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艾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5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艾度简介

(阅读:371 次)

艾度,又名唐唐,当代现实批判主义诗人,独立作家,先驱者诗群,诗光音群主,回归诗社成员,曾为诗海岸等平台运营总监;《先驱者》诗刊主编,《中国人才库》入库作家。

艾度的诗

(15 首)

心愿锁

有太多的锁
锁着人心   锁紧愿望

铁的  铜的  精钢的
新近刚镌的 年代久远的
金光闪闪的 锈跡斑斑的  
一串串一摞摞
拴在菩提树下

每一把一个形状
每一把一个愿望
每一把一对门徒

前天我来了
替我恋着的人
也带上一把隐形的
可我没挂上
我怕它会累着了菩萨
累着了   我爱的她!


黎巴嫩的刑场

让真主见证
让国旗见证
也要让人民见证
那些曾经将人民置身水深火热之中的
现在人民已经为他们搭好绞架了
一座真清寺的空旷广场上
套索一个接一个
准备好了
……
民众纷纷围上去拉一拉
试试它们结实不结实


红色奔腾

那时
皆有路
有激情
有爱
有方向
有远足追寻
而现今
我们只余梦
只余脚链枷锁镣铐
一条跛腿 与
一双空洞的眼睛
在午夜寂寞里失神碰撞
破碎出声音

注定
我要老
只有表明
一个过程:
燃烧后
是灰烬…


父亲节,看见一只虫子

父亲节
我看见一只空壳的
艰难蠕动的虫子
除了剩余一副铠甲
翅膀以下

肚子
肠胃
心肝
全部掏空了

我看它爬过荆棘
仿佛看到
另一个自己
另一群奔走的男人!


0℃回銮

早春已行过割礼了
幼儿要步入成人的行列
但  这没有什么值得欢悦的
这是有史以来最为悲伤的春天
许多纸扎的梨花朵朵锦簇 散射出白光
灵柩前进时  他们跟随哭泣
人行闪避
世界从未如此安静
所有的门廊都带无形的锁链
只有风透过墙隙
它可以看见一个冷板凳在一个朝阳的角落里默默流泪


我拍你,醒来

我很清楚
心知肚明的知道
它们已经死了
只是
我不愿去相信即成的事实
还当它们都睡着了
沉昏在黑暗中

拂晓来时
趁鸡未鸣
我赶在它的前头
对着它们
每一个人的脸庞
拍一拍
拍一拍
拍一拍
也拍一拍我自已
(时代,它马上提醒我:
因网络问题
除了自已有知觉,
可能其它人并不知道你拍了他!)

醒来
我拍你
愿你们只是睡了
而不是
已经死去!


哪有,献祭之羊

不管你承不承认
已即成事实

他们已带领人民
跪在泥土尘埃中向上祈祷
乞讨活命  祂能原谅

现在
轮到你
要你去找出一些羊
替人民来献祭

人民千百万双眼睛
紧盯住你的作为
快去找出一些羊
替人民来赎罪

祂  全能者等着
祭师
我们的代表等着
人民  众心等着呢!


深渊

深渊
不在我脚下
不在我身边
它在我呼吸内
每进入一次沉睡
我都可以听到它
在梦里咕噜咕噜咕噜地响

深渊
我不用一双眼去看
不用一个脑袋去试探
每踏出一步
呼出一口气
它弥散开
我的灵魂都能感觉!

深渊
向下吸食的奇怪的黑洞
我每说出一个敏感词
它就把我的自由
我的性命
吸食抽去一些
直至我的灵魂真空
连恐惧黑暗也没有
为止!

我终会死的
跌落它中间…


时代的一对孪生兄弟

如果  我是一个儒生
我会对照着 对它比较
历史上有过的一些参考图像
我会仔细着端详
看 它翻覆巨浪堆垒潮流
那身段怎么瞧
怎么着都象是秦皇汉武的一个孪生兄弟

翻开册页
覆盖住它的丰功伟绩的话
纸间显现好多血泪斑斑
你听得见的话
隐隐约约  无数哀嚎

如果 要是一个儒生的话
我就怕了
对它心生惶恐
仔细端详着
怎么看
它怎么象是历史间有过的一个翻板
它那像貌 身段 做派 德行 多像是
秦皇汉武的一对孪生兄弟!


一别经年

你的星空是蔚蓝色
繁星开出鲜艳
屋顶上炳稀颜料翠绿的色彩
象早春广袤的原野
每一笔划出梯田
品起来似细细的潺潺山泉水
前窗 上悬着明晃晃弯月
包围住冷冷莹光
荊棘沿小径曲曲折折 爬满山墙
紫叶片伸开手掌来
似要捧起你的娇媚
一别经年
顺手推开一扇虚掩的门
珠帘里   隐隐约约见着
你立在梦里面  白裙裾飘逸
水洗过相思地一般!


子夜之后,我就缄默

二月最后一天死亡
二月最后一天它是富余的
从今天子夜开始
明天它又新生
新龟诞生
我们要回到大海
就要逾越危险重重的沙滩
虎视眈眈的注视
我们明天会回到汪洋大海之中去?
无论如何
事先都已准备好了口罩
我们戴上 蒙面不止一天了
此外呢
它还意味着什么?
路途遥远
大家彼此珍重
保护好自已
保护好后可以去向蔚蓝


景象

它把他耕种
带进泥土
回到他最后的归属地
楼道里沒有哀乐
没有悲喜
没有哭泣的女人
隐隐的火光中
淡淡的袅袅的轻烟冉冉升起
黄昏
雪水洗涤过世界
夕阳西照时分
我只见得  素素净净纸扎的白色花朵
一串一串  背垫背地
从小区1号楼内墙向外攀爬到春天的大街上


你以为自由了吗

沉默   并非不好
也非全好
你看
一块拴门石
一生不曾开口
且又看
台阶上那条狗
昨晚一夜都在汪汪叫
一犬吠影  百犬吠声

我倔强地闭紧嘴巴
要做城皇庙前那块垫脚的石头
就是当你洗净手
弯下膝盖跪倒时
与我互碰的那块石头
五千年来
我的文字只是一个图腾
从未走不出过这座阴森森皇城

九个大钉的门
硃红色的那一道正门
它锁着
一直锁着
我的文字没有其它化身要从那沉默里脱胎换骨出来


绝症

我大力地推开一些梦
只不过象是在梦里踢开被子

我们冷了
自会冻醒
但要是死去呢

我们自己建造好地狱
自己走进坟墓

死 有什么可怕的呢
可怕的是
我们活着时
都挤向死亡之地
只想自己一个人走得更宽阔些
一点也不留给别人活之路


与之交

她们要我的只是赞美
可我的赞美并不多

大多数时候
我是抱着我的脑壳思索

当然
我衡量美的标准她并不认可
所以   大多数时候我
被冷落

如果她自己在大床上罗衣轻解
我也独自在阳台上宽衣解带

阳光雨露
它们沐浴我的赤裸
我的体魄
那美
她不一定可见
但我呈现了
也不一定要人赞美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