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梁粱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5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梁粱简介

(阅读:286 次)

梁粱,1955年生于山西岚县,毕业于内蒙古大学。出版诗集《麋鹿跃过罂粟花丛》《远山沉寂》《风中的日子》,散文集《远距离》,纪实作品《围攻碾庄圩》《锤击双堆集》《雪压陈官庄》等多部,编有《二十世纪世界战争诗选》等书。诗作被选入《青年诗选》《一九八六年诗选》《三年诗选》《20世纪中国新诗鉴赏辞典》《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文学大系》等多种选本。曾获《草原》文学奖、《鹿鸣》文学奖、《昆仑》文学奖,诗集《远山沉寂》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新作品”一等奖。

梁粱的诗

(16 首)

命名

总是企图为歌声命名
歌声怎么能命名呢
把歌声命名为太阳时
它只能是太阳
把歌声命名为河流
它也只能是那条河流在流淌
歌声就是歌声
它不是风
风只在属于风的季节呼吸
歌声没有季节
能够固定在五条线上的
不是歌声
歌声总在变化
就像天上的云
水上的浪花
就像高空振翅的老鹰
不会重复以前的任何一个动作
能够重复的
不是歌声
每一次歌唱
都是一次新的出生
每一个音符都有一个形状
形状的累积
不是歌声
清晨的雄鸡叫了
母亲在思念儿女
松鼠蘸着朝阳洗脸
对这些,最好是静静地听
而不要急于命名


我们茫然地向草地深处走去

我们茫然地向草地深处走去
像在凌晨两点钟做梦
走得太久了
会忘记此行的目的
今天见过的草
昨天全都见过
今天飘过的白云
明天也许会变雨
做梦的目的是什么
——做梦没有目的
就像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
向草地深处走去
深处之后是边缘吗
梦的顺序被路边溅起的石子打断
石子的顺序
被牛虻金黄色的曲线打断
牛虻的顺序
被小河中惊起的游鱼打断
游鱼的顺序
被摇曳的灯火打断
本是安静的
像一粒草籽
顺遂风的意愿
我们却逆向风
闯进草地
只有巡视天宇的老鹰知道
那只奔走的甲壳虫
其实一动也未动


寻找

企图深入草的内心
去寻找意义
我根本无法深入草的内心
也无法找到意义
草随风飘动
那不是草的意义
至多不过是风的意义
风又有什么意义
草绿了
那至多是水和太阳的意义
水为什么要淌到草根中去
太阳为什么照耀
它们的意义是什么
草没有义务解释
草间的蜂蝶有意义吗
我想它们真的很有意义
因为它们纷飞、蹁跹、流连
我无法深入草的内心
正如草也无法深入我的内心
我们都是无意的闯入者
把对方当成自己的领域
我们互相问候
如亲戚般客气
在无意间停下脚步
又在无意间挥手告别


沉默的树

一株树难道只有用叶子说话吗
难道只有用树上树下忙碌的蚂蚁说话吗
难道只有用大红大绿的色彩说话吗
还是只有借风声才能说话
如果这树不是果树
它当然没有资格用果实说话
如果没有果实在成长
难道它就无话可说
打扫落叶的秋风也扫尽了树的影子
网状的天空能不能听到它的枝丫在说话
落叶的空缺被泥点般的鸟儿填充
鸟儿们能不能代替它们说话
用丰腴的肉体当然可以说话
肉体松弛了,骨骼也可以说话
骨骼也不会不朽
那就用说话来宣布腐朽
当我喋喋不休地写下这些文字时
所有的树,都一言未发


