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宋壮壮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1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宋壮壮简介

(阅读:159 次)

宋壮壮,1988年出生,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目前就职于某医院针灸科。

宋壮壮的诗

(14 首)

偶遇

阳光下
握着冰激凌的小孩
戴口罩向前走
他盯着冰激凌
一直没摘口罩
我看他什么时候吃第一口
他一直没摘口罩
小心握着冰激凌
向前走
消失在我视线里


我在针灸科干什么

张老爷子
每天早晨准时来
扎上针之后
很快就打着呼噜
呼呼大睡
让我也有些困

李老太太常来艾灸
后背放着艾灸盒
告诉我说她最近尝了
哪家饭店不错的菜
烩牛肉、油焖鳝鱼
让我有空
和朋友去试试

王大爷腰上扎针之后
和我聊老北京的水汆儿、鸽哨
炸酱的地道做法
炒疙瘩应该先过水煮
再上锅蒸
之后才配着菜炒

何大叔躺床上肚子扎着针
喜欢掏出手机
和不同的阿姨电话聊天
语气轻柔
有说有笑
约定吃饭的地点

有时天气不好
他们都没来
我就在针灸科
干坐着
朋友发来消息问
有没有死穴
我回答说没学过
也从来都用不上


出家

坚持吃素
已经是居士的她
说如果找不到对象
结不了婚
就会找个寺庙出家
了却此生
坐她身旁的朋友问
那我们去找你玩
能免门票吗


前几年回老家
我姥姥
七十多岁
啃骨头没问题
我夸她的牙好
她摇摇头
老了牙结实
是不吉利的
我问怎么了
她说牙太好都不掉
会克后代
她把牙往外顶
声音含混
我的是假牙


沙漠之花

刚下高速进入
陕北榆林市
这个传说中的
沙漠之城
这儿有个朋友
以前网名驼城刀客
臆想中的西部
黄沙、骆驼、秃鹫、牛头骨
都没有出现
上来就遇到两个人骑摩托
载着钓鱼竿
后面那人提一塑料袋水
其中游着
几条鲫鱼
悠然行驶过去


听力

一阵风吹过
坐在天桥下坡
眼窝深陷
抱着三弦琴的盲老头
伸手进面前的
锈铁小桶里
取出刚落进去的树叶
扔到身后


鞋子

裹小脚的奶奶
看到我穿我妈的拖鞋
在院子里急走
就训我说
不要穿女人的鞋子
对男人不好
以后会有人
给你穿小鞋
我那时年纪还小
因为尿急随便穿了一双拖鞋
没想到就碰到了
严肃的问题


避雨

下暴雨了
我们在带顶的天桥上
避雨
下面是拥堵的车流
一个骑自行车的
没穿雨衣
奋力往前蹬着
我不禁感叹了一声
“真猛啊!”
并转身到天桥另一侧
观看他的背影
他一直没有出来


雪人

下大雪了
针灸门诊里
五个白大褂
闲坐着喝茶
一个病人也没有
窗外白茫茫
一个白大褂
在窗台上
堆出一个小雪人
在雪人屁股上
扎了一针
几个白大褂笑着
一人扎了雪人一针
这一天的工作
完成了


水上人家

洞里萨湖上的
越南流民
一辈子生活在水中
不允许上岸过夜
有人去世时
他们把死人
偷埋在岸边
用木头围着
立上墓碑
墓用水泥盖成
雨季时沉入水底
旱季时露出来
扫墓
清扫淤泥
只能在旱季


中国秘密

初中二年级
我哥和全校学生
被卡车拉到公路两侧
每个人的手中
拿了塑料的假花
等待很久之后
晃动着塑料花
喊着“欢迎!欢迎!……”
几辆轿车快速过去了
他们再爬上卡车
返回学校
自始至终
他们都不知道
欢迎的是谁


安检机

坐地铁
我的包安检过
很多很多次
包里偶尔有瓶水
我会提前拿出来
包里要是有张诗稿
那没事儿
它又读不懂


荠菜饺子

春江水暖鸭先知
那是在水里
我觉得陆地上最先
得到春来了消息的
是挖野菜的大妈
她们动作利索
铲掉春天的乳牙


自由

一个人
头冲下
趴在草地上
像是死了
在早晨的
公路边

他的身旁
有一把吉他
在炎热的曼谷
他起码
不会冻死
或许
只是走累了
睡着了

再等十分钟
就和他的吉他
一块醒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