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之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7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之平简介

(阅读:561 次)

李之平,1969年生于山西,9岁随家人迁居新疆伊犁。诗人,作家,文化批评家和翻译者。曾两次获得短信文学大赛诗歌奖。获得2015年度第一朗读者年度最佳诗人。应邀参加第二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著有文化论著《色空书》(与蔡俊合著),诗集《敲着楼下的铁皮屋子》。主编《新世纪先锋诗人33家》等诗歌图书和公众号。《明天》诗歌年刊的编委。现居广东。

李之平的诗

(18 首)

树干本原

我想拿两本书看看
书柜上找了半天
竟然找不到一本感兴趣的
文学,哲学,艺术,思想录,对话录
当初如饥似渴,如今味之嚼蜡

生命已过大半程
了解世界的决心难再勃发
那些人的语言再难撼动我?
或者仅仅是自己的枯竭无力

当初茂密的枝叶中迷失的自我
已经找回来了
我只是看到了树干
光秃秃的树杈指向唯一的方向
那就是人类命运的不可知
科学所能预测的未来

精神找寻,不在书本
它在树干上,在我们身心同步的呼吸中
绵延出对未来的瞻望


复活岛记

岛屿远离人类
海鸟占据它的每一个礁石
粪便堆积成山
海潮加深它的重量
贝壳,鱼骨,海藻,珊瑚碎片装饰了它们
成为岛屿的一部分,成为风景
那是孤独加深的证据

岛屿也有神经
年常日久独自欣赏的落寞
让阿尔海默症患者成群结队
那些落单的鸟,乌龟,海象,鲸鱼
像人一样虚空中滑落,退行运动加速衰亡

岛上的复活发生在
一个台风来临的夏日
一个奇特的叫声沉闷悠长
终于打破沉寂
它被当成蛟龙来袭引起巨大震动
好事者看热闹的密密麻麻
它们只是好奇,并不知道
复活正在来临——启示性预言不需要告慰

一个唤醒加速脑皮层运动
它在说,不要自暴自弃自甘堕落
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与世界
互相成就的任何一天
历史书写不能缺少任何人

