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顾偕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顾偕简介

(阅读:342 次)

顾偕,上海市人,当代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全国大型报刊发表长诗20余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国书馆收藏。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

顾偕的诗

(16 首)

植物都去哪了

当南美广阔的玉米和土豆
穿过深厚的阳光
变为爱情者坚强的早餐
我看到环绕在人们胃里
永恒的热量
仿佛正以真诚的营养
培育起了不少年轻的自由
神圣在延续时同样也需要
无数麦穗的支撑
就像花朵在夜晚呼吸
总希望看到温柔的天明
光彩的力量应当赋予田间
和花园的灵魂
更多灿烂的心胸

我看到任何革命
也一样获得过你
源源不断在变为
食物和衣物的馈赠
几千年里你又从东方的水稻里
将思想陷入悲戚的虚无
帝王整衣在兵火中逍遥
百姓于破旧山河
依然吃不饱地穿越
顽强演绎了你到处生长
精神的历史
玫瑰最终还是
会在黄金时代跌落
即便在遥远抢夺金苹果的
仅是为了一位金发美女
战争同样不会将幸福的冠冕
永远戴在美丽者头上

面包和咖啡不言而喻地,今天
仍在散发着祖先经年辛勤的荣誉
我们吃的喝的,其实
都是植物们驯化的鲜血
文明在赏心悦目时
早已忘了血腥的情怀
正如棉花的力量
已在严寒中逝去了昔日的纯洁
它五彩的面色,再也
无法让世界看清
一切质朴的源头
盆景在欣赏自己精致的侏儒美德
庭院树木在断绝与大地相通之际
独自绽放着
封闭的狂狷之气

我们似乎一直都不必懂得
所有事物牺牲或扭曲的过程
比如这些共存在
人类空间的梅兰竹菊
为什么要承载我们情感的虚伪
我们为什么又非要通过它们
来象征
一种腐朽的至高无上
藤蔓忧虑地延伸在生活的黄昏
天然的馨香与光明
在哪还能不绝于耳
生存在破坏后又没有死亡
植物们,其实都无奈地
最终独坐在
人类疯狂的梦中


风是空气的河流

它们无声无息地流淌
在你注视不到的地方
它们是你生活的心情
从不中断环绕
仿佛也一直在向前往
它们闪耀在春夏秋冬
它们穿越所有的梦想

有无物之物的温馨
有尘埃需要的绽放
没有过去和将来
却能以清新撒向四方
虚无的实质叩响了你的心扉
托着叶子飞扬
是它们最美的忧伤
走到哪都会用记忆拥抱世界
它们的情绪就叫波浪
有时翻卷是为了更新认识
有时平静也像是在
自由的思想

时间很爱这片
滋润着生命的河流
它们同时间有着一样的
空荡的夜色与天光
它们静悄悄为你的寻找
带来舒适和快乐
它们永远回避你的眼睛
顾自总在静悄悄
安稳地流淌
没有身体的生命
会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光明的血液是否就是那种
飘逸着透明的芬芳

这河流偶尔也会让你
听到黑暗中的低语
它们引导月光走向湖泊
它们把祈祷带入受伤的村庄
城市慢慢很少再有它们的身影
人类在野蛮的前进中
逐渐已丢弃了
自然与人性的守望
它们开始担心荡漾会不畅通
它们甚至恐惧某一天
自己的春风,也会
在春天死亡

它们无声无息地流淌
在你注视不到的地方
它们是你生活的心情
从不中断环绕,仿佛永远
都还想着如何一直再能前往你的
身旁和远方


树在想什么

站立在大地
一站便站到永远
终身扎进泥土
唯有梦想
一直在眺望星空和蓝天
不需要到处走动
心灵已连着整个世界
枯荣只是片成长的记忆
死亡依然是睡眠的面具
从不曾倒下
自然也就能
立地成仙

灵魂在空气中荡漾
绿色的摇篮
能把所有的生命
都变成童年
时间在这悄悄学会了遗忘
永恒在根须间
又找到了开端
所有的故事不一定都得辉煌
有时沉默是最好的精彩
岁月在用叶子翩翩起舞
既然风霜已刻在脸上
何必责备自古美丽
均只在瞬间


