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春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49 首诗歌,总阅读 49004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春兰简介

(阅读:246 次)

李春兰,医生,山西省朔州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见于《名家名作》《都市》等,荣获《青年文学家》首届爱情诗歌大赛一等奖。

李春兰的诗

(14 首)

我用五彩石补牙

补牙,就象是补苍天
仿佛我就是那个人类之祖
女娃的后人
梨花杏树都是风给的白
我的白
是上天亲赐的,封了
白衣天使   

许多的长痛与酸楚
转过头去,小鸟就飞走了
泪水串起了五彩石,风
又回到了不周山

黑夜进入了梦中,流星
落到了我的手上,象
一颗又一颗的五彩石
我用美丽的五彩石补牙
就象美丽的女娃
补苍天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梨树还没有发芽
小草也还未见伸展胳膊
可是我听见天边的春雷
阵阵的滚动,渐润的春风唤醒了
我的神智,春天已经到了我的
窗底下,等待我把窗户打开

我可以走出去啦
脱去厚重的大衣
掀开雪花,走进春光里
一冬的寒气沐浴着温暖
我的心在润化,从冰层里滴出水珠

被压了一冬的天空
明亮起了,女子的声音也清晰地
划过天空,穿破云层
抵达阳光,春天来了
桃花,杏树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她们说,可以忘记冰封的冬季啦
不堪回首,就敞开胸怀
让春光走进来,春鸟、银杏
依次降临


白狐的爱

丛草的爱,落在云下
低入尘土
前生的你,居在高处
用无形的力,把我鞭的浑身疤疼

剥去陈皮与皱折
山涧的清泉注入疼痛与伤疤
白狐在夜晚复活
千里之外的桃林,埋伏着你的遗骸
这一世让你来低伏、求饶
在我的蹄下臣服


七夕相会

深山、寺院像极了我的青春
山雀、灰椋鸟从七月飞来
虔诚叩拜

每燃一柱香,香灰就脱落一次
爱就少了一大截
钟声荡开了菩提的禅意、清晨的波纹
爱就又一次散满了整个山谷
鸟鸣、山泉纷纷把桃花展开
露水沾满了热泪
阳光跌进了小雨滴,在佛前
结成尘缘,七夕相会

每一滴祈祷的目光
菩提叶上落下的执念
一旦你跨出寺院的门坎,你身后的爱
就会深深地后悔


筑巢

群星已经毁灭
我在晚上把它们的遗骸
拿出来,用月光消毒
像蜜蜂在花枝上筑巢 


虚空

那朵菊花
一片莹白,你只需远远的
观赏,不要伸出手表达你的喜悦
远远的,她永远像一团云
而你永远是一个爱慕者
你采摘的过程,只留下虚空


窗前的花

养了多年的花
一直都像,窗前的春风

有一日发现边叶黄了,淡淡的粉
褪去了清香
原来有许多小虫,想在花蕊上
安个家

昨日我喷上药,花象是低了头
连根拔起 ,真的不忍心

窗前再没有那盆花了
我还是时常想念她,少女一样的
风姿


三月天

其实, 你可以忘却
三月的风抽出了绿丝绸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我从三月的
水边走过,鸟鸣渐远
云朵白净,三月已经走近我的
心里 ,漂洒着细雨

远方的音信,都在这水边搁浅
鱼儿也快上岸啦
给三月带来一丝惊喜

三月来自遥远的天边
山岚隐入浅草,拔出阳光来
我爱这三月天 ,爱着它水底的绿茸草 
破冰而来   


少年

从一颗爱做梦的星星上
跌落在人间,万物变迁
一个懵懂的少年,从浮萍的
莲叶上采摘恋情,莲叶很近
而浮萍却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陌生
像新生的露水滴落在时光里
我没有察觉,你没做到毫发无霜
春去了,我拾掇到的小石籽
都是闪闪的思想


伤口

我住在一间陋室里
纸裱的窗户,已经被风吹破
大个的蚊子,嚣张的毒蜂
经常会闯进来,把我从睡梦中
扰醒,我的胳膊都是在
黑暗中被无意咬伤,发着红肿
我找不到它们在那里窝藏
只听见它们在嗡嗡嗡地作响
只有把自己变成它们的同类
才能发现它们的踪迹,与它们一搏
只有忘记自己是人类
把自己想像成蚊子
毒蜂,伤口才不会太疼痛


昨夜

夜色已经堵死了路口
一群羊的阴谋
把出山的野兔吓退

亲人成了甩响鞭子的牧人
黄昏在鞭声中,哭瞎了眼

把松柏推向山顶
让群星窥视,花骨朵
率先开放,让春寒遍野
来挣春


黑夜里

我把黑夜翻出来
一读再读
隐藏在它细缝中的光
可以直达洞口


风戳破了伤口
寒色的小朵的云
降下了雪花
掩埋了许多的小生灵

黑夜里,靠近烛火
离阳光会更近


灭不了光明

是真的郧落了很多星星
所落之处,都能听到砸在
草木上的哭声,无处避难
就写自己的诗,让泪流出来

花瓣落在了泥盆上
雷鸣想把整个天空劈成俩半
猛兽从豁口奔出来,把河山
撕开了个血口

安童生笔下的小女孩
将要冻死在一片白茫茫
这个深夜
压缩了天使的哭声


与萍为邻

让少女长成花蕊,误过
结果的季节,结不成
橙色的风

你在水里结成了荷
与诸多的青萍为邻
受流水的侵蚀,虚空
设下的孽,黑夜设下的障碍
黑夜流淌着黑,许多的弱小
生命垂危

如果白昼没有显示蓝
黑夜就不会降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