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冬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0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冬君简介

(阅读:587 次)

李冬君,历史学博士,独立历史学者,人称“文化江山一女史”。主要研究方向:中国政治思想史,中国政治文化史,东西方古典文化比较,艺术史。主要著作:《文化的江山》《回到古典世界》《自由的款式》《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青花里的乡愁-关于瓷与茶的美学日志》《乡愁的天际线》《孔子的圣化与儒者革命》《中国近代财与兵》《走进五代宋画》等。

李冬君的诗

(17 首)

玉米

寒露冷凝了万千摇曳私藏夜的焦虑
青纱帐片片相搏体贴深秋的杀气
在等待凌晨重生时结成霜甲披挂大地

冷月碧落在黝黑里洒点光的怜惜
摇晃着一个孩子的睡脸忽闪绝望的迷离
头上是一棵棵坚实体上沉睡的玉米

瑟瑟的我幸好穿行在星河的腋下战栗
被冰冷开刃的叶刺痛我慌乱的双臂
惦念着躲进它们臂弯里妈妈的手臂
想去触摸她哆嗦着抵挡使劲着抻长
将乱抖的我和姐和妹紧紧地
紧紧地揽在怀里
屏蔽她臂弯外一切的恐惧

弓着腰,埋下头,遮住天的空
妈就像家的屋脊

铜锣开始挨门敲起
有右派吗?右派藏在你家吗?
钻进玉米地,我听见了
脚步声忽远忽近急切杂乱却清晰
妈的战栗如电流传导我小舌筛糠
无法停摆死亡之神给出的频率

妈悄悄借来玉米棒的定力
撑开了我和姐妹牙齿相斫的呼吸

命运再给我一次小幸
吵杂走了,恐惧走了
走得很远很远
与宇宙等距离,劫余我的天地
那一小撮暗影的颤抖
抱成一团如温暖的坟墓
安葬了我的欢喜

这救命的青纱帐啊
给冬天来临的深秋备好了一件棉衣


毒蘑菇

听不到心痛
只有高音喇叭在加热
悼词滚烫了
小广场的天空

被激昂燃烧的情绪
通红
我头顶一群腋体散发的氛围
很沉重

小战士就躺在那儿
记得那两颗虎牙的笑容
嵌进白云做的一朵花样年景
朱泥未干的盈润
我仰头看它在风中抖动
 
沿逆光被黝黑剪影
绕着一张大长桌子飞如蜜蜂
桌上总能晒着缤纷的蘑菇
他旋转着微笑
衔着有色彩的食物过冬

挑拣,筛选,试吃,为全营官兵
他吃下毒蘑菇……终于,那微笑折羽桌下
消失在土里,我松开握紧的指缝
还他一个单纯的英雄梦
 
这是谁家的孩子呀?妈说
送他一程,可我难受极了
我怕死,担心像他闭上双眼
从此看不见追逐稻浪的风踵
还有他微笑时的轻松
我最喜欢做的两件事,拢总
交给我在下放地的日子,摆弄
手指才不至于无所适从

一名小女生的繁华落尽
赐她的寂寞啊
几乎吞没了她所有的财富
随意支付的大把时间
在她恨不能抓住每秒的事物上
都按上一双紧追不舍的眼睛

我她不敢闭眼
怕再也看不到风


心碎如星子散落
在奔命的两只脚上
颠簸
湿漉漉的稻茬
喷涨着刚收割完的痛楚
在已经疯了的脚下蓬勃

被刺痛的恐惧再也带不起
双腿做最后一搏
望不到边的田畦
在我大口喘气的恍惚中
幻化成银河

我满天满地的跑
不依不饶的奔
直到
炊烟撕裂我嗓间的温润
也许
我还有机会
吞下暮霭最闪亮的一抹

我以为我能迈过
一个小女生的无限一跃
扑入残光中的“”雕影“”
便不再因恐惧而羸弱

我被拎起来
一张圆圆扁扁白白的公社脸
呵斥声挤满追赶的恼火
没偷公社的稻子,你为什么跑?