八月寓言

这个夏天一直在燃烧
空气争先恐后地拥挤
大地水汪汪的却少有暴雨的踪影
这个夏天人仿佛都从水里捞出
汗珠披星戴月,像是
都在赶去火星
我们的自然逐渐没有了鲜绿
生存真已到了一种喧嚣与煎熬
河流慢慢不动
冰山就将成为家园
一夜间,可能你就会
躺在起伏的大海
一夜间蓝天永远是乌云
追求光明,突然
竟成了人类最大的盲点

我们应该怎样才不去怀疑自己的奋斗
丰收为什么一直总在
交换着这样或那样的艰险
这个夏天鸟飞累了
都会倒在歌声里歇息
馨香是哪出了错误
莫非人工的纷乱使玫瑰
再也辨别不出谁是情人
这个夏天,许多死亡将从
成熟的秋天前开始
历史的影子同样有许多
无法到达冬季
告别有时会从欢乐开始
力量有时又会
于黑暗中酝酿和继续

炽热把世界烘托成了火炉
某一天,生命在燃烧中
活着时都难以清晰地转动
这个夏天开始阳光将不再是件好事
风里宛如都吹着熊熊之火
明年可能再不会有安静的水仙
鱼儿漫过荒诞的人群
爱情把什么都脱下
晕眩中,谁也再无兴趣
看清谁的美丽
这个夏天巨浪便是下一个故事
你要做好准备哀伤
我要沉睡一会
准备为新的黎明洗礼


邀请书

邀请书不是一本书
其实只是张诚实的纸片
邀请书会夹带着芳香
让你看见纸片背后的笑容
聚会不一定是因为幸福
命运有时也需要休息
如同大地总在呼唤流云
能够停顿一下
一起来阳光里座谈

现在邀请书就像飘逝的流云
很少再会飞落到你的期待了
生活经过变幻
一切都跟上了闪电
你在千里之外
会享受到鲜花的问候
我于咫尺之间,仿佛就能
感受到未来的温暖
时代在残酷中越过了无数黑夜
光明似乎仍未彻底绽放微笑
而我们却丢掉了
许多温馨的岁月
比如流淌在邀请书中的
距离的渴望
比如星辰下
飘扬着宁静的田园

邀请书永远不会是一本书
它其实是由友情压缩的
一种礼貌的气息
现在我们已看不见
相互真正的表情和眼神了
所有的符号明亮地散开
人类在追随苍白时
总还以为
已然获得了更大的力量
而人性再也难以喝到香槟
进步走到了黄昏
梦想又能升冉
怎样的意义


政客故事与黑暗女王

首先,他们以为
领袖就是世界
这个目标很天然
并且他们还要将自己
慢慢培养成一块磁铁
他们会使人民必须相信
利益在阴谋中是不会掉落的
逻辑可以在等待中绑架
迷惘便是他们
最爱看见的春天
他们是最懂得交易的
道德的商人
权力是他们无需良知的兄弟
他们信誓旦旦告诉时代
自己便是黄金的主人
最好的社会,将从
他们身上涌现出华美
光明将是今后普遍的季节
人们要尊重一种
看不见信义的陷阱
人们不要计较手段的丰富
只要黑暗真有一天
会变为蓝天

他们苦心经营着狡诈的承诺
他们虚假地流淌着
丰收的骗局
他们是自己灯塔的高举者
但愿民众都能够认为
他们就可以代表阳光
斗争会像蜜蜂那样
不分时辰地倾巢出动
残酷中会有更多无情的热爱
荒谬有时是非常悦耳的
高调会有无尽的果实
送给你们
不要怕灵魂会有
许多邪恶的伪装
不要怕出卖能换来旗帜
背叛的宴席向来都不乏面具
险恶会使百鸟痛苦吗
芬芳又怎会知道什么
强盗的意义
他们混淆事物的眼睛
总盯着别人没有的前方
流氓意识是不会
让自己的前途生病的
他们一生总有办法,让
自己任务和使命的童话
在血腥以外
神釆飞扬

