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贾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1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贾丽简介

(阅读:228 次)

贾丽,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有作品入《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诗歌年选》《山西诗歌年选》《诗探索》《诗刊》《星星》《诗江南》等多种刊物,曾获忻州市诗歌大赛一等奖,成都大地金秋散文诗大赛特等奖,诗咏淇河鹤壁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出版诗集《草色烟光》,现居山西。

贾丽的诗

(17 首)

平安夜

亲爱的,今夜
我比迟来的雪安静
比归乡的明月孤独
亲爱的,我闭口不谈天黑与天亮的不同
身边的兰花还在开着
花香依然是生活的味道,夜色
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为自已沏一壶红茶,为远方的你读一首诗
今天还没有做完的事情
都暂且放下
此时拥有的,已经足够让我满足
唯一值得做的,就是想你
不顾夜色的阻拦
我要一直想下去,直至
想来了钟声的祝福
想来了
明天的雪花,我愿意做雪花的人质
去换你的孤独


窗口

我经常从这里向外着望
看晨曦,看暮光,有时
伸出手,总想抓住点什么
可我什么也抓不到
牧马人电竞馆,墨盒机械密室的广告牌
在对面迎街的高楼上
它们比我高很多,经常和我一起看
流水般的车来车往,熙熙攘攘
忙忙碌碌的人群,穿过斑马线,在前进街
为了赶赴一场美丽的景观,一生有无数次
从这头走到那头
窗外,那么的事物,都是我惦记多年的朋友


落日之歌

一条古老的河流
我们称它为滹沱河,一些已经发黄的野草
我们叫它们苇草
落日像金黄的冠冕
即将归还大地,一只喜鹊
正从河面上滑过,展开的双翅
带着轻柔的光线
我远远地望着
天地间一片苍茫,似乎有什么
将要飞起,似乎
没有人会忽略
这生而有翼的万物。


此时此刻

做了一个梦,怎么也找不到
自己的身份证
贾改平,找不到了
贾利平,找不到了,贾晋媛,贾利,贾丽
都找不到了
我成了一个没有身份的人
一个女儿,一个妻子,一个母亲
突然间成了一片空白
曾经多病的小女孩
青春亮靚的大学生
煤质科的统计员
下岗职工,饭店的老板娘
摄影工作室的经理,两个孩子的母亲
满脸皱纹的女人
失去父亲的女人
开车为生活奔跑的女人
写诗的诗人
我是谁,我为什么在梦中
变成了一张薄薄的卡片
排着长队,等待验明正身。


一个人的月亮

这一刻的月亮是我的
如果用一个词来代替,唯一合适的
就是怀亮,姓贾
他是我的父亲,我仰望着
他静静地悬在高处
我喊:父亲
他没有应答
我再大声地喊
父亲——
只有回声,像月光
洒满夜晚的每一个角落
照耀着母亲的腰椎痛,关节痛
照耀着该整修的老屋
他似乎要将所有离开家的日子
一起照亮,尤其是
我的眼睛
我的内心
我干净的书桌上,父亲的照片
静静地看着我
像一只回家的月亮,真白,真亮。


雨中

在父亲的坟前
跪下来
 
……无边的秋雨中
我像一座孤坟,跪在高岗上


开车送父亲回家

开车送父亲回家,穿行在茫茫的夜色中, 
无边的寂静,我能听到 
父亲微弱的呼吸。风吹着 
路边的树木呜呜作响, 
像是有人在哭…… 
所有的路凸凹不平, 
车轮咯噔一声,一场大雪就落了下来。 
我不去看随行的大夫与护士悄悄交换的眼神, 
看到他们,我的痛就加深一米, 
我能承受的已到极限,离家数十米时, 
我看见,老屋的房顶上, 
早已堆满了厚厚的积雪。 


