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陆岸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564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陆岸简介

(阅读:445 次)

陆岸,浙江桐乡人。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潮》《扬子江》《草堂》《江南诗》等刊,出版诗合集《无见地》。

陆岸的诗

(19 首)

在春风里打铁

四月的春风已转暖
路边的铁匠正在挥汗如雨打铁
简易搭建的铁匠铺,被一片嫩绿包围
大地的新生简单,又如此繁密
顶上的芦棚在春风里晃动
棚下的炉膛火光,铁匠与他的影子一起晃动

在春风里打铁
身边这棵紫槐必然经历开花的战栗
而屋后的那亩良田正在等待锄具
麦穗和荒草在遥远地等待镰刀
大嘴翕张的鱼在砧板上等待去鳞
铁锅在青烟里等待铲子,那么焦虑

在春风里打铁
仿佛万物就要在这个铁匠铺里诞生
在春风里打铁
必然有马蹄在道路上哒哒哒哒响起
当我转过身去
还有金色的蝴蝶在广阔的原野上
淬着火    淬着火
飞来飞去

他们,继续在春风里打铁
而我仅仅是一个路人
路过了时间的熔炉与所有痛苦的
一一锤击


鱼者

水流不能过于干净
最好,不时有水波荡漾
这是钓鱼人喜欢的水面
而荡漾的水,不,荡漾得厉害
最好激流澎湃的水
更是鱼儿喜欢

现在正是发大水的时候
水流拥挤、激荡、浑浊起来
不甘寂寞的鱼儿们纷纷向
最澎湃处冲去

有人索性放下了钓竿
赤裸裸下水
正好
浑水摸鱼


失乐园

我在沙漠里种草。水土流失
红柳燃烧。我要开垦的国土辽阔遥远
铁蹄残留在地底。马尾欢快而依稀
我是自己的农夫与锄头、弓箭和猎手
阿尔泰的雄鹰,是谁在斡难河畔
不幸遭到放逐?我怎么回头?
离开我的人儿啊。金色的沙枣
还残留着爱欲的香味
我怎么放手?

在浩瀚星空和荒漠狭隘的夹缝里
还有什么可以想起
还有什么不能忘记
我爱落日这个踽踽独行的旅人
我的落日眷恋每一个活着的背影

我就在孤独无边的沙漠里种草
骆驼刺,芨芨草,沙冬青,生石花和怪柳
这些伸出地平线的弯刀。寂寞而锐利
骄傲又恐惧


还乡路上

进山林,只见荒芜,何来猛虎?
入庙堂,最多香客,放生也不见慈悲
一路上,我爱的流水那么欢畅

我也往东来,越来越靠近了
那熟悉的属于窗外的梦境
风从熙攘的大街上打探消息

而我只是一个路人
我忽然在道旁流泪
我看见了这些庞大的灰尘


疫期的情书

我和你一样独处
白天与夜晚一样安静

一年仍有四季
蒙面的冬天更加漫长

道路和天空越发宽阔
熙攘的人心从未改造

河水还在石上流淌
石头那么多棱角多像你尖尖的指甲

从前的小村多么遥远
如今的你就在马路对面

蓝天白云也多么遥远
而我却只能远远相望

划伤的永不止河水
汲水的人已永不再来

我爱你,爱你的流言
越来越逼近真相


旷野之诗

旷野在边
旷野在野
我的旷野远离这钢铁俗世
旷野有无数有名无名的石头
尖锐。近乎肉中之刺
滚圆。曾经迁徙藏北的河床
我的旷野之石,纷纷走动,大而渺小
从千万个地底钻出
一起夯实我旷野的空旷

这蛮荒庞大的地基之上
大风恰好撑起云顶,云顶巨大而分裂
又恰好承受星空之重
我的旷野,驱逐远山和羊群
如今只种植枯黄将死之草
只呼喊扑面穿越荆棘之沙
只踢踏滚滚秋日之蹄

我的旷野
——它徒有天下之大
却有空旷之悲
我的旷野,宛如心脏


磨刀

刀锋越来越亮
我的磨刀石越来越薄

眼看它磨成了一弯月亮
夜夜挂在你的窗前
眼看你种满了试刀的荆棘
挡在我的来路上

眼看你背过身,轻轻抽泣
给我看
一把空空的刀鞘


般若寺的灰尘

这里的雪仍只下这么短一个季节
而她们,比雪更轻

打开门,她们会进来
开一扇窗户,她们会进来
风拂过栅栏,会把她们带进来
奔波忙碌了一天,我又把她们带了进来
她们比坚持更坚持,比拒绝更顽固

她们是云淡风轻下坠的花朵
她们是痛哭嚎啕时的震落
华丽在镜面上日益蒙羞
月光一夜一夜在山外盛开
我知道,有些湖面是不断经过擦拭的

人间是如此旧的了
檐角的风铃忍不住微微颤动
庭院里多么满满的空荡
我仍在空织一把
拂尘


山居秋暝

秋日渐短
黄昏贴着苍黄的苔藓
油松,丑槐,千年柏……
落叶正落在空中
地上松针层叠而松软

那时,看见斜阳刚漏过山顶
——独缺一场大火啊
这天上人间
一念起,这金色的山便已空
再念起,无端地想念流水

而石上流水声远
群鸦正惊起炊烟
暮色和私语落在密林深处

秋日山中
有人正徒步归来
远远近近,始终走着弯路 


方向

回乡下
田野依旧金色的荒芜
河流刚刚解冻
喜鹊把窝搭在高枝
韭菜割过一茬仍拼命往上长

都为了空中那道光芒
而堤岸上那树垂柳
把所有从春天得到的新绿
齐刷刷伸向
沉默的最低处

最低处
林间有那么多小路
我爱走的旧路
始终就这样一条
它的方向,沉默又荒芜 


马兰颂

三月,春天从黑暗中逃出来
先是第一片叶子
春风一吹,就再逃出一片来
还带着冬日的余冰,雪霜的记忆
所以田埂上十分清凉
坑洼里那么苦涩

柔弱者偏爱清静,而僻静处流水喧哗
泥土是潮湿的,阳光是温润的
从中跃出的脸庞也是葱茏的
这些矮小而又急性的奔马
就这样一簇簇、一簇簇拥挤过来
冲着叶子上窄窄的春天,冲着无数刀锋

