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罗秋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5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罗秋红简介

(阅读:665 次)

罗秋红,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年在《人民日报》、《诗选刊》、《星星》、《诗潮》、《音乐时空》、《世界日报》等多种文学期刊以及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发表600多篇(首),2019年获得齐鲁文学年度诗歌一等奖,作品入选多个年度诗歌选本,著有长篇小说《雪儿,你在哪儿》,著有《罗秋红个人作品集》(音乐作品集),其代表作《中国妈妈》获原创音乐三等奖,《娘的佛经》被称为神曲,被收入2012年新歌经典合辑,现居武汉。

罗秋红的诗

(18 首)

爱的脚镣

不要用爱的脚镣将我锁住
还说这是对我的恩典
爱不是掌握“控制技艺”
或者设置一些障碍
而纯洁的心灵
也是“长了脚的”

无形的“脚步”
永远属于天涯海角美丽的风光
属于冲破阻碍后,最后奏出的
铿锵的乐章……

若爱的脚镣压迫光明之心太久
潜藏的厌倦之虫将会爬进
本来比较平静的胸口
貌合神离插进黑暗的潮湿的空间
篡改道德上的最高礼仪
庞大的不安,终久会陷入
洪水猛兽设置的浮梯

而平静的河水,它们常常
也向往蔚蓝色的大海
而活泼可爱的鱼儿,它们常常
也向往自由自在游荡

要知道,绿叶的生与死
往往借助于大地的宽广与
雨露阳光的滋润;而“爱的脚镣”
属于狭隘的范畴。它散乱的
“怪异之音”,只能释放
阴气沉沉

令人战栗啊,让人瑟瑟发抖
喷嚏连连


蜗居

本指望这场疫情过后
就可以把涌进身体的惊愕
在开阔地段倒掉
没想到一场又一场大暴雨
跃马扬鞭向武汉赶来

下水道“毛细血管”如临大敌
颈椎也脱下安全帽
足不出户也听见乌鸦在窗口
说三道四。剧情越来越
超出武汉人的想象

蜗居在房间,只能暗合雨的
韵脚,用铁匠的钉子
扼制内心的恐惧

望着墙上的蒙娜丽莎
她说:亲爱的,你手上的
钉子是艰硬的“火”
而暴雨这个讨厌的家伙
早已跌进愚钝的炮火

此刻,看见影子对着镜子喊:
走出自己的围城,马上就
可以看见蓝天和白云


黑夜是饱满的

时间的玫瑰把它抛到
玻璃之外,它在广阔的
夜里,与露珠同道

以水的姿态读万物:
读落叶的印章
读石头的脊梁
读旧年的坚果
也读隐秘处那几点渔火

害怕渔火飘走,黑夜把自己
变成蜘蛛,躲到墙角边
寻觅感官里的,雨巷迷宫

此刻,黑夜在雨巷迷宫里
咯咯咯笑着,它的笑容
也是饱满的


妖精

在梦中,妖精把我拽进
玫瑰焊接的混合物中
还向我讲了亿年前一场
爱恨情仇故事
坐在混合物键盘里
我的肥袖荡起斑点露出澎湃

而妖精却一边咿咿呀呀
一边又把恩惠与罪孽交融到一起
泼向爱恨情仇的磨盘

我看见悬念壶口中,爬出
无数狰拧小兽,它们向我
展示一只瘟鸟写的诗句
还向我展示生与死的
和弦磨盘……

我把季节擦亮的斑点
缝进口袋中,继续出发
我用豪迈的歌声冲洗小兽们
藏污纳垢的磨盘

此刻,一切又无可奈何
退回命定镜框。妖精的昆曲
在空中,露出鲜红的花冠


木棉花站在高岗上

木棉花站在高岗上
美丽的样子奏响盛大的欢喜
枝繁叶茂,热情奔放
键盘里从来不装蔑视与绝望

一腔赤子之情,
惊动四座,赢得泥土一片喝彩,赢得雁鸣照亮
诗歌分行。
不卑不亢的木棉花
高举百年历史
点亮世纪明灯
用接地气的方式迎接惊涛拍

一朵一朵饭碗大的英雄花
不需要绿叶衬托,
钢铁意志始终举着龙的图腾
这清逸的隐士
胳肢窝里藏着万物复苏的灵气,
站在高岗上,花香弥漫,永远让全世界
刮目相看,
永远让全世界
眼睛一亮。


苇凤

着一身白衣随风起舞 
总是以飞翔的姿势苦吟未来。 
常常被风接住,也不发脾气 
总说:“有晴朗,就有风暴”

