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慧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6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陈慧遐简介

(阅读:214 次)

陈慧遐,土族,1986年10月出生于青海省西宁市,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曾被推荐选送至北京鲁迅文学院进修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著有诗集《蓝色玛格丽特》、《一湾清流》。

陈慧遐的诗

(15 首)

蓝色玛格丽特

湛蓝的湖水溢出冰面
像极了蓝色玛格丽特
那自然花雕后的冰絮
带着咸咸的味道
让我想起了发生在那位调酒师身上凄美的爱情故事
 
黑马河的马儿
牧民们的牛羊
活蹦乱跳的鼠兔
自由自在的白天鹅
还有那鬼鬼祟祟的野狐狸
 
寒冬里的野狐狸不再愚蠢地只惦记藤上的葡萄
它们贪恋着白天鹅的血肉
追呀追
在光滑的冰面上狠狠摔跤
直到摔碎那些不切实际肆意滋长的欲念
 
终于,它们看到了我
像是遇见巨大的敌人
开始拼命奔跑
远去的影子时不时与冰面画出交点
该是有多狼狈啊
 
寒冷让原本逍遥法外的沼泽变得乖巧
我穿过它们的身体
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脚步声
还有即将踏上这片圣湖的心跳声
 
蓝色为底的景色或多或少透着忧郁
可我还是满怀欣喜地捕捉它的美丽
摆脱千疮百孔的城市
原来我们可以与自然如此亲近


出场退场

当一团飘浮的云
在我面前刹车
我便开始相信命运

云很轻巧
明白什么时候出场
人很笨拙
不懂什么时候退场


面具

摘下面具
你眉目清澈
流出的话语
不带一根刺

那面具下的脸
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苔藓
它们散出腥味
漏出成长的苦

戴上面具
喜怒需要掖藏
直到有一天
你的脸
变成一副货真价实的面具


水做的女人

绵绵的沙
盖过脚趾
轻轻的浪
带走了沙
像母亲领着孩子回家

蓝蓝的水
淹过眼睛
水里
很明亮
像一个自由美丽的王国

它们摇摆着
映着太阳的光芒
不在乎冷眼
尽情地活着

深呼吸
在水面上
一片碧蓝
我又清楚看到太阳的微笑
等身上的海水干透
太阳还在那里
只好挪步藏在阴凉里
因为
我也是水做的


转山

我望着转山的人们
心里打起了鼓
第一声
怀疑他们的信仰
第二声
怀疑自己的意志
第三声
怀疑转山的路程

就在那里
一动不动
移动的人们
就在那里
一心不二

淅沥的小雨
洒向我的头顶
浇灭了一个个否定
生长出希望

山在那里
它不过来
我就过去


斯里兰卡的乌鸦

一个白人老头跑了过来
告诉我餐盘中牛角面包的去向
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向他道谢,并祝他用餐愉快