白痴

我想去找一位白痴
以便反证天才的特质
就像
用发慌的瘦来定位发愁的胖
用哭泣来反观欢笑
用恐惧来衬托安宁
 
我到人群中去找白痴
他们个个脸蛋儿正确
五官都符合黄金分割率
他们的言辞
严格遵守四声八韵
他们都迈着
标准的步伐
他们不会是白痴
 
我到典籍中去寻找白痴
那也是徒劳
白痴怎么会写入典籍呢
典籍中只有正角和反角
只有荷尔蒙和力比多
只有权术和智谋
只有千古一帝和遍地刁民
典籍中不会有白痴
 
我到医院去寻找白痴
从手术室到太平间
白衣天使不会是白痴
深度麻醉者也不会是白痴
康复者,正信心满满
在养生堂里寄托未来
被白布单覆盖的
正走向极乐世界
他们都不会是白痴
 
我终于没有找到一个白痴
那只能说明我自己才是唯一的白痴
因为,寻找白痴这种想法
本身就是一个白痴才会有的念头


谎言

如果我说
我讲述的爱是一个谎言
你一定以为我在说谎
 
谎言并不只是说谎者的权力
 
我知道你只相信不爱才是谎言
当我认真地告诉你
我不会真爱
你立刻会反诘
不!不!那也是谎言
 
你说,谎言会结巴吧
我说,恰恰相反
谎言像出膛的子弹
我们都是它的靶子
 
那么,你会爱我吗,你问
让我说真话还是相反,我问
只要你认真,你说
那就说爱吧,我说
 
怎么听都像在说谎,你说
我是认真的,我说
只有认真才能说谎吗,你问
是的,因为是认真的
所以,我现在所说的,只能是谎言


历史虚无主义写作

有人在认真擦拭刀刃上的血迹
以便使刀刃泛出光泽
适宜于观赏
有人在描述血流经过的地方
疼痛是如何改变了遗传密码
 
疼痛不会因为描述而减轻
或者增强
他们都停了下来
相互指责对方为历史虚无主义
 
历史本身却不会因此而停下脚步
它有更重要的历史要次第展开
而不去计较
倒塌的土墙上掉落的尘土
是不是历史
顽固的石头上刻下的笔画
是不是历史
 
只有博物馆请来的文物修复师
正在将沾附于化石表层的
虚无主义部分  剥离
用那些根本就不曾存在的
虚无,作为肉的部分
堆砌在恐龙骨架上
以便于它看起来像是真的
 
当下被粗心的母亲走丢了
像一个找不到家门的孩子
在青草掩盖的废墟上
那孩子脸上横涂竖抹的鼻涕和泪水
一点也没有虚无主义的意思


忏悔者

响尾蛇鞭打着自己的影子
耸身如电,俯身如水
何处老者
颤巍巍拄起桃色手杖
 
逃离昨天如逃离空壳
虚无是此时最好的友人
易碎之物随风而动
抽离肉身之后便是金缕玉衣
——无法将过往收拢
 
血在零度以下
温暖不了日光
打断牙齿
以毒素反哺自己
忏悔者蛇行于冰面
 
让这巨大的冰面反射阳光
消融一切影子
无法回收的毒素
在死者身体中凝结成琥珀
 
老者返老还童后
再一次被毒蛇毒死
只有断裂的蚯蚓
在重新复活


大数字

到处都是巨大的数字
像沙漠中数不清的沙子
没有一粒星星能够逃离
哑默如我
 
大海容纳了那么多整体
唯独把个体抛在了岸边
山岬如黛
石头被青草纠缠
珊瑚在水滴消失后
透明如钻石灯盏
 
我游走于边缘
声息全无
像在锣鼓阵中那颗
惊恐不安的心
 
解剖刀寒光闪闪
在一双双按捺不住的眸子中跳动
血色的网罟,牵动着
谁也感觉不到的疼痛
 
我被全身麻醉
小于零
徘徊于正数负数之间
冰冷的羽翼
孵化着我
叶子拍着叶子的手掌
为我唱起摇篮曲
 
巨婴时代
用巨大的数字搭建起产床


刀与伤疤

他们相背而行,渐行渐远
就像花心汉不认自己的骨肉
刀客完成作业后
远离作业面,那时他神色自如
 
擦拭,舔锋,入鞘,眯眼向远山
一撇,轻蔑的,心装满石头
疼痛是一条小溪,是无人问津的蝌蚪
同呼喊一道,被遗忘在一个切口
里面是胜景,彩旗林立,鸽哨啸叫着
风声,为一个到来的时代谱曲
 