当挖掘机的嘴唇碰痛根须 
总会看见“隔夜喊话的风铃” 
左眼皮跳,你说:“这是苇絮在结自己的茧。”
右眼皮跳,你说:“这是稚嫩的新绿,在波浪上较劲。” 
一阵狂风呼啸而来 
迅速坠入地面。你不喊痛。 
你又说:“找到梵高的向日葵, 
我苇风也是真正的英雄。” 
此刻,我看见你,着一身白衣美如浮世。 
意念里依然举着 
向日葵的风铃。
而粗粝的风依然在一片 
苇上等待童年的油画。


月亮妈妈也会患上抑郁症

有多少人知道它忍受挖掘机
给耳朵带来的磨损?
忍受化学毒剂以及石油燃烧
所释放的浓烟滚滚……

睡在硬板床上,它始终不明白
人们为什么把昔日的池塘
交给轰轰烈烈的挖掘机
然后还说出理直气壮的道理

一个婴孩出生了,为什么
窗前却没有萤火虫把鸡鸭虫鸣
来唤醒?!

好在低眉的菩萨还会用意念
给月亮妈妈治疗偏头疼

好在意念搬迁的银杏
还有羞涩的表情

好在昔日外婆的苇塘里还有
祖先的瓦罐,
好在瓦罐里还有一枚清月

这枚清月,充满智的光芒
也许只有它才能治好
月亮妈妈患上的“抑郁症”。


《瓦尔登湖》传说

当落雪涂抹木制调色板时
千里之外的笛声,
正在忍冬花上复制蚂蚁的变格曲式。

蹲在雪地上的几只麻雀
没有多情感慨。
用蚂蚁的逻辑,
朗读前世今生的孤独画笔。

画笔里有大雪覆盖的真相
真相里有变格曲式,
叩击赤橙黄绿的长夜独白。

一个女人,
趴在窗口再次看见纷纷的雪花
演奏崇高的孤独

她不比这几只麻雀更寂寞。
此刻她又看见
千里之外的笛声正在
泉眼里涂抹起承转合的
《瓦尔登湖》传说。


呼吸是一条古道

游子望乡,呼吸是一条古道
夜里总会看见青花瓷搅动
一双绣花鞋上的回乡证
异乡的节日,似乎与他毫不相干
他总迷糊:我为什么来到这里?
夕阳照在欧式楼房的红色屋顶
大雁刚刚叼走屋顶上
横七竖八的寒气。
他身体里轮回的钟声
陷进仙乡之果的慢镜

他突然发现:“人生就是一删一减",
于是在月光的乡愁里
打开了梅花盛开的风景

坚强不屈的梅花,为寒冬点缀的
“减法运算”逻辑,替他拽回了
脱胎换骨的回乡证。


反革命的妻子

那年我十岁
我总看见一个女人
牵着她的儿子在雪地里
转来转去。
周围人打雪仗打得热热闹闹
她们母子却呆若木鸡。

村里人说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
只有我的母亲说她没有问题
我时常看见母亲偷偷跟她说话
还常常为她偷偷掉下眼泪

母亲说:一个下雪天,
这个女人的丈夫发炉子
他用报纸作引火,结果
那张报纸有毛主席头像
结果被邻居举报
结果被革命人士带走
结果她就成了
反革命的妻子……


纸歌

诗人如果没有白纸黑字
她的梦想就会被岁月击败。
历史,如果没有白纸、黑字
历史的真相就会以讹传讹

铺开一张纸,等于点燃了文明之灯;
等于找到了古往昔年的生存之战。

白纸、黑字,如一面镜子
照见每个人的心脏
照见真相亮出的底牌

纸上有光的蒲团
纸上有诗的喷泉
纸上有幸福的孤单
纸上也有富有的寂寞

诗人手上的纸,
便是诗人梦中的莲。
每一层骨髓里
都紧拽着富有的寂寞
紧拽着青花瓷的蒲扇

寂寞蒲扇深入荷塘月色
挥豪泼墨,
奔向另一张白纸高地。


江南雨

江南的雨,可以润喉。
青石板上的乡亲们

寻一亩地,便被细粒的甜翡翠庇佑,
流出星辰和梵音的节奏。

岚雾中的村庄,
掖着伞下的妙身材、香香唇盛开

动情的旋律便流进
每个人的心田。

记住了江南的青砖黛瓦
旗袍、小巷,便等于记住了
陶钵里流出的山的豪放和水的婉约;
便等于记住了故乡桥下的鸟雀争鸣和
野鸭戏水。

在曲径通幽的青石路上
断魂的小女人,
只要一咳嗽,便打开自己:

