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田长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7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田长水简介

(阅读:791 次)

田长水,山西人,70后。出版有诗集《晋北情歌》,历年来发表诗歌三百余首,现供职于某国企。

田长水的诗

(17 首)

那年秋天

落叶掩埋了种子
时间开启了诱惑
守候夜的水
溢满你来时的道路
秋篱笆上挂满如锦的心情
细碎的月斑下风和往事耳语
田埂上的露水踩疼旧事
树冠里蛰伏着伤感和记忆
相约的日子我们如醉如痴
心头的颤栗洒了下来
恰如漫天蝶舞


小心地呼吸

起初的风一定是干净的
好比我对自己美好的祝愿
只是这些都没有根据
有证词的是风言风语的眷顾
还有别人的痛楚
路过青苔
好像路过恋人的唇齿
我已经很小心了
只是一声叹息
忽然就卷起了漫天尘土


我们都在修行

岩洞里修行的人在忏悔
按照尘俗的判断
他本来是没有罪过的
 
该批判的是道德洁癖
人的世界
本来就情色缭绕
 
庙堂上的人正襟危坐
一把尺子丈量天地
 
一群人跪下来
他们对修行的人顶礼膜拜
阿弥陀佛  升官发财


故园

我常怀念那个地方
黄昏时的石头上有祖母坐过的余温
青草从每片黄土地上抬起头来
褐色的屋瓦下珍藏了太多的陈年旧事
就像一本翻不到尽头的书
日升日落月圆月缺
桃杏花妖艳的香国槐浓郁的述说
抵不住一支小朵的勿忘我
血脉里的记忆怎会轻易忘记
比我早上醒来更早的是那些平凡的鹧鸪
他们呼群引伴在浓密的树叶间歌唱
还有麻雀和鸽子

我常怀念那个地方
街巷深处有我熟悉的盐碱的味道
牛群缓慢地驮着夕阳归家
七叔的二胡声从西厢房飘出
溢满村庄云彩下的部分

老井口上见证冰消雪溶
也见证游子龟裂的嘴唇
那份家书遗失在时光的隧道里了
就像春风误打误撞让满山的黄土
披上绿色的憧憬


过十字路口

走在十字路口的人行横道上的时候电话响了
那是我正思考一些简单的生活问题
这世界真的太缭乱了
对于生活的许多突然
我一筹莫展
电话响了
我一边躲避着横冲直撞的车辆
一边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餐巾纸
捂在脸上
电话在口袋里依然催命一样响着


菜园杂感

枣树指向蓝天
葡萄架向北攀援
西边的空地上
横七竖八
延展开十五个菜畦
铁锹把黄土翻开拍碎
施上鸽粪农肥
墙根土薄
漂水撒上小葱芫荽
树下地瘠荫繁
栽上苦苣萝卜
通风土肥的院心
豆荚三畦
西红柿黄瓜向阳
青椒茄子得地气
还留一畦种花
春天芍药牡丹
夏天金针睡莲
秋天海棠映红天
杂草清理干净
农药就不洒了
 
人在希望中熬日月
种菜天晴的时候摇辘轳
庸人半生无成绩
菜孬长苗没果实
人无志气空活百岁
菜畦不锄草
人参果也和了泥
肚子里没墨水
注定要受罪
好比种菜用了假籽种
刚一发芽
又被鸽子当了点心


菜种西坡多年
没有悠然和南山
倒是有无尽的困难


雪花在春天老了

雪花在春天老了
他们不再飘扬
却像仇恨的子弹
密集地砸向人类的谎言
记忆里的雪花
轻盈而活泼
即便落在六月

而这个春天雪花老了
他们堆积在人类行走的道路上
成为粉饰太平的弃料
虽然那一刻
人间好似琼楼玉宇

雪花在这个春天老了
他们不在飞舞
这貌似圣洁的白
正融入冰凌的污浊
他们堆积在人类行走的道路上
依然张牙舞爪

这个春天雪花老了
特别是正午的时候
煤灰飘扬覆盖了雪的纯洁
后来我亲眼目睹
他们卧在浊水横流的道路上
被那些载满贪婪和欲望的煤车
被那些行走在贫困线上的民工的脚踝
被那些权贵们的豪华小车
倾轧的尸骨全无