诺亚方舟啊,并不是命运消失的拯救
而是印证灵魂复活,精神崛起的蔚蓝。


秋分与月明

最后的暑热褪去
告别能量波的旅程有些迟疑
在天体运行的机制转换中
人类智慧塔的防御工事
谨慎进行

新一轮启蒙的筹措
到了秋分日,一切似乎准备就绪——
集体与个人身份重新定义

秋分的第二天就是中秋
满月只是在云层若隐若现
我猜想是黄历的错乱
更可能是经纬度交叉时
平均分割线走神
沦陷的情感一盘散沙
仍然固执地想念去国的故人

是啊,我们已经不需要消费孤独了
唯有娱乐自己
与屋外的喧嚣一起
共奉嫦娥与月明

今夕何夕,历史前行还是后退
更多的无眠将
迎来刻骨记忆


山川证物

早晨,我又回到
敦煌月牙泉的沙丘
看五点钟的日出

骆驼载我们
穿越冷漠的西部沙漠
向山峰迈进
那段路像一个艰难的梦
走得艰苦,骆驼几乎要跪下来
正如此,看到红彤彤的光
仿佛埋伏好的地雷
喜悦持续很长时间

我也愿意回到
夏天的镇江句容县
密集的浓绿山林层层叠叠
天空是看不见的缝隙

老君几十米雄伟座像
目光温柔,凝视你的未来
——未来清晰明了

哪怕在昭明太子抚琴处
也像是与神明汇合的据点
仿佛再也走不出
那永恒的飞升 


世间法入口

曾经不可一世的人去世了
辉煌成为瞻仰的资本

我们凭吊时间流逝的无情
握住万古名人此刻的虚无

太多活着的人依旧闹哄哄
举着善爱为
自己的当世加冕

申请成为名人
也必定架空真实本身
正如我们仅仅感动于
动物的自在欢腾——

冒着失去生命危险
飞翔或游弋
那里的大幸福吸引它们
前赴后继

我们也会怀揣不幸
拥抱死亡前的黎明
譬如爱情
总有赴死的冲动让我们
迎接她的绚丽

今晚听电影《教父》爱情主题曲
在惨烈的世界
抚摸天鹅绒夜晚
那里拥藏的爱意
正把微茫的神思笼罩


冬日骤逝

半下午小憩
似乎梦到母亲和父亲
他们在新疆家中院子
边干活边说话

也是黄灿灿的秋日
他们永远做不完的活
争吵不完的也是生活

很自然地重复
我的梦境叙事
令死亡不成为断层

当我醒来
看到窗口昏暗
以为又变天了
亲人活生生的场景继续晃动

黄昏迅疾
我已不能把握它的踪迹



纪念友谊

一段关系落地前
对方会说一句:好在
我们的交往没有被破坏

我们维持了亲密的友谊
高潮散去
也丧失对彼此的辨认

找不见那时的热烈呼吸
日夜谈心的动人岁月
竖起纪念碑
“人总是要散的
每个人与你缘分深浅不一”

我二十岁听过这句话
二十多年后懂得其意

大家散得很快
已触不到诸如
小明,小燕,小江
待在暗影里的目光

向上的枝条
空中盘旋
它们要画一个圆


向上的触摸

十月过后
我日日观察
伊犁家中院落的变化
甚至亲手触摸
那些残败的蔬果
为防摔落地面
我小心摘取树上剩余的苹果
透过树叶,纷披的天光
照耀我的脸
向上够的动作
还有那瞬时的仰望是
三十多年前的
初来新疆,九岁的我
努力够着树上的苹果,无数
光斑打在我脸上
是啊,向上
是干净,愉悦的
暂时摆脱人间,多么轻松
我相信离世一月的父亲正
步行于那条干净的路上
慢慢仰望,从容前行


