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何家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4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何家明简介

(阅读:273 次)

何家明,1984年生于中国广东,职业艺术家,现生活工作于北京和广东。主要从事影像,装置,绘画 ,诗歌创作。北京上苑艺术馆2019年度、2020年度“国际驻留创作计划”驻馆艺术家。

何家明的诗

(21 首)

过山车

凌晨三点四十分至九点三十分,钟摆
慢悠悠的,摇摆敲击过往坚硬的心,
思绪已远去,一泡茶,一包烟,水与火
在清醒的烟雾中,想起你,你的故乡:自由而快乐。

久违的太阳,阳光在阴霾的露天里,
犹如九个太阳漫长的历史,灯火幻灭。

地铁广佛线转三号线,四十三分钟,
九首单曲“罗曼蒂克消亡史”循环的路程,
来往的少男少女,燃烧着天真与浪漫。

这三分钟,行走于磨难的移动走廊,拥抱
长情的拥抱中炎热而潮湿,面对苦难,
盼望着疫情时期,穿过二维码进入欢乐世界。

越过树林走进蜿蜒的回型铁栏,等待
等待着,上帝打开一米高狭窄铁栏的门,
坐上过山车短暂的飞翔,屋脊下秃鹰回到了天空。


婚姻

我们曾经奔跑,洋溢着天真与快乐,也曾在
屋顶如何瞥过暴风雨之外,银光坠了下去?

———浓厚的烟雾透过夜莺的啼哭声,压迫着
无幸,幼雏滑落下的苦境,在远处
铁瓦片站立,升起,落下而站立,架于
一条条蚀痕分享着婚纱,分享着共同的无奈。

铁丝编织情网腐蚀着天空,风停了,
太阳,阳光随着季节的推移,在院落
自然涂抹浓郁的色彩,包裹着一粒尘埃。

植被,高高笼罩在质朴流动的墨绿中回响,
幻化的笑声与哀愁弥蔓,稀释着固化的血液。

黎明前,我将听见夜莺动人的歌谣,将在四季中流转。


历史的车轮

你羞愧于看不见独裁者,给予
枷锁有多么沉重,人们释放
自我就有多么炽热。

钟摆在尖叶上移动,打磨
红色的城堡,在坍塌前
即将消散的粉末。

到那时,自由的旗帜
在唇齿间激荡,在我们的双眼中燃烧。

这时,大地才会发亮,你会
装饰优雅地出现在华尔兹舞会上。


腰椎病

生活与工作琐事,谈论
啤酒,酒精往事的催化剂,
一部当下心酸的苦难史。

音乐,理想链接现实的桥梁,
自我灵魂的放逐,在沙发
沉睡,温柔的进入梦乡。

———十字路口,一直在建设着围栏,
地铁,在大地中穿梭于地下,
回到地上的人们,焦虑的
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等待着公交,
他们回家或者约会,上班,见客户。

