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曙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8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曙白简介

(阅读:653 次)

李曙白,笔名黎庶、沙犁等,1949年出生于江苏如皋。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已出版诗集《穿过雨季》《大野》《夜行列车》《沉默与智慧》《临水报告厅》及其他著作多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民刊《诗建设》杂志社长。现居杭州。

李曙白的诗

(24 首)

清明

死去的人失去了一切
没有死去的人守到了花开

我有些明白  我的祖先
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季节祭奠先人
向死学习生
从这个春天开始  我们要像一棵草一样活着

假如你对尘世的不公仍然怒火中烧
就想一想庚子年初
这些遍野生长出来的新坟


宽阔

一条鱼拥有的大海
一只鸟儿拥有的天空
这是我对宽阔的最初理解

鸟儿回到树林
享受阳光下的暖巢
和养育小鸟的快乐
鱼沉入水底
享受孤独

温暖的鸟巢和深处的寂静
那是另外一种宽阔


村庄与寺院

它们在远处的山间
耀眼的金顶和寺院棕红色的院墙
土黄色的村舍和灰黑色的屋顶
那些高高低低的房宇
毗连成一片 似乎默守着
某种久远的约定
近处是低缓的山坡
更近处是茵绿的草原和在草原上
吃草的牦牛群
看着它们你会觉得在这尘世
神灵和我们和世间万物
各司其职 正在共同做一桩事


方向

相信航标的人
绕过暗流与礁石群
平安进入港口

葵花保留纯金的基因
喂饱日子
自有麦子和玉米

有人举着白旗
有人举着红旗
有人白旗红旗在城头变幻

谁会在一场大戏中
安排一个角色
留给自己放肆


死亡参照

灯塔是航行的参照
崖岸和另外一条航行的船也是

死亡呢?什么是死亡的参照?
死亡也是一次航行
我们从出生的第一天就开始了死亡航道上的远行

记得一部老电影  一个人
背着一具尸体千里迢迢回家  他的背上
其实是另一个自己


山顶上的城堡

它从没有学会  甚至尝试
从一个家族古老的沉湎中醒来

那些挂图和文字  陈列的床、餐具和桌布
垂吊的灯饰和拼花地毯
它们对于这个世界的依恋与敌意
从没有离开过那条曾经冰封  如今
虽已解冻
但依旧寒冷的河流

从一座露台上俯视人间烟火
你像是刚刚从远航途中归来的水手
急切寻找可以停靠的码头


三星堆:沉默与智慧

1.

青铜与青铜之间
无人守望的沉默

犹如列车穿过夜晚的旷野
我看到的灯

2.

回旋的走廊
向上只是一种虚拟的意向

谁这时候回头而望
谁就将成为一件展品

3.

只有极度干渴的人
才会挖掘已经干涸的河床

俯仰皆是的捡宝人
已经把世界捡拾干净

4.

推倒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的人
并没有推倒第二张

一个王国就那样
在瞬间失去支撑

5.

丢失权杖的祭司
四千年前就已经走下祭坛

他的聪明在于
还保持着握杖的手势

6.

对于一只陶罐的依赖
我们已经延续了数千年

而这些青铜面具后面的目光
杀伤力依旧锋锐

7.

太多的门  以至我们
找不到一扇门

太多的方向箭头  以至我们
始终认不出方向

8.

沉默的回旋和回旋的沉默
向上  亦或进入更深的黑暗

没有人比我们自己
更有智慧


石壁前的老人

他坐在石壁前

大山里的黄昏
寂静与寒冷
从每一道石缝中溢出
树与树的距离
越来越远 

一只鸟耐不住孤独
高高飞起的影子
只舞动了一小会儿
便溶入暮色

石壁前的老人  渐渐
沉入那块石头


蓦然一串唳鸣
雁阵飞过

旅途中的人抬起头
长天一碧如洗
先行者的留言
被雁翅擦得干干净净

回望风中
木门开合


秋山

红叶翻飞
黄叶翻飞
褐叶翻飞

清扫山路的人
一回头
又见落叶满阶


看荷

荷叶田田
荷花就开了

湖边长椅上面
坐着看花的少年

荷叶田田
荷花又谢了

看花的人站起身
已是两鬓霜染   


高山人家

三两件
白云
挂在晾竿上
七八畦
韭菜
绿在山泉边

小鸡争米
啄进
松风半瓢
大碗劝酒
斟出
星斗一斛


在洞中

在一座潮湿的山洞中行走
最重要的是
你必须放下做为人的傲慢
 
四肢着地  回到兽类
用所有的爪子  抠紧一处处
凸出的石头  或者
石头与石头间的缝隙
 
你要与那些被岁月与水
碾磨得湿滑无比的溶石
纠缠  厮混  甚至卑劣地撕咬
你要使出全身的解数
贴紧石壁  使自己混迹为一块挪动着
但不会被摔出去的小石子
 
当然  走出洞口之后
你可以对所有的人宣称
我是直立着走出来的


某博物馆

他们把我搬进馆中
(当然  是经过化妆和穿上戏服的)
他们陈列我
他们展览我
他们给我挂上写有我名字的标签
他们让我买120元门票
走进红漆的大门参观我
他们编造了故事
让讲解员滔滔不绝地讲解我
他们让我和我合影
他们把放大的照片
再陈列  再展览  再让我参观
我感觉到可笑和悲哀
我想表示一下我的愤怒
想大喝一声:那不是我!
 
