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建刚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1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建刚简介

(阅读:745 次)

王建刚,哲学博士。内蒙古呼和浩特人,现居新加坡。诗歌散见《中国诗人》《中国诗影响》《山东诗人》等杂志及《新世纪诗选》《2018中国诗歌选》《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等年选。著有诗集《小人物 大世界》(长河文丛第六辑)。诗歌《世界》获“2017中国诗人年度诗歌奖”入围奖; 小说《将军》获首届“文苑杯”全国闪小说竞赛优秀奖。《山东诗歌》文学顾问、《先锋诗歌》编辑。

王建刚的诗

(17 首)

清明祭

思念,不是落在地上的
那些花或叶
思念,在高处
高过墓碑
高过坟茔
思念,需要营养
要有根

清明是一种约定
就如樱花会在每年三四月开放
就如窗外的鸟鸣会在每天黎明
达到高潮

天上有马
前方从来不缺镜子和麦克风
走到我前面的人
音容,步态,脚步声
清晰可辨


天灯

点火,放手
开始上升
垂直于铁道线
瞬间
远方,被一盏灯转换成了
天空
刚写下的祝福语
默默离开视线
但温度还在
手掌内,响起告别声


虚拟现实或灵镜

曹雪芹给贾瑞设计了
可以云雨的"风月宝镜"
科学家给现代人设计了
无所不能的"风月宝镜"
为避免误会
新一代"风月宝镜"被称为
"虚拟现实"


熄了火的车

停车场。偌大一个通铺
我们混居。但, 绝不贴身
让位?
别说我瞎, 虽然我什么都看不见
别说我聋, 虽然我什么都听不见
我 就是一台
熄了火的车


试衣间

隐蔽。光天化日下的一隅
暴露。镜子面前
服装的障眼法———
款式,颜色,肥瘦,长短———
一 一露馅儿

庆幸的是, 我正
一步一步,走近自己的
身体


与中年书

满地的落叶
拼不出一个“秋”字
能带出凉意的
有雨,有风
有远方飘来的气息

备份只适合历史
至高的云端
存得下海量数据
却存不下一分一秒

每个人都想飞
拍脑瓜,比走路轻松

读书成为终生承诺
合上一本书
比选出一本书
还难


热带雨林

在当中走的次数多了
想要望穿的念头就会
越来越淡

鸟鸣声或蝉鸣声的变化
让林子丢失了纵深
阳光自上而下
树根接住的,是最后一棒

很难想象,能劝说她们——
哪怕是一棵草,一片叶子, 一只虫子——
走出雨林
因为这里,只有这里
才是她们的
主场


叛逆的水

读着读着
书中的句子
突然开始流淌
流淌的声音
一声高过一声

有一滴水
从书里站立起来
在我面前,越积越大
越积越高
终于,漫出书的边缘


在兵马俑坑

离开皇陵那么远
没沾染水银
这一千多卫士
守着始皇的
一根脚趾

搜索半径
因为原点的迷路而
失去意义
千人千面
兵马俑的面容,成为
找回其真身的
唯一线索

火候的时间点还在来路上
始皇至今不松口
被扶起来的兵马
再也不肯躺下


站在一个词上

读到一本书的最后
我稳稳地站在了
一个词上
想要重温,目录,页码
并不是最好的
阶梯
脚下的词,长成轮子状
造出来的句子
适宜踩着回溯,回到
细节,回到开头


一张白纸

本来,她是有无限种可能性的
可这一天,她不知道自己
是如何来到一条马路上的
接着,她被粘在一辆
过往汽车的轮胎上
车开多快
她就跟着转多快
无意中,她把自己转成轮胎的
一个参考点
成为公路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成就感,渐渐压倒了
被碾压带来的疼痛
她,甚至恨不得自己就是
轮胎的一部分
然而,时间却没有停下来
被轮胎甩掉的风险
正一行接一行,一层又一层
写满她身体的
每个角落


倒影

流动的镜子
带不走一张
静止的脸
 
对称,为一幅
上天入地的图画
落下重重的一笔
深度,感恩着
岸上的高度
皱纹,回报着
经过的风
 
鱼的一次跳跃
暂时模糊了
岸上和水中的
对视


诱惑

天空, 赤裸着
时间, 
望着那诱人的胴体
目不转睛
一步一挪地
向前
走着


哥德堡

题记:极昼, 六月的哥德堡没有夜晚

一艘停靠在岸边的帆船
摇着,唱着,哄帆船入睡的
是无形的风,蓝色的水
波罗的海的浪
午夜的太阳,忙着为帆船
掖紧被子
指向站立头顶的海鸥
桅杆撑起的
是时钟的
夜晚


“厨艺”成长史

"鱼熟了吗?"  
我给鱼翻个身
"鱼熟了吗?"  
我又给鱼翻个身
孩子喊一声
我就翻一下
终于,  鱼,熟了
鱼  也碎了

"鱼熟了吗?"  
"鱼熟了吗?"  
"鱼熟了吗?"  
孩子每喊几声
我给鱼翻个身
终于,  鱼,熟了
鱼,也身首异处了

"鱼熟了吗?"  
"鱼熟了吗?"  
"鱼熟了吗?"  
"鱼熟了吗?"  
……
孩子喊累了
我给鱼翻个身

终于, 鱼熟了
鱼,完整无缺


书房

书和人,默读彼此
空调,一遍遍
淘洗空气, 冷静

就像那扇紧闭、沉默的窗

“嘀嗒,” “嘀嗒”
耐不住寂寞的,惟有高挂
墙上的那面钟 


城中村

活在蓝色玻璃墙围起的
鱼缸里
严重缺水。暴露
开始学会装扮自己
胃食道逆流,起因于
城市的挤压
一张扭曲的脸
在玻璃的反光中
完好无损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