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华金余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7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华金余简介

(阅读:654 次)

华金余,70后,浙江婺城人,文学博士,高校文学教师。在《山东诗歌》《清江诗刊》《浙江诗人》《中国诗人》《中华山诗刊》等等刊发表诗歌,有诗合集出版。

华金余的诗

(14 首)

一头赴死的牛犊

前面有人使劲拉着鼻子
血一滴滴滴成娇艳的花
后面有人猛力地推

最好的年华刚刚开始
不想还没受苦就受难
学着羔羊跪乳的姿势
我轰然跪倒在大街

前后的人更凶神恶煞了
道旁的人们熟视无睹
只在一双幼童清澈的眸子
看到了一股汹涌的恐惧

端详自己的血铺满
平日欢跳走过的路
羞愧击打我
为满心存有的荒诞幻想


那个老妇人

那个老妇人见到我就哭
大滴的泪珠,从有些混浊的眼眸
逃窜出来
她的丈夫死了
她的孙子,得不治之症
哭着诅咒所有认识与不认识的人
她无法拔除孙子的苦痛
像拔一株稗草
她的孙子比我小一岁
我不知如何回应
除了沉默,与内心的愧疚
愧疚我没能像马良
遇上能给予神笔的白胡子老人
我的水笔
只能记下,人的苦难
然后自己每看一遍
心就灼烧一回


谋杀无形

日子一天天死去
遗落在纸页上的诗句
便是残骸

云雀叫声止了
梨树园的游鱼不见踪迹
雾霾遮天蔽日

苋菜的血触目惊心
有谁能体味
一颗土豆的悲痛欲绝?

老家的篾匠
这个夏天走得悄无声息
毛竹失去了最后的亲人


乡愁

敲打农家的灰瓦
清晰的声响
飘落池塘的莲叶
明亮的颜色

浸润前山的青草
茂盛的形状
锤击后山的墓碑
沉甸的重量

雨,下在山间
雨,下在心里


苦楝树

黝黑的身子
纵裂成独特的言语
淡紫小花患上苦涩之症
青果少有鸟雀啄食
是乡间孩童射向寂寞的子弹

幼时的记忆便竞相开放
朦胧中看见村口
年迈的祖母满头白雪


空山

沐浴晨曦无言的草木
清泪悬于枝头
该是忆起了
难以释怀的前尘往事

斜阳加冕的那只灰鸦
在枝头沙哑地引吭
高唱上一世
缠绵悱恻的歌行

雨后岩缝
苍翠的青苔在生长
应是晴时石壁
深掩的心事在发芽

说好相忘于江湖
泉涧无顾地奔涌
桃花难舍
对流水的追逐

有缘
山穷云起处相拥片刻
无缘
静静地等待下一世吧

空山何曾空
溪边浣衣的绝色女子
恍惚就是
越国穿越而来的西施


疗养记

1.山居

将尘世的身份剥离
将人间的喜怒哀乐褪去
像一只蝉,脱去沉重的过往
轻盈,就停歇在枝头

峡谷,有薄薄的云雾升起
仿佛绵柔的乡愁
清风是顽皮的小沙弥
撩拨满山树影

2.渔寮

从活着的坎坷
剥离出来,这一刻
脚丫沦陷在沙的绵软细腻
仿佛踩着童年天青色的无忧无虑
从无名的焦虑
剥离出来,这一刻
海风舔舐我粗糙的面颊
仿佛母亲拥吻远道归来的浪子
从身外的责任
剥离出来,这一刻
我要做一个彻底自私的人
将挤压在心头的所有委屈与抑郁
刻写在一望无际的沙滩
还要发出孤狼受伤的凄厉嚎叫
海浪,有菩萨心肠
会将一切通通抹去
将世界重启
最初天高海阔云淡风轻的模样

3.太姥山

每一块石头,都沉湎于自己的故事
在太姥山,呼吸也需轻悄悄的
沉重的肉身,是冗余
白云牵引着游人的魂灵,缓缓出窍
穿过一线天
穿过狭窄的时光隧道
在另一头,遭遇自己洁净的童年
饮一杯白茶,一片瓦下
骨头就长出了薄薄轻轻的羽翼
羽翼上有晶晶亮的眼
天上的星星随月光
银子般落进,满山的白茶园
清凉的梦
结一瓣瓣楚楚动人的茶芽

4.状元故里

厚厚的照壁
承载不住你沉甸甸的春风得意
喧天的锣鼓
从时光深处隐隐约约穿越而来
那日,中了状元的消息传来
这个叫做西浦的小村一定吃了一惊
犀溪之水,定然顿了一顿
临行手植的那株樟树苗
从此成了神灵开光的圣物
红色的绸条系满人们火热的憧憬
你的名字点亮了这个村庄的秀慧
在史籍中散发着微光
入仕,必有亮丽的功绩与浓重的失意
乡人却只记得你高中的时刻

