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金所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1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金所军简介

(阅读:402 次)

金所军,1970年5月生于山西省原平市。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写作,90年代初曾主持民间文学社团。发表诗、文若干。著有诗集《黑》、《尘世之情》、《绝尘之船》、《纸上行走的瞬间》、《纸上行走的光线》等数册。有诗歌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库》、《北大年选》、《21世纪诗歌精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等上百种诗歌选本。名字收入《中国诗人大辞典》、《原平百年人物志》等典籍。曾获“赵树理文学奖”、《黄河》优秀诗歌作品奖等数十次。2005 年10月参加了第21届“青春诗会”。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长治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金所军的诗

(14 首)

雨在下下在路上
有的人高兴舒服兴奋
有的人厌恶伤怀心生愤慨
此刻雨在下一个女人心生爱恋
一个男人居心叵测在雨中奔走

在雨中奔走一直奔到午后
午后是光阴的另一个名字
天阴地重人心难以揣度
光阴低下头来雨中穿行
十字路口也没有放慢脚步

光阴不在人间停留情愿落在一张纸上
仿佛雨下在纸上淋湿一大片白
再大一些就淹了淹没字词句
打湿修辞语法病句错别字
以及空白处的白一生一世的等待


秋分

秋分不是秋风
秋分被两滴露水夹在中间
前面是白露
后面是寒露
秋风在这天吹得有点凉

老父亲独自一人担着箩筐
把一只老死的绵羊葬在村外
十五年养大十二只小羊 夭折了十二只小羊
老绵羊死的时候一声不吭

苍老发灰的皮毛有点脏
两颗浑浊的泪
一条微跛的后腿
尾巴上变黑的印记
在秋风中变得僵冷

这天,父亲的心比秋风更凉
葬了老绵羊 父亲咳嗽了一声
担起一担结霜的柴草返回家中
走到半路歇息了一下
顺便把左肩的伤心换到了右肩上


当风起时(节选)

“风起了,
必须试着活下去。”
──瓦雷里

当风起时
我还没有想好这首诗的开头
没有能力感受和说出更多的诗意
没有能力在人生的路上
充当一个游刃有余的角色
微笑或者幸福

当风起时
瓦蓝过的天空变得暗淡
丰收过的大地变得荒芜
时光粉碎了爱情
一寸一寸被风吹散
冷风阴魂 占据心灵

当风起时
人生开始变得不可捉摸
易逝的感情在风中飘摇
易碎的心灵无处藏身
梦醒之时
世界已变成两个模样

当风起时
不幸的消息一个一个传来
打击这样简单 这样疼痛
我试着平静下来
或者躲开这么多的意外
但是,却不能

当风起时
我看不清远处的风景
我感受不到更多的忧伤
我写不出更吸引人的诗歌
不是死亡的阴影
我早已忘却了诗歌在敲门

当风起时
天变得越来越短
坐在书桌前的写作
丝毫没有人生的痛苦有意义
撵不走的伤心
什么时候想来就来了

当风起时
内心的酸楚寒冷着人生
风雨早已抹平了感情的皱折
但死亡的袭击猝不及防
死亡 遥远的绝响
不留神就站在了身后

当风起时
多年的积蓄被风卷走
心痛的感觉将伴随终生
消失带来的苦处
是真实的梦
是离别的伤

当风起时
御风远行的声音越飘越远
隐隐激动过的心
曾经欢乐的笑
在诗歌想触摸到的时候
已变作痛 深深的痛

当风起时
还有什么陪伴在身边
我看只有回忆
但回忆使寂静陷得更深
当风起时
天越来越冷


未来

未来是一个午后,风,雨,闪电
是距离,是不可知,乃至虚无,捉摸不定
是一个人的内心,被另外的心
猜测,揣度,估计,分析,判断,或者
相信,或者不相信,直至讥讽,嘲笑
在怀疑,在比较,在未来

未来是一树叶子,变嫩,变绿,变色
变枯,依次飘零,落下来,飞走
消失在未来,白天,夜晚,或者
梦里!但此时,刚过芒种,渐至翠绿
叶子生机勃发,未来难免枯黄
此时使劲绿,嫩,飞扬

未来,就是一个电话,高科技
穿越未来,出现,呈现,表情或者
幻象,500公里,或者更远,或者就在
门口,声音,身影,高的,低的
由胖变瘦,或者由清脆变得沙哑
是未来,是依次到来的光景

未来无非变老,看到爱情的结局,释然
回头,走过的岁月,有的模糊,有的清晰
有的海誓,有的山盟,日子更迭
内心坚守,沉默,一个人表达
甚于歌,曲,呜咽,以及午夜
漫步听到的哭泣,伤感,隆隆消逝的黑暗

未来是一个人,独自走,向前走
越过一处又一处墓地,走
走到此地,挖个坑,躺下,填土
变成一座新坟,新的墓地,直至
到未来,一个人路过此地,躺下来


一刀

一刀可以是名字比如胡一刀
可以是兵器或者凶器大刀小刀
长刀或者短刀可以是词
名词量词或者动词一刀两刀
三刀四刀五刀见血或者不见血

一刀可以两断断为两段
一段无病一段呻吟一段天南
一段海北关键时刻一刀即可
解决问题或者再补一刀
把问题解决的更彻

底或者伤口更深

一刀可以毙命身首异处
沾血或者蘸血成为兵器或者凶器
挑起战争或者斩断感情重点是爱情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五刀
其实一刀即可而且余音袅袅


