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石玉芝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9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石玉芝简介

(阅读:472 次)

石玉芝,湘西苗族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网创作员,中国诗歌网湖南频道推荐诗人。2014年开始写诗,有诗歌现于纸媒《中国民族报》《雷雨文学》《广东岭南诗歌报》《圣海艺术》《深圳宝安打工报》《大别山诗刊》《三峡诗刊》《边城文学》《微光诗刋》《中国先锋作家诗人》《湖湘诗歌》等。有诗歌被收录推入《中国报道杂志社一一中国报道文教栏目》,《中国作家网》《凤凰新闻网》《腾讯新闻》,《广西简讯网》,《今日纽约一约周刋》《海外华人头条》,《中国诗歌报》,《西南当代作家杂志》。被《当代作家文选》《岭南作家.诗刊》《西部诗人》《文学艺术天地》等各诗微刊刊发。

石玉芝的诗

(17 首)

潮汐

每一次死去都会在清晨醒来
每一次醒来都会在黄昏死去

每一次醒都是春来燕回
每一次死都是秋去冬归

相遇都是世上的劫后重生
每一年的桃花都会开得无忧无虑

离别都是人间躲不过的请柬
枫红的路上洒满风霜的葬礼

一次次地来了,一次次去了
载着一江落花,一肩风冷雨凄

东入海,西昆仑,去去回回
归去,回归……


仲夏

五月要走了
收起镰刀,带走了麦穗
鸟儿栖落田埂上
一枝蒲公英努力地生长

鸣蝉攀上伸向六月的枝桠
换了一件衣裳
一嗓子激起小孩扑翻了水花
将六月的序乐奏响


碎语

(一)
一定会在夜深人静时想起一些人和事
有些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你无法在这个空间找到他,然而
他却似乎在另一个空间里与你平行……

(二)
你原谅了谁,你会在深夜叩问自己
夜很深,很远,你听不到回声
回答你的,是心跳蹦痛的胸膛
那一刻,你匍匐到尘埃里

(三)
远处,会有一些断掉的枝桠,那些老旧
它们会在另一个春天,埋葬所有过去
萌芽新枝,除去一些陈迹
猫头鹰的叫声
凄厉地划破夜空
钢牙般的金属声拽出白昼变长
你得相信,这位预言家
无论它的笑和哭,是你喜欢或不喜欢的

(四)
你将睡眠交给黑夜,换回一双醒着的眼
房间关不住你,包括四周冰冷的钢筋混凝土
那一刻,你是画家,摄影师,真实的记录仪……
你是,比雄鸡还早的先行者
别人捕捉黎明
你捕捉黑暗

(五)
远山,逐渐显出轮廓,窗,开始发亮
各种苏醒的声音开始出现
你放心地闭上了眼
你睡了,梦里是苏醒的春晨


逆想

我站着,弱小的身躯是风嘲讽的对象
风以为我会找一棵树
要么靠树活着,要么吊着树桠死亡
我偏不,我情愿让风把自己吹得冰凉

我站着,雨刷疼了我的脸庞
雨以为我会寻找一把伞
要么享受伞护的滋润,要么让伞替代了担当
我偏不,硬要雨刷出我久违的存在感

大漠孤烟与长河落日创下的意境
想一百遍都会有不同情景
我却只想那一匹瘦马
如何在黑暗中,穿越沉沉的大漠
只想着,那船如何在浪中穿越黄昏


桐油树上的乌鸦

风吹来北方草味的枯黄
初晴,冰冻的枯枝挂着霜花
冷藏的记忆苏醒,越过冬眠那片荒野
睁眼第一瞬间
白发铮亮,母亲佝偻着身躯
我,想起童年那只乌鸦
栖在桐油树上空鸣
看桐叶一片片落下


