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孔庆根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7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孔庆根简介

(阅读:416 次)

孔庆根,70后。曾出版诗集《睡前的萤火虫》,作品偶有获奖与发表。省作协会员,西湖区作协秘书长兼副主席。

孔庆根的诗

(17 首)

两地书

异木棉开得蘼荼
阳光闪亮
而家乡正在突然的冷空气中凌乱
若不是有人传递消息
它与更远的骚动和战事一样
波澜不惊

在一片花市中,我辨认着道路
以及暂时寄身之处

人在高楼,喧闹声不绝
一点响动,恰好被遮盖


晨遇

薄雾在水面舞蹈
苇塘寂静,芦花收缩
一只早起的鸟儿飞过
停歇在一秆芦苇上
茎干负重、弯曲、倒挂
像要落到水里

鸟跳跃、踱步,且鸣叫
而新的平衡诞生
芦苇颤动、摇曳、花絮舒展
他们像两个忘年的好友
初见的冷涩与僵硬之后
身体里的少年飞奔而来

走在冬天
寒风在日夜收割

此刻,一双爪子抓住了我
摇晃着我
一个顽劣少儿抽穗而出
寻找他的鸟虫草木


逆行

水缓慢往下,而我逆行
像一块行走的石头
被水击打,浪花沸腾
一些响动,如尘世的歌
热切的,冷漠的声音交织
穿越水阵的石头
被水穿越

岸边,古老的幽灵在感叹
他的腿脚跨过河流
鱼在悠游
卧躺的卵石个个圆润
勇士在时光中颓萎
纷争消解

我在缓慢向下,而水逆行
像整齐的军阵
被冲散,撞碎
在我眼前倒伏
呜咽声穿过身体
呛着满口死亡的滋味


路遇蓝眼睛的孩子

路口,一束蓝色的光打过来
停留于我的白发,深色的衣服
一个孩子,朝我微笑
她柔和的双眼,像那些闪光的叶子
早上八点,太阳刚升起
我冻僵的脸开始融化
努力微笑,暗中生疼

湛蓝的眼睛那么友好
她握住我的黑眼睛
跳起了一支舞
我已经显老,笨拙
戒备森严
孩子,听我讲讲凶险
太阳黑子,昼与夜
听听遥远国度的故事

可是,她已穿过马路
像美丽的小鹿,回过头
我们一起微笑,摆手
像两个相识很久的朋友

等书包转过街头拐角
阳光亲吻城堡上的石头


睡前的萤火虫

睡意是一面墙,爬山虎的绿衣撑着。
我将入眠,
我不能入眠。
有一个角落,等着萤火虫去照亮。
萤火虫在哪里?那一闪一闪的光明。
在哪里?
我想它在草原,离我还有千里。
我想它听着马头琴的低语,
在草丛中播种爱情。

还是合上眼睛吧!
也许会有一颗星星,探入窗户。
无数光的细芒,织进梦里。
那个暗淡的角落,度着良宵。


在死亡之前

在死亡之前,已死了多少回
风在身体里游荡
雨,熄灭了火
稻草捆扎的草人歪斜在田地
庄稼收割之后,在漫漫的秋冬
等着被老天收割

死亡出现在报纸 电视 朋友圈
噩耗在四处赶路
有时,大声宣读着死亡
有时,只能用眼神暗示彼此
不幸的降临

在死亡的国度,死亡像树叶
等着被翻牌  落定
摘得首级,探囊取物
死亡的口袋上扎着针眼
莫须有

死亡在空气里浸泡
哀愁,两道垂挂的长眉
无形刀,暗中盘踞的蛇
人们在恐慌中离去

清空眼泪  以及
握过的手  吻过的脸  笑容和言谈
推倒故园
断砖残瓦的废墟上
未来的神话在发芽


在灰霾的早晨

院子里的鸡活动照常
它们掀翻黄叶
在黑亮的腐土中啄食

隔着窗玻璃,见羽毛竖起
如五彩的旌旗,你来我往
一场厮杀开演

头颈向下
尾巴上翘
尖喙向着深处掘进

冬眠的虫子是否会醒来
这早于春天的报春
如狂飙的电流
将死亡速递


入秋,砍树记

入秋,他们砍下树枝
地上堆着香樟,枇杷,广玉兰和银杏
绿得发黑的叶子,在阴沉的午后
树的味道钻过来,像阳光正在打滚
顺着宽大的叶脉流淌,它们积蓄了那么长的夏天
好将自己变得金黄,来一曲蝶舞
迎接寒冬

树枝分离树干,从耳边落下
像土墙在雨水中颓倒,一些叶从树枝分离
天气转凉,我们穿起长袖
他们砍下了遮阳的枝条
好让阳光照亮大地
好让我们感觉温暖
依旧如昔,很快这儿会收拾
人们也觉不到入秋的砍伐
是否算预定的行动