此时最不适宜的就是展示那枯萎的花蕾
刀的业绩,在和光线的磨砺之中
因与果,随时可以置换。刀说
忘掉吧,忘掉后海阔天高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
伤疤说,我疼,我奇痒,我无法入眠
说什么公园又要下雨
 
水流之处不见刀的身影,具体的伤疤
无法同具体的刀刃联系在一起
一件揉皱单子,被岁月扯起四角
风从四面发力,上下抖动,单子渐见平展
 
交换角色,比如,刀变成伤疤
伤疤变成刀子
 
祭品在刀子的切割下
显示伤疤的成果
刀子和伤疤
成为祭坛的标准配备


割掉尾巴

在阳光下
多余的东西只有尾巴
而影子属于身外之物
 
他感到那尾巴已经超过身体
成为自己的标记
一个用尾巴标记身份的人
和投射他的太阳一样尴尬
他呼吸困难
行走不便
如果有风来自四面八方
他会被尾巴提起
像一只炸窝的公鸡
羽毛纷纷坠落
 
如果有一把刀能割掉尾巴
那该多好
 
他的刀子被阳光销蚀
他只能在梦中的月光下
磨他的刀子
他把身体当作磨刀石
蘸上汗和渗出的血滴
他磨得飞快,唤起的
声音像呼啸而过的银河
 
梦中的那把刀子
薄如蝉翼
如一张界别生与死的纸张
他想趁势割掉自己的尾巴
突然发现,那远远大于自己的尾巴
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像第二重梦那样难于寻找
像做稳第二重梦后难于醒来
 
他不敢丢掉手中的刀子
他只能拿着刀子从梦中出走
 
阳光还像昨天那样古老
又像今天那样新鲜
尾巴的确还在,不用怀疑
多余的是刀子
像富于出来的手臂
有了刀子却无法举起
尾巴又开始炫耀金色羽毛
想再次逃回梦中
却被失眠困扰
 
如果能把自己变成一尊土地庙
就好了
就像孙行者那样
用讨厌的尾巴做一旗杆
那把刀子
正好是门神的武器


蓝焰

只有夜行的人才能被蓝焰唤醒
只有夜行的人才能看到它的面容
夜行的人,卸下他的负担,卸下财富,卸下金子
为天空铺开繁星流淌的路
 
夜行的人一直在赶路
他不知道路已经被冰封
冰封的心因为零度而纯洁透明
没有温度的蓝焰
是他唯一的温暖
 
夜行的人只有行走
告诉天亮后的大地是如何慢慢融化
他知道他会倒在蓝焰的怀抱中
他不会走出夜晚的天边


孤独者

咬破手指勾勒岩画线条者他不孤独
同岩画中的鸟兽虫鱼倾心对话者他不孤独
第一茎嫩草、嫩草上第一滴露珠
在天地间生成,天地因此而不孤独
 
开始了
乘桴浮于海上,梦见周公者并不孤独,
沉吟江畔,向天宇抛射问号般的星星,他不孤独
翻检四千年旧账,找出一两个准确的字眼他不孤独
穷尽五千部经卷,为一个风尘女子做传他不孤独
 