下午七点,我在秋季的阴寒里,
导航,朦胧的细雨,月光隐去了,
我穿过一座医院和三条街道,来到
山丘式的公园里,布满了积水。

一根烟的灰烬等待朋友的等候,
在长方形的石墩里,手带着一包盐。

我们一起越过马路缓慢的走进公寓,
公寓,一栋九十年代的繁华,过道上
一排排的铁门锁着暗黑沉默的格子,
踏上楼梯的台阶通向暂时的家:出租屋。


沉睡中的女人

太阳虚弱地,沿着
缓慢的弧线———移动,
如磨难滑过血红色的污泥,
你纯净的血脉被它闯入,占有。

鹰的双眼潜入黑夜,穿过
冷漠越过黄昏,火焰,
神的语言赠予向深远走来,走进
人们僵硬麻木的面孔:罪恶与贫穷。

人们,被剥夺的公民身分,除了
这凄苦的梦之外,无路径可寻,
醒来吧!亲爱的,把双肩提近你的头颅,
把沉默的城市甩近黎明前的黑暗。

伟大的前额———不可言喻的
天堂鸟,汇聚微弱的烛火照亮大地,
闪闪的光辉露出你的容颜,
每一片花瓣,立于每一刻时辰。


我们都在练习沉默

当潮汐无休止的拍击,直到
寒流席卷太平洋,北极星才会发亮。

一个地平线的变动而真实,
几可露美菱面的地动仪。

镜子,从通讯到见面,
在哪里,盛放着陌生的面孔,
熟悉而陌生的语言,
只不过几年或者几十年。

苦难穿梭在炮火之间,
催生荒城废墟,哭泣声,
流离失所置身于野蛮之中。

年轻的声音,呐喊
又回到空旷的街道上,哀愁
即将失去了仅有的自由。

极权帝国崛起的幻觉,海洛因,
人们,如往常一样都在练习沉默。


过犹不及尖叶一次转动

噢,机器炎热的轰隆声,
如往来,奔向群峰,
向虚空一击,回响
玫瑰气息的沉默。

你将看到我们如何?
怀里,拥有只剩下空气,
用力呼唤如此之久透过本质,
在废墟上生养子女。

至于我,你瞧,还活着,
一无所有为记忆所有,
前额重现往日的,形象,
相互不会交谈猜测彼此的眼神。

匆匆一瞥间,在劳作上,
永恒的劳作上,不及
尖叶的一次转动:问候与道别。


今夜谁会来敲开我的门

徙居,在枝条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除了树干上一道光的疤痕,化为春泥。

落叶,上升与下沈寻觅影子的果实,
火焰溢出它的身躯,形象之树。

花朵,果子,落叶,行为的言语,
抵不过神圣的七层塔注视着它的山峦。

谁?嘲笑水与火的日子,记起生命而忘记生命,
今夜谁会来敲开我的门,把我带走,带进你的心房。


席梦思

轨道,踏着石头与木方,
轮子将它贱踏,总是回到原地;
月台上既没有等候,也没有跟随,
我祈祷:火车永不开动。

———啊!年幼的裸女,你看,
那肌肤,透漏着光亮的白,
在彼岸搜寻失落的灵魂,
双眸进入一片金黄,你我也一样,
灵魂的高贵与卑贱都要微笑与鞠躬。

死亡,敲击死寂而灵动的双眸,
在一棵树上,缄默的
借来庄严的姿态消磨你我。

从此,贝壳封缄的信件,
埋葬在此地。


为一位女仕戴上皇冠

松果体被迫游离的灵魂,碎片
女孩,女人,伴侣,AI,
铁丝网里共享着婚纱,分享着
共同垂下的白发千丝。

椅子上生长一棵树,链接着
一株玫瑰,一颗陨石,隔空遥望,
亲爱的,为你戴上一座花园。


沙漏的声音

忧郁的女孩,你可知道?
在你雪白的双腿下, 
所有的愿望都不值一提, 
那是永恒的秉性,消失的,狂欢吧! 

