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德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3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德明简介

(阅读:311 次)

李德明,六零后,山西临汾人。有诗文发表于各级报刊杂志。

李德明的诗

(17 首)

源头

看见过火的人不一定知道火的蕴藏
到过海边的人不一定清晰海的容量

我从山中来 骨头和血液自带倔强
我来自山中 看不清的小径 一路的荆棘
不止一次让我踏空    将我划伤
先是斑斑血迹 尔后疤痕闪亮

我来自山中  没有海的阔大
但有着山的包容 接纳各种色彩
有着蛮横和固执 有着无从惭愧的心

我从山中来  我知道的生活就是山的模样
明明灭灭  弯弯曲曲  起起伏伏
跌跌撞撞 才能绕到希望的山巅
直线上  悬崖会奔出来 贴到面前

不管你怎么挖  山依旧有山的气魄
除非它自己愿意倒塌  愿意松软到稀里哗啦


暴雨

暴雨在写生
它要描一幅风景

谁换过骨头
谁才有资格
成为雨中的特写

成为风景
还有着欠缺的颜色
还需要下一场暴雨的跟进


屋顶

登上屋顶  在夜晚
夜晚星空下的故乡

我又成了那个
手持长杆的少年
俯首问身边的伙伴
想要敲下哪颗星星

踮起脚尖举起长杆
一次一次努力  把自己抬高

一切并未被尘世的厚土覆盖
在屋顶 踮起脚尖
我还是那个想敲星星的人


活着

他越活越简略

为看一眼明天的天空和太阳
听一听河里的流水
有人说话的声音
而活着

为吃饭而活着
为睡觉而活着

他的头发比此前多了些黑
他的腰也比此前挺直了些
遇到人 他会迎上去
不像过去忸怩着或干脆躲避


风景

说好的是来水边看风景
可以坐到水中与水一体
看岸边纷呈的排列
可以坐在岸上
看山水如何建构仙境

说好的是来水边看风景
在水边 我们却收回眼光
只看彼此  遗忘了风景

在水边 我们成了彼此的风景
我们的对视
比流水还悠长


爬山

现实的情形是 要爬过这座山
会因此耽误掉约定的晚餐

此刻  我们面对的全部人生
似乎就是爬一座山的高度
这是群山中最后一座山了
山不会再生   也不会再增高

但这一辈子
我们没有可能再来


孔雀开屏

头顶的树叶哗哗作响
如果单凭道路 我不能瞬间确定
面前就是我童年的村庄
如果依赖认识的人
迎面而来的是陌生面孔

只有这棵树没有移动
它守在我熟悉的地方
我曾经疯过狂过的地方

指针的树坦然走向时间深处
它是我此刻的孔雀开屏


说出

我想说的是
不知道用了多少力
闪电才撕破了乌云

这些谁也没有看见

一棵树在大地上突然站直
站成树的样子
站成自己的形象

这些谁也没有经历

如果闪电和树从未穿越你的身体
千万别说出你曾经爱过


阳光

阳光照着广场上的椅子
那么专注 那么集中
像投入的给椅子唱着赞歌

我看见有人坐到椅子上
阳光一动未动

又有人坐到椅子上
阳光一如既往的专注

我从未见过挑剔的阳光
也从未见过阳光对自己的怜惜


看大象表演

人流和物体在退避
山在移动
大象把自己移到一块平地上

一个声音让大象摇头摆尾
让它磨盘一样的蹄子凌空竖起
又在一个少女面前屈下双膝

几根黄瓜和胡萝卜
大象可以为此撇去山的雄浑
学习柔软和多情  媚眼的技巧

这世间  到处都藏着
被牵制的技巧和可能
大象也可以轻易放下
山峰一样的尊严


可悲之处

当我端起一杯水  清水
不能将它痛快的一饮而下
牛饮的豪气消失殆尽
必须要小心翼翼  或者添加一些东西

在旅途中  遇到一些鸡毛蒜皮的意外
就不断左顾右盼
看同行的人怎么说  怎样安顿

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上跟在别人后面
并且还堂皇地安慰自己
谁都可以过的去
我拒绝不了清水中要放入的东西
拒绝不了把自己往后推 往深处藏


孩子

他不是在说  而是
眉飞色舞的描绘 
手舞足蹈的演绎
他的梦

他的声音那么纯洁清脆
双手已经夺定一面旗帜
足下的红色地毯在徐徐铺启
太阳挂在他的眉梢上 风光无限

我抑制住自己  
像盯着一朵缓缓盛开的花朵
做一个忠实的听众
像低头的牛 眼里只有无际的绿色

我害怕 我一张口
就会是拦路的暴徒


安静

先是一块石头
然后是佛
然后是佛怡然的打坐

你说一切是时间的力量
我说是因为安静

一颗不安静的心怎么能坐成
千年不变的模样

你能说清水的形状
千万年来
它一直随物赋形


夏日的女人

只有在夏日
女人的脾气才变得格外美好
她们才真正成了水做的骨肉

她们托出满街的颜色
披上成片的风景
然后用笑和歌来点缀
然后又肆意的安排
夏天的气候  温度   阴晴

说到精变   说到魔鬼
这些亲昵又刺激的称呼
只有夏日的女人才配


有感

双手伸向前方
尽管已经预知
很难抓到什么
但我还是果断的伸出
并且坚持


这一刻

太阳擦亮巨大的天空
我清晰地听到
它用时间敲打骨头的声音

一件事情直截了当的
刺进眼睛
世界旋转
叠叠重重的痛
以瀑布的方式
汇成无边的汪洋


山河已老

山河已老
它的鬓角没有了苍苍的森林
只剩下交错缠绕的茅草
春光低迷  秋华空洞

山河已老
我爱的月亮溶入众星
寂灭自己温馨的光芒
甘愿献出  做无谓的祭品

山河已老
万事翘首复兴
在死亡的地方
我埋下种子 披发祈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