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黄清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黄清水简介

(阅读:287 次)

黄清水,1990年生,福建莆田人。习诗作文。偶有发表。

黄清水的诗

(15 首)

残简

半朵桐花在时间中,消失

落下的影子
距离月光有一寸,像真理
接受一根烟致命的诱惑

而我刚写好的诗,像不像一座孤岛
出土了三分之一烧焦的残简

还要小心翼翼
读懂最后三分之二的
无奈,或啼哭


传说

就这样,我们早晚要走失了自己,
夜晚越来越短,像短促的
鸡鸣,抚摸了我的痒。

似乎仅此一刻,星空便丰满了,
这个世界上的传说和我想象的一样,动人。


吟唱

桑葚从树上脱落,犹如
春天从冬天脱离
一场梦里的火车,到不了
远去的光阴
一个诗人反复吟唱自己的悲哀
一只斑鸠执着于等待

垃圾街的拐角处,一家
蜡烛造型店,永远有五步台阶
各种水果的香味,仿佛
收纳了四季,用一种古老的办法
凝固住时间的离经叛道
或,一双手的背道而驰

但却不会像照相机那么死板
定格枯萎的桑树
也不会像一朵花那么固执
年复一年,把春天开在枝头
把斑鸠刻在相框里
让它没有思想的
日日夜夜吟唱自己的悲哀
吟唱无数人的悲哀


未名的泪

我有白色的墙
和红色的瓦
我有一所房子
长在春天的湖上

我爱开在人间的花
日夜不分黑白
醒来。枯萎。

我有一双向南的手
燕子舔着我的伤口
那里会响起蟋蟀声,和
婴儿的啼哭

我要从房里走出
去南盘江深处的森林
我要在那里微笑,或
落下一滴未名的泪


佛前

一片树叶砸了我的脚
叫我停下脚步
看看去年的风景,看看醒过的梦
还有正在远行的修行
小沙弥漫不经心玩着泥沙
手一指,日头偏西
老和尚闲来无事爱敲木鱼
一下、两下、三下……
越敲,心就越沉,昏然
打起了呼噜
佛前总该有一种声音
迟钝地、缓慢地、悠然地
击中前来跪拜的人


白纸

该怎么面对一张空荡荡的白纸
一滴墨,或一个文字

阳光下枯黄的树叶正在枯黄
老去的钟表,漫不经心地走动

仿佛一个白昼老成了黑夜的样子
我们仍较劲着,该不该写上一个字
填满它的简单和寡淡

亦或闭上眼,对着星星数三下
何必让白猫撕开自己的纯真


端午贴

艽野之间,草本植物的生命
善恶参半
上苍赐于万物的悼词
似乎不能带有悲悯的语气

万物的忧喜,抑或
不限于死生。艾草悬于门庭
似乎在聆听和原谅曾经的悲伤
哪怕熬成百味汤沐浴
也试着理解出门远行的草率

今日以后,不拘一格
给自己祝福和微笑
给草木延续生命的机会
即使是罪恶的蒺藜,也不抹杀
它身体里的秘密



火把

当我们在黑暗中听见低沉的回声
当我们站在木兰溪边等待时间留白
一盏小小的渔火,便能
轻易俘获我们的脆弱和仁慈
孤高自傲的鸥鸟,深谙此道
无论黑夜何时降临
它都会在我们双手合十的同时
俯身冲向浪涛之中
天地之间,神——
是否在举起一根火把


夹竹桃

春天就要过去了,忧伤的日子
夹竹桃花开了整个五月

河面上飘曳的花瓣
摸索着流言的毒源。或,刺痛
暮色下的一滴泪
对于爱情的夭折,我深表抱歉
我的转身,是渐入喧嚣


晨光

滩涂上,跳跳鱼捕抓最后的黑暗
黑暗的秘密,正在醒来

堤岸一旁的龙王庙
像子弹瞄准隐匿在甲板之外的
海潮。海潮翻卷
如阅览一页经书,是谁
把昨夜的叹息
刻在松针上,扎痛
我们的眼睛

搁浅的渔船,此刻
没有杀戮心
只是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人间,大多都是这样
昨日的遗憾,不似今日
耀眼、明亮


秘密

尽管,我把该遗失的都遗失掉
在贫瘠的月色下
苍白的海岸线,船是最后的陌生人

掌握不了黑夜的航线,通往
海神庙前的松针
邂逅一只鸥鸟,敲着
大海厚厚的雾。我的时光
不再是神秘的网
就像新的一天开始了
盐的味道
让味蕾清楚知道
我为什么看见了你的深渊


风声



那高原上的宫殿
锁住的只是我的伤口
我的心在你那里  温存
彻夜不能入眠

佛堂的经书已诵读千遍
每一遍泪流都费尽勇气
在这寂静的夜里  跳过尘埃
把时间落在身后
一路向东
握住理塘的月,握住
尚有余香的
孤独

我曾写过万千诗歌
佛知道我在诗歌里怎样描述你
人间有多少痴情郎
唯独我走在拉萨的街头
拂一拂衣袖
把遗憾当作告别



年少的心事,像草原上的白鹤
总藏不住自由的爱
在离蓝天白云最近的地方写诗
夏日的理塘绿波如海翻涌
盛开的野花姹紫嫣红

美丽的姑娘在山南,
在纳木湖东山顶上
乳白的月光照到她的面庞
像凝视一座城
草木生长,执着于
春天

转经筒绕转千回
檐角的风铃,日夜
不增不减
从无数个夜晚
错过无数场沦陷

高原上的风整夜地吹
吹落了沉睡在木架上的经卷
那年我什么都没有
月色空空
孤独中有一颗不羁的灵魂
叩响我孤单的影子
想念格桑花开的时候
恋人飘逸的水袖
偶尔,会佯装
迎着晚风轻语呢喃


假使

经常徘徊在宫庙
让我有一种想要立地成佛的幻觉
有时候这种感觉在香火萦绕的时刻
瞬间消失不见,不见了
我很讶异这么奇妙的旅程
假使,我
就此把自己塑成一尊佛
摆在冷冰冰的大堂
会不会有人心疼或爱怜
还是,和一些陌生的香客
日复一日
照面
听见他们无休止地祈祷和索求
听见来自大地的悲哀和寂寞
听见来自远方的呼喊
然而我最想知道的
并不是有没有人会记得我
而是,究竟有没有人
愿意背着千万人,在深夜里
举一只铁锤,砸在我的身上
敲开我蒙昧的肉身,取出
我不染尘埃的心
把它放在阳光下,晒一晒
就好像潮湿的棉被,重新要接受
——晦涩的释放


斑马线

斑马线前,为什么
会没有一只马?而我们
又为什么站在原地
却始终停不下脚步
——哒哒 ,哒哒
每一天,每一刻
多像斑马
在一条又一条
斑马线上奔跑,仿佛奔跑
已经是活着的象征
就像一只草原上的斑马
不停觅食不停被追赶
才能有了另一种身份上的意义


聚兰亭

我想以另一种方式,重建
在历史中溃烂的伤口

不料,有人捷足先登
剜去它腐烂的肉,再浇铸上钢筋水泥
让它以新生的脊梁,承担
埋葬在历史中的包袱
踽踽独行

虽然,在春天过去的时候
我的方式落空了
但每逢初一十五,我会
悄悄点起一束清香,减轻
历史压在房梁上的重量
用烟雾,迷惑那些不明真相的
善男信女
告诉他们一缕香有多轻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