小桔灯

整上晚上,一盏灯
静静地亮着。
橘色的光线没有皱褶,没有欲望。 

我站在窗前,不是为了成为命运的风景
我只是想,在这辽阔的黑夜里
种下
一粒星辰般的红豆…… 

无论多少夜色
都无法说服它停止发光…… 

一滴眼泪正在迁徒……
踉踉跄跄,跌落夜色。


黑暗中,我们沿着白雪覆盖的街道回家

我们谁都没说话
我们不知道怎么把父亲一个人丢在寒冷的黑夜
丢在泥土之中
而从那里离开的
世界空荡荡的,所有的地方
都是孤苦伶仃


写给弟弟的诗

父亲走后
你长大了
回家的日子像星辰
挂在母亲的天空
母亲眼里的泪
终于有一只手去擦了

看看母亲的白发
一如秋草带来凄凉
你要学会做一个小站
让时光列车偶尔停上三分钟

秋天已深
我看见风吹着黄昏
吹到山的尽头,那么多的
蓝天白云,已足够我们用上一生


荷叶坪

荷叶坪并没有荷叶之美
荷叶坪有很多
我不认识的花和草居住在那儿
棉被一样的草坪
果汁一样的秋风
酒杯一样的天空
静卧了千年的山峰

在荷叶坪,
风一次次掀起我的围巾
我在草坪上
打滚嘻闹,像蝴蝶一样飞

一朵云正路过头顶
和它相遇是有缘的
荷叶坪,仿佛只是在等我
我将留下所有爱的目光
眼睛里的
心上的......


天空了

田野上,风化的秸秆
一触即倒
风水先生正用罗盘
给父亲测定最后的封疆
冬日的旷野,风越走越急了
似乎想急于抛弃什么
冻土无声,它想说的
都在我的眼里,变成了泪水
流下来,这当然不够
弟弟的眼睛里,也有清泪流着……
用力挖一揪土
心上就多撒一把盐,我裹紧大衣
我不敢说冷
更不敢抬头仰望,天很空
然而,大地更空
似乎在安静地等着
一个人的到来……


真实的梦

那个在地下睡了两年
一生与草为敌的人
昨天晚上醒来了
他和睡之前一模一样,没瘦也没有胖
他依然穿着白色的T恤,灰色的裤子
好像他还没有死
他的脸上依然有慈祥的笑容
他依然在房后的地头拨草
依然从不用刀
宽阔的地里,除了草,只有他
草们很茂盛,它才不管是梦里还是梦外
只动了动身子
就让死去的人又活了一回


面前的月亮

平静,安祥,多么像一个人
在天上,望着我
这个人当过电工,钳工,焊工
退休后,种过高梁,玉米,葡萄
闲暇时翻阅《史记》《论语》《万年历》
一张报纸也会叠的端端正正
他说,人间的事都做完了
一定要当一回神仙
现在,他在天上
让我承受着一场
人世间的阴晴圆缺,悲欢离合。


父亲的工作证

贾怀亮,出生年月:1936年3月
单位,轩岗矿务局六亩地矿
感谢这方方正正的文字
感谢这一发黄的纸张
将父亲挽留在人间
继续工作着……
安全帽,工作衣,长筒雨靴
一穿一脱,三十三年了
现在,他躺在地下
他想好好休息
在配电室,在一间挂有
闲人免进的地方。


我坐在山前,待万物复苏

风依然在吹,雪一直在飞……
一年了,我反反复复地描述父亲
已经习惯了
用这样的方式谈幸福,谈困惑,也谈忧伤,习惯
白天与夜晚
在白纸上熬炼自己
把泪水当盐水咽下去……
我知道,父亲不是诗人,也不是哲人,他不懂诗
但他告诉过我: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他还告诉过我:百草治百病
拨开丛草,我想寻得一味疗伤的妙药
一根草深入土中,就像一个人的命运
顺从着神的安排
这些善良之根,正直之根,淡然之根
根根相连,我坐在山前
像疾风中的一根草,适宜迎新,也宜恋旧
我用纸做的花圈虚拟一个春天
待万物复苏……


秋风辞

我不知道你来的速度
就象不知道日出日落
花开花谢一样
近距离才看见
如母亲的头发
什么时候白了……
而我,又从
那天爱上了他

看不见的速度
如秋风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