心胸一点点豁达起来
那雨声简直就是美妙的交响曲,
震撼的音律明朗欢快,
沁入每个毛孔,
令人神驰心醉。


所罗门的城池

在珞珈山的林荫大道上
我看见阳光爬到树上
用玉米的金黄,
涂抹树下蓝色交谈。
灿烂的部分,有后视镜里的滚烫……

径直往前走,我看见猫眼中,
有单纯的喇叭。

喇叭坐在千里的梦里
给我歌曲织丝巾,缥缈的丝巾,
围着前世恋人的脖颈,
湛寂图腾里收集
前缘的亲切和惊喜……

此刻,我看见树下一对对恋人,
唱着我写的歌曲。

而喜鹊却在对面树林里
使劲吹喇叭。把梦里的血管,
吹成宣传通道
通道里年轻的神
为我找到台阶的密码。

沿着神赐的台阶
我终于进入
所罗门的城池。


前世的名字

当你用尽心机诋毁我时 
我弯得像石头缝里的 
一棵小草:长出蓝色瞳孔 
长出小虫子的清澈 

我忘掉现在的名字,我 
长出前世的名字。 

陌生的蚂蚁是我诗句的恋人 
陌生的蚯蚓,化妆土地的厚重纹理。 

石头与小草双臂的魔术 
是伟大神仙献给灵感 
长出新芽。 

而千里之外,一棵小草 
举着白玉兰的台词 
一声不吭跑进我 
前世的名字。 


摆地摊的小贩

摆地摊的小贩住进属于自己的楼房,
是想象的; 
认为城管自身醒悟,
成为自己的靠山,是想象的; 
虎视眈眈的两个儿子, 
一下子找到漂亮的媳妇,是想象的。 

摆地摊的小贩,看到城管 
将小贩活活打死,不是想象的;
看到申冤的人
一个个被关进疯人院,不是想象的。 

摆地摊的小贩,最后想象: 
那个打死人的城管,
出门被车撞死,司机逃逸 
最后一条野狗为他收尸…… 

摆地摊的小贩,这个想象 
终于得到验证。 


自己把自己放进了旷野

笔,叼着文,在春风里行走
作为奖赏的钢笔脉搏
血管里也长出觉醒的花朵

笔,叼着文,在田埂上行走
笔的舌头,将会泊在《时间简史》里,
忘掉旧戏台
席卷而来的生老病死。

笔,叼着文,在苔藓眉骨里行走
向死而生的火苗从魔瓶里
冲出来,走向逆着光的“献诗班”
献诗班把日子的羽毛
揉成潦草人扩写的年轮

笔,沿着年轮的解说词
扯开一页又一页的白纸
奔向美人鱼设置的故事

此刻,笔的羽毛孤绝
执迷不悔。
自己把自己放进了旷野。


马头琴

1

把昨天的剩菜剩饭,放到
阳台上。倒一盆子水,也
放到阳台上。允许鸟儿
进来吃剩菜剩饭;允许
它坐到盆子里沐浴;允许
门铃对着它,迎风作响;
允许艾草的芬芳,点燃
亢奋的“鸡冠花”……

2

鸟儿不知人类暗器子弹
因此它不会患上抑郁症

只要阳光一升起,它便像
豆蔻女子,眸子里有兴奋
鸡血。额骨里有“鸡冠花”
的图腾。

3

可爱的小鸟,真像我对门的
胡大姐:散步,大笑,吃零食,平庸的日子,过成“鸡冠花”的样子。

4

她今天没有偷偷溜进树林
去写诗。却和楼下一个
拉马头琴的人,聊起有关
“鸡冠花”大闹钢铁的事情。

而她却说,她的父亲死于
贫穷与饥荒。生前也是
抱着这样的马头琴。


一个卖鱼的诗人

傍晚,阵雨先于暮色袭来
街道萎靡不振。卖鱼的
诗人,躲在墙角边撒尿
生殖器与墙上丝瓜藤
有了循环彼此的韵味……

异教徒的孩子,用生殖器
与丝瓜藤,架设了一座桥。

准备在桥下,用意念造
一座厕所,免得天气闷热
尿骚臭丧失时间概念。

此刻,他回到摊位前
拿一张报纸,走向接生婆
 
他问:卖馒头的小高
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接生婆说:“生的一个躲
墙角边撒尿的诗人。”

他兴奋地掏出笔写下:
“一个卖鱼的诗人,被
接生婆抓住了把柄”。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