5.犀溪漂流

穿救生衣,戴安全盔
手握一支桨
剩下的,交给水流与命运
起始就是一个高位落差
将自尊浑身浇透
一段平缓的路程
可以整理离乱的心绪
上艇之前,用轻蔑
嘲笑那些被激流耍弄出的鬼哭狼嚎
急流只用一个浪头
将傲慢搁浅在暗礁
或推翻在犀溪
站在岸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行到急流险滩
只想紧紧成为皮艇不可分割的部分
多像站在二十岁
激情地怀想自己一辈子的波澜壮阔
蹲在中年的门槛
懵懂地反思自己小半生的穷愁潦倒

6.泰顺廊桥

连接此岸与彼岸
连接过往与当下
连接繁华与落寞
连接流逝与永恒

时光如风雨,洗却绰约的风姿
廊桥露出铁色的风骨
桥头的明灯和尚,非嗔非喜亦嗔亦喜
品咂着色与空的禅意


霜降

风剪柿叶
惊艳地,舞
一场姬别霸王的凄楚
柿子红了脸
被一只纤细的手采摘
偎依在筐里取暖
雨挣脱云
每成功逃脱一次
人间的凉就加深一层
繁霜像锦被
裹紧红红的瑟缩的秋果
是冬神的前哨
沙溪的水慢了,低了
河床开始坑坑洼洼地坦白
旷达的广场正上演
一出咿咿呀呀的老戏
勾惹了满场的眼泪
秋虫的鸣声已经消歇
月凉凉
好似如烟的往事,袅袅


与己书

希望里读出幻灭
绝望中看到虚妄
白日,锁在
一座叫城的牢房
宛如一树呆滞的盆景
另一个你,中夜跨山走海
体味夜的隐秘
凌晨归来
衣上沾满狼嚎,海啸,月光
我喜欢你不安分的样子


唤魂

奶奶相信肉身与灵魂
是孪生兄弟,会闹脾气
幼时被散养
白日野马般放荡
晚间好似落花萎靡
奶奶觉得,是灵魂
贪玩,还在野外游荡
抓一把白米,茶叶
从床头一路撒向山间
“囡囡,回来喽,回来哦”
由近及远,由远及近的呼唤
好像教堂里的弥撒曲

年迈的奶奶丢失了过去
甚至丢弃了唯一孙子的名字
再也无法告知我的快乐
让她满脸皱纹舒展成一朵花
再也无法告知我的苦涩
让她轻轻暖暖地拍我的背
我愿意相信灵魂与肉体
互相分离
肉体会衰朽,灵魂永不老
就可以像小时候
每唤一声“奶奶”
永远能得到令人心安的应声


看桃花

后山桃花开了
我看到漫山遍野的自己
几粒花苞微绽
是明媚春光的清晨
街道转角与你偶遇
几丛花枝招展
是微雨的午后
我从背后望你
心怀忐忑
你蓦然回首,盈盈笑语
几树意兴阑珊
是暮春黄昏
目送你背着行囊走远
影子越来越瘦
一阵微风吹过
桃花雨,落在山坡
落在心里


与儿书

你出生两个多月
白天温顺,像个小瓷人
夜晚,哭得
翻江倒海,哭得
天怒神愁
尤其面对我
面对这个满怀柔情
拙于表达的父亲
据说出生五天
便记得妈妈的心跳
儿啊
真羡慕你
不管不顾,哭天喊地的样子
爸爸早已忘记
我妈妈心跳的节奏
早已忘记
肆无忌惮哭喊流泪的惬意
我的眼泪忍着,积攒着
最后,消失殆尽
不知去了哪里


加缪

不要像先知一般
走在我的前面
没有人能够引领他人
不要像一群信徒
跟在我的后面
我仍在暗中摸索
甚至,哪敢奢望并肩而行
世上并无感同身受
孤单是人的宿命
碰巧你在深夜流浪
一星灯火闪了闪
像一滴泪,砸进你的心
默默遥望就好
孤独是不羁灵魂最美的礼物


寻人启事

那人与我有一样的名字
性别介于太阳般刚烈与月亮般静谧
不高的身材,白杨树一样挺直
只穿黑色白色
颜色分明纯正的衣裳
爱所有与辽阔有关的事物
比如,蔚蓝的天空,广阔的草原
壮阔得能装纳一切的大海
听见人间苦难的哭声
忧郁便笼罩消瘦的面容
觉得理想是一盏灯
能照亮泥泞不堪的现实
也能照见旖旎的远方
我们从小如影随形
一场场雷雨,暴雨,阵雨后
渐渐地
不见了他的踪迹
深夜的梦里,偶尔见到他的影子
醒来就消散了
走失原因不明
也许敏感于我日渐浓郁的烟火味
即便每日洗浴
有些混浊一旦沾染,就洗不干净了
知情者请转告他
我正每日用一两清风二钱明月
脱胎换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