走廊里
乌鸦们窃窃私语
黝黑的羽毛干干净净
它们摆弄着高傲的姿态
却还是惦记着人们剩下的食物

最后
我用一杯咖啡打发时间
独自看着周围的一切
包括这些无所事事的乌鸦
原来在斯里兰卡
它们被娇宠的无法无天


晚春

空气里传来你的味道
携着春的香气
扑向我

西北的春
来得太晚
待到风和日丽时
人们还不小心裹着羽绒
尴尬地走在街道上
面面相觑

冬日漫长
春的模样更是可贵
暗恋时久
你的模样愈是清晰


杂碎

这应该算是对动物肢解的诠释
一碗肉汤里
沉淀着它们的脏器
再浓的胡椒味
也无法遮掩它们浓重的体味

咀嚼显得无力
吞咽下的汤
从喉咙顺着食道
流向胃里
一股浓浓的热气
瞬间温暖了两侧的肋骨

西北人的早餐
显得重口味
可是人们需要热量
就像刚烈的性情需要酒的加持
抵御高原的寒冷和一切的困难
就得有这种劲道


过去于我

我们所拥有的过去
如同一张张被无情地打上马赛克的照片
仅留下回忆的线索
我却懒得从线的这头眺望那头的风景
过去,就是过去

时间,又总是勤于偷窃
激昂的青春
汹涌的热望
被它偷的片甲不留
还拿如期而至的衰老和病痛作为补偿

终于,我们累了
不得不出没在黑白之间
游走在哭笑边缘
心被一次次漂洗
剩下清晰的呼吸声
还有人生真实的沉淀

天亮了
天又黑了
我们在影子的陪伴下
在一个又一个黑夜中睡去
梦着一个又一个明天的样子


一杯啤酒的热度

冰块兴奋地跳进啤酒里
激起快活的沫子
它那晶莹的身体变化着形状
缩小,缩小
最后溶合为酒水

一杯啤酒可怜的酒精度
也可以麻痹神经
再加上那些碎碎的映象记忆的搅拌
让人一蹶不振

醉了
怪酒
吐了
怪酒
让人念好的无非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
和忘乎所以立志称雄的霸气
但这热度
飘来飘去
随酒精一并挥发
逃离的无影无踪
只剩下昏暗灯光下横七竖八的酒瓶
还有孤零零即将消沉的意志


塔顶的铃声

佛塔啊佛塔
你支撑着疲顿的身子
倾听人们讲诉各自的遭遇

那些混沌的心被你无量的佛光刺透
滴干了欲望
收获平静
 
佛塔啊佛塔
清新的阳光下我为你着迷
你从不会拒绝我的眼神
忧伤或是喜悦

你的光芒映入我乌黑的眼
我看不到痛苦
看不到欢乐
只听见塔顶被风吹响的铃声
那可否是你为我奏响的乐曲?


云的启示

你坠落
像失足的云
跌落到山尖
滚落到山腰
砸落到我的心头

于是,阴沉
于是,无力
于是,跟着夕阳一起叹惜

光束陷进了泥潭
挣扎着
最后被湮没
就像被风吹淡的云
只是散开
只是飘远

黑压压的夜
我看不到你
就像看不到从前的自己


老树

老树,或许你也该休息了
瞧瞧你干涩的皮肤
它们枯裂了
你那棕褐色的根子深深地伸到大地里
兴许是你顽强生命的唯一证明

老屋,空了
没有主人的它
没了色彩,没了存在的意义
你这棵老树
哪怕再怎么仰着帅气的额头
哪怕再如何向往着高高的天际

巷道里确实少了什么
少了我们这群疯子般玩耍的孩子
少了那两个慈祥和善的老人
少了平素往来出入的行人

剩下孤独的你
紧紧守着老屋
费劲地吮吸着微薄的养分
努力活着

你曾是枝繁叶茂的绿荫大伞
你抖动着枝叶向我们微笑
用记载生命的年轮
刻下我们的过往

看着你
泪水落下
但愿我永远保持着记忆
莫忘记自己生长过的土地


曼谷之夜

这头
几个市民围坐在四面佛前膜拜
香火味蔓延
它们穿过长长的街市
在那头
自在地和烤鱿鱼的味道混杂起来
祈祷声和商贩们的叫卖声在沸腾的空气中碰撞
热闹极了


那些人
我已分不清他们的国籍
他们抬着高傲的头
看着针尖刺破皮肉
塑就个性的图腾

耳边响起一句歌词“白天不懂夜的黑……”
曼谷之夜
怎能埋头睡觉
便宜了时间
且葬送了青春


色达的荣耀

四千米以上
你们
胸贴胸
背靠背
手拉手
我看不清你们
我数不尽你们
可我那矫情的密集恐惧症竟忘记了发作

红屋连
经幡飘
梵音缈
经筒发出的嘎吱声
总不停

红喇嘛
红尼姑
来来往往
没有累世光影的照射
走不停

在佛的怀抱中
呼吸需要练习
灵魂需要鞭挞
正如一个个你们
用时间认真雕琢生命的图案
用生命体悟人性神圣的光芒

你们
不正是色达的荣耀吗?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