天!我不看天!
低头看
那方系在我腰上的围裙
粘着几粒稗子
奔跑时松了手
一小兜稗子又回了土窝

我转过身
只想重拾那野生的稗子
围裙白白新新
妈妈用劳保口罩做


小逗号的执着

最近不忍看破折号的样子
它常给端庄的精辟降几个折扣
然后抛售给后面的文字
这个减肥的二道贩子
反复稀释
在两条瘦弱的杠杠之尾
却收获了丰厚的油脂

也不想读冒号
端拱着正确的嘴型里
吞吐的唾液被奉若星晨
可近水也救不了远火
那宫斗上演的
难道不是消化了的物质?

还有那些叫作书的印刷纸
为主义涂点儿傻白甜的香艳酱汁
风干的舌苔饶有分泌的兴致
一个句号结束不了他们的心思

只剩下逗号了
小尾巴摇着期待的固执
眼看我哑语在石缝中变形
任我舌苔上已无唾液一颗
可它就是不结束
挺着“一逗到底”的幼稚!


黄昏的记忆

清晨,推开那扇门
大门外,我吞咽了一场夏的黄昏
它在我年轻的胃里反刍年轻时的一瞬
懵懂热烈中还未吁出惊魂
我便跌进路灯下蹒跚又匆匆的人群
可我和出门在外的行色不一样啊
我不想被辽阔的虚荣当作咀嚼的细菌
倒宁愿去拥抱那朵注定燃尽我的火烧云
在落叶的声音里
与初雪相会于晚霞穿透的绿荫
在四季折叠的长条椅子上
看一只暮年的蝴蝶追逐碎花连衣裙

我还记得旗袍里的封存
不断孕育犀利的疑问
以阻止时间优越固执的非分
蹉跎又在衣橱里抖落年华
小名小利为卧室染上玫瑰色的混沌
我拿起毛笔蘸它们的肥腻
在看不见尽头的绸缎上点皴
能卖个好价钱吗?
我笑着问向命运
随后把诗心裹在风衣里
寄给远方的陌生人

