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魏晋疯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6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魏晋疯简介

(阅读:683 次)

魏晋疯,本名斛建军,山西吕梁山人。2011年开始写诗,诗作分布在个人新浪博客、个人微信公号和微信朋友圈。作品从未发表在任何公开出版物上,从未入选任何选集或文集,从未被任何评论家公开评论过,从未获得过任何官方与民间奖项;个人从未加入任何合法和非法协会与组织。暂居太原。

魏晋疯的诗

(21 首)

写给乡愁强迫症患者

别挤 
别一点一点地挤 
乡愁是母乳 
挤多了,妈妈会疼的 
挤多了,你就不懂得心疼了 
不懂得心疼妈妈 
和她家族里所有的寡妇 
  
让她们在梦中 
在深夜里 
在滚滚人流中 
在醉酒后 
在陌生变为黑暗时 
自发地流出来 
  
你唯一要做的是 
等待 
等待她们悄悄地流出来 
在她们未到来之前 
你暂时可用牛奶充饥 
牛吃的饲料也许来自 
故乡


沉默的石头

我不想把任何词语挂在嘴上
我想让胡须留长
足以遮住我的嘴唇
这样,你就看不见蠢蠢欲动的舌头
它是个蛇精,在等待猎物
它最惦记被人咬过的苹果

门牙全掉了,但我的心还没死
你能看见我用浑浊的目光咬碎坚果
用微笑挤出眼泪充当果汁
用黑暗中撞击的石头点火
用午后睡不醒的梦酿酒
但我再没有触摸过那些词语

那些永远沉默的石头
将伴我度过出生前的无限时光


病句的哀荣

我制造的那些病句
派上了用场
它们偶尔出现在课堂上
更多是被印在考卷上

在课堂上
我总是走神者
在考场上
我总是失意者

而它们
在课堂上被反复分析的命运
证明了我的在场

在考场上被精心设计的面孔
又见证了我的成功

我无意制造的病句成全了所有人
包括我自己


守卫一粒米

你用无数词语侮辱了这粒米
以及生养它的土地
耕种它的农人
在它身上缓解了乡愁的
没有故乡的人
在它身上寄托了希望的
没有未来的人

总之,你激怒了所有人
包括你深爱着的自己

那棵孤苦伶仃的秸秆被用于复仇
你词库的所有词语将无一幸免
还殃及了那些投机的标点
它们更多时候只是躺卧在那里
静观其变或伺机行事
惯于躺卧的恶习让它们
与你同归于尽

地狱并不是最糟的地方
那里将按规则惩罚我


仪式

纪念日的区别,就是:
你纪念死亡
我纪念复活

热喷的血液
急促的呼吸
愤怒的拳头
绝望的呼号
这些都随着死亡被重新提起
而复活,自行走出博物馆
来到我的祷告词里
与万物重聚

你看到了死亡这个字眼
把它默念了无数遍
刻进了收藏品
压在了柜底
等待行情转好
拒绝了邻人挪用片刻的请求

复活在每时每刻
死亡被留在纪念日的
二十四个小时的
一千四百四十分里
规规矩矩,接受祭奠


祖先的遗传病

在梦里,我左腿上的痛跑到了右腿
我正要为左腿庆幸
但已来不及
右腿成功继承了这一祖传病
开始它的新一轮生命

我又要全身心关注右腿了
没有空暇陪伴左腿
但心里惦记着
我没有晚年生活
也不能死
右腿一直需要关注
风湿痛一直在提醒
它不会死
而我不能死

祖先的遗传病
把我绑在了病床前
我不是病人
我是家属
左腿的家属,右腿的家属
我身体的家属
我姓名的家属
逝去千万年岁月祖先的家属


练笔

大屠杀很快到来
我先把自己杀死
(这是一次必须完成的练笔)
然后拿上自杀工具
换了面孔,销毁姓氏
变卖所有财产
购置一间临时房屋
不认识任何邻居
美美地睡上一觉
在梦中杀死任何准备出现的梦
不给自己温柔的机会

