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徐厌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19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徐厌简介

(阅读:659 次)

徐厌,江苏金坛人,岩土工程师、工程承包商,在内蒙古逾四十年。兼及诗文。

徐厌的诗

(18 首)

庚子迭灾

麦收时节
洪水又煮我良田
麦浪皆成面汤
扬汤止沸,暑风荡我大野
流民或已蒸发
流民已蒸发


雾中女子都是美丽的

初夏难得下起了大雾
长江下游南北模糊
万物膨胀,春天刚刚打扫完战场
春天再也无需浓雾下的撤离
上山下田的女人啊
都有了美丽的脸庞
大雾扯平了山岗与沟壑
大雾修饰了女子的皱纹
劳作的女子,全有了麦子的丰满
全有了稗子的傲挺
大雾是感性的,大雾倾向女性
亲爱的大雾,亲爱的夏天


女儿与花朵

女儿与花朵,一对亲姊妹
成长与悲伤都来自土地
我老早就知道,土地的馈赠
悲苦总是大于欢欣
在乌兰察布盟丰镇县张家湾村
乡村少女李华
于六月的毒太阳下锄地,间苗
这块玉米地超过十八亩
她不足十七岁,没受过一天课堂教育
却用私学的汉字陈述乡村的天空
这凋零花朵也推毁女儿的烂泥土地
她不会割舍,也不能割舍
有花甲之父,有重疾之母
花期只有一个半月的点地梅
被牢牢地锁在阴山南支,饮马河滩


日常景像

直立如弦的垃圾筒旁
老妇人弓身,用裸露的手臂
竭力往不可知的污秽里探
冀中大市五月,东方暖阳高悬
天地组成了完美的射日造型
但没有一支光线
是从我面前的
西下关街射出的


一生已错

我应该放狗出窝,让鸡
归笼。应该在敞窗的草屋
谷雨中入睡,夏至般醒来
应该把匪帮奉为政府,队伍里有
早年送人的兄弟
应该日日耕作,季季有获
应该成为乡村大户。读古书,观天象,识农时
应该雇人拆桥,再修
渔神庙,十里长亭

应该在此刻想我的女人
唉,想有什么用呢
离下那么远
那么实实在在的路途


农夫盼来了秋分

我能理解成分秋吗
对秋收的分配
阳光没有参予
它只是晒去了水分
雨露没有参予
它让谷粒饱满
空气没有参予
作物使它更为纯净
甚至田野都没有参予分配
虽然它提供了产床、肥力与谷场
双手更不会抢占头功
粮食会一夜间把力气还到身上
那,又是什么让人心中空空
在丰收日,面对沉重的庄稼


老男人坐在四月里

穷途的男人都坐在四月里
此刻,我就坐在西辽河平原的四月
坐在开鲁县至科尔沁省道边
莫力庙羊场,简陋的售货棚子里
风携带混合尿臊,小虫虫,广袤田野的尘土
糟糕的春风里
美丽女子拎出葡萄陈酿,带壳残废瘪花生
醉眼处,牛们膨胀成大杨树
它是邀我用余力催醒午后农场吗
霸田占地的通辽大白杨下
一个老男人疲沓于此也是可以的
昂贵的家当卸载于此也是可以的
脸、脖白腻的漂亮丫头
呈现天空大地均拥有的星状斑点


在土左旗,鸟素村前的河边

如此窄的季节河,我若是鸟
就能一下子蹦过去
山泉急速地运动
在顽石的阻挡下
跨越一个个护栏
我看到夏日流水小小的珍珠
收纳着无数个巨大的天空
 
急欲横渡者
只会使水面越来越宽
脚踏石块的人辨识出浪花中的自己
他踩在自己的肩上
感觉肩膀生疼 


亘古的日常

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
土地上缴粮食,每年至少一次
不留一粒地,强行交出
这闪光的子嗣
亘古不变,土地用无尽的奉献
仍然不能喂饱这糟糕的人类
我无数次目睹所谓的主人
把刚睁眼的狗娃子捧走
翻过山梁,不是摔死就是没入水塘
跟不上摩托的狗娘
只行至街角,就停下碎步
用垂首,作为告别


内蒙古大呀
从西往东
从西再往东
吞噬了我的半生
 
如果我静立一处
比如伊金霍洛之北
比如蒙古黑桑的枝头
内蒙古就会更为狭长
就会更快地耗尽
一个外省人的余生


愿景

你别来,我还没有做好娶你的准备
我还只有一辆牛车
载不回我厚重的情书
我还只有两间草房
盛不下你丰盛的嫁妆
我还只有三架秋千
摇荡不了我们所有的孩子
我还没有打理好屋后的草原呢
还不能让你信马由缰
 
甚至,甚至我还未能拥有门前的海洋
没有深深的海洋
怎么验证海枯石烂的誓言


收秋

什么地方谷物离天最近
什么地方就产生幸福之人
云雨漫过山顶就是漫过谷顶
夕阳在山顶没落就是没入谷仓
高山作物总是率先成熟
率先从冷酷的秋天退场
留下谷桩,这斑斑伤痕
山岗因困倦而起伏
鸟群因聆听而收声
妇女孩子上山
天擦黑前背下第一捆粮食
玉米,高梁,长串的谷子
田野的珠泪贴在了肩背
 
流水虚掩大地的伤口
归足夯击桥面
月光下,谁亲近谷物
谁就会哽咽,就会
滴汗成石


原野

你驱赶浮世的光芒
包括东奔的流水
你收留神灵的近亲
包括蝼蚁的家族
 
原野呀
包括鸟、谷物和荒冢


清明劫

你无法探知乡村的底线
它容忍了退耕还林
容忍了撤乡并镇,农田改造
开发区占地,年轻人进城
少儿并入郊区的完小
它甚至容忍了十室九空
十室九空后的拉网式拆迀
 
当最后一批老人
移入镇上派出的大巴
这些七老八十的孩子衣着光鲜,口漏喜悦
乡村,表达了无人理会的绝望
它流下了泪水
墓碑上红色的血泪
黄色的浊泪
 
乡村退守于坟场
坟场是乡村孤独的留守,无力的坚持
清明,坟头飘起短促的火光
谷雨将至
这是先于雷声抵达的闪电


运风

一辆衰老的班车
卷着一团一团的风
在村际公路上奔跑
它的驾驶室,走道,座位下
塞满了风
沉默的乘客
仿佛是风凝聚而成


春日鼓词

开春提篮探监
开春兄弟泯仇
开春望穿秋水
开春放马南山
开春大赦草木
开春见谁爱谁
直到青黄不接
直到泪雨滂沱


回乡

我要回家
穿过田野回家
穿过秋后的田野回家
我要走到腹中空空
腹中空空只剩下粮食
我要走到泪眼相看
泪眼相看干草的脸庞
亲人们在村口执手
然后回到祖屋
如果祖屋尚存


惊蛰日

像尘埃在跳跃
以劳作的姿势在早春劳作
起一下,落一下
像鼓槌敲击鼓面
 
像鸡鸭啄食地表
左一下,右一下
喂不饱自己是有罪的
干不了体力是有罪的
 
抡起自己砸向大地
回声是胸腔的闷雷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