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金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3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金迪简介

(阅读:246 次)

金迪,湖南桃源人。先后在《中国作家》、《诗刊》、《诗品》、《人民武警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千余首,三百多首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年鉴》、《中国诗歌选》、《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多种选本。出版过《仰望苍穹》、《采撷黎明》、《朗读阳光》、《东方谣》等诗集。曾获武警部队诗歌创作一等奖;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3-2014)贡献奖;2014《现代青年》年度十佳诗人奖;《诗网络》诗刊2015年度诗人。《诗品》诗刊出品人、社长、主编。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金迪诗歌奖创办人。

金迪的诗

(17 首)

成果

幸运地走进了这个冬天,
没有雪,有比雪更大的期待。

不会掺杂的生命主义,
悄悄把梦、脚步、眼神全染上金色。

代价是一次一次激励、鼓劲、反省,
看不见的风,在灵魂深处冲撞。
 
坚定的与柔和的,
抽象的和具象的,
它们随时准备唤醒,我想沉睡的路途。


化解黑夜

化解黑夜,浓密的凭证让我有归属感,
我不能对黑夜中的光芒视而不见,
一点掌声是雪落的声音。
落叶还在呼吸,它们等着我,
给它们嫩芽一样的目光。

落叶还活着,像我的前世一样活着。
黑夜是光明的,像我刚刚告别的白天一样光明。
我的语言将黑暗铺满,铺成我的宇宙。
我的诗歌给我黑暗中的亮光,照亮我的展望与爱。
当大地翻转过来,我的灵魂和躯体会又一次属于我。

是美貌更能让我记住黑夜,
还是壮士般的大义撞碎我暗藏的所谓苦难?
我陶醉在熟知的人世间,
陌生于那些纷纷凋零的微笑。


沉香之沉

几百年前自伤口流淌出的凝脂,
成为我独一无二的幸运符。

温暖的奇观生效,大峡谷,我的心灵,
我的茫茫草原般的力量升腾,
天赋与命运,都不如我歌颂过的身体。

世界是对的,山峦是对的,
比动作传输了更多信息的语言是对的,
我们已没有苦难的飓风,
所有伤口都是生命结构最紧密的部分,
所有月光照耀下的蝌蚪,
都能成长为阳光下的森林。

那些充满弹性的听闻,
比钢铁更坚强的信仰,
正一一接受一个夜晚的检验。

我们还有对目光的讽刺吗?
我们还有婴儿般的预言。
上帝曾经十分信赖人类的忠实,
人类用沉香一样的伤口欺瞒了上帝。

今夜,我沐浴焚香,
抚摸着一段走过长长弯路的魂灵。


豆荚人生

低头也见不到永生, 
拉上拉链,真理不在这里。
一颗一颗,在内部赤裸对话,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
一座山已异军突起。

遥遥相对的孤单,
或者并列前行的清醒,
难道透明还值得怀疑?
最为沮丧的负载和最为飘荡的幻影,
是怎样一种炸裂的拒绝?

满满的我写下我的力欲,
你褪下平静,
给我完全与众不同的深邃。


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像在我美丽的沙漠之后
见到美丽的绿洲

像一本书
重新打开我爱情的地平线
像从物理反应到化学反应
像改变我品质的独一无二的药方
像缠绵与拒绝相融的风景
像经历中的梦想和梦想里的胜利

像地球额外的自转
像太阳恒久的能量
像白昼与长夜诞生的黎明
像不落的星星覆盖我的双目

像逆行的河流
像命运的青春

一个女人
她多么真实
像我神性的力量被再次肯定


遥远的情人

“天若无情,
不与人存乎?!”
天有情之悲喜雨水,
眼目中光亮四溢。

山脉,海岸,丘陵,云彩,草木,
还有庄稼,它们的命运连接我的命运,
这是雄鹰翱翔的地方,
在人间,没有雄鹰。

思想掩盖着身体,
身体暴露思想,
因为你,我补充爱,
因为爱,我停留人间。

人间若无情,
乌鸦之栖息地乎?!


钉子般的雨滴

一段记忆像钉子一样落在这里
细长的树叶没有拯救那个雨天:
外婆,要不是那场彻夜的雨
您还会多陪伴我们几年

我时常会憎恨那场雨
憎恨那场时常将我的悲伤打开的雨
那场雨的每一丝雨滴都像钉子
这一刻,又将我呆呆地钉在这里


童年的月光下

真舍不得那轮月亮下去,
那轮月亮照在我们头顶,
有一年时间那么长多好,
妈妈叫唤我们的声音,
在一年之后那该多好。

田沟里,地头上,草垛旁,
众多小伙伴小朋友挥汗如雨,
笑声纯粹得比月光还清甜,
每个人都是一堵墙,都可倚靠,
每个人都是一棵树,都能挺立。

小小年纪,相互间的爱厚厚的,
相互间的牵挂浓浓的,
相互间沾染的泥巴和稻草是强壮的,
还有什么比儿时的月光下更伟大的约定?
还有什么比那些喧闹撒欢更美妙的寂静?
 