他们心中的邻居
可能要比他们的阴冷还要华丽
黑暗女王是个坚毅的
阳光破坏者
月光下的不安
便是她深渊的大地
黑暗女王是一直禁止明亮
能有生活的
她的道路是无法回到黎明的
沾满了恐惧的仇视
她的鲜血已成了宁静的鲨鱼
她不想看见大海中
再有什么崇高的传说
她就是自己孤傲的森林
黑夜是她一生的财富
她在疯狂中,早已
忘了煎熬的年龄有多大
罪恶的容颜或许已然斑驳陆离
冷漠又会成为哪种优秀呢
她在自己深邃的秋天
早已是千疮百孔

黑暗女王其实是
一切无穷阴暗的典范
她不希望飞翔
会给民众带来什么喜悦
她在统治岁月的尽头
仍想看见自己
还有许多不死的梦境
包括地平线仍有无知的景象
在迅速坠落
苦难继续在艰难的开花
树叶纷纷重述着
错误的忧伤
某天,午夜的笑声
骤然从苹果里传出
她被自己不死的命运
又一次惊醒
她开始担忧生命的盲目
她终于在流星到来之际
决定重整自己的一些想法
除了黑暗,人类
还存在哪种危险
他们需要破晓的天空吗
难道仅仅只有死亡
才是他们的眼泪
政治的痛苦,什么时候
又会变成
清澈的河流

黑暗女王不想再成为
人类本质的花园
黑暗女王将悉数收回,她留在
贫穷政客身上的所有香味


爱是一段欢愉的征程

从思念中出发
在需要时抵达
脚步一直在朝袭来的花香靠近
那花香来自一根
温柔的神经
今夜你必须为
敞开的深渊屈服
肉体的歌声撕去封条后
需要用快乐唱完一生
我们在天空下早已流离失所
是爱在将漂流者的深情
于自己的泪痕中安顿

孤独又会随风而来
相互皮肤的问候
是否还要勇往直前
甜蜜将于黑暗中不断开花
当你一次次猛烈地
摇晃在幸福的死亡之巅
什么希望在纷飞
欲望经过炮火的洗礼
是否在天使路过的大地
一切馨香会变得
更加深沉

我的国王我的皇后
永恒就是我们的祖国
我突然间再也看不见尘土飞扬
你完好的面容,一直
在我心跳最深处闪亮
晕眩散发着坚强的气味
我们该怎样从今以后
一起收获相爱的命运
我们也许应该
永远不断地涨潮
让孤注一掷淹没
所有凡间的道路
让梦在你我起伏的大海
继续点亮灯火
迎接再一轮的星光
也迎接无边的雪花
再度从天而降


我听懂了声音的意义

那是风吹过来的山河
有梦想在空气中弥漫轻轻起舞
流水与春天互不相识
泥土长成山后就再也离不开大地
一切在旋律中都逃离了伤害
人类用音乐粉碎了自己的残酷
人类总能在忧伤或美丽的节奏中
完成再生
那是灵魂每一次于永恒中的来临
语言忘记了所有的走路
节奏漫游在影子中获得了生命
前方还会有许多艰辛的童年
但你的生活再不会遇上毁灭
因为爱情已悄悄从残酷中走来
星空又会让你
领悟到一种坚强的可能

倾听吧,倾听会使你的身体
于悠扬的迷失中分成两半
我们有什么痛苦再需要呐喊
阳光在宽阔的未来闪耀
精神的光亮点燃了所有的黑暗
当一种声音的色彩飘满世界
即使天使不来
我们的欢乐,依然
也会在幻想中更为真实
荒芜从这一刻起都于我们心头
各自逃离了
所以缤纷的音符是如此自信
它让岁月复活
又让我们总是牢牢记住
遥远仍将有许多美丽

可能再不有会什么城堡之类存在
不会有战马和片刻利剑的呼啸
但雷霆会通过你的身体
展望出无数真理的景象
如同玫瑰仍将会让思绪传染给热爱
人类也仍将在疲惫中
继续追逐完美
我们一生在人性的穿行中
反倒忘了什么是真正的道路
我们在激情上挣扎
沧桑死而复生
奔忙总是在错误中相逢
而只有到了我们的悲伤真正宁静时
上帝的目光才使我看到了希望
看到了神的教诲,就是种
愉悦的艺术
它在庄严中能让幸福
变为永久的自由
它更能于一种绚丽的振奋中
让世界相信冥想的力量不是呻吟
火光正从高度再次撒下了真诚
人间如果真有智慧
那种声音的激荡,其实就是
最好的安慰与胜利