少女啊,把苦艾酒给我,
报纸裹着野马在外面嘶吟,
冬眠的血与泪终要跨越寒冬。

冬夜笼罩着黑暗的原野,
也许是我的灵床,哇!烛光,
乌鸦滚烫的双眸焦渴痛饮,
尖叶上年轻的、鲜红的昏带。

一场荒唐的梦境在临终的圣章中疯狂? 
在遥远的,被风轻轻的吹送到耳中,而鸣起 
死亡:黎明前的黑暗。


隐秘的花蜜

长眠的歌谣在女人的口中拍击, 
一个女人,口中的玫瑰灰烬, 
生命的意志,来自地球隐秘的花蜜。 

自然,自然,自由飞翔的翅膀,坠入 
权力,历史碑刻的书写游离于时间之外, 
无形之手限制大地的乳房,这是你的坟墓。 

在铁滩上的波西米亚,举杯言欢, 
来吧!饮下这杯隐秘的花蜜,落下 
红,白,蓝,这三色丝带的逻辑造反。


俯视深渊

石头,种子,树茎,花朵,落叶, 
小孩在闲逛之中,把随手可得的礼物, 
源自命运女神的双手,你的馈赠 
用力柔进我的手掌心,一次次的松动如骨片滑过。

序曲的真———木乃伊,乌托邦, 
以高烈的白酒:纯的与混合的自然恩赐, 
粉红如少女般演化出生命的幻光。 

尖叶在自身中旋转,在响亮的火中旋转,
你是如何到来? 在空茫之地谛聴,
暗黑的,在依存撒下的幻象:扭曲的可见。 

逻辑造反,在台阶上往下,寻觅 
一枚曼陀罗或一棵野草,看见一英里。 

在这,暗蓝的,苦涩而可靠的往自己深处俯视,
抵达那棵零星布满金黄的杏树在火中沐浴。

一本孤独的烫金书本

头颅,一本孤独的烫金书本,书页 
摊开在裙摆上,词语,影像在腿上铺开, 
数不清的人头,随便翻翻的行尸走肉向时间扑来,
没于门阶,它们是否走进您的心田与梦境。 

难忘的爱欲,借用开垦心灵的名义, 
伎俩,脆弱,腐烂,投射它们自身的欲望, 
现实,犹如瘸腿的娼妓,向意识世界张牙舞爪, 
你们的希望共享着这具躯体,只剩下无助与悲伤。

人类最后的一片净土,家园,正在沦陷… 
离家出走的裸体敞开的老电影,回放 
空荡荡的,裙子,裙子在等待,等待着 
混乱在万物诞生之前的回响:灵魂的救赎。


我曾抚摸大海的肌肤

我曾快乐的在海边看着渔夫撒出渔网抓捕浪尖上翻滚的阳光。

大地被整容过后矗立的副乳,钢筋,混凝土,玻璃,塑料,
黑暗的格子在黑暗中,钱是真理,是权力文明的语言。

城市流下的脓水,河流泛滥的黑暗料理,汇聚
太阳底下,裸露的大海张开阴唇寻觅一粒走失的沙子。


一首蔷薇的诗体

2015 年泠冽的冬之诗,堕入
生活的幻象,我种了一株蔷薇。

墙,从南方蔓延到北方的墙,
枝条上的月尖,被驱赶的移动走廊。


烛火

当你躺着,铜头蛇般的河流出没时,
我们没有遗忘燥热的山脊,水滴滑落
藏身草丛中,那时在想了什么?

果实,在赤裸的枝条上,火焰升起,
在幽蓝的光里,我微笑的,醒来,
进行乏味的谈话,不可避免的向前,向前。

假如你跟我来,在枯萎的草茎上,
水滴一滴一滴的落在前额,那冰凉,
充满生命的归程,愉悦的垂下回响着大地。


当人类借用上帝之手

黑科技包裹起物的存在,风暴,响起 
遥远的,游吟诗人传颂久远的歌谣,而敲击。 

这蔓延的铁滩,银光挥发,这是你的影子 
这丑陋的,堆砌起一片沙漠,正如它脉络的所在。

岩石,流沙,沉默的,沉默……秃鹰落下 
一枚种子,涌出一片湖,这甘甜的树立起一面镜像。


马赛克式的公共剧场

"V-Cinema",贩卖处女透明的私密社会, 
前额,在丧钟敲响之前的AV确认键,左右摇摆。 

行为,扭动的裸体唤醒遥远,遥远的残存记忆, 
浪尖上的肢体,心跳动着自由、永恒的语言。 

谁?摘取了行为的果子,囚禁着重复昨天,今天,明天。


忘记不如铭记

当你在大地,在自身,双脚踏着肩膀。

我不知道?谁在摇动自己的记忆,
摇动的记忆是否将会被再次点燃历史。

唤醒死者生前的记忆沾着污泥重踏入一条河,
干枯的,血所铺成的地毯再次跌入诅咒的轮回。

钟摆呜吟,心脏搁下的日子还会增添更多?


恶魔的温柔

城市,城市……萧条的广场边缘, 
微风穿过你堵塞的毛孔,血液 
铺满通向地狱之路开满了一片片曼珠沙华。 

恶魔眷顾的马戏团之夜,动物,驯兽师,谁是谁? 
唤醒远古的记忆,一双双向天堂祈祷的手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