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葛海林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0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葛海林简介

(阅读:114 次)

葛海林,笔名大唐鸽子、飙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专职委员、阳泉市诗歌分会主任,阳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平定县作家协会主席。小说、散文、诗歌散见于《黄河》《中国作家》《作品》等文学报刊百余万字。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诗歌著作5部,部分作品入选多种文学选本或被选刊转载,曾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专著《地火》,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报告文学《东升》;山西作协《黄河》杂志社专门在阳泉召开了长篇小说《地火》研讨会。多篇作品曾在国内文学报刊发表和连载,曾获《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二等奖、第四届万松浦•天舟文学新人奖”提名奖(小说类)。中国散文学会2011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诗歌在线》2009年度诗人等各种文学奖项。

葛海林的诗

(9 首)

向上是一种境界

相信每一片树叶都接受过太阳的温情
相信每一朵云彩都承受过清风的抚摸
相信每一条鱼儿都经历过虾米的滋补
向上不只是一种动作
是一种生活的姿态
从中我们明白了天空的高远
向上还是一种境界
从中我们懂得了博爱

抬起头前行吧!
不要老在意阻挡行路的荆棘
盛开的玫瑰已经插在你挂断的裙裾
忘掉忧郁
失宠的山谷
有可能找回你多年遗失的画笔

生活的肩头
当压顶的塌方光顾以后
身心疲累的伤口愈合后
意想不到的桂冠正扣在你蓬乱的头发

该醒醒了
寒夜即将过去
晨曦的圣光
已经照临破败的窗格
一株牵牛花伸进来
是希望洞开的笑颜


小村里的空房子

这些在时光中逐渐暗淡的房子
已经听不到昨天孩子们追逐的吵闹
已经看不到屋檐上的炊烟在飘
但是涂抹在土墙上的数字还历历在目
糊在窗棂上的毛边纸依稀在风中瑟缩
院子里的枣树的果实落了一地
鸽子的羽毛从屋檐下的巢里游走在澄明的空气中
空房子里的人们已经离开多年
只有喜鹊还时不时地飞来
啄食地上的腐烂的枣


活在母亲手里的日子

母亲魔幻的手里
栽种着我们鲜活的日子
麻线在母亲的手中
开成奔放的花朵
扎根在温暖的千层底

母亲神秘的手里
养育着我们幸福的日子
玉米粗面在母亲的手里
经过激越的跳舞后
深深地在我们的胃里安家

母亲纤细的手里
培植着多情的花朵
从布衣的土壤上
穿插绕匝
长出妖娆的蓓蕾  


谦卑的事物

村庄里有许多谦卑的事物
他们静静地生活在我们周围
像一面镜子立在我们跟前
我们在走过他们面前的时候
低下头照照自己的影像
然后抬起头继续走路
只不过从此我们变得睿智了
就象他们一样不再浮躁
沉稳淡泊地停泊在俗世的河上
 
谷子就是这样的作物
生长期内一直站直腰杆
仰望着天上崇高的太阳
但是一旦颗粒饱满后
便低下头颅
关注大地上的事物
比如蚂蚁在田地间的奔忙
或者蜗牛在身上的攀岩
野花在脚下的怒放
清风在眼前踱步
总之只有颗粒向下低垂
他们才觉得这样的日子充实
这样的时光才值得盈怀


身历一个帝国的破灭

你瑟缩地在大山阴坡颤抖
躲过了黄昏夕阳的炙烤
终于在午夜寂静地消融
一个帝国便在你的消失后
随之破灭

白雪
你从迷蒙的天空中高傲地降落
你以气贯长虹之势须臾间
就把世界吞并
你调动千军万马在大地和海洋
在所有可以安营扎寨的地方会聚
你的铁蹄踏遍了地球的每一寸土壤
你面对用白雪营造的帝国不可一世

春风来了
你的帝国的版图越来越小
先是阳坡的积雪开始融化
后来阴坡的雪花也渐渐枯萎
河流海洋的冰天雪地
代之以春潮滚滚
你面对帝国的分崩离析
在太阳下留下最后一滴眼泪后
与昔日的帝国永诀


打捞乡愁的多种方式

只要进入乡村的角度适合,
便可打开尘封已久的乡愁。
乡愁是春天的柳笛声声,
随意吹几下山绿了水也绿了。

乡愁一定是适于点种的作物,
只要有阳光雨露和土壤,
便会蓬勃成氤氲的诗行,
生长成金黄的谷子和玉米,
成为我们身体和骨骼的有机部分。

乡愁是有根的,
就在故乡的天空飘飞成白云片片。
乡愁又是无根的,
只要在早晚擦肩而过,
便会碰落露水打湿记忆。

乡愁是带着烙印的方言,
从故乡的小路走出来即便多年,
在千万里之外的异乡都市
猛然就能从人群中分辨出那个
满面尘灰乡音不改的老乡。

乡愁是一弯溪水,
打自故乡的山谷流出,
就滋润连片的大地和树林。
在超市拿起故乡的甘薯,
就能闻到山野溪水的清润。


爱如花

爱如春草
在伊人相见的一颦一笑间
在心底萌动
油绿了尘世的苍白

爱如夏花
在两情相悦的低吟浅唱中迸发火花
葳蕤了俗世繁华了青春
让星光黯淡使月色羞赧

爱如秋蝉
在惺惺相惜中苟延残喘
搀扶着蹀躞的脚步
走向黄昏

爱如冬雪
尽管浪漫不再
可是汹涌的沉默胜过万语千言
就像一场梦留存在世间


铁可以变成水

铁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水
在铁炉火红的炙烤中黯然神伤
它要变成水
也许成为水不是它的终极梦想
但至少成为水就可以变成绕指柔了
随便进入什么模具
都会随着铁匠的思想
变成他手下的一把农具


为一条河正名

一条河从高原出发
怀揣梦想要到大海放逐
被峭壁阻塞
改变了方向
最后在沟壑汇入湖泊
原来的名字即可丧失
没有人再提起它的名字

一条河原来比绵羊还温顺
在平原委婉流淌
突然遇上悬崖
即可变成咆哮的瀑布
甚至在险滩成为激流
冲毁田园农舍
成为谈资中的凶神恶煞

为一条河正名
它不是没有奔流到海的雄心壮志
也不是满足于眼前的安居乐业
实在是世俗改变着理想
初心被现实挫折

为一条河正名
它也不忍改变自己的性情
吞噬无辜的生灵
是无数险境逼迫它抗争
不能席卷一切
就只好被一切吞噬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