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弱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弱水简介

(阅读:360 次)

弱水,本名陈彬,山西泽州人,现居北京。诗歌、散文、小说作品散见于《青年作家》《星星诗刊》《文艺报》《黄河》《山西文学》等,曾获《黄河》《山西文学》等刊物年度文学奖、2018年杜甫国际诗歌奖。出版有诗集《在时间里》《 天使飞临在一杯咖啡中》,散文随笔集《黑白盛开》《如果你叩我的门》。

弱水的诗

(17 首)

一朵花开到了尽头

一朵花开到了尽头
而春天才刚刚开始
感谢另一朵花继续开下去
毕竟,走过这悲伤的人间
我们需要一万朵花的热闹
填充那个没有等来的
人的空缺
我们需要一万朵花的色彩
装饰这无休止的
单曲循环的虚构


静默的时刻

光线移出窗外
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时刻
也是一个危险的时刻
窗帘的阴影投在窗棂上
无数条线索
等待着被讲述,重构
她在记忆中提炼
适用于刀刃的金属
溢满房间的柔情冷下来
她起伏的胸脯
包容了全部的慰籍与打击
在黑暗中难以察觉
只有那枚贝质纽扣
闪烁着若有若无的一丝渴念
那些古老的曲调与和弦
都开始于这样一个
静默的时刻




一棵银杏比一棵银杏瘦

一棵银杏在我们散步时落下一片叶子
一棵银杏结满了沉甸甸的白色果子

一棵银杏看见一个女孩捡起落叶夹入书中 
一棵银杏不知道一条围巾的落款是它的叶片

一棵银杏被连根拔起从平原运往高原 
一棵银杏在去年的春风中植在这条道旁

一棵银杏在今年春天没有长出绿芽 
一棵银杏在老家一座寺庙门口活了五千年

一棵银杏比一棵银杏瘦 
一棵银杏比一棵银杏勇敢

一棵银杏助人为乐 
一棵银杏忧郁迷人

一棵银杏刚入秋就落光了叶子
一棵银杏在照片上洒满金子般的光

一棵银杏堆了一地的枯叶上一个孩子高兴地踩出脆裂声 
一棵银杏堆了一地的枯叶上一只鸟在静静腐烂


膜拜

他闭着眼睛 
却看到了一切

那辽远的地方 
我们的出生之地 
那照耀过我们一生的阳光 
以及阳光未照临过的黑暗

此时 
我们像一株小草 
在他的脚边膜拜 
他轻锁的眉头 
投下沉重的一瞥

我们知道 
他已看到一切

转身出去的时候
我们甚至不再需要 
头顶的阳光


午后,在茶室

京城太大
有一个小小的茶室是必要的

京城人多
有三两个友人是必要的

京城繁忙
有和友人喝茶的午后是必要的

这样穿越东西南北的涡流
这样避开上下求索的艰险

这样的非正式
这样的逗乐

这样白话京城的神话和历史
略去一切陈词滥调

一路的喧嚣总会走到尽头
像一片茶叶安静地沉入杯底

我们彼此迅速领会
在一盏茶汤里重获自由

午后的光线一点点移出茶室
钻入了我们瓷器般的身体


和艺术的关系

当你把自己写入一首诗
那个你比你自己更好一点

当你把自己画入一幅画
那个你比你自己更好一点

当你把自己谱成一首曲
那个你比你自己更好一点

当你返回生活时
你要警惕
不要故态复萌
重新落回你自己


理解一棵树

理解它赤裸的,被阳光洗净的
欲望,理解它伸向天空的妖娆
并非为了取悦人间,理解它
将天与地锁在一起
用它挺立的,黝黑的忧伤
理解它独处的心愿
虽然此时已如此荒凉
理解它顽强而高扬的尊严
理解它发给风的秘密
理解它扎根此地而它的世界
从来都不在眼前,理解它
投下开放的,清澈的影子
罩住我,我们一动不动
时间像树根一样缓慢流逝


麻雀

哦,麻雀 
不安分的麻雀 
寂寞的麻雀 
世界还在沉睡而你早早醒了 
在寒冷中思考是困难的 
让另一只麻雀安静下来聆听 
是更加困难的,用声音 
穿越城市比穿越大山更难 
除非像广场舞一样狂欢 
除非像领袖一样高屋建瓴 
世界一团模糊而你异常清晰 
哦,麻雀 
不安分的麻雀 
寂寞的麻雀 
各种影子遮蔽了太阳 
有谁听到麻雀俯身大地的歌唱 
有谁懂得麻雀对冬日的深情 
有谁知道麻雀如何爱着这个世界 