而众声喧哗
仿佛后羿亲手归还了九个射落的太阳
 
我在梦中踽踽而行,走向荒漠深处那唯一的灯盏
我不孤独;那灯盏放射着微光,照亮
千万方沉睡的草地,燃灯者,他不孤独
 
在记忆深处构筑空房子
叮嘱坟墓中的亲人健康长寿者
他并不孤独
在森林般的高楼大厦中
寻找无处安身的灵魂者,他并不孤独
 
天地如此之大,如此之久远,如此之哑默
天地因在众生之中找到我那双眼睛而不孤独
 
而众生如此喧哗,仿佛六月飞雪
降落在迎接神祇的礼花上
 
以泥土和石头的名义拒绝喜马拉雅雪峰
以水的名义拒绝太平洋泛滥的沉渣
以哑巴的名义拒绝在万众狂欢时说话
以孤独症的名义拒绝群体这个庞然大物
 
以边缘的名义拒绝城市中心的花岗岩
以茅草屋的名义拒绝被华屋豢养
以字的名义拒绝连篇累牍的谎言
只以儿子的名义,把热泪洒向荒野
尽管无人应答
 
众生如此喧哗
只有耶稣背起沉重的十字架
走在唾沫凝成的水道上
只有阿基米德在苦苦寻找那个若有若无的支点
 
而众生如此喧哗
仿佛将蓬莱三山移往罗布泊再建一座帝都
 
同孤独者一同赴死者他并不孤独
同孤独者一同呱呱坠地者他并不孤独
同孤独者并肩走向焚琴煮鹤之地
听断弦之声者他们并不孤独
 
而众生是如此地喧哗
如经霜的败叶纷纷坠落


鸣叫

一只鸟儿以为这个日子很好
便鸣叫了

一只鸟儿以为这个日子不好
便鸣叫了

一只鸟儿并没有以为这个日子是好还是不好
它只是觉得应该鸣叫
便鸣叫了

一树的鸟儿应和着它的鸣叫
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

空气由此流动
闲云待雨
阳光像一个初潮的少女
日子真的就成为日子了

于是,那一只鸟
那一树鸟
便齐声忘情地鸣叫了

它和它们
都不会知道
它们会搅乱漂浮在空中的春梦
四周已开始调集黑森森的枪口


提笔失题

大白天
我打着灯笼
寻找我的灵魂碎片
我不能不打灯笼
不是我害怕通天的光明
是因为,我是盲人
并且失去了时间的轮盘
当我永远失去对时间的判断以后
我以我打着的灯笼告诉别人
我,是障碍物
或者同行者

我在盲目行走中
打探着拾捡我的灵魂碎片
即使是阴天
我也不得不承认阳光很好
因为我固执地以为
只有很好的阳光
才配得上晾晒我那些无主的碎片

我那些无枝可依的碎片那
春天,你是深藏地心的种子
夏天,你是布谷捎来的消息
秋天,你是镰刀掠过的寒光
冬天,你是被云朵阻碍的白雪

我用无法确定的白天
拾捡起一片又一片灵魂的碎片
用无法确定的夜晚
默默缝补
用我自言自语的针脚

如果,我能将我的灵魂缝补成
一领百衲衣
我相信
它胜过护佑佛门弟子的袈裟
困倦时
我会怀抱它温暖的胴体
做梦


我庆幸

一觉醒来
惊奇地发觉
是二零一七了
那个噩梦
便随二零一六过去了
这使我更为惊奇

第三重惊奇是
我居然还活着
居然还做梦
做醒着的梦
活着,并且记下梦中的
一些碎片

奇迹,总是在跨越年代之诗
发生
我知道一些人死了
连活着都救不了他们
死就是死了
没有什么应该或者不应该
因此不需要惋惜

我只是想给
像我一样活着的人
唱一曲挽歌

而死亡永远是一种证明
死亡,并不需要挽歌
不管是正常死亡
还是非正常死亡
都远比活着伟大许多
都比逃离死亡的挣扎伟大许多
都比掩埋死亡的行径伟大许多

我庆幸
因为我睡着了,睁着眼睛睡着了
所以我才能庆幸自己还活着

这只像你显示的版图一样大的雄鸡
已经上架休息
既然已经睡在了与同袍数量
同样多的日子里
那么
再把所有将死和将生者
都折算成日子
再一日一日地睡下去又何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