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秋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1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秋子简介

(阅读:620 次)

秋子,本名张彦君,1975年生于天水,系天水市作协会员,上世纪80年代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甘肃日报》《兰州日报》等纸媒和《星辰有声微刊》《诗天下》《诗原野》等众多网络平台。

秋子的诗

(16 首)

一切都在耤滨桥下流逝

向左走的男人过了一拨又一拔
向右走的女人过了一拨又一拔
在耤河堤岸张开的一条长休闲椅上
我闭眼,又睁开
落败的紫丁香花林
开放的粉色紫荆荊条
在移动的木槿花丛中
蓝色的鸢尾花和白蝴蝶
都在朝南的湖面中来临
四月闭眼,又睁开
在耤河堤岸的一条长休闲椅的影子上
向左走的男人过了一拨又一拔
向右走的女人过了一拨又一拔


松枝上的两只鸟

两只黑色黄嘴叫不上名的鸟
在我对面的松枝上踱步
昨天清晨它俩飞来的时候
天水阳光正好洒在松枝上

嘴上叼着一把黄铜钥匙
通俗和晦涩两只黑色的钢笔
从它俩出现的松枝上再次踱步
今晚它俩的阳光正打在松枝上


一片乌云

看见一片乌云,飘了过来
天与水的留白就多少少一些
看见一片乌云,飘了过来
紧巴巴的就想拧点湿意
在我饥饿的肠子中幻想一条鱼
地沟油不可能平静地呼吸
不可能平静地
从地狱里跑出来关心我的美食
说话太多或过重,苦涩
将在人体的剧场中蠕动化工的尾巴
机械的光影大放厥词
舞台效果,弧形的线条遮不住阿爸心中的苦
把不同的维度叠在一起,返回无用的
卦台山树起椭圆形的黑鳞痂
里面剥着梦寐以求的榆芽,万物等不及了
发现另一片乌云
发现另一片乌云还站在那里
《齐物论》把人冶疗完毕
树枝折断了钟声
花苞对着五月天轻轻摇叹
突然有光从庙宇的天窗里跳出 
怀抱着鳞片和沾露的树叶
举行一场被乌云侵染后的雨宴


大火之后

小窗外,一切都已燃烧
沙哑的玻璃,已烤不出灰尘

他们在里面一声不吭
我忽然想起咚咚的声音。谁会敲门

你拍了拍我的身体
满身的阳光,一片片落了下来

一句话的牵挂,一杯水的步伐。都是
云中的白马,驮着时间拽了拽我的衣襟


春分喻

蒙上眼睛,栽剪云彩和花边,
任何一次轰响不应比欲望更靠近闪电
皮球踢开的窟窿,也是起身。
留下你那黛蓝的床或冰盖神庙
我非猴子,非牛马,非草木
我是一个人,但人又能不能这样

没有任何一种赤裸,能比一个人的下午茶更温暖
翻开旧书:更多的绿,仁慈的光还有救济的窝
在目光中温煮。茶知,壶知道,被轻薄是徒劳的

越冬作物飞入春季,掰开画板上的黑枝丫,
任何一芽模特也不许长久停留
生产的绿光是更多的存在,
而所有的喻体于书上不应呐喊

抵着你更高的天堂或地狱,
检测高于人类的思考,釆摘

釆摘任何一个喻指,那些冲动就不可避免,
麦胆擂出的鼓点
青春一再地发生,甚至当太阳聚变成繁殖机器的器皿
懵憧才在壶的鼓动中,拔出你的光。
卸下托词,蒸发喧嚣

不是平等的昼夜敲不开僵硬的北方,
任何一个面具又如何从双螺旋结构脱颖
目光所蔽,费解的春药都在暗中行走。
她需要你的千金衬出繁衍的弧度,揣着简单懵懂
当主角的喻体滚进赛场,交篝蒙昧,统一程序。
对立而出的客体相当于,相当于一场春分喻 


诗话以对(一场关于春风喻的问答)

这,是啥诗?像机器写的?

诗不是抄袭!
玩理论,玩坏了很多诗人。
但我认为:无论什么诗理论,都会为诗而烦恼!
诗喜欢玩花样!亲!我只是记录。

不要玩花样吧?

有时输了就是赢了,浑浊就是清晰。
对抗性跳出固有诗文的对抗意义会更大些。

什么是固有?或许输只是赢的一个插曲,浑也是清的一个过程?

超现实写作对抗理论化写作,就像这个世道的乱一样,来个以乱冶乱不好吗?

不好。

有个哥哥说我拼多多,真没有刻意而为;还需探讨、找毛病,如:是不是码文,意像的浅层是不是还原。

你是为打破而打破,来彰显自己与众不同吗?

外国很多诗歌在虚实的把握上特别好。
以实写虚是很高明的;也可以反过来请潜意识以虚画实。

外国有信仰,可超越。
他们可以很写实地赞美上帝来寓意人,因他们认为人是上帝的形象。

超超现实吧!诗有时是很私密的,为什么要当动物一样,让别人一眼望穿,明白。
那这样的话,诗可以在别人的眼里活着,自已何在?

你的羽毛比梦的灵魂还黑?

一片羽毛。在诗中飘走。把一些壳留下。
一些牛马般的幸福,发着光,令人怜悯。

你在说我吗?