那轮月亮,一个夜晚的月亮,
能够定住一年的时光,多好?


波澜

一匹疲惫的马站在树林中
一个强壮的人站在树林中
此时,所有奔腾的梦歇息

他们以站立暂别喧嚣的人世
他们像树一样呼吸静谧
他们四目相对,空气中有微微的波澜


障碍

梦见自己变成瞎子和聋子,
我从凌晨惊醒过来:
在变成瞎子和聋子之前,
我有过怎样的眼光与嚎叫啊!

好在我的灵魂还是那么光亮,
夜的声音和黎明的声音同时交汇于我体内,
催促我醒来,不能成为自我毁灭的人。

这一生,我将浴血其中,
慢慢的,器官退化,灵魂高筑。


幽灵

每一个人都有一副幽灵,
它们常常悄悄聆听我们的声音。

昨晚,我的幽灵嘴唇紧闭,
从高楼之中飘过,
飘往和平时期的战场。
除了巨型翅膀,
他还有长长的尾巴。

什么?深邃的天空飘来淡淡的鄙视?
船长们正经历风雨,
而我的脚下是楼梯,
楼梯下是一片幽灵般的云。


比喻

宁静晨光中,
梧桐山来回踱步。
这种平静像一根绳索,
魔法般的经历,
和砂砾一样粗糙。

细腻的香香公主,
久违的亲人与证词,
不见踪影的理想。
雨像浓密的胡子,
我像二十岁的奶油小生。

忠诚是光滑的地板,
当我弯下腰时,
阳光爬上雨丝:
哦,世界,你真小。


生生不息的希望

这种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希望,
一直停留在这里。每次看到她,
都像看到了我的初恋。
金色涌动一触即发:一个气质男人的肌腱,
一个男人所应有的硬朗与承受力。
都在这里聚集,和希望对接与融合。

独自一人的时候,天辽阔得像谜底。
生命是真的吗?那些森林般可爱的小姑娘,
浩浩荡荡填满美妙的世界。
当我充着每一丝空气点头,
春天的花香已为我切割掉所有残枝败叶,
我举起自己的头颅,在迷人的大地上写下三个字:
生,死、生…… 


面具

世界安静地坐在那儿,
我安静地坐在那儿。

梦里传来鼓声,敲得故乡震颤,
我轻轻地建构着我的城市,
我和亲人们居住的欢笑的城市,
记忆从许多土堆上掠过,
螳螂和蝴蝶一闪而过。

金黄色,黄绿色,大红色,
这些色彩像我怀抱的婴儿,
它们给我强大的呼吸,
它们给我信任与力量,
在目不转睛的生命契约里,
布满治疗谎言与贪婪的条款。

船已准备妥当,
所有鲜花都是我雕刻时光的动力,
我不停赞美伟大的生命,
尽管我是个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人。


借口

黄昏过后,就是你,把星星涌向我,
我已半年未见雕塑般的你,
未见能将我的灵魂夯实的你。

我已经不能原谅我的所有借口,
包括那些对你充满爱意的笑,都褪色成懊恼。
有什么借口能把我的身躯像旗帜一样飘扬?
 
移动的思念再次起飞,飞翔至阳光之内。
有什么忍耐能修复伤疤般的借口?
我像车轮一样征服每一克时光,借口生命的真实。


尘埃和深渊之间

月亮是否被苍山洱海惊醒?
镀金的排比有些是金粒有些是尘埃。
泾渭分明的灵魂,该怎么可怜呼啸的脚步?
我把整个马路都打扮成笑容,
尽量不注入嘲笑你的意味,
这已是我今生最大的修养。

你手臂内弯,脂肪与肌肉松弛,罗圈腿,
这些都不要紧的----只要你还穿着人的衣裳,
我就会目无表情的看你一眼,
我很想努力称出你的重量,
天平实在不愿配合,
天平甚至嘲笑你的轻,厌恶你的轻,
我使出雷一般的力气,
才托住它们为你设置的峡谷一样的深渊。

也许你真该待在深渊之中,
那样人间会多出多少平坦啊。


大地的翅膀和羽毛

根,满布脚印,
勇敢和命运对决?
在森林里受森林之邀,
一直以为树冠是正义的儿子,
其实,根,才是真正的目标。

什么东西成为图腾?
什么是不老传说?
好孩子,被一棵苹果树宠爱,
即使陶醉也免不了血腥味,
即使伟岸也阻止不了小丑蹦跳。
根,把一切都藏在心里,
它们,是大地的翅膀和羽毛?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