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舒雁(四川)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7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舒雁(四川)简介

(阅读:245 次)

舒雁,本名吴永贵,作家,诗人,教师。现居安州。四川省骨干教师,四川省绵阳市优秀乡村教师,绵阳市百优班主任。作品散见于国内各大报刊,网络,微信平台。著有诗集《自然箫音》(与家兄合著),小说集《爱的神矢》,教育随笔集《理想的风帆》等。

舒雁(四川)的诗

(10 首)

阿贵的骨头

上帝无言 遗落一块骨头
在寒风中呼嚎
寻找回家的路
寻找一个叫阿贵的诗人

骨头已经辨不清方向
所有的意识都模糊不堪
诗歌已经无能为力
阿贵只有扛上锄头的功夫了

阿贵早上醒来的时候
就发现骨头已经四分五裂
失去的就让他失去吧
让诗歌也回归过去吧

世上有无限的不可能
骨头始终也没有醒悟过来


风中

清晨  树叶在说话
吵醒少女美丽的梦境
树叶的背面
隐藏着一段故事

风儿飘飘
梦境化作碎片
虚幻的故事
随着风儿
缥缈成悠闲的云朵
没有色彩

有早行的人
步履匆匆
耳边就有风声阵阵
故事就没有了影儿

但见那风中的树
鸟儿摇晃着身影
仅仅是身影
少女美丽的身影

然而  虚幻的声音
总是响彻云霄
除此而外
再也看不见什么
再也听不见什么


在季节的缝隙间

在季节的缝隙间
鸟儿的翅膀不再抖动
百兽的步子迈不出去
微弱的阳光停留在季节的缝隙间
我温驯地变成了一头猪

在十二生肖里又轮回来了
我会坐在冷却的风中
看那潮湿的云朵
怎样地发出狰狞的声音

奔腾的河流切割着时间的碎片
我不甘心自己的本家被任意宰杀
只有在记忆中数落着自己
也未曾改变自己的命运

寒冷在季节的缝隙间沿续
走在生命的尽头我却不知我又是什么


在月光中歌唱

月光  水一般柔情
只有在月光的氛围
思想才有了自由的空间
可以驰骋于九万里长空
可以沉落于自己的回忆
月亮  是一座山
月亮  是一团火
火焰总在山间喷吐

在这样的氛围里
最好歌唱
歌声就飘过一生一世
从此
没有忧伤没有烦恼
棱角分明
如果举杯
喝过一万年的佳酿
歌声  就会灿烂无比

我总在月光中歌唱
我把诗写进月光中
嫦娥就会舞动漂亮的身姿
水的余韵
荡涤着我的心灵
月亮
就比太阳还更亮


一棵树和一群鸟

有一棵树
和我作了邻居
树是我的手臂
伸出去
抓住了一群鸟

鸟们从蓝天飞来
鸟的翅膀
是那一朵朵鲜艳的云彩
站在树上
开满了花
于是
这棵树万紫千红
像满天的星星

树疯长起来
一个美丽的童话的故事
在鸟们的歌声中
容纳了远古的时代
让我看见了历史的颜色

鸟们并不筑巢
家已经没有意义
它们只是过客
当树摇摆身姿时
整个世界都在颤动
风带走了鸟的影子

终于  树发出了声音
不知是狂笑还是啼哭
鸟们在树的上空
盘旋成绝世的风景
羽毛就开始飘飞

在未来的某个日子
我倚在树上深思
我的思绪随着鸟的失踪
伴随着树的老去


沉默的庄稼

有一丝风儿飘过
庄稼地里杂草丛生
苦难在生根
看不见一点绿意
看不见了母亲的身影

母亲病了  病得很严重
这曾经被母亲伺弄过的庄稼
沉默无语
似乎也病得不轻

风儿能说什么呢
风儿飘过荒芜的庄稼
连叹息都没有了


小鱼的孤独

原本我从市场买回两条小鱼儿
全身金色的红让玻璃罐
盈满了生命的底色
原本它们俨然两兄弟或两姊妹
活跃得让我感到生命的律动
每每喂食  它们欣喜若狂
望着头来看我  我感到一种亲切
当我走时它们要向我送行一般
挤着身子眼看着我挥手离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其中的一条鱼儿死去了
就让那只活着的小鱼儿失去了伴侣
往日的活蹦乱蹿看不见了
就像遭遇了一场大的灾难
它是患了抑郁症般沉默
显得那般孤独无依
往往是一动不动地出神
任是什么声音的刺激
都唤不回它曾经的那般活跃

我理解了小鱼的孤独
可我的热情捂不热它冰冷的心
我知道死去的鱼儿是它的亲人
它伤心过度痛苦至极
仿佛苟活于世苟延残喘
长时间一动也不动一如冬眠
我不忍打扰它  不忍去搅动
它内心的那份悲伤和凄凉
世界是安静的
但愿时间能淡去它的那份孤独



我的哥

有时就想起我的哥
浓黑的头发披散着
不修边幅的作派
不注重自己形象的个性

昨晚梦见了我的哥
仍然是那张忧郁的脸
我不知道
他有没有解脱他生前的疾病

我的哥很年轻
他的生命定格在三十四岁
这个年龄让我悸痛
让我无法忘却

我的哥终是走了
一去十余年
没有人能记得他
唯有我  和我的家人

我的哥写了很多诗
他也喝了很多酒
他的诗是有生命的
但不像邋遢的他

他的忧郁缘自他的病
这让我非常心痛
因为我们相继来到这个世上
成为了兄弟

然而我的哥去了
在天国他是否还在写诗
那边有发表诗歌的报刊吗
上帝是否也在读他的诗

我的哥是孤独的
他孤独地写诗和喝酒
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
他生前的诗已没有人读了


黄土镇的天空

看不见铺天盖地的黄土地
探不清小镇名字的渊源
这个名字总让人怀疑走错了地方
走向了黄土高坡
一句高亢的“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让歌唱者嗓音发颤

行走在这个小镇
心里默念着这个小镇的名字
就会感觉到每一个脚步
稳重而有厚度
因为人们的怀疑
仿佛就进入到那片厚实的土地
抬头看看天空
相信有一朵云
就是从黄土高坡飘来的
云也是有脚的
云也是有嗅觉的

从天空飘来的那高亢的歌声
感觉这不是一个小镇
不是那不起眼的山坡
问苍茫大地
这是不是黄土高坡
飘来的一角


冬天里的雾

开车行在路上  却发现
世界浓缩在几米之内
路上车来车往
有如闪烁的霓虹灯

有人诅咒  有人谩骂
然而世界并没有因为诅咒和谩骂
止住寒冷的脚步
这只是世界呈现的一种方式
天隐没了  城市和村庄也隐没了

我握住方向盘
就像握住冬天的触角
浑身感受到冬天的气息
穿行在季节的深处
仿佛在作着一次特殊的旅行

不远处有一条河
我听见了冰块下面的声音
这个冬天并不孤独和寂寞
看不见前方的路还有多远
就只盼望来一场足够大的雪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