远处
远处的大山穿上了孝服
悼念在这个春天正在老去的雪


短歌集



前边的风景躲在他们自己的阴影中
多年来反反复复
在你留下的脚印中生长



翻阅你目光所到之处
有一种被温暖呵护的情愫
禁锢心的壳正在风裂



摇曳着窗下欲睡的烛
雕棂内闪亮一片温馨
夜安静在平常之外



今天的花鸟依旧鸣叫着
捕捉三叶虫的化石
时光复苏了的又不是生命的全部



容颜的参差被山风粗糙和沉寂了
所有叠影藏在雷声之后
可被触摸的言语正被燃烧



天空堆满了如烟的沉静
我读过的日子平凡的像不肯损坏的时针
竟这样“滴滴答答”走了三十多年



翻开《诗经》
凤凰栖在梧桐树上
大街上蒲公英的金黄
被水蓝色的裙子掩盖了



在心头疯长的落叶很快就飘落
就像露水被无形的手指摘取了



屋外风景正在衰老
隐藏了许多陈旧的故事
关于拒绝的姿势
我已不可模仿



画圆的人们总希望不空行程
当头顶的风吹过
花香回到了冰雪的源头

十一

日历一页一页翻过
我很多时候望着窗外
倾听关于爱情的传说

十二

如血红唇
讲述天空的那片蔚蓝
偶然发现你纵横交错的脚印上
那些炙热的爱语正在把我烤焦

十三

哦,远处
远处的天空泊满了诱惑
各色的鸟展开翼羽
亲爱的
我们不能只安于讲述别人的故事

十四

天空再不能简单了
比翼的鸟影掠过了我的土地
那些不复杂的线条上牵扯着一个爱字

十五

重复一首黄昏时的歌谣
从前和以后的月光都以这种姿势聆听
于是我的激情开始衰老
那时候我很孤独
多年以来我一直没有读懂

十六

独木舟横在渡口
割苇的姑娘
用一节苇草作鱼竿
钓起了我湿淋淋的心事

十七

当神话被打破
你的裙子不再是旗帜
我被绊倒过好多次了
而每次倒下之后依旧爬了起来

十八

窗外的故事都很缠人
很多时候我渴望一间小屋
把黄昏分成许多间隔
过度那些明白的灯火

十九

卡吕普索站在窗外
向我招手
我是个简单和马虎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
把欲望挂了出来

二十

你和月光都站在不远的地方
看着我
而我的爱生根了
再没有迈出一步


丧事

很平常的一个下午
就像一枚树叶的凋落
咳嗽了半辈子的梭子叔死了

梭子叔死去的时候
身体柔软的像一滩和好的泥巴
梭子婶沙哑的悲痛让这滩泥巴更稀了

当人们给他换好西去的服装
他的躯体开始坚硬
就像一节柳木
并且成为一堆木头的中心

我听见梭子叔在成为柳木之前
叹了口气
他把一些无奈装进那堆木头里去了

梨花在门楣上开了
梭子婶和她孩子们的眼泪就像屋外的风
旋转着钻进那堆木头的缝隙
木头开始“吱呀吱呀”的唱起了晦涩的歌

人们给梭子叔准备了扫帚
来路太远没法清扫
就把去路干净些吧

生前的被褥搭在屋瓦上
斑驳的被面宣告一段旅行的结束
素幡里藏好了魂魄
纸钱布施游魂
再把这堆木头修补整齐
刷上朱砂的时候也刷上对逝者的敬畏
七星的次序不容紊乱
普通的农人保持着对土地的虔诚
阴阳两世的方向需要一种仪式指引
指引木头回到原野
回到土地的内部

天空的云彩开始绚烂
梵乐悠扬
接引平凡的人归往天堂 


荒芜的花园

草侵入了我的行走
胸腹上就开满了铜锈的花朵
那是一枚枚旧年铜钱的灵魂
被我的须发擦亮了
而我的花园荒芜了
疲倦的草纷繁茂盛
它们挤在一起
被风吹拂着发出些苍老的叹息
獾和野兔是全部的传奇
那曾今戕害了我们亲人的往事
正被挤入荒芜
当所有伤痛逐渐锈迹斑斑
铜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就像病态的嗜好
溢满我们的呼吸


色盲

这世界其实就是黑白的
三十年随波逐流
我只学会了沉默

万丈红尘
我只看见了明暗和黑白
流水洗净我的眼睛
那些黑色的东西
扩散稀释而后沉积
那一刻我感到恐惧
我要逃离
那么我将再次闯入
这个尘世的喧嚣

其实这个世界就是黑白色的
那些亮丽色彩的诱惑
只是传说


鸟人以及天使

我们的形象
是闯入这世界的唯一语言
他们从形体出发
展示造物主的才情

我是掖着一对翅膀
来到这个世界的
那一刻
这个世界乱了

洪水爆发瘟疫流行
华丽的野兽
在我村庄四周聚拢
还有那只褐色的大鸟
落在屋顶的瘦瓦上
彻夜长号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
我发现
被许多自卑和羞愧
包围着躯体
就像被水打湿了羽毛


红尘的尘

尘世飘落的种子闯入大地吐露对三月的向往
祈望中的雨进入我的身体所有骄傲就开始了
从此长出根系固守着晋北黄土的贫瘠和艰辛
汗水结晶的盐巴漂白沙砾破碎的震荡
那些潮湿的热把坚硬和执着融化了
风啊雨啊顺调了内心勃发的坚韧和欲望
开始的语言指向明媚指向苍穹
偶尔想起母亲在昨年秋风中妖艳的笑容
以后平缓的坡地上就长出陌生的野花
她们风传大地内心躁动的神秘轶闻
黑发向深处延伸寻找硌伤心事的坚实
而那些不畏浅霜的嫩绿在土地表层睁开眼睛
她们对世界新鲜的认同让我感到羞涩
和我一样的兄弟姊妹们游荡在尘世
在时光中化作红尘的尘
疲倦的时候倚在心的驿站忏悔生命
那些摇曳在风中的青涩指出了我的不安
谁的手抚摸我红尘中飘荡的忧虑
体验生长的愉悦把扭曲的激情唤作艰难