万物生长

夏天好像是
突然涌到你面前的

草突然长得很高
树叶突然油绿
树丛之间突然消失的缝隙
正激发人越过屏障

满院子黄黄的矢车菊
像是策划好的画展
菜园子,草对蔬菜毫不谦让

昆虫蚊蝇来势太猛
厨房厕所,哪怕卧室
都被他们占领或侵犯

墙角筑窝,空中翻飞,地上爬滚
修佛的我不敢随便擦拭锅台和地面
不小心弄死,也得心中念咒数遍

中午时,我来到院子里
热浪追着我,蹲在菜园子拔草

密集的草追着我的手
它们多么害怕这么快消失

我突然意识到
万物疯长
它本来的含义


换季

宛如冬眠的蛇,寻找它的洞穴
收拾衣服被褥
是最佳的时间称量方式

爱人洗得发白的汗衫
承担过太多细胞汗屑
伴随他变老的身体
还不忍扔弃

印着年轻时光的布料让人发呆。
幻灯般快速扫描过去的好日子
忘记责怨辛苦汗流的夏季

湘东的山里
深秋时常看到的萤火虫
已捕捉不到它的诡异
蛇和蚊虫也一样
在地下,有无数生命与我们静守

我们的冬眠,唯有降噪,
把持自己的呼吸
如同睡过去一样


花树的成年

我们一起来这个驻地
栽下你时多么娇小

五年来,从未正眼看你
只知宿舍外一棵树
渐渐有了阴凉

驻地到处这类植物
没有人凝视它的落寞
火热夏天,它缓冲热浪进屋
冬天,紫色花带来微妙的远方

今天散步,偶然树边抬眼
第一次发现它已长过楼身
我们仍停留原地
五年光阴就地流逝
等退休,等速朽的泥土和碑文
将我们半身包藏

身边越来越少的友人
越来稀缺的交流
直到丧失世间所有关联
我们与树分别走向它的两极——

地层堙没了我们的呼吸
花树径自走向自由的无极
没有一个声音说
我们在世上,并未获得
尊重和爱戴

寂寞不仅是身后的一切
也是生前的本原


平安夜启蒙

作为非耶教者
不能体会上帝和耶稣
降临前的欢乐
唯对平安夜这三个字
心存爱意

平安夜,你叫出来
顿生安定
过去的麻烦似都斩断
这一夜过去,新日子开启

安宁加速度,拉长这一夜
我们围团坐好
上帝的钟声像人类起源
我们是初生婴儿
喜悦闭着眼

不存在祝福
所有的光都是星星
歌声塞住人间裂缝

是任何一个回来的时刻
种下的土豆,拾起的麦穗
年少的奔跑
都在仰望天空时
抛来历史的欢乐


我想按照我的本性,成为自己

当我看见他
我意识到
我是多么爱自己
他蹲在井边
满树梨花灿烂
他好像在看
一种遥远的,混乱的秩序——
就像我的私处
所体现出来的那样
不是个别,而是一个整体
一朵朵,一瓣瓣
好像偶尔似的
我的本性同样体现出
不被控制的混乱
灰色的乌云
土堆上的杂草
在一个瞬间
是一个全裸的佛像
咧着嘴
不知道笑对什么
我是说
我是爱他的
这爱包含着肉体
和肉体意味着的理想
就像我也爱佛陀
那么深
深得没有人知道
就象是
随便说说
他说,原谅我
男人都是好色的
无论你看到的是梨花还是树枝
是腋窝还是大腿
因此关于灵魂和文学的猜测
与真理是不对称的
在萤火虫出没的内衣里
我得到暗示
我惊异于自己的口吻
它有自己的意志
它是神秘的
与我对抗,分裂
当我进入高潮
我听到
原始的语言
那是我一岁时的叫喊
我在炕上扶窗而行
在掉到地上的那一刻
看到一块石碑
石碑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就像谎言那样强大

那些声称保护我的
都先我而死
那些自称永远的
连影子都没有了
或许我期盼
回到老家
坐在梨树下等那些果实
春天它是白花
夏天是星星
秋天,我家的正房已经修好
像1977年
我们离去前的情景
父亲新抹了晾台
铺满萝卜丝与豆角干
我穿着幼时的方口花布鞋
我等着.我等待的方式是
大喊大叫要生要死
我不知道
一颗果实在枝头或在田野
它是否需要社会的证明

三十年后
我觉得自己以前是佛像
现在还是佛像
只是现在我
一丝不挂
盘腿倒在床上
我等什么
已经没有必要说出
你们还等什么呢
自己也许都不知道


在别处

别处是活的
此地已死

在别处
我们有了照看自己的热情
能把日子当远方消费

此地度日如年
人生煎熬如炼狱
别处给了定时的吸引
如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
在树上活着还不够
还要乘坐飞毯消失

普鲁斯特假装解决了
距离压缩后的问题
病榻是一切
此刻是远方

在鸽子笼格局中
他制造了内心的城堡与
星空的飞跃

一个人精神塌陷时
不妨尝试将分秒引渡到外太空
生死的纠缠
抑郁症的逼迫
都不是问题了


兔子

我对着
一团白色的棉花
端详了很久
于是它为我长出了耳朵
长出了眼睛
它的眼睛真温柔
就像你很难想象的
没有办法的温柔
还有它的嘴唇
它的嘴不用动手术
甚至让我看见它的样子
忽然觉得
我的上唇显得很冷酷
我一直没写下这个见闻
那是去年冬天
我看到它在笼子里
可等买完了一棵白菜
再回来的时候
只看见
一张暖暖的皮
被风吹出一个
小小的
瞬间的漩涡


台风前小叙

台风来前 
坐在阳台风口 
体会大暑安静的流逝

它们不挣扎 
不颠倒梦想 
涌向自己的山河 

正如语言或诗歌 
你不表达 
它自成轨脉 
方圆不等

一旦用来消费思想 
努力向上触摸 
语言已支离


秋声不要颂歌

秋声哪里还要词藻
风漫天时
虫儿就躲在叶下
掘地三尺,
深埋了自己。

它们不要名声。
只要安全和温暖。
我会为它们俯身,爱意满框。
 
这个夏天鼓噪太久,一个小城,
创文的180天,
形式主义的背篓压得人麻木,

事情结束
谁去想秩序与文明天下的规范?
世界是人与人的各种游戏。
做完就结束了。

秋天真来了,世俗的阳光
是背离的光,
不能再逆天而行。

此刻是干净的落叶
明媚的种子,倒行的水流,
八百年的奈良城一般,
顺着山阶走,青苔目送你,
鱼儿颔首回眸,富士山就在矮树后


青岛海边捡几颗海贝

深秋早晨的海滨
只有风与我

我担心脖子上的围巾
马上被刮走
甚至把我带入海里

无有恐惧
并非颠倒梦想
我们从不知名的地方
如一颗小石子,偶然来到海边

我的人类意识
让我为脚下踩过的海贝心疼
随手刨出几颗贝壳
这些不久前活着的生命
如今只残身
 
我搓了搓沙子塞到口袋
它们很难看
只是它们来自海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