风去风又回

风绕过青山
将跌落他乡的梦运回故乡
叮咛像傍晚挥起的鞭子
轻轻地抽在身上

云不紧不慢,疏导故乡的小河
一涧西流来自家后的水井
一颗种子落入荒蛮
每一次疼痛都会生出新的枝节


昙花

我躲在三月的花后
你可曾见我
三月花期谢幕
你可转身问我

我藏在街灯夜后
你可曾唤我
夜火斓曦后
你可回眸轻触

薄如蝉羽的传说
一纸经文诵破
晨钟有你
却再无我


吃过玫瑰花瓣
有了红唇
吃过莲子
有了荷叶裙
吃过红菱
高跟鞋便敲响了小巷

我吃了你的红腮
吃了你的红唇
吃掉荷叶裙
吃掉高跟鞋
最后
女孩,我要吃掉你的心


我拿什么热爱我的祖国

我是农民,土地不是我的
我是工人,工厂不是我的
我建筑,房子不是我的
我来到这个城市
户口不是我的
我要回到农村,山水不是我的
原来我不敢多生孩子
怕给国家添上生养的累赘
现在我不敢老去
怕给孩子添加孝顺的负荷
我的骨灰不敢洒下大河
那会伤了原始的清流
我的尸体不敢埋入土地
一寸黄土一寸金,我给子孙留下什么
我的心在枯萎之前
如何面对过去与未来
唯有这空空的躯体
从未离开这片国土
我不相信眼泪
我要拿什么热爱我的祖国


坟墓前的花

(小女孩在被活埋前
对纳粹士兵说:叔叔
把我埋浅一点
妈妈好找到我)

黑白的颜色
黑大于白
一抹红色,生命的血液

历史
刻上墓碑
你是坟墓前
被掐掉的花朵

红衣女孩
你的话
让上帝睑红
震痛了,大地的耳膜


一亩三分地

起初
我守着一亩三分地
后来,我的脚埋进泥土
我能种下一些因果
不能改变什么
到最后
一亩三分地再不属于我


古井

古井,像一只眼睛
一只鸟儿在井边跳来跳去
它看不到青蛙
越往下看井就越深
深不见底
"深不见底“鸟鸣叫着
井边走过一拨又一拨游人


秋言

花儿开满那座山
路荒了又开,开了又荒
有些脚印来回
有些脚印去了再没回来

风从山梁经过
像一首呻吟而又无声的诗
我想呻吟,却又恐惧
秋冬不眠的虫子
多一句言语都会因风而衰

写在落叶上的誓言
随风飘远
我与你的落叶
一别永无相见


独自守着这片月光

月光泻在小河的石板上
跳岩凹出一个小碗
每一个碗都有你盛着的回望

流水泛动着月光
月亮的眼在水里闭合
一个世纪前的影子在她的回眸里荡漾

春葱一样的故事
被山林的风翻了一遍又一遍
百年前你站着河心,如今我坐在河岸

抛弃三十里外的繁华
被城市包围的农庄,看山谷留着断壁的狂野
我突然相信前生,前生也有这条小河

断壁像一位男子的胸膛
他走出了大山,我却被流水掩埋
一次次轮回,独自守着这片月光


灼伤

将灵魂曝晒一翻
信仰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滚烫
适度地放开理性
收敛一些浪漫的成长

这个时代,车轮焦虑
焦灼的水泥混合着汗水的烫伤
咬断笔头,诚信能长出大树么?
被收买的土地,找不出憩息的荫凉

足迹被烫出的血泡覆盖
破一个就会痛一次胸膛


你守江南如画

六月江南荷满池
蝉鸣莺歌柳如纱
你执伞踱步河堤,红亭蓝廊胭如霞
晚钟声远,华灯初上
挂灯如织锦飞花

你守江南如画
我守戈壁风沙
枕空望月,远山隐约雪眩目
冷峰寒戟,军衣披风裹铁马
壮士征远戍边陲


承德风景短诗四首

*木兰围场

草丰水美的木兰围场
请打开栅栏,放行我奔向草原的梦想
"木兰秋狝"驰骋的骏马
烈骑锦衣,一代君王
是否仍在一抹金色中灿烂

*丰宁坝

潺潺流水,碧草连天
我要在这里下马
采一束金针和金莲
看百灵产卵孵化,与白狐对言
再向大雁要上一对南飞的翅膀

*普宁寺

这里的观音长出千手
扶起众生信仰
一指一悲悯,一臂一担当
我不信佛
却想看曼陀罗佛国用什么构筑殿堂

*棒槌山

纳米比亚相信上帝的拇指
东方相信日月的精华
承德的棒槌山
我更相信它是龙的阳具
采着日月精华,雄起腾飞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