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天靖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7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天靖简介

(阅读:164 次)

李天靖(1944—2020),诗人、诗评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歌获《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文艺报》《写作》《芒种》《文学报》等多项诗歌奖。诗集《你成为你诗歌的猎物》近获上海作协2015年度诗歌奖。出版诗集《等待之虚》《李天靖短诗选——中英对照》《秘密》《你成为你诗歌的猎物》等,及《森林中的一棵树——李天靖随笔、访谈、评论集》。诗歌等文学评论发表于《诗刊》《文学报》《文汇报》《上海文化》《上海文学》《诗歌月刊》等。应邀参加“声带上的中国”第四届珠江国际诗歌节、第三届中华世纪坛“诗意中国”中秋国际诗会、第五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主编(合作)《上海诗人60家》《上海诗人30家》,主编(合作)、编著《一千只膜拜的蝴蝶》《中外现代诗修辞艺术》至《有意味的形式》等9本。

李天靖的诗

(19 首)

乌衣巷

浅浅巷子
深深深 深得野草花没了
斜着的夕阳呢

像踩着自己的影子
突然抽身
随乌衣人而去

朱雀翅膀血溅一屋子
描红家具
残忍得奢华

晋代衣冠
于封闭、低矮的床笫
有人说——
更隐于寻欢

颓废的气息上
留下指纹 像触摸一次
女仕箴图
怪诞、暧昧的鸟身

一切虚妄
风声鹤唳已遥不可及
惟谢安落子
静若惊雷

出了乌衣巷
突然撞见
怀中飞出的那只燕
掠过街景


纪念

小于“百合”,袭人的香气环抱
“一箍桶光,新鲜的呼吸
不知道与萨瑟兰的
歌声一样美”

“矢车菊”
绽放伞形繁花之上的繁花
“殒灭的深渊,为谁歌哭”
或大于“菖蒲”,服了过量的毒
“疾驰在永远的镜中”

“去莫奈画盲的眼瞳,点燃
淤积的泪水和血,成灰”

“鸢尾”风马牛的
八大山人用黄金
造访“蔷薇”

不管怎么,对诗人的褒奖
被选本铭记
时光赠予诗的纪念


兰花谷

枝头上
缤纷孤悬,邂逅于无声惊雷
不及消逝的闪电

香囊被解开
迷药加深了晕眩的蓝

失禁的兰花做了它
自由的灵枢


妻子,一座平原的远山

闪过北方的铁轮
向晚的山峦,树木与云朵
什么来比拟你
小别的思念楚楚而来——

一座平原的远山
黛色的剪影仰面星空
长满隐约的榛林与荆棘

哪一天风雨过后
秋的薄暮,你紫丁香宁静的睡姿
擦肩而过
车窗外你欲言又隐去

归来,江南古镇
月光脉脉的流水之上
妻向北坐忘相思的轩窗


观音山

一刹那的梦境
千年过去

失眠于观音山
母亲与我赤脚奔跑
在少年、童年的
光轮里

仰面欢叫
整个天空密集的雁阵
从南方飞来

春天了
哪一趟忘却的飞行

观音不语
安详、慈爱、端庄
像一座山隐去

我失眠在永远的观音山
不知在哪里


春眠

不要再睡了
你不醒,一街车马
泊在哪儿

也好,世界不是
安静了么

你醒了
忘了曾用魔法取走
花香的耳朵

那车马的去处

于是,世界终于
喧嚣起来


春江水暖

晾晒十件、百件也没用
佛说“色不异空”                           

这红衣的倒影
十一只鸭子的红掌
拨过春水                          

吴冠中说“错觉是绘事之母”
倒是艺术的真谛                          

画中的晾晒减到一
已足够


蚂蚁

放马过来,踢不死
飞飏的尘土

千里马内心的好蹄子
止于一只蚂蚁


木头上的莲花

铿然——
二三粒古莲子失足
于水中

石化的皮质
被黑暗的雕刀划破

饮一口水
眯缝看前世的梦境

生长,探身——
触处花开

一次次次的尖叫
向死而生

含泪雕在木刻上
心犹不死


你成为你诗歌的猎物

必须忍受
丛林中被自己射杀
倒在血泊里                        

掉入自设的陷阱
或被网罟捕获,成为濒危
的困兽,义无反顾                      

成为羚羊
被自己的狮子紧追不舍
或逃逸得更快
                        
或被利爪
撕碎吞噬,玩弄于股掌
生不如死

一个诗人
成为自己诗的猎物、精神的
图腾或神祇

是幸运的


去高天

你闭了嘴
左邻右舍才安睡

脸遮上了手巾
96岁逝者,熬过多少
缄默的无言

我为你敬三炷香,大殓才见你
阖眼,死涂满了脸

堆满纸钱、鲜花的
棺椁里,你阴沉的下巴
向上勾起

迎向吞噬的火焰
去高天

寻104岁的老母、妻子
拥向灵魂
哦,死是复杂的


一把愤青的匕首

决心一生的时光
锈蚀这把刃,端坐于自己的
阴影化为弱水

光年般刑期
少年风烛的残年
匕首看它的影

静卧时光谷底,渐已稀薄
折射微弱的光亮
两狱卒旁

蓝条纹囚服的内心
告诉我,那滩血仍在发黑
血泊惊怖的眼睛

影子在追杀
显然他不敢告诉我——
要磨亮它


青衣

惊见你怯生生
生出鱼尾纹

一颦一笑
更年轻,或迟暮伤感
的万千人海

时间先一眼认出
我的青衣                            

且不说皓齿明眸、长袖善舞
你百媚千娇

只一吻
翩若惊鸿

谁的内心掠过明亮
的忧郁


弃屋

一半是流放之地
弱视的眼瞳,越发模糊
曾经物象

铸铁般不可矫正
另一半散光
随日月星辰的轮回

风干的瞳圆睁着
在旷野消失


雪后

随一匹匹丝帛的芒
重返天空

被雪火烧成
刚出窑的大海碗
悬空、薄脆

通透、微醺,持一天半天
青花的青
 
涮亮的词只在瞬间
分开这个世界

下午东方路一低头
脏兮兮的水云,缓缓移动

颤动的星子
夜的间隙析出微光
像针脚


黑暗

早已远去了
此刻逼来,极远处
二三粒灯火
被剜出
                        
大口吞咽
黑天鹅绒般致密的新鲜——
战栗在隔世的
透明中


直坠的鸟儿

一敛翅,重铁般直坠而下
令人惊悚亦如断崖
不系绳的蹦极

掠过窗下
一闪翅又斜刺飞逝

谁在玩濒于死亡
的练习


让她枯萎

说分手,哪还用献上
一支玫瑰

早已沉沦于莫名的曲子
放逐自已

加持加持的沧桑——
打开泪腺

腌得生疼的心,
如何想你——

分手了
玫瑰灼目的杵着

才一天,一生那么长
惊梦的泪水

在喊——
让她枯萎


只要说,你愿意

只一瞥,惊见你
先于七八棵树的静穆探首

任飞也飞不过
那一瞬,眸中燃亮的花蕾
已在云天之外

只为花开
今天粲然的鸢尾

只为那片混沌的青涩
永不凋落的最初,缓缓飞动

只要说,你愿意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