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立世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1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立世简介

(阅读:401 次)

王立世,山西朔州人,现居太原。中国作协会员。在《诗刊》《星星》《绿风》《山花》《草原》《飞天》《创世纪》《诗选刊》《诗探索》《中国作家》《青年文学》《诗歌月刊》《上海诗人》《人民日报》《世界日报》等国内外多家报刊发表诗歌1000多首。此外发表诗歌评论80余篇。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双年诗经》《中国新诗排行榜》《2014——2015中国年度诗人作品精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5卷》《上海诗人十年精选》《21世纪世界华人诗歌精选》《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书》等80多部选集。获全国第二十五届鲁藜诗歌奖、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3-2014)、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奖等多种奖项。《文艺报》《文学报》《名作欣赏》《中华日报》等多家报刊发表了对其诗歌的评论。

王立世的诗

(17 首)

故乡

好多人越走越远
我也像旅人一样漂泊
常常站在城市窄小的阳台上
遥望故乡那轮暖暖的月亮

故乡,在众声喧哗中
依然是一个嘹亮的词语
我不怕孤独
因为我越孤独,故乡离我越近


雨气势汹汹劈头盖脸而来
要冲垮我的桥
要断我的前程
让我无处可去
雨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
好像故意与我作对
我拒绝了各种各样的伞
不想寻一个屋檐躲避
也不想找一条捷径尽快结束旅程
雨好像长着眼睛
藏匿在乌云的背后
我走在那里
它跟在那里
它剥夺了我的晴朗
还用鞭子抽我的脊背
我与雨较上了劲
享受着它没完没了的虐待
没有雨我会寂寞死的
我不再把雨当作敌人
只是担心
雨中我能走多远


我的城在春天沦陷

我爱卑微的蚂蚁
搬运粮食,不搬弄是非
我不喜欢金戈铁马
也不喜欢断壁残垣上的落日
红尘中,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花前赏月,月下饮酒
还有几个前朝的女子弹着琵琶

我的城在春天沦陷
窗前的鸟鸣声声慢
门前的柳树垂头丧气
我没有长吁短叹
遗恨的是那些花们
也不知电闪雷鸣、风雨欲来
还在争奇斗艳,不知开给谁看


彼岸遥不可及

我的鞋像船,但又不是船
我的发像帆,但又不是帆
我的家在千里之外
我的泳技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我让昨日的故事一次次上演
一个人在岸边泪流满面
我解读风的暗语
体味鸟的讪笑
粘贴心的碎片
更多的时候
我在沙滩上徘徊
看潮涨潮落
看夕阳默默坠入大海
看船上那些匆匆的过客
抵达彼岸时知足的神色
我的手
情不自禁地
伸进旧时光
去触摸那张早已过时的船票


留在此岸

从今天开始
我不再瞭望彼岸
不再以梦为桥
在幻想中抵达幸福的码头
从今天开始
我不再冒着掉进旋涡的危险
去挤那座不堪重负的独木桥
安静地躲在桥的远处
看桥上来来往往的风景
心事如山重水复
心情却柳暗花明
彼岸有什么好
埋着黄金,还是能钓到大鱼
但我从不奢望
身外的那些赘物
心甘情愿地留在此岸
躬耕我的二亩薄田
过着隐士一样的生活
门前没有车马,只有风声


毛毛虫

我看见一只毛毛虫
使出浑身力气
沿着粗壮的树杆
一点一点向上爬
越爬越快,越爬越高
终于爬到了高枝上
看下面
庞然大物都变小了

惭愧的是
我身为七尺男儿
还不如一只毛毛虫
因为我
喜欢在低处散步


练习死亡

谁也不可阻挡
必须打开灯
提前练习死亡
我像练书法一样
模仿各种字体和碑帖
反反复复地练
小心翼翼地练
心惊胆颤地练
草稿将我埋了半截
但那一样都没有练好
落了个半途而废
我是一个胆小者
我是一个愚笨者
也是一个失败者
在世人的嘲笑中
苟且地活到现在


人近五十

五十岁啦,还像寄生在树上的一片叶子
风一吹就哆嗦
还像路上的一个影子
憔悴得没有主心骨
还像一座空山
等着别人来采药
五十岁啦,该是花团锦簇、树木成荫
我却还在餐风宿露、惦念着远方
五十岁啦,才学会偷得半日闲
一个人静静坐在草地上
怀想一条穿过故乡的河流


鸟语

我怕别人说我美
因为美
我的羽毛
被一根根拔掉
直到我的翅膀
从蓝天里消失
在世上,我还得面对
那些不怀好意的围猎者
进退两难,朝不保夕
说不定,某一时刻就变成
别人嘴中的美食
在那些贪婪的目光中
找不到一丝悲悯


致老子

真想成为
你文字中的那棵朽木
不与别的树争高
也不与别的树争绿
尘世的人路过时
都懒得看一眼
安静的时光
无人来攀折
还免遭砍伐之苦
烦就烦在
不能像你那样脱俗
一心想枝繁叶茂
根须悄悄地向四周扩张
有一天蓦然发现
锋利的刀斧已砸向我
可以做梁的身体 


小时候
让妈妈用拴风筝的线
给我拴月
妈妈漫不经心地说
长大了
自己会拴的
现在
拴风筝的线丢了

比我童年
还遥远


心事

身边的杂事都荒了
只剩下一些探头探脑的心事

我把心事说给大雁
大雁就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我把心事说给河水
河水就一泻千里,奔向天空

我把心事说给月亮
月亮就在深夜露出伤口

我把心事说给伊人
伊人就变成了多情的石榴


与妻书

你偶尔迸出的一句方言
是我回乡时必经的一个驿站
你看我时波涛不息的目光
是我回乡时最近的一条水路
你在我怀中梦见故乡月时
我早已化成一只啼血的杜鹃
你,不是什么女王
是我一生割舍不断的故乡


真话说多了
有人坐卧不安
用手中的锤子
把我的牙敲得零零落落
为了说话不漏风
我补了几颗假牙
真是没办法
还是不会说假话
我常常担心,这嘴假牙
更容易被心虚的人敲掉


夹缝

夹缝里的草弯着腰
夹缝里的花低着头
夹缝里的空气异常稀薄
夹缝里的鸟鸣已变调
夹缝里的阳光都被折射过
夹缝里的风如箭
夹缝里的雨像子弹
夹缝,夹缝
你是我今生唯一的安身之地


柔软的草
掩映着
一口孤独的井
井底的水
等着风
把它吹成波涛


春天贴

山坡上的野花
树上的鸟鸣
河中扑腾的野鸭
都够美的
可我不知道
谁是我的春天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