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澡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4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澡雪简介

(阅读:401 次)

澡雪,本名谭纯武。湖南人。现居长沙。曾在《诗歌世界》《小溪流》《中国诗人》《芙蓉》《湖南文学》等杂志发表过作品。著有诗集《不染》。

澡雪的诗

(16 首)

这面墙

笔直。呈鹅黄色
可以肯定,它收进了
太多的雨水和阳光

风留不住,在这里拐了个弯
走了。我的目光试着向上攀援
更高处,是另一片风景

终于倦怠。与之平视
像一只显示器,只显示黄
拒绝一切的攀爬,和随意的涂鸦

只有思想才能攀升到高处
一堵墙,它本身就是一堵墙
敲打,并不一定会有历史的回声


我的墓志铭

清明,你不要去那
我不在公墓的体制内
请湘江把我葬埋,让水替我继续活着

我喜欢水的灵动,水的体温
我喜欢在天空下的坦诚相见
我喜欢看见湘江两岸的万家灯火,和
城市多姿多彩的生活

我的墓碑
是一块流动的风景
我的墓志铭干净如水


练习死亡

每到周末黄昏
我都会选择去墓园坐一会——
练习死亡
我们一生中练习过的有许多
唯独没有练习过死亡

此时此刻,我和死亡呆在一起
多么安静,多么肃穆
一句话不说,内心平静地像一块墓碑
坐着的,与躺下的
交流的词语只有一个——接受

当死亡来临的时候
就像鸟儿离开了树林
鱼儿离开了水里
万事万物中,我们也是一棵树
抑或是一株草
坐着的,终究会躺下
躺下的,终究会归于尘土


花暮

这个春天的桃花
开得有些漫不经心
它知道,赏花的人还在去年的路上

缺乏耐心的人
总等不到春暖花开的日子
无法回去的故乡已成为记忆的废墟

三月的桃树林里
一群黑山羊在低头吃草
一声鸟鸣,落红满地逐春而去


一条河的指向

更多的真相
被水淹没
挖沙船挖出沙挖出泥
也挖出了一堆臭鱼烂虾

多少人投河自杀
多少人溺死在水里
多少人被谋杀沉入水底
平静的河流,从没想过自己的罪孽

一条河的指向
可以是抵达宽阔的大海
也可以是,通往死亡的滩涂


旧时光

人走楼空
阳光仍然。扬尘仍然
日子在楼梯上无声地滑走

那个放荡不羁的少爷呢
那个郁郁寡欢的大小姐呢
还有院子里那棵沧桑的枣树呢

梳理一下岁月的思绪
查查这深宅大院那本发黄的家谱
还需唤醒一只百年沉睡的灰猫

历史已经朽烂
骨头可以当鼓敲了
受虐的阳光有了陈旧的味道


药罐子

我把自己的一生
都放了进去
从儿时开始
先是母亲负责煎熬
后来是我自己
当归,枸杞,陈皮
只是一个沸腾的表象
我熬了一生
自己也成了一味中药


六月,乡村无人抬棺

我在黑暗中躺下
把灵魂交给了梦中的村庄
肉体发出沉闷的呼吸

危险在步步逼近
我浑然不觉。有梦的故乡
鲜花正在盛开

死亡,穿上了黑色的衣服
土地长出带着翅膀的碑文
它要飞向哪里,鸟儿都不知道

骷髅的图案
在土墙上反复涂鸦。梦的主人
捧着一束鲜花跑在弯弯曲曲的田埂上

躺着的黑暗,和
躺着的人,叠加。就像尸首
与棺木的无缝对接。六月,乡村
无人抬棺


乡间最大的神

土地庙巴掌大
田间,地头都有
祭祀的都是些庄稼人
儿时常听爷爷说,别把土地公不当神
土能生万物,地可发千祥
爷爷死后土地接纳了他
清明我祭祀爷爷的同时也祭祀了土地公


面具

万物皆明
没有暗疾。面具
都遗留在了人间

岩石也会发黑
也会患上白癜风的疾病
但它们从不掩饰

只有面对它们
我才会取下沉重的面具
像野兽一样,吼出人性的声音


生活

一只蚂蚁
推着一粒米
朝佛慢慢爬去
它不会盘腿
合十。也不会修成正果
经过佛的身边时,连头也没抬一下


搬动

整个早晨
我都在搬动东西
搬动桌椅板凳
搬动沙发和茶几
搬动花坛和盆景
搬动钟旭打鬼的一座石雕
搬动阿弥陀佛的菩萨铜像
可唯独搬不动我自己
我已然像一根石化树。人间赋予
我以太多沉重的东西


我们都是摆设

电子钟是
一座木雕也是
房间里所有的东西
都是摆设。包括房子
也包括我们
是进入墓地之前
上帝寄存在人世间的一具肉身


一张定格的照片

我攀上一张梯子
去翻寻柜子里的一本旧相册
我开始怀旧
想从年轻的姿态中找到
活下去的理由
梯子突然滑倒
我双手抠住柜子
悬浮在半空
犹如一张儿时翻墙的照片
墙那边有外面精彩的世界
和我渴望的眼神
而此时此刻
时光把我定格在死亡的边缘


乡愁

他走到哪里
都操着一口方言
同时也把家乡带到哪里
以免把自己走丢


秋风破

所有落下来的
都有它们落下来的理由
一到秋天,大地就像一个垃圾场
所过之秋风
总想把人间打扫干净
但它不知道,扫得有多干净
人间就有多丑陋
“茅庐为秋风所破”
我不是杜甫,也没有学会忧国忧民
我在秋风中,不过是人间一粒尘埃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