词的奔马万里无疆

鬃的感官
赤裸的奋蹄
仰天长啸的宽广
在历史的包围中脱身而出
为的是追逐万物与永恒
紧握自己形态恣意的缰绳
一路触摸沉默的名称
为的是在奔腾的怀抱里释放命名
从本质出发
带着问题和希望前进
征程一直继续在认识的内部
你遍及岁月永不被驯化的
踩踏之梦
那有自由宛如在穿行玻璃的大地
那有想象驱策的无限意义之路
正以所有表达的震天速度
领略着世界的情绪

你要以活跃说话
毕生只为灵魂而效力
你将撞开腐朽的阳光
以操纵自己意识的勇气
在一切掠过的沉闷与荒谬之间
奔驰出自己需要的山河
和可以选择的世界
在天空下日夜兼程
你仿佛作为人类永不闭合的眼睛
总在冲破阻挡和僵持的旅途
通过自身洁净的能量
以及一身无所畏惧的注视
用一种静止的语言
彰显着梦想的亮光
和个性一直在强烈变化的
那种不怕磨损的丰满

你把自己抛向了万物之中
树木和青草,都在
重新为你茁壮及发芽
你在自然的怀里再度组合起
万物的生命
使之丧失的又有了新的面貌
生活将由你的激情
说出脚下突然灵动开的岁月
从因素到结果
从过程到凝结
你在自己已然解放的
快步行进之中
推动着飞越而至的春天
用集结着命运的鲜血
高歌着自己一路燃烧的神性
并在穿越千古的爱的核心
将自己的句子,终于延长成了
人性的道路

没有不能靠近的火山
更没有无法到达的海洋
当你遇到了时间的影响和制约
你会骤然腾空而起
以几乎根本难以完成的
神奇的反应
轻轻会说出智慧
可以超越所有艰险的秘密
前方还能有什么
除了即便是死亡清新飘荡的空气
除了无限与永恒的排斥
甚至除了玫瑰幼小的不懈的吸引
前方还有多少准确的镜子
能来重复地照出
你的询问和爱
并能以一些绝对的回答
为你不辞辛劳的到来
再度为你献上,一种
真正的思考与改变

哦  创造之神的鲜血
早已染红了大地
他教会了你从此将要以热情
拥抱这崩溃的世界
也希望世界在你身上,就此
便能品尝到
永远是一种新生的活力


幻想爱情

什么样的欢歌,会使
一直在谛听的温馨的肉体
感到足够
什么样高耸的的星空
不会闪烁伤悲
亲密的抚爱永远在嘘嘘作响
谁都不愿想到,死亡
也可能是个优秀的故事
泪水必须灌满眼里的天空
只有我们都增添了
激情的力量
黑夜才不会消失
一种相拥的浓烈
才会于果香的黎明,回旋出
赤裸者梦想的真诚

你的泉水永远在向我流淌
山峰总在多情的起伏和颤动
宛如心灵蓦然笼罩在森林
空气浸润着寂寞的微笑
蓝天顿使时间感到乏味
我在你光滑的大地
就这样又一次诞生
花枝在幸福中沉睡
忧郁在快乐深处
慢慢开始飞翔
思想需要怎么的温柔
才能邀请到阳光
一直在爱情中跳舞
我们的完美会在光阴中失败吗
珍贵迟早会吹来丝丝凉意
可能一切璀璨,又将
在另一个人身上发生

千百年来我们一直便这样
摆动着迷蒙的躯体
让纯洁设法歌唱
让不能多一点的美妙
尽量假借玫瑰的名义
把所有失望又铺成
另一种鲜艳的小径
当我们用浪漫的顽强,走过
一切不切实际的大海和悬崖
人生终于开始有了
自己的感动
也许收获依然会是贫乏
但你我毕竟已然点燃过
所有坚强的火焰
有了这样一种怀恋的熊熊之火
谁的一生又会于幽暗时
感到世界的寒冷