晋北情歌

晋北整个夏天的火焰
深入内陆 接近草原
祈雨人群中滑来滑去鸟的翼羽
我伺弄的土地时薄时厚
爹和我面对水井骝车
谈论晶亮的种子以及冬天的婚事
目光扶弄村外负重黄土
祖先的影子在村子和田野里行走
烨烨生辉的农具在田间地头
品评二妹妹的歌喉

歌声象犁翻过土地
那年没落一滴雨
我的土地平凡的没有了眼泪
离远和城里读书的小青的爱情
二妹妹疙梁梁上沙哑了嗓子
想起大地更深沉地伤疼
小青笔里济满过望的泪水
被谁握紧我和土地的一生
拔节风中的禾苗
傍依家门守着水井
梨树下前年的小青特别生动

新谷的浓香于腊月二十三送灶神上天
各家互换新酿的酒并鸡犬相安
仿宋体的鹌鹑掠过麦垄
我和我田野上劳作的兄弟们
面对土地畅饮
农具把雪光拟成划破天空的利刃
要收割的只留下二妹妹的歌声
饱食的喜鹊飞上枝头
一种并非语言铸炼的诗歌
质朴地垛在仓内百读不厌

在夏日的正午
晋北的铁锄和汗水
闪烁同样的光泽
诗歌是土地表层的事物
以铁锄对禾的敏锐
以及汗水的咸涩
不懈地拍打土地的音节
从此花事含羞
而我耕作的土地日渐苒苒
直到被丰收收割的支离破碎
以后我把冬天擦拭雪亮
或者怀念哪个夏日的正午

在最后的一个季节
反复比较积雪和青瓷酒具
二妹妹的情歌透过木质的窗棂
厚重的日子滑过原野
祖先在村庄之外
裸身田野寻找黑色的根
圣鼓在落雪之前响起
二妹妹步入洞房

感动一棵高粱或者一生
扎根石头一样的日子
饱经土地的厚爱
二妹妹的情歌溢满四野
就想我抚摸庄禾的手
秋天的种子
是我眼中的光芒
我以正午太阳的姿势
或者和亡灵相同的高度
感激土地
洒落最后一粒种子
让土地长出朴素

这些日子没有星月
感恩的雨水
怀念无怨的土地
在雨意得底部
溅开屋檐下植物的激情
拒绝流浪
我把星月挂在
大于飘落过的天空

我至亲至爱的兄弟们
固守九月田野的骄傲
指点着大地的魅力
让我在匍匐的河流中舞蹈
二妹妹的歌声
渗入土地
韵律敲打庄禾的生长
掩盖土地的伤疼
土地日渐厚重的日子
缘于宗教的大火
将要焚毁什么
健壮的田野在一片寒光中
纷纷倒下

田野丰收的日子
夏天的一刻闪念而过
我满山的爱情充盈生机
不论将要经历什么
我把自己长成一棵
在也迈不开步子的野草
等待一场注定的终结

在我永生的大地
抵达我生长的村庄
除了劳作和收获
在发稍的鸟鸣和洁净的河流中
把自己洗净


情事

隔着古典的纸窗
我感觉你唇红如血
欲望由鸟的尾翼出发
你是麦田的守望者
还是猎艳的传说
 
被情爱的魔法
击溃虚伪和高傲
我将不会脸红心跳
从此
沦为欲望的奴隶、日复一日 


玉米

剥开衰老的衣衫
我的金黄耀眼依然
我曾经痛过
好似我仍然痛着
 
挤压在兄弟姐妹之间
横平竖直的生长
固守人类的道德
沉默和充实是我们的本质
生育我们的母亲
启开芬芳的门
 
人群中无言的歌者
为赋予我生命的大地抒情
音乐滑过我的肌肤
晨光中裸露欲望和品行


假如我的瞳孔是方的

假如我的瞳孔是方的
艰辛的生活就是棱角分明的扁担
刻进我木质的肩膀
 
方正的门闩关住屋外落叶
风风雨雨砸开我潜伏的懦弱
我用谦卑和标准的笑容
接受人世的蹂凌
 
世故和人情是可以交换的窟窿
贫穷拒绝填补、并且逃避
方型的马蹄踢打着土地
尘土和堆积的雨碰撞飘飞
 
只有屋子和床是安全的
他们没有棱角
漂泊在道路和大地的边缘
昏暗的灯光接引我疲惫的形体
 
行走和静止的所有物体
就象我熟识的汉字
可是记忆和语言都生锈了
我只是似曾相识并且抱歉
 
所有的水滴仍然汇成河流
奇形怪状的树枝仍然燃烧
只是炊烟在屋瓦上堆积
倾听我夜夜叹息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