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亚坤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31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亚坤简介

(阅读:324 次)

马亚坤,1986年生于江苏邳州,现居上海。主业为古琴演奏、制作和研究。有作品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浦江文学》等平台和杂志发表。已出版诗集《古风操》。

马亚坤的诗

(17 首)

小K再见

小T的闺蜜
死了
27岁
死于子宫癌
据说还没谈过恋爱
在殡仪馆
她的闺蜜们
凑在一起商量
让她走得体面一点
她们请来年轻的
化妆师
买了她心爱的口红
漂漂亮亮
把她送走了


儿子

古美西路
广场上
带着墨绿山水围脖
老阿姨
旁边趴着
同样穿着墨绿山水裙的
泰迪
她缓缓从挎包里
拿出一个
白地青花碗
一边放入粗粮
一边不停喊
儿子——儿子


抓雨

大雨
女人站在路边
与她的儿子视频通话
她手指着天
边走边叫
快看——儿子你快看
上海的雨
上海今天下雨了
屏幕上
她两岁半的儿子
小手不停地抓着屏幕
他的样子可爱极了
仿佛要把这上海的雨
统统都抓起来


天气炎热
红色的痱子
让我感觉到痒
我用力抓它
拼命抓
抓掉一层皮
还是痒
我就继续抓
蛋清色的细水
冒了出来
越来越痒了
我只能继续抓
抓抓抓
终于
红色的血
流了出来
我感到一阵舒适
痒消失了


磕头

在大伯家
我与同族兄弟
排成一排跪在地上
向他的头磕头
向北方的堂屋磕头
向地里的雪磕头

然后
我们领到不同的孝衣
蹲在他身前
都不发出声音
只有哭声

在他的头前
点着一盏煤油灯
我们哭一声
它就晃一下
晃着晃着,门外的雪
落了下来


河东张氏漂流记

公元
2020年4月8日
江城解封
出差客仰天长叹
向城外赶去
打工仔绝望流泪
向城外赶去
和谐号挂上红旗
向城外赶去
私家车装满粮食
向城外赶去
只有河东张氏
提前于公元
2020年1月23日
从汉口江滩
步行出发
沿长江一路漂流
于公元
2020年4月8日
历尽千辛万苦
用时76天
终于到达长江的
终点——
一望无际的
大海


在外滩看太阳落楼

我从没见过这样红的太阳
在外滩
最繁华的黄浦江边
它从灰色的天空向下落
砸到东方明珠
砸向中心大厦
砸进江边万国建筑群
我想:这下完了
这么大的球落下
这里还不成了火焰山
可令我惊奇的是
那轮红日在落进江面的瞬间
竟直接失去火气
最终消失在
高楼林立的江水中 


出城记

我要昭示 是的 你没有看错 
我用的是昭示 一种君主式的语言
我是我的王 当然 我也是我的国
我要昭示自己的天下
臣民 凡夫 走卒 名士 暗娼
今日城门大开 尔等皆可出门

有人逃出去 自然有人逃进来
而我 必将穿越城门 一个人走回去
走过石阶 走向大殿 走进我的国

我将颁布三道密旨
请张大人三日内统计城内民妓总数
请赵大人快马加鞭 连夜出城 七日内
即刻上报各州 县 空巢老人数
请韩大人今日回城 遍访城内私塾
三日内务必呈送本城孩童之教育现状

此后 我将走进我的后宫
今夜 我会临幸一个叫千红的姑娘
因为 她很孤独


一只鸟的独唱

中秋来临
天气特别好
我背对着人群
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人群离我
越来越远
天空离我越来越近
在一块荒山上
我停了下来
一朵巨大的云
开始趴到我头上
五根电线
从空中穿过
一只身材健硕的鸟
在五根黑线上
撒着欢
清唱起来


历史学笔记

一棵树
沿着沙漠之泉生长
为了追寻历史学家的足迹
在一片古老的沙洲内
它最终停了下来

沙漠之水
习惯性向四周弥漫
它们越过沙丘
让黑暗中蛰伏的万物
尖叫起来
一只受伤的种马
因此受到惊吓
它卧在破败的沙棘上
多年后
变成了一只沉默的骆驼


血失踪了

做木工活
手指不小心挤出紫泡
实在疼痛难忍
就想用针刺破它
想起晚上还要弹琴
只能作罢
晚饭后与小儿厮杀
才发现它早已破裂
但血却不知所踪
对此我很紧张
偷偷找了它一个
晚上


麻雀也该成人了

候车室里
四周空无一人
几只饥饿的小鸟
胆子越来越大
它们在大厅里
跳来跳去
小嘴不停地
啄着地面
我以为
有人撒了粮食
走近一看
它们正在叼的
是地上行人
留下的
脚印


在按摩店
几位年轻技师
并排坐在小板凳上
两位漂亮的女技师
相互摸着对方的手
男技师们
彼此摸着对方的脸
他们有说有笑
声音轻微
一位老年技师
独自坐在角落里
盯着门外
一动不


与妻书

双方越吵越凶
妻要杀我——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想慢性磨死我
做梦
我就是死
也要弄个鱼死网破
我正想说:
你这毒妇疯了
六岁小儿
拿着八音盒走来
他在妻跟前转了转
盒里的小人
一闪一闪
亮起来


寒衣节

在一间
丧葬用品店
主人拿出红色纸袋子
我把人民币和美元平放进去
小心封好并写上名字
主人提醒:收讫和供奉要写好
写旧历
否则可能收不到
我一惊
赶紧从头至尾查一遍
并把每个名字
重新用力描了
一次


古风操

居于斗室
深夜坐小书房弹琴
无人对话
就给自己点灯
要把音打碎
剩余点余韵就让它来杀我
要把流水弹出水来
如果它从山上漫入身体
就让它从天上落下

寒夜
孤山雪一场 


春风辞

冬日远去
春日再来
三月的春光
有我一段明亮的人生
河流向南逝
梅花漫过枝头
在这少有的妩媚里
多么心动
还能遇见一个新的自己
要穿上春装
仔细辨认脚下的土地
要喝春水
温柔的待人
要偷偷写一封信
落在影子的最深处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