可是  那真的
不是我吗?


尘世

一手指地  佛说
人世间众生平等
 
浪迹大半生  我回到
出发时的渡口  卸下疲惫与无奈
对这个世界已一无所求
 
大地宽阔  庄稼看上去还像从前
波动着而来  又波动着而去
鸟儿在树叶间唱歌
它们唱些什么
听明白和听不明白
对于鸟儿和我都无关紧要
 
一回头  才看见
我在尘世  佛在天


孤岛

帆在哪里  桨在哪里  罗盘和锚在哪里
这早就预置并且获得承诺的一切在哪里
 
这注定是一个倾覆之夜
被港湾背弃的船  在死亡的边缘
从未畏惧  但却因无休止的漂移而厌倦
宁愿成为一块石头
在空中盘旋  一只海鸟墨色的影子
始终没有降落的迹象
 
而大海仍在低语:允诺你  允诺你  允诺你
那声音比咆哮还要恐怖  比死寂还要冷酷


春天里

1

七支桃花是我的新娘
七支仙客来是我的新娘
七支含笑 七支杜鹃 七支野百合
她们都是我的新娘

2

春天里新娘们抬着嫁妆
寻找我的村庄
我的村庄河塘密布
我的村庄冬小麦还在酣睡
沉重的叶子暗中
许愿给一群无望的白鸦

3

我的一壶酒灌醉了桃花
我的另一壶酒灌醉了含笑和仙客来
春天里她们来到我的村庄
她们抬着我的忧伤
抬着我的新娘中的新娘

4

我的河塘河水干净
我的青麦地麦叶子干净
干净的水和干净的叶子哟
可是我的岁月积满尘垢
可是我的谷仓积满尘垢

5

一顶花轿是我的幸福
一顶花轿抬着全部的春天
我的河水我的麦叶子
我的果实我的岁月
我的仙客来我的桃花
我的满载着忧伤的村庄呀


胖麻雀

我的小区旁边是一片树林
那儿居住着许多鸟儿
早晨 两只麻雀从树林方向飞来
在我的阳台上 站在晾衣竿上
聊天 它们吃得胖胖的
显然是营养过剩 早春三月
薄薄的阳光温和地洒落
不远处的河流闪动银色光斑
我阳台上的两只麻雀 一会儿
抖动脑袋和身体 一会儿
在晾衣竿上轻快地跳动几步
我一直注视着它们
绒球一样的胖麻雀
无所事事 像所有在村口的大树下
爱饶舌的村妇一样的麻雀
它们懒洋洋的 说话声像是在
争执什么 又像是闲聊一些
无关紧要的事情 小小的嘴巴
歙动着 吞咽这个春天的阳光


那些花儿

才三月 风还暖着呢
它们不是谢了
不是风吹落花 不是委地成泥 也不是
芳华逐水
它们去睡觉

它们要睡很长的时间

睡觉去的花瓣儿
它们在三月里走 在暖风中走
它们走得款款的 娉娉的 端端的
很古典

让你看见
让我看见


青灯

灯一亮 夜色
就满盈了

千山沉入静寂
沉入无始无终

千山之中 并不是
只有这一盏灯

你想着 木槌
落下 若花之初开

而大局
依然如谜


舟子

舟子何在?
一支小小豆荚中
睡着胖豌豆

醒来,醒来
苇叶煮粥
青花瓷碗蝴蝶飞

嫩竹篙,点乱云水
渡人过河
渡佛上天


在公墓

沿着一座浅坡蜿蜒而上
一排排 沉默的石头和名字

下雨了 他们都不需要躲避
不需要像我们一样
撑开伞 或者在一座凉亭中
完全不相识的人拥挤在一起

我们踩着泥泞下山
新鞋 旧鞋 名牌鞋和时尚鞋
一无例外地沾满泥巴
也有人滑倒 一身泥水
爬起来 重又踉跄着赶路

那些石头和名字
被雨水洗涤得格外干净
他们一直很同情地看着我们


夜晚的绣球花

在教学楼的一角 一小片树阴
制造了恰到好处的遮蔽

不经意间的一阵风和大楼的窗口
透出的灯光合作
才突出了那只神秘之掌白色的丰盈

一棵绣球花树的夜
我的夜 还有这个世界为自己预设的
假想的埋伏 在这个晚上
我们谁是谁的景物 谁是谁的陪衬

一个秘密来到我们中间的使者
我已经不需要弄清楚她带来了什么


钓者

钓鱼的人坐在水边
鱼在水下

钓鱼的人看不见鱼
是足够深的水
策划了悬念 惊喜 失望等待

钓鱼的人只在水中
看到一个影子
被水波弄得歪歪斜斜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