我们相互倾诉各自的明亮

仿佛在没有时间的孤寂中汇合
你如同奋力游向欢乐的鱼儿
冲开所有禁锢的火焰
正将自己光滑的内心
交由另一种充满解放的期待
亲切的审判
你是在水上散步的云朵
涛声摇曳
身子一直在被透明感染
你委身于渴望的永恒中
一切欲望起伏成了甜蜜的山丘
一切朝你进攻的武器
拥抱 吻 和永不疲惫的冲剌
顿时就像鲜花
弥散在了你
落满喜悦的头顶
爱总是一语不发地要靠亲密
来完成信念的站立
当你像个天使降落在我身边
远方已失去了意义
因为我们的未来,现在
全已于彼此陶醉的梦境里
开始尽情的滚动

我们还需逆流而上
还需让活力找到另一个天空
让无限在变为浪花之前
加快一种激情的坚实
并用沉默中的疯狂
制造出相爱的美德
我们要在各自的水中燃烧
使大地感受到风暴也会有微笑
伤感也会有梦乡
死亡仍很遥远
而我的眼睛里还将住下
有着无数个你的
明晰的夜晚
当我们停泊在相互的港囗
无言以对地睁大着爱慕
不幸均在逃离
闪耀在你我心上的星辰
以绝无疑问的光亮
此刻又一次彻底粉碎了
生命的黑暗

爱是如此的坚不可摧又脆弱无比
其实你什么也不用说
我已从你的单纯里
领会到了那种灵魂的喁喁私语
那种静默中的满天繁星
我们一生应该只有一个
叫作春天的季节
孩子们让他们继续去发芽吧
我们只需要把芳香淋在
每一滴过来的泪里
或者快乐本身就是种声音
一切顽强的倾述
可能并不需要嘴儿
就可完整的说清
人生还会有的温柔


噪音穿过墙壁

那是一场温柔的杀戮
是安静的边缘喉咙骤起的雷电
语言的暴君一下找不到轨道
所以只能用喧嚣的吞噬
让世界忐忑不安
理性的荒漠列队而来
轰鸣并不知道什么叫混乱
什么才叫捆绑清静的痛苦
真相在焦躁地撒谎
碟碟不休沉醉于黑暗的饥渴
本性无法打开明亮的通道
死去的平静堆积在认识的盲区
因此只能由嘈杂
考验着灵魂

我们经历了太多这种
事物模糊的呓语
它不是烈火显现的真诚
不是绝望中升腾的希望
它就是试图以肮脏
来抓住清新的空气
让身体被一种粉碎来玷污
让生存于相拥中忘了神圣
也忘了有着许多种方向的风
我们在声音的苦海
难以想象再会遇见意义的光芒
为什么时光会允许,一种
错误的深渊存在
喧嚣为什么也会有翅膀
并以混乱之名,为什么又
总不放过疲惫的人类

嘈声固执地穿过墙壁
千百年来,真理只得承认
自己还是个婴儿


意识的向导

身躯中的梦乡
飞翔在灵魂大地封闭的歌声
是拥有者所有的面具
主宰着事物的雨露
在触摸中迅速沉没
又在到达后化为灰烬
本质与本质先是单独会谈
恍若有镜子在内心翻卷
前进不一定都有希望
奇迹的树总有机会指向天空
石头蜷缩着在回忆
一生坚硬的感觉
鲜花始终敬畏美好
如同血液总是连接着
命运的火热

物质在外面奔放着世界的灿烂
你在浩茫空间,细数着
自己寂静的波涛
能量的故事一直想改变爱的荒原
遗憾河流总不够清晰
真实总在丢失永生的步履
谎言的夜晚还在
成倍的增长
答案永不在创造驱逐的虚无之中
你永不在岛屿上向星空问候
没有凝聚的欲望依旧是缓慢的
因为缓慢,所有
无法洞穿的眼光
至今仍像大脑皮层
飘飞的花朵

细胞的荣耀,是日夜都在
发生着荒诞形态的结构美学
远方何时安眠
原子飞溅的火焰
何时能为一幅幅蓝图送去骨䯝
你总是吞噬完自己
又在感知的高墙內说话
历史接着又归入眼花缭乱的系统
你的神经元,再次
于闪电的墓地瘫痪
未来总是那么不客气地告诉你
有那么多最终的尽头
连时间都有无法愈合的创伤
什么样的存在,仍还是
你的梦寐以求