已经

已经夜深  寂静很空  挂在头顶
已经看不清  朦胧很近  贴着眼神
已经忘记  日子很虚  瞬间消
已经抓不住  神色匆匆  熄灭了心动
已经不惑  半生沧桑  付出了半生的秘密


古代的人坐在马车上

古代的人坐在马车上
像现代的人坐在汽车上一样

暴富的商人坐在马车上
搂紧银质的算盘做着美梦

落榜的书生坐在马车上
迎面撞到珠光宝气的妓女在还乡

粗布衣衫的农夫坐在马车上
小心翼翼捧着租来的二两种子

耀武扬威的将军坐在马车上
押着强盗赶赴刑场

千里居官的县令坐在马车上
一边颠簸一边啃着干馍馍

不懂事的小孩坐在马车上
子乎者也地背诵着时光

古代的人坐在马车上
一路狂奔到此刻这页纸上


眼睛

左眼午夜  右眼凌晨
看见黑在变白  那层次  那美
一只酸涩  是眼  一只凝神  是睛

左眼天涯  右眼海角
天涯咫尺  梨花  周柏  一片石
海角有海  有波澜  舟山沉没

左眼跳财  右眼跳灾
两只眼痛着  不转  不跳
没病没灾  牵手  却无奈

左眼看你  右眼还看你
一眼是前世  再一眼是今生
多一眼  是黎明  是爱

左眼风骚  右眼矜持
瞥一下风起云涌  花落  情殇
瞅一眼寒霜骤至  寂然无声
 
睁一只眼想你  闭一只眼  可以
不想你  两眼关闭
你在哪里  又时时想起

醒着是夜晚  睡了
就是晨曦  光阴似箭
有你  可以少一夜愁眠


七十年代的葵花

七十年代的葵花开在山坡上
一齐迎风摇摆
一齐沉默寡言

在村庄附近的山坡上
这一大片葵花
紧紧抓住了记忆的胸脯

一会望望附近的村庄
一会仰起头
看看喷涌着万丈光芒的太阳

太阳照着山坡上的葵花
东面的山坡一大片
西面的山坡一大片

东面的葵花灿烂
西面的葵花也灿烂
一左一右簇拥着时光在飞奔

飞奔的途中阳光在变轻
向南有未来
往北有光阴

七十年代的葵花留在记忆中
几十年默默无言
一直开在东面和西面的山坡上


一张白纸

一张白纸
彻夜等待着
等待着美丽和幸运的来临
等待着黎明徐徐上升
等待着失散多年的弟兄来敲门

一张等待的白纸上
长睡的草原在苏醒
万里河山唤醒古往今来的英雄
躺倒是辽阔是天地在凝神
站起来是沧桑是时光在飞奔

一张白纸如果放弃了被照亮
放弃了被点燃
放弃了书写
甚至放弃了白
就会慢慢变黄

但它从不放弃等待
即便纸上行走的一万吨白
一万吨黑 一万吨抒情
加起来是三万吨想象
依然远远不够一张白纸托付终身

一张白纸的等待
说不清感染了多少张面孔
岁月跟着岁月走去
它卷起的一角
悄悄蒙上了苍白的嘴唇



七月七日

七月七日  晨  阴  小雨刚停
有雾  霭  远远的天空  一线一线
亮起来  天色压着  目光把前方扶起

光阴走到这一天  低下头  凝神  低语
乞巧!乞巧!传说依旧  日子轮回
年年路过  不管衣衫  也不管粮仓

光阴面色冷峻  注视着传说  注视着爱情
内心忐忑  有心停下来  笼罩前世  今生
牵紧未来  放牛的  织布的  以及其他

瞬间光阴  不长不短  尽量让
每个生命都够用一生  去希望  快乐  爱
去忧伤  失望  恨  生或者死

七月七日  有秘密  有等待  有消失
写下这些  就像光阴的自传  部分章节
一点一点落在白纸上  流传


那么

那么停下来
脚步停下来  思维停下来
幸福不露神色  停下来
悲伤牵着河流  也停下来
那么可以理一理思绪
回想一下走过的路
只有前进没有倒挡的青春
一脸无辜的时光  都假装停下来
那么这一丁点的想法
就是十行短诗的容颜


秋辞

初秋在去往深秋的路上
经过七个村庄  七个小小的村庄
不远不近  立秋  处暑  白露
秋分  寒露  霜降和立冬
立秋正在场上晒着麦子
处暑的天空飘着嫩玉米的甜香
白露忙着磨快了镰刀
披了件长袖匆匆赶往秋分的山坡
寒露的打谷场上  挤满了谷穗
金黄的色彩摇晃着霜降的米汤
立冬到了  西北风要来了
深秋一边打扫七个村庄的粮仓
一边操办着弟弟的婚礼
顺便打探着邻村的收成

初秋在去往深秋的路上
一步赶着一步
经过七个村庄
一刻也没有停息
直至看到了丰收
才放心地关紧了粮仓


秋天站在树顶上

秋天站在树顶上
颜色发黄
有点青草变枯的味道
有点淡淡的香

捉摸不定的秋风
一会儿往这面吹 一会儿往那面吹
一地的谷茬在张望
看见身后的锄犁在疼痛

秋天站在树顶上
三个月里琢磨了两件事
一件是开镰 一件是备耕
顺手关紧最后一间粮仓

大地和丰收平分秋色
剩下的柴禾被送回了村庄
我看见当年的穷人董铁锁
端着大碗、趿拉着鞋
蹲在新房的门坎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