我还是保留了一点点忐忑一点点红晕
它们鼓舞悲喜交集瘙痒我早已沉寂的心
有如食物给我一个踏实的吻
我不想一双还能观看的眼神
含着缺钙的羞愧犯困

在撞上另一双眼睛之前
我已经想象了那没有轮廓线的浮肿
失望的心扉如两片秋叶关上了门
那伸向天空的树枝挂着我的精神
从那儿开始吧
诗人在天际线上沉沦 


裹在寒冬午后的阳光里

午后的阳光
薄薄的,施舍
穿过,严寒也抓不住
的,尽管它很弱很弱
裹着刀刃在风里苟活

它将零度的碎片
早衰的黄昏
诱惑众生的色
播种给欲望

天黑前
我鼓舞我
拽住了余热

思想不能没有火
尽管冬季的午后
人们谈起寒冷
连头发都哆嗦

我看到有人用食指竖起,紧锁
双唇上的十字架
好吧,我可以不说
但不要沉默
在冰封的北方
就这样吧
为光唱歌


春杀

放下吧,
放下了
也许你会赢一段诗行

放下什么?
翻遍每一年的相遇
装订的时光
舍不得撕下一张

看手掌
空空
还是那三条清晰
命运的齿痕
稚嫩
记忆的耳环
喋喋云云
非要把叮咚
转让给初融的嘴唇

我跟无常
预定了单程一张
告诉他我没赢
他笑了,拾起一片新叶
也告诉我
你先盖住眼角的张狂


折叠着死亡

这世界终归是你们观念里的荆棘
而我只要与一朵花相依

你们用酱汁获得一锅的欢呼
然后对盲从大快朵颐
却从未想过理性也会脾虚
思想打烊时如稗的词语
矫正不了圣人的牙齿
堕毁余生的舌头
也会被平摊成一个一

我窃笑窃喜
给没有一丝观念的花儿
阳光、雨水、风儿和土地
也许它不曾是一粒殷实的种子
但它在盛年盛开
就是给死亡一个完美的交代

只要时间同情存在主义
它就必须同意
生命一开始就是一场自杀
死亡是时间标配给生命的凌迟知遇
那就以最迷人的姿态
迎接每一秒的掩埋

我把光折叠起来
存进记忆
让它帮我还原每一秒自杀的色泽
压缩它们的体验
一件一件
排成我的世界蒺藜


时光已来不及看我

你来了
给夏之热降降火
可你似乎并不急着——
卷起湖面上你施舍的婆娑
给那被烘烤的卷了边的焦灼

时光已来不及看我
被你洪荒的心
一笔带过
任残绿许我下一季的晚凉
尽管你知道这不可纠错的枯弱

还有你冷冷地瞅
翩然而至
在我耳鬓上打磨


睡前小闲

洪水
挤过狭窄的街道
饥饿般的死寂
在颜回晒太阳的陋巷
寻找
遍地的舌头
被唾液的气焰
烧焦
巷尽头挂着
还是那只两千五百年前的瓢
不为瓢饮
只为争吵
因为
这是一条大儒巷


走过窗前

我看见我走近我
一个印象派的小飞蛾
穿越灼热
几个存在主义的漏洞
伤痛在翅膀上婆娑

我担心我失衡时窘迫
点彩在笔触上跌落
悲剧的花朵
吸干内心的湖泊

一片花瓣
犹存惊心的余波

我紧紧抓住我的手
庆幸我没有走失
笑窝漾着
一滴泪的干涸

踯躅在门外
我想我应该从窗前
飞过…


两件外衣的纠结

我有两件外衣
一件是理性的阳光
还有一件是感性的暴雨
如没有纬线羁縻的经线
在今夜碎了一地

理性拾不起 感性也懒理
于是,它们随性混搭
给赤裸一张爱的借据

抚摸你是为探知还债的底气
却为表白凭添一缕狡黠的愁绪

理性思到穷处 感性给多愁一个病体
又被哲学之吻支离 雪上加霜的虚拟
 
理性撕一小条感性做药引仍无法自愈
感性切一块理性贴补苍白 让死亡更加窒息

绞着思想的汁液过滤抑郁
为了保鲜 心灵已冰镇在谎言里
灵魂的门环滚烫在等待爱情献祭

其实
理性与感性不过是爱的投名礼


溪山迷途

墨汁在闪电中瓢泼
密密麻麻的雨点皴过
踉跄一手扶风
一手搀落魄

山峦奔波
拉长别离的衣袖
思念早已滂沱

光总是沉默
却启蒙了山坡
在山脚下流成河

忘情的公子
一脚跌进深壑

笔尖绕过手腕向天晴一抹
伤痛的云烟挂满树巅
晦明迟疑缭绕不舍
写意你眼中不真实的我
爱与不爱饱蘸侧锋弹拨
每一根丝线藏于绢帛
我眼里你万古萧疏的寂寞

还是换支枯笔勾勒内心的焦灼
低头思量卷轴上留白已无多
原来去溪山行旅不归的抉择
是黑白晕染的错


举着哲学与四季谈判



我想要一个自己的春天 
可它一直没有到来 
记忆夹在蚂蚁的齿间 
一点一点 
啃噬我的脊骨 
如在龟甲上燧卜了 一个春的闪电 
撕裂的痛感 
带着甲骨文的咒语 
镂刻在我小小的噩梦里 
随我小心脏的发育 
长成挥之不去 的梦魇
我像一棵失了魂的小秸秆 
游走在一排又一排的白骨边 
漫长的白骨万人坑 
在高音喇叭的复仇声中 
我的眼里 
变成白的火焰 

一个与我一样大的小骨架 
颤抖成碎片 
我噙着冰冷的春雨,寒战 
想起早晨的厨房 
一缕春韭细嫩新鲜 
我把它切成碎米 
为一小碗黄灿灿 
撒了一把绿的星满天 
我的春天 

红肿的小手 
用力掀开一个轻铝小饭盒 
雨水泪水浸白了 
一小块韭菜炒鸡蛋 
已传染了白骨的病变 
一个小伙伴儿走过
我的春天 
便从一双小小的膝盖上 
滚落童年的深渊