透过子夜它在我床上睡着,插入我的灵魂!
一些高贵的不幸者,所爱的对象,接不走该接走的黑。它里面有隐藏地繁星。

你要拯救什么?

那片沉思,那片羽毛,像圣母降临, 比天地间的鼾息还轻,比子夜还黑。

你的词语悬于非人的词源?

不规则的音乐是砖头做的,巨大的河流拯救不了一个个戳记!

一无所失的你,一无所知戳记在那里?

我总像一枚带露水的枯叶悬于风中,因名片拉长了肉体,绷干了酒中的齿轮。


不规则的一口智齿,最先叫

桃花开在,小鸟的声音下面
叽叽挤着春风,“多少钱?”

西红柿和黄瓜堵在称盘上
“再称一遍,再少一点”

新鲜的一一通过,“好”
“微信收款几元角”的报告声,叠起钟表

超现实主义的机器,喳喳嘴巴
吐出一声不吭地原野,越过城顶

一缕不挂的寿桃复制出机器的香奈儿
给闪电下达任务:“许久不见下来,就不要下来”

充智宝不喜欢被一幅画绑架,打坐,修禅
太多的黑耳朵挤在插孔里,争着往上爬。可怜人


清明祭

树技上挥出小小的梨花个个小嘴
吃棕糕、糖饼、清酒和花茶
请照顾好你的锋芒牛鞭最好让它开出玫瑰
颤巍巍地柏木拐杖都是彼此的一道门
死去的眼睛都在忙碌着流出汗水
为迷魂的替身印出活生生的各种资金
车钥匙没拿清明平静地降临
我们喝下平静地降临
博爱的镜子悬浮果实挂满头皮
不朽的颗粒物送我们回家紧紧地挨着坐着
开放的黄土安静地谈论夕阳的可能性
山坡虚弱。黑夜浩大
在铁质车壁上搬运天空,河水和竹帘子
还有昨晚忘带秩序的油菜花
当他们打开自己生锈的轮子时,水便消失
突兀兀,就能刻上去
在大理石里倒下生了锈地斑驳的后面
浑浊又绵延几十公里
舞台依旧,雨点直冒出来
存在的头皮将挂满无所不能的伤痕累累


发货

造谣,管怎么
该诅咒的都不是一个虫子
那时疯子,快出来了
是原罪就要浇进马蹄里
把秋风揉碎
路灯在魔发里
比黑夜快。等人
头脑简单,是一团浆糊
头脑发热,是一团稿纸
发货,管怎么
该胎盘的都不是一个疯子


她城

中午坐公交车
隔壁坐着一个姑娘
哭着,吃它的石头
肚子凸出了蛋形
她说:这没有蛋
是个光合作用的苹果
是服务区内休息的会所
她却像蛋,孕育着我们的目光
统治自己说,明天
周公解梦说:是吉兆
但在现实中,我看到花儿
骨头都软绵绵的
是不是也被吃进了肚子里
梦中她说她是城市的灵魂,不吃人
在长期生存竞争中她敏锐的嗅觉
为她准备好了足够的唇膏供她吃
她为了选择优先通行的王朝
也用望远镜准备好了更为激烈地规则
场场玩着把盐换成雪,把春换成冬的游戏
瞒着隧道中被换下的轮胎,重臂加速
所以说一种激素不是另外一种激素
一种灯更不是另外一种灯
其实这都是一种她城的态度
储备油库,优惠的粮食。面对面扫收付款
极速前进中的叶绿素,是她城矛紧靠着她城盾
天都哑了。黑暗向肉体压了过来
这一把钥匙会咯咯的说谎
收费是另一种转动着的态度
她有,城也有过


虚掩之门

鸟声淡了
内衣里的月光和水声
虚掩在
枕头之下

竖笛是蓝色的
蝴蝶是粉色的

一条街
收集多少梦境
我才与我
分离


夜笔

无数明亮的墨点悬浮
虚幻的城里谁在生火
褐色的目光流过
灰烬的月光流过
堆满上等人的摩天楼流过
笼罩在四野纠缠的欲念流过
嗟叹、呻吟、短促且稀疏的呓语流过

谁漂浮黑暗
谁穿过寂寞
谁啃噬着破碎的时间
谁接过你忧郁的意志
谁承受着你哀怨的咒骂
流动的篝火,没人看到
我与黑暗交换 


无题

泪使天空跳到天马的一侧
蓝的餐桌
蓝的床
红菩提和黑珍珠
再呷一口酿的甘露
天曜的每一个眼睛
是一面镜子
把酒菜更快地递给我
月亮是我的一块肉
降在人间
把她安顿在你身边


月全食

雪夜流动
穿着黑色外套

你蓄谋已久
只为现世一次  

我一生
偶尔也这样黑过


桃源

谁对谁说  曾经风住
谁对谁说  曾经水住

一溪流水 一片桃花
花嫩 水柔 我孽债深重

地是绿的 天是蓝的 哗啦啦地
向外看 有人在 混水摸鱼


舌头

找个与他人交谈的地方,     
在人群中穿梭。

别人笑我      
八哥。

我在人群中缄默,      
看到虚空。

别人说我       
哑巴。

我终于找到说话的地方,       
天空。

别人…       
闪电。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