瘟疫时期的早餐

用酒精洗手液仔细擦洗
每一条手纹中隐藏的恶
戴上一次性透明手套
妥帖安放好所有的邪念
拿起体温枪,对准脉搏
须保持37度以下的心跳
方可取菜

独立的餐桌
彼此相隔一米
确保摘掉口罩的嘴巴
只用来咀嚼食物
只有挂在墙上的电视主播
在发出训练有素的声音
令人心惊的数字
让吞咽变得困难

食物从盘子输送到胃里
不是食欲的满足
而是祭奠与感恩
桃花在窗外落了一地
不是春天的悲伤
而是自然启示录

早餐成为一种仪式
在晨光的梵音中
清空餐盘,起身
生活可以继续下去


退回

因为坐了反方向的座位
火车的前进仿佛是倒退
一秒一秒  一米一米
像是要退回到出发之前
退回到和你相遇之前
退回到第一根白发出现之前
退回到对苦味的东西上瘾之前
退回到母亲的子宫
一片黑暗
火车钻进了隧道
仿佛退回到了黑暗的初始
退回到了无可退回之处
然而火车钻出了隧道
大白
重见天日
继续倒退
此后所有的退回
都退回到一片无涯的空白


狱中的哈维尔

他被抛掷 
被封闭 
世界似乎是一座黑屋子 
如果不迈腿 
就没有道路 
如果不看穿墙壁 
就没有光亮 
他自己释放自己的日子 
用蓝色墨水种植玫瑰 
收复苔藓覆盖的道路 
灰尘如同翅膀 
超越秩序和混乱 
超越罪过 
他的话语里没有枷锁 
只有锐利的刀锋 
140 封信,不是写给妻子的 
情书,而是每一个 
被毁坏的夜晚


看不见的日子悄悄吃掉了她

我戴上眼镜
看到镜子里是一个陌生人
小理发师下手太狠
新的形象超出想像十万八千里
生活总是这样充满意外
我不得不与这个陌生的我为伴
每天,我试着调整观察她的角度
心情好时她就迎合我
有时也会自暴自弃
我们惺惺相惜
或者彼此厌恶
她有时跟着我意识流
有时对着我咳嗽
我不知道她是哪天消失的
她正越来越顺着我的心意
看不见的日子悄悄吃掉了她


蝴蝶泉

那么多死去的蝴蝶
各有各的美
仿佛各有各的爱情
和死法

它们在我的注视下
一一复活
重振羽翼
全心全意接纳我
这小半日的爱

一切如此自然

它们继续追逐爱情
一遍一遍
用死亡刷新传说

我继续追逐那些
不断消失的事物
和它们不断复活的美


伊拉草原

做伊拉草原的一头牛
躺下睡觉
起来吃草
多好

做伊拉草原的一棵草
晒干净的阳光
喝干净的雨水
多好

做伊拉草原的一朵花
睁眼是蓝天
闭眼是爱情
多好

做伊拉草原的一片云
想你时下雨
你就知道了
多好


霜降

想象中,遇到你的样子
一定就是叶子遇到霜降的样子
义无反顾的爱
美翻了天
阳光的声响穿越树林
像乐队演奏不停,而叶子
还是要在某个时候落下
带走那些温暖日子的回音


唯心主义者的自白

那天,你仿佛带走了
我们家里所有的温度
爸爸,妈妈,妹妹,我
我们被冻在坚冰一样的沉寂中
直到一只蝴蝶上下翻飞着
栖落在我们的写字桌上
我们和它对望着
黑色的悲伤在心中一点点褪色
我看到另一个不曾见过的世界
看到你仍然穿着那条喜欢的白裙子
你的叶形耳坠子在蝶翅上晃晃悠悠
这大约就是我们新的相处方式
上帝从来不用语言
建立它的学说
而我已经成为
一个有信仰的唯心主义者
爸爸,妈妈,妹妹,我
我们从此无限温情
对待每一位飞入家里的不速之客


天使飞临在一杯咖啡中

为什么必须饮下一杯咖啡
才能开始一天的劳作?
此时你坐在窗前
一两根黑发悄悄掉落
一两根白发悄悄生长
像你看到的这个世界
一部分在死去
一部分在新生
没有什么新鲜的真理
造物的目的总是隐秘的
在一杯黑浓的咖啡中
天使正在飞临
填补死去的一部分空白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