我的灵魂
如在饼铛里翻滚
掂着太阳的体温
灼热滑落
慌张的双手里
燃烧了
我寄于未来的年轮
借来西西弗斯的脚跟
可还立足未稳
便被光芒碾压成一张
饼的封存

下雨了
捧起吱吱作响的灰烬
泪水一滴一滴
将身体的余孽打包
收藏了形式因的苦闷



寒霜铺开虚幻
薄薄的,如雪花不足孕的早产
羸弱的羽翅在冷热的边界
寻找可依附的最后斑斓
热情渐已萎靡
在它冰冷千疮的胸口下
期待
转瞬即逝的荒诞
还有那不真实的馨香
僭越了大地的想象
于是。瑟风凝噎
落叶只好语塞在路边
一朵萎花醒了
留下形而上的泪
那带着光芒的扫帚
为她驱赶
渐红渐绿渐黄的不安
可寒霜毕竟是冬天的必然
就像推翻一个王朝
不过是丢了一顶王冠
冬的花翎已在路上
招摇着寒流的经幡



我的眼睛再也不能
与眉骨平坐并肩
塌落在深壑里
我知道那是时间的凹陷
终于回到了两维空间
左边是天
右边是地
我把世界分左右看
我用右手触摸潮湿冰冷的实感
左手抓住永恒虚无的远
我想活动一下冻麻了的千年
可一翻身便地覆天翻
我伸出空无的意志
用右手去握我的左手
虚无得我眼珠浮出地面
上是相对的雪
下是绝对的土
我把世界分上下看
黑白的思念
把我挤成扁平的观念


夜行

走在黑夜里我总想转身
尽管黑暗透支了我的眼神
可我还是瞪着疲惫的恐惧
努力地去看黑暗里
记忆固执记忆的稠密
阴森——
后背的冷漠射穿了我的心

抓紧黑暗里唯一的光
与繁星一起逃逸的我的目光
我知道
只要我睁着眼睛
那里就会藏着天亮的悲悯

我习惯在黑夜里转身
却看不见来时的脚印
谁在乎我深一脚踏出的丁香
还是浅一脚踩下的玫瑰?
可我多想不在乎啊
零落在每一个脚窝里的
我的眼睛
与黑暗共寝
放松我从未放松过的洁癖
盘点我甩也甩不掉的意义追问
如今
却在我紧盯黑暗的目光里褪隐

抚摸发黄的作业本
这黑夜就像巨大的橡皮
它抹掉了我后背的一切
在记忆消失的夜晚
我窃窃欢欣
轻如那一晚的星辰
独自君临
没有历史的一个人的森林


四月的灵岩花祭

走在三月的烟花里
我想着四月的花祭
这不三不四的月份
一朵鹅黄点染
冰封一冬的眼底

绽放了一春
给梅雨的祭
只为一个人的花期

我刚刚为你欢喜啊
倒春寒便紧锁
你花样年华的眉篱
那待放的自由
悲伤落了一地
 
你与魔鬼博弈
盈亏消长
你毫无算计
你只是任性任情任意
是花总要吐蕊零落成泥

梅雨时节
我在岩崖上遇到你
一块美玉上
开满了苔的鲜绿

四月的祭花
原来是你
你是否记得
我们曾相逢在
一个你已玉碎的季


再次见到你——献给我的对立

我是我的对立

生命的每一秒
我与我都在博弈

我打败了我
我便将欲望升级为理想
我击垮了我
我便将理想降解为自己

当我回到我自己
才看到我与我的距离
是色彩奔跑的四季
或者没那么悲观
不过是河岸与河岸的相许

我抓住我的逃离
精神屏息
测量我与我的关系
究竟还有多远
我与我的游戏?

黑暗里
我擦亮一根火柴
幽蓝的烟蒂
跳出一颗
向死亡求证的诡异

灵魂凌迟灵魂
思想绞杀思想
我是我活着的前提
是谁?除了你!
我的另一个我的影子
无论你在哪里
我都是你的对立
我不能宽恕你
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好吧
如果在冬季
再次见到你
我会摘一朵雪花
献给你
我的对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