恒的主题
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这是一个解不透的老谜
这是一本念不完的圣经
粮食呵,负重而行的粮食
绝不是某种简单定义

请珍重粮食
好好珍重粮食
这是初级阶段的国情
这是中国特色的主义
这是大家小家的灵魂
这是一个诗人的忧思
崇拜太阳就崇拜粮食
犁铧淌泪,镰刀咳血

站在城市看粮食很近很近
深入农村看粮食很远很远
多少艰辛多少疼痛啊
粮食的面孔变幻莫测
粮食的心态纷纭繁杂
粮食,将自己一把推进市场
然后千方百计包围城市
叫人想起湖南农民的儿子

在风雨如磐的农业之路上
我看到十亿长征的中国农军
正踏着某种节奏
赶着种子赶着期望
驮着所有的生产力
深一脚浅一脚跋涉
让我们祈祷粮食
让我们祝福粮食

站在城市看粮食很近很近
深入农村看粮食很远很远
让我们祈祷粮食
让我们祝福粮食


英雄墓碑

以让人缅怀的方式
高高站立在太阳的凝望中
那些散淡的鹰隼自由的野花
都能说出它的名字——
英 雄 墓 碑
是一些冷峻的石头
勇敢坚硬的石头
倔犟站起来的形骸
这些石头
凭某种精神和追求
构筑一个民族的高大
是活着的生命和灵魂

那远远向我走来的
并蔑视着卑微和轻浮
就叫抗日烈士纪念碑
它用英雄沸腾的血肉
幻化成石头冷峻的躯体
告诉今天
告诉这个浮躁的世界
有些英勇牺牲的人,起码
还活在碑的心中

哦,英雄墓碑
是这么伟岸而不朽
它以切肤镌刻的方式
呼唤着一些遥远的灵魂
让轻蔑的风凝重起来
让飞鸟的翅膀沉重起来
让从它身旁匆忙经过的人们
不再逍遥自在
让漫不经心的历史
必须正视碑的价值

与墓碑默默对望
就懂得了它无比的深刻
就知道它不可或缺的价值
一些人,义无反顾
用悲壮喷涌的鲜血
把人生的理想和信念
执著坚定到碑的心中
使所有崇敬和仰望者
想起那句铭言——
忘记过去
就意味着背叛


兄弟和老刀

兄弟,你磨刀霍霍
用诗歌和着心血
镀亮了老刀的气色
可听到太阳沉重的叹息

一把刀,泪光闪烁的老刀
从夏天到秋天
在你手里,一直攥来攥去
这刀,想吻或该吻些什么

惊魂的日子,蹒跚的步履
冰冷的刀刃,狡黠的月影
痛苦的驿站,疲倦的瘦马
英雄的胆识,孤独的惊魂啊

一把老刀,以侠客的姿态行走
粮食们纷纷背离大地
苍茫的原野沉默寡言
一些寂寞的树木莫名地颤栗
一些慌惑的鸟儿怅然逃遁

多少风尘从刀尖上刮过
多少往事从刀锋上滑落
多少苍茫在刀背上散淡
多少情仇在刀鞘里锈蚀
多少爱恨在刀光里冷却

兄弟,你注定陪老刀上路
一个血性诗人,果敢坚毅沉着
带着自己的良心和诗歌
行走在岁月蹉跎的边缘
绝不问路程有多么崎岖遥远

哦,老刀与刀客携起手来
就可能发生一些故事
烧酒一醉方休,老刀神情凝重
月色昏黯,阴风习习
刀光剑影,不寒而栗
老刀,呼唤着诗人的执拗和底气

兄弟,你究竟要去到何方
旅途迢遥,累了就该歇息
那把老刀,拜托你了
把我的兄弟好好护佑…


秋天深处的向日葵

是的,那些高高昂着的头颅 
最终都将低垂下来
在秋风呐喊的深处
许多成熟意味着背叛

是的,它们不再名符其实
它们在季节边缘纷纷嬗变
它们横下心来不再相信
那无比燥烈而刺目的光芒
那十分诡秘而遥远的偶像
那可望而不可及的伊甸园
噢,生命的稔熟意味着什么?

朝朝暮暮的追逐
风风雨雨的倾慕
疯狂热烈的膜拜
都是呕心沥血的愚
和厚道淳朴的傻
最终归结为无言的沉默
面对大地,真诚忏悔
才懂得,自己应该站出某种姿

抑或是无可奈何的抉择
抑或是难以逾越的规则
梦里的天堂,幻中的蜃景
纷纷化作迢遥飘逝的流云
秋风聚起,落叶横扫
疲惫的大雁在苍穹挥写着人字
沉默的葵花在塬上站出凝重反省

哦,秋天深处的向日葵
它们默默把头低垂下来
把高攀的眼逢迎的脸低垂下来
用看天的目光郑重审视着大地
就听到根须对泥土倾诉
蛐蛐和蚂蚁尽情欢呼
战栗的灵魂在震颤中回归
认真丈量着从梦幻到生活的距离

哦,秋天深处的向日葵
以难以言说的姿态
正蕴含着一句句沉默如山的宣言
我知道,那些曾经高傲无比的头颅
最终都将虔诚地垂向大地


高粱的火焰

望秋的高粱,望红了眼望红了脸 
总是让人想起火的舞蹈和风采
一坡一梁的红火焰啊
就这么从北方的高地漫过来
象雨后奔涌湍急的洪水
漫过山岭漫过河流漫过鸟翅
漫过我热泪喷涌的心坎

高粱的队伍,高举着燃烧的信念
是火烈烈的风范与真情
一株红高粱就是一把
跳跃呐喊的红火炬啊
顺着秋风萧瑟的思绪
高粱们,高举着自己燃烧的头颅
以英雄豪杰的风采追逐秋天
大气磅礴,义无反顾

哦,这是塬上涌动的热浪
这是深秋浑厚的承诺
这是季节郑重的宣言
这是黄土地燃起的圣火
红高粱喷涌的光芒啊
照亮了人们从梦幻到生活的真实

这就是我默默祈祷的红高粱
高高站在饱经沧桑的故乡
这些北方充满血性的旺族
这些基因纯正的黄土后裔
如火如荼的生命啊
成为撼魂动魄的画面
成为永恒不朽的图腾

哦,满山遍野的红高粱漫过来漫过来
深沉的大地是那么深沉
高远的天空是那么高远
蜻蜓的翅膀鼓动着蝈蝈的呐喊
鹰的缥渺注入了远村的暇想
庄稼人的眼睛被高粱之火不断照亮
穷苦人,年年岁岁燃起的希望之火
穷山村,岁岁年年祈盼平安和收获

哦,璀灿的阳光谁可攥入手心
市场边缘的庄稼美梦何以成真
红高粱啊,高原大地的红高粱
又是一次超凡脱俗的挺进
又是一次非同寻常的集结
又是一次高亢激越的示威
又是一次汗水和泪水凝结的洗礼

与高粱的火焰深情对望
心坎里总会有莫大的灼热与祈福
脸膛燃烧起来
脉搏燃烧起来
思想和激情的火焰统统燃烧起来
我们灵魂的深处
终被朗朗高粱之火照得彤红透亮

啊,倔强的高粱气韵如火
执著的庄稼生命如火
我相信,谁能把自己勇敢点燃
谁就会燃起人生靓丽的火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