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郭晋芬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8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郭晋芬的诗

(16 首)

送别一条鱼

对我养过,死去的鱼儿
我总是给它们找一些水域
小心放进去

水里生的,最后一定要让它们
再回到水里
这样多好

即便转世,它们也会很快忘记
曾经来人间一趟
并和我们同在一条河里


胎教

无论何时何地看到五星红旗风中飘扬
我就像看到久别的亲人
抑制不住激动

母亲说,她怀我的时候
每天晚饭后学语录

读的最多的就是——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我想,这是最直接的原因


土窑里住着神

当上游的洪水挟裹着猪羊,瓜果
泥沙汹涌而下
我们退至高处
至此,我才明白村里婶子大娘
为何每年到土窑祭拜
在她们心里,是他凭着土生土长的属性
护住了村外河堤
我们再不敢在他身上乱涂乱画
而让她们更加敬畏的
是三奶奶孙女被蛇咬,痊愈后
将一碗杂粮面捧给他
他依旧,笑得那样慈祥


秋日至傅山园

有那么一瞬,我只把它当作城墙
城墙好高啊
我们忍不住望了又望

你看那石道人,俨然已入定
我不适合在此刻想起
洪水,大旱,地震,瘟疫

那风云激荡的一生
也早已被傅山先生平静成一尊雕像

我们在他面前长久站立
秋风浩荡,归途朗朗
和着禅音
他文字里的药性经久不息


草地上有一头蘑菇

连日的雨,园区草坪
再一次在大暑里绿透
我看到一头蘑菇
从旁边的水泥缝里冒出来

如果换作某个朝代
他一定是位揭竿而起的英雄
身后是万千农民兄弟

早已抱定利刃般的决心
只待他一声号令
便热气腾腾冲上山去

如今,他安静地站在这里
恰似早已被遗忘
又似永远被记起


回声

谁的脚步声粗糙
游走于教堂钟声的边缘
他不是诵经之人
这条青草掩映的小径
金针花举着灯盏
不停升起的星辰摘走了
一首歌高亢的部分
如今
他遗失了磨坊,马车,羊圈
坠落山后的老杏树
遗失了炊烟缠绕的清晨
蛙声赞颂的堤岸
他常常坐在山头喊一喊
等一等
再喊一喊
再等一等
回声,有时来自体内
有时是群山
回声四起
从不会落空


爱上一条河的蓝

我所爱的,须从东方说起
那里的河流清明如镜
照的见沧桑,肝胆,血泪

一次次驻足,这河头沿岸弥漫过
篝火烽火,硝烟炊烟
一次次失神
浪花以头颅撞击岩石,拍岸,直立

这人间日夜输送的汗水泪水   
没有一滴多余

这一条河是酿了千年的酒啊   
城市醉了,农村醉了
这也是一首恢宏的长诗
合着“起来”的节奏,润泽新时代轨迹
那样生动,那样深刻

今夜,南湖的游轮灯火通明
南海巡洋舰澎湃着初心
今夜,海浪轻轻摇着战舰 
蒹葭讲起春天的故事

我的母亲,您以流水的姿态 
敞开大门迎接新朋
您以河畔挺立的小草
表明我们奉陪到底的决心……

这绵延着的蓝色血脉,我深陷其中


对月亮 我有至深的恩情

对月亮   我有着至深的恩情
翻过喧嚣  
静静流淌于不明亮的地方

像母亲   对我的情感
总是掌握的准确无误
偶尔也会将它洇染   拉长

这些年我在月光下
看山   看水    做梦   饮醉
如同母亲看着我
煮饭    浇花    读书   写诗

待我将古老的文字
重新排列    组合   垒起
她便很开心
细细读    悄悄落泪……

在它面前   我诚实   
不敢有丝毫逾越
在她们面前
我像是一个被感化   持斋戒的人


母亲 我想对您说

今天是您的节日
也是我的

一茬茬花儿开的高调
香的妖娆
却没有那朵可以送您
看那艾草趋趋   多么像我急急投入您的怀里

城市的风来的并不直接
一幢幢高高的建筑间绕来绕去
如您寄给我晒干的艾草
几经辗转
如您   将它们的用法说了又说

我居住的地方尽管一再除霾
还是有污浊渗入体内

母亲   我想对您说
我会将艾叶熬成滚烫的汁液
熏退尘埃   寒湿

我会将受之于您的部分
一  一擦拭  
让来自山间的气息
代替我   发出乡音


清风

五年一选    三年一选
次次都是全票通过

王叔当了一辈子村支书
依旧是那几间低矮的泥瓦房

出殡那天  
王婶用他生前的衣袖抹泪

——空空的啊
灌满了风声


一轮明月从我小腿上升起

两个小女孩出生的时候
枣子红了    果子也红了
我看见她们小脸上绵软的绒毛

美好的事物一再出现

我对八月极尽热爱
包括它让我无法拒绝的过敏   发炎

此刻   一轮明月正从我小腿上慢慢升起
起初像母亲烧制的弦月
又像两只哭红的眼

我在上面涂抹药膏
让它们相连   融合
让它们越来越接近这个中秋之夜

不必亮的太盛
照的见晚归的人就好

不必圆的太完整
拥的住今晚望月和不敢望月的人就好


过路人

有人随意将一些土块   
碎木屑   扬洒在我的田园
她不知道
我的草木因此而繁盛

而我   并非草木
我备之以茶   备之以酒

她常常夜晚经过
举起灯火    照亮我的花园  
我有一万亩玫瑰
她不说话    静静的看着    

夜色浓重   花香   
浩浩荡荡将我们围困
我们都忘记自己是过路之人


一株指甲花

一株走失二十多年的指甲花
不知她如何寻得归路
如何收集起仔细绑在指间的笑声
一簇簇爆满于这个七月

我们都曾将夏天举过头顶   捧在手心
像一朵指甲花不眠不休开放

秋菊漫过山坡   
那些指尖嫣红的夜晚   沾满露水

我不敢触碰她们
我知道   她们终将于白露之后
白的白   落的落


望月

许我向低头沉思的果实学习感恩
许我向开放的花朵说出赞美
许我溶入这茫茫秋色
以最恰当的角度看你

许我对正在赶来的加以期待
许我忽略体内层层寒湿
将你斟满   再饮一杯

许我相信    山那边
你已将一些银片
悄悄撒满朴素的小院
并替我咬下一口母亲烧制的月饼……


小城 春又来

一扇窗足以开启春天
小城    绿色开始风靡

细嫩    新鲜   招摇
随意置换出用旧的呼吸
棱角一再柔和   退无可退

确信   总有一些对应
在一首诗里   在这世间
相遇    映衬   厮磨
晴和雨   花与叶  我之于你

铜墙   铁栅难禁春涛
它们燃烧   流泻
先我一步向人间昭示灼灼的内心


清明

那些被犁耙触摸过的花
又开了   低低的
   
像坡上撒开的羊群   
不停咀嚼   直至
将从前嚼出清苦之味

一朵  两朵  更多的云聚拢来
将天空压出水分
借一株弯了又弯的“清明柳”

替我们说出
叠加的思念  感恩
扑簌簌地落下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