街角一刻

街角处,孩子像马驹奔跳向前
在他身后,母亲的目光织成缰绳
等会下雨,别忘了打伞
上课可要专心
在黄梅天,声音被密集的水汽簇拥
像到不了岸的柔波

相对静默的几秒
我暗暗注视电瓶车上的女人
几根白发故意跳出来
想要告诉我,牵挂催人老
而她浑然不觉,她的目光随着孩子
拐进了高楼的一角

那一刻,我感觉背后有光
正努力追来,那光暗淡如星夜


入剡记

一路,溪水吟咏
天空与群山在杯底起舞
千年的传奇如一坛陈酒
也许,剡溪是青莲遗落的衣带 

一路,莫名开怀
再上西白山,那座山里的山
苔藓爬在巨石之上,如雨珠堆积
展翅欢迎的绿树,挂着香榧
去年的香还在唇齿之间
日子已隔了三百六十五个昼夜

山依旧,老友依旧
我们像一群燕雀,在山间叽喳
声音在山谷浮沉
一阵云雾正遮着山腰

深山,夜早
几团身影,如石头滚动
会有果实从树枝落下?
幽暗处响起一句:好久不见


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一些鸟人
它们画鸟,一个个收着羽毛
像坚硬的岩石
穿透凉薄的宣纸

那些鸟在冬天诞生
它们的呼吸像抓着的细枝
箭在弓上,引而不发
它们是冰雪中的黑点

那是老师溅出的小星子
味道怪诞  格格不入
当我再次与人群靠拢
就有笨拙的石块飞向脑门
鸟人,鸟人

八个遗老
双手缩在长袍里,连同脑袋
半闭着眼睛
会睡到天明


儿时烤火

红的炭枕着黑的灰
晦明变幻
风改变了立场
土墙上有一片小树
长高长芽

破旧的铁锅
点点微弱的炭火
记忆里
有父亲温暖的手臂
也有一堆无可挽回的
冷却的白灰

睡吧,父亲说
挨过冬天
雪就化了
还有,山花
会同你们一起醒来
站满山坡


乌鸦振振其羽

乌鸦振振其羽
他的身后,愁云惨淡
最后,他落在了白桦树梢
我们来晚了,金色的大火燃尽
一杆杆白色的树木插在地上
守着缄默的灵魂

我们赶赴下一站
与前一站一样的陌生
圆穹顶的教堂,容纳着肃穆的面孔
他们轻声祈祷,诉说所犯的错
我不是教徒,我的对错等待裁决
等不及的人早已逝去

乌鸦振振其羽
一首传唱千年的歌谣
冥冥之中,我们被谁注视
又有谁被我们遗忘


变脸记

醒来,惊骇
脸成了一片冻土
风呼啸而过
裹挟的沙石对着寥寥的荒草
疼痛持续向下

无法呼喊
我有沉默的自由
睁开眼
拉扯着皲裂的板块
辽阔的天地,摇篮与坟墓

与生俱来的国字脸
圆润,和气
他习惯低下来,把自己送出去
没有愤怒,也没有欢喜
活着,就是全部

也许会有一个世界
埋藏在冰封之处
火光划过
照亮生动的脸

听得隐隐的搏动
来自深处的滴水,阴郁的根须
想像着花和草的舞蹈
我需要等待


狂醉帖

醉后,狂吐
倒出昨日的夕阳和云彩
刮过的风,蝉的鸣叫
玻璃杯清脆的触碰,扑面而来的热情

倒出烧心的高粱
身体里游荡的不安定分子
积压的苦
腐烂在泥土里说不出的那些话
那些不能爱的人,那些不敢恨的人
那些远离我控制我的灵魂

倒出我的少年,青年和中年
像倒出一堆东倒西歪的叶片
我只有一口空瘪的袋子
一点可怜的希望

倒出持有的骨头和鲜血
像泥菩萨消融在水里
清兮,浊兮
游过一条鱼


叶子簌簌落下

叶子簌簌,在体内落下
抽水马桶里的沉陷,高亢而乏味
有什么正在离去,像深夜赶路的人
我不知道,但我觉着
汽笛轰鸣,那个长音落在阴沉的秋日
 
飞舞的无形之物,那是辉煌的大厦爬出的丝丝锈迹
向下攻击的毒蛇,谁能阻挡
充饬的承诺,层层包裹的谎言
我觉着远处的地动,滚滚而来
一场茫茫大雪,下在我的世界
身处江南,我的寂寞是一座山

簌簌飘落的叶子,一片是我凋敝的故乡
青蛙,稻田,泥鳅,耕地的老牛
被荒草掩盖
一片是千疮百孔的年味,趣味,情味
被金钱和物欲裹挟
一片是逝去的日子,飘动的红领巾,萌动的青春
在碌碌的滚流中喘息

叶子簌簌,纷纷落下
我的右手在风中颤动
左手握着一把热汗
秋霜降临在黑土地
一棵树,它有着辽阔的孤独
飞绝的鸟
禁鸣的蝉
走过的人渐渐颓萎
它离天空近在咫尺


灰鸽子

卵石从蓝天飞落
在地上滚动,像某种欢庆的仪式
笨拙的舞蹈,一簇簇的咕咕声
人们螃蟹一般退却
他们去别处制造繁华
把江山留给了入侵的灰鸽子

一座石头的城堡,不可一世的王朝
王和他的女人的日子,是太阳穿过树叶
滴落在地上的阴影
树根的野心,毒蛇盘踞
抱紧石头,粉碎与瓦解

灰鸽子停在窗棂上
像王和他的女人一样探头
那时,他们的华服上印着月亮与星星
他们的臣民远远望着主人
千里之外的灰鸽子,眼睛里写着死亡

风中接力的欲望,潮水掀起的泡沫
如石头的叠加、雕镂、倾倒与填埋
现在,轮到灰鸽子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