天明之后
先去公园
用咒语遮住太阳
让提前来观看日出的人
绝望而返

午时到来
返回小区
把所有逝去的宠物
一一唤活,鼓动它们大声歌唱
让刚刚午睡的人,头痛欲裂

晚餐时分
向所有亲人发布一条信息
通报我已离去的消息

这一切完成之后
坐在十字路口
坐等所有复仇的人
向我问路
然后把他们导往
家的方向


唯美主义者的唯美

用人道主义杀死那只猫
用政治正确性囚禁那只狗
用文化相对主义骟了那匹马
用美食主义把它们全部送上庆功宴
用唯美主义为他们祭上挽歌
博得全世界中产者的点赞


米粒作为异物

在去医院的路上
我相信司机
驾驶术只是其中一项

在医院,我相信挂号窗口的每一张脸
都是真诚的
带着病容的或健康的

我相信通往门诊室的电梯
经得住我们所有的重量
我相信大夫的镊子、放大镜、手电筒
以及叫不上名的仪器都名副其实

我相信旁边的等候者
他用鬼脸送出祝福

我相信“走吧,走吧”的恳求
这是最初的语言
它指向所有地方

我相信取出的米粒
它在这里还有个名字叫异物
它经过了多次加工
从祝福变为诅咒
从诅咒变为破涕为笑
变为警示物
变为话料
变为记忆

离开医院
我们走散了
米粒留在医院
作为异物


天下粮仓

着火的粮仓里的
暗火,穿过严密的词语和
句子
烫伤了千里之外的玉米地和
谷农

粮贩成为无辜者
婴儿成为无辜者
猫猫狗狗
也成了无辜者

假设的烟头
正当时的高温
所有带火的冷物
全是嫌疑人
而审判者却溜之大吉
留下隔岸观火的人

继续隔岸观火


软弱曾经救了我

曾经,我也动过杀人的念头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我想杀人的地方
同样也在黄土高原的某个初级中学
我想杀人的原因
同样也是被人欺负
而被欺负的主要原因是
我不讨好校霸
不整天围在校霸身边听他讲笑话
不把校霸讲的笑话当成笑话
和所有人一起哈哈大笑
这惹怒了校霸

不同的是
他用语言欺负我
而不是拳头
但我更受不了语言的凌辱
终于,有一天
我动了干死他的念头

我计划用院子里散落的砖头
趁他睡着的时候猛砸他的头
让他没有反抗机会
因为靠武力我打不过他
这样的谋杀计划整整持续了半年
每天晚上就会重新策划一次
但天生的犹豫不决
和软弱救了他
间接地也救了我

我没有走到院子里
拿起任何一块砖头
因此也就没有发生一场
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个谋杀计划
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因为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复活的祖先

有一天
我做了个大胆的假想
不是梦,是想象
想象所有的祖先
一齐复活
或依次复活

他们急切地想见到我
来到了我的门口
向邻居打听我的一切
日子  儿女  脾气
他们要和我同吃同住
体验失去了的天伦之乐
直到再次死去

到这里
我的想象不得不终止
因为我又想到
我的家太小
收入太少
时间太紧
不喜欢热闹
我无处安顿他们
于是,我不得不
让他们再次死去
不对,是让他们永远也不能复活
也不对,是让我从此不再这样胡思乱想


我无情地揭穿了自己的面目

生活就是

优雅地
粗暴地
平淡地
枯燥地
形象地
科学地
哲学地
文学地
艺术地
低俗地
高尚地
卑贱地
形而上地
形而下地
谦卑地
高傲地
谨慎地
大胆地
聪明地
机智地
智慧地

以及
愚蠢地
暴露
我们的
愚蠢



此时此地

只是在此时此地
此情此景
我们才如此相像
如同一个人
而不是同卵兄弟

离开此地
过了此刻
我们又返回到各自
我继续是我
你继续是你

我们重叠的时刻
在历史长河里微不足道
我们岔开的时间
比生命还久


战争

战争的世界
由两个女人组成

一个寡妇
另一个准备成为寡妇

最后剩下一群
有姓无名的孤儿
寻找遗骨
是他们一生的任务


论证

我围着院子
转了十来圈
但没发现一个王八蛋
也没遇到一个好人

我围着自己
转了一圈
发现自己是个王八蛋
有时也是一个好人

对于这点发现
我并不太满意
我的本意是论证
你们都是坏蛋
我才是唯一的好人

但我也没有完全失败


春耕

犁铧快到悬崖边了
让马回头吧


雨夹雪

现在是
春天里的冬天或
冬天里的春天
雨夹雪或
雪夹雨
都不重要了

我们把棉大衣拿出来
准备再过一个冬天
或无数个
也准备把大衣再放回衣柜
配合季节的正常新陈代谢

一群人在院子里
堆了几个雪人
他们不让任何人抚摸
包括堆雪人的人

于是,这些雪人
互相问候  致敬
长时间地隔着空气握手
俨然它们才是院子的主人


谈起忠诚

谈起忠诚
我自愧不如


于是我选择在人群中
继续待着


真实的女儿

她在梦中喊出的“爸爸”
一词
把骨肉相连这个成语
从虚妄的现实拉回
真实的梦里


无题

任何时候 
把人民一词放进诗里 
读起来都朗朗上口 
我是人民中的一员 
却天生口吃 

口吃的人 
最怕遇到朗朗上口的词 
和一马平川的句子 
这些都是他的天敌 
哑剧最适合我 
你却让诗歌成为我的命运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