静物各怀心事


椅子在哀伤童年的离去
坐上来的人都已累了
身体在停留中
是否再能望见奔跑的春天
支撑出了什么问题
时间是否也有
疲惫的感觉


床在白天无事可做
床需要迎接的
是整个黑夜中的人生
它是梦的渡船
假设的远方
离开就是黎明


书在自己的房间饱受寂寞之苦
它还想前进却走不出柜子
思想的波涛于密封中沾满了灰尘
主人你在何方
你诞生了我,又获得了
哪种新生


桌子的梦想一直是场盛宴
桌子生活在万物死亡的
念念不忘中
它每天都在期待着改头换面的消息
它的脸上,芳香已成了
一层抹不去的光滑


镜子永远在透明中失眠
它根本不知道梦乡是什么
它眼睁睁地望着挨近的人
对自己偷偷做着总结
它怀揣一切真相的证据
却始终无法说出
美丽都不过是些陈旧的历史


水藏在自己的血管里
生怕不小心流出
水总对自己的浇灌能力深信不疑
它不在乎光明与黑暗的干涸
它骄傲自己活着,便是
帮万物收获岁月


窗户不愿承认自己
是房屋的眼睛
它很想自己是间微型宫殿的小门
敞开时,世界灿烂地涌现
关闭后,星星和月光
又可成为邻居


灯在沉默中想着
明亮究竟意味着什么
灯在明亮中沉默不语
或许光就是种温暖的生命
或许黑暗,就是
灵魂的失明


一切生活用品
都是从死亡中走来
它们的前身,痛苦
已成了人类的所有需要
世界拉开荒诞的序幕
万物竞相上演
正经的喜剧


虚幻的重量

是意义的面纱
玫瑰退避在自己
芳香深处的脚步
是梦拒绝看见的白日
云彩不愿相信的露珠
现实在黑暗中旅行
光明是束游戏中的花朵
等待在岁月中的收获
疯狂的引导
从不作任何的解释

烈火是激情的泪水
它用透明燃烧
也用有温度的空气
证实神圣的存在
你是时代飞过的一片羽毛
你是尘土由来已久的创伤
天空一直在审视着我们的
降临或离去
信念在灰烬重又发芽
灵魂是历史吹不走的花草

如果爱情真能让人酣醉
畏惧是最好的承认
我希望压迫中有反抗的时光
思想不要吝啬
认识都应变为翅膀
语言会在夜晚垂下厚密的窗帘
深刻于天亮前
又将独步天下

把我交给快乐的自由吧
让皱纹发出沧桑的微笑
让河流都懂得
流过的世界
躯体必须学会热爱诗歌
音乐中将飘荡出真理
无非是智慧遇到了天使
也无非是魔鬼
又错到了人间散步


我要以宁静说话

当孤独深不可测
仍想对未来表示些什么
当思想还在翱翔
阳光离开了夜里
灵魂的春天依旧在上升
世界的寒意尚未包围起忧伤
此时,我继续想对一切事物
进行爱情的浇灌
我不想用泪水放弃它们
它们是我大地上阴影中的花朵
它们是流逝着问题的河流
那些丰硕的悲哀
有千百年来,智者
对所有不幸的种种感想

对于历史的怎样打扮
对于黑暗的如何驯服
微笑将在哪种生病的形体上寄生
一些痛苦时代,是否
真的分割不到半点的光明
我时常会在喧嚣的国度
处于哑然失语
真理背叛了太多的真实
诞生循环地遭受纯洁的遗弃
天空下出现了又一个欺骗王国
人类在无知中,往后再能
有什么更好的索取

灯塔在大海摇摇欲坠
黄金永远铺不满正午

你和我一样迟早也将不再开口
沉默中有更明确的方向
会成为精神不倒的风景
时光的旗帜最终只为清醒者竖立
他们是诸神照亮世界的代表
他们同样也是
一种末日的眼睛
就让轰轰烈烈的伪装
在自己的贫穷上不停地繁荣吧
道路在盒子里已看不到
更远的大道
谁也别指望迫使我
能和谁一起假装快乐的飞翔
我已不习惯再用言语声明什么
可爱的伙伴还将继续遗失
向石头学习,从此
若还能幸福地看到什么
伟大时刻的到来
我将以宁静说话

因为惟有沉淀
方能辨清真伪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