有一种被寻觅的野草,向死而生
而春日是如此短暂。像所有被切割的美好
母亲们在篮子里追赶时间。向阳的土坡上
剪去了万千种蓬勃。多像我们
刹那间失去的——
那些要命的青春


望秋

远处是我的祁连
而我坐在高处
广袤起伏的大地,我的良人正在收割

这个季节的作物只有一种。田野里齐刷刷
蜂拥而来的金黄颜色
它们温顺、驯服,像我良人饱满的胸膛
脱粒机缓缓地移动。我的良人,他有一双
粗糙火热,海浪一般有力的手掌

没有一只乌鸦飞过
天空是一个虚无的空巢
而我的良人。我的手正无处可放
只有群山紧紧抱着我

这是一个秋天的埋伏
我是一枚丢了引信的雷
明晃晃就在高处
而暮色尚早 


清晨之诗

一个坐在水边的人
可以看天,看云,看芦苇,看树和自己的倒影
而他专注于——

现在。湖心的上空
一只白鹭在追逐另一只白鹭

清晨的水面无可遮挡。万物正在融入
他正是被追逐的另一只

一个坐在水边的人
他终于卸下了白色的翅膀


踏空

窗外扑棱棱一阵响
是一只黄雀在竹枝上踏空
它轻盈的身体踩在一根更轻盈的枝头上
某个环节就多了一分不可承受之重

多么熟悉又诧异的事物
闲暇时忍不住看天看云
雨却突然阻止我们打开庭院
出门在外,也常常警惕一些路口
爬坡向上,重心又往往滞后

这些多么熟谙的场景
我们每天做着黄雀一样熟练的动作
有时也会一不小心踏空

有时幸好拥有翅膀
有时幸好不是在悬崖


在雾中

冬日,这世界
有时会变得不可预测
也许不应该经常大老远看见
看见在阳台上浇花,晒雪一样的床单
我们真需要一些彼此的隔离
动身时,天空纷纷落了下来

四周都竖起了移动的毛玻璃
空间与空气越来越拥挤
道路与河流混淆了是与非
我们走路都小心翼翼

也许是忘记了时间
也许是时间加速了吧
你忽然跑到对面街道喊我
却躲在茫茫的落叶之外
有人一下子变得衰老,视力模糊,行动缓慢

等一会儿相见
我们已须发皆白  


我们都是盆栽

窗口的铃兰开了
一只金龟子停在这个枝头
又飞到那个枝头
白色的花朵晃动在她的
第二个陶罐里。一小块泥土上
筛选过的阳光,那么细碎
她的第一棵植株在哪里

从这个水网包围的城
到这个群山包围的城
到这个大漠包围的城
然后
从乡下这幢楼
到城里这幢楼
到自己这幢楼
工作,吃饭,睡觉。换着地方

她们开出花朵,长出翅膀,依托天空飞翔
我只有双脚,行走在坚硬的道路上

世间这些迥异的盆栽呀
都有一个不停移植的自己


麻雀辞

清晨
窗台上几只麻雀唤醒了我
唤醒了我心中另一群麻雀

新的一天
我又将为驱除一群麻雀而
奔波忙碌


秋声赋

是时候了
第一声雁鸣从空中吹落
南山上的雪便开始眷恋大地
那些逐渐赤裸的悬铃木、合欢、紫叶李和紫槐
她们容颜易老,熬过一个春夏
盛装之爱即将步入穷途

总有一些深陷在视线之内
比如昨夜的蜜语,柔软的波浪
比如一个人低低的泣
这些时间的标志之物
和尘世的白发及葬礼一样深刻
每日端坐在镜中,我们所见已非自我

蛛网和一些裂痕总是悄悄呈现
光线是不忍直接反射的
我们养着珊瑚藤、冬青、使君子和铁线莲
养着小刀般把月光切碎的竹叶
养着杯中的铁皮石斛,沉浮的海马
养着如烟的往事,渐渐褪色

我们不断把自己种植在庭院,深深掩埋
又不断的在广场上松土,浇水,修剪
多么不相干的早晨和傍晚
在亲人们中间
除了那些剖开的年轮
多么易老的容颜

只要一想到秋天之事
那株后悔的秋海棠
又火红地开了起来
在南山


在雨夜

午夜仍有不可安眠的理由
雨穿透黑夜的躯体
穿透重重的被潮湿密织的空气
穿透玻璃,窗帘,钢筋水泥的屏障
在马路上被反复碾过
在叶尖上沙沙作响

这些绵密的归来
这些不可阻挡之物
扑向一些暗中的容器
一会儿空荡,一会儿溢出

他们仍然在路上,湿滑的路上
多么负重,所有无法入睡的雨
都下在他们身上
直至这场雨成为一个
唯有一个倾泻口的池塘

一切都是无法丈量的
比如对雨中夜行者的挂念
比如他们撑着的那些伞有多沉

午夜仍在一寸一寸转身

门锁终于响了
这黑暗中的屋檐
这盛满流水声的池塘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