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成向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6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成向阳简介

(阅读:303 次)

成向阳,山西泽州人,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文学院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33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作品见于《诗刊》《天涯》《散文》《青年文学》《长江丛刊》《雨花》《山西文学》《青年作家》《野草》等,部分作品被《中华文学选刊》《散文选刊》转载,入选各种年度选本。著有散文集《历史圈:我是达人》《青春诗经》《夜夜神》等。

成向阳的诗

(24 首)

桃形面具

午夜有捧桃人来
举起她的胸她的心她的脸面
毛绒绒的
“我们都是你的桃子啊!”
她说“我们”,她和她的粉红
小姐妹

后背抽出的绿叶
有不断涌向梦里的泪水

好像我一醒就来不及哭了


发年终奖的下午

一个请来的女人在讲政治
十米之外,我不能让耳朵更聋

她不激昂,她很动听
像一只求食的猫正用肚脐眼儿
发音。椅子太瘦了我靠啊靠啊
也无法离她的真理再远一厘米

她说,科学发展以人为本奔小康
啊——
我猜她正在桌子下踩丁字步
这虚幻的高跷,字正腔圆的唯美
多像大冬天里突突冒烟的小煤炉

真想突然朝前甩出一只皮鞋
然后甩出另一只,不响的手榴弹
我的革命。只是悄悄把脚拔出来
像从窖里刨出两个出汗的萝卜

在这个发年终奖的午后
高烧的袜子躲在柱子后,晾着
沉默而微酸的愤怒


古典关系

在唐朝长安的客栈,我抬头时
你也正看天上大雁飞过
我一定让你请酒,捡一羽雁翎
告诉你我在写诗,以及故乡
就是月亮照不到的地方
你摸颧骨上的伤疤,我
不问你从何处来,只问你喜欢
怎样的胡妓。乘夜黑风高
邀你去杀另一伙人,毕了骑白马
赴边塞,守那秦砖汉瓦和不是故乡
的月亮。而若在江户时期的日本
我过桥,你插刀,一长一短,我一定
不给你让路。敢皱眉我就敢
拔刀对斩,砍得你头破血流抛尸桥下
背你的刀,去找下一个敢不让路的
插刀武士。但你不插刀而拎包走来的时候
我偏偏正在这个春天的马路上决定戒酒
一朵时代的阴云,同时笼罩
我们互不相识的头顶。北风吹拂衣领
我一擦肩,你在地上吐了一口
我也正朝相反的地方,扭头
吐了一口。但除此外,我不知道该如何
才能和你发生把一个过路的男人砍翻
或勾肩搭背看月亮,托死生,那古典时代
男人可以发生的古典关系


李逵

狗吠像深秋喉里的一口浓痰
咳了半夜也不清净。铁牛
板斧先放放,穿好衣裳乘大早过河
我想把你安排到我恨的那些人身边去

陪他们吃,陪他们睡,陪他们桑拿
和按摩。一想他们都不敢说不爱你
我就偷偷快活。铁牛你是这世上最好的
干扰器。黑旋风牌的粉碎机,铁牛

砸碎那些惹是生非的大椅子
推开那些擦不干净的肥屁股,铁牛
挥起板斧在八百里水泊上写诗吧
无遮拦处,豪赌狂饮快活一时

算一时。人世大悲伤比失老母严重
的事多去了。你若笑时便是哭了
唉,我唯一怕的,是板斧实名后
晚生八百年,你捋着胸毛竟做了城管


感恩节

后半夜开始,我就把你
放进我的篮子
为了不让你孤独
我又寻找那些需要我说出感恩的人
一个,一个,一个把他们放到你身边
然后我想了想
又一个,一个,一个把他们赶了出去
最后,就又剩下你。什么都不说

唉!让我自己也跳进去吧,我们
彼此感恩,但不再说出


惊蛰

惊蛰之后,就把自己想成了一棵树
等一切有缘人来种。脚朝下或头朝下
栽,皆可。只是你要有足够的深情
看我枝繁叶茂蔚然成材

在灯影里栽树的那夜闲翻黄历
见九九八十一天寒冷已遁
竟然没有冻掉一小块骨头,甚至也没一次心跳
变得僵硬它依旧如幼时柔软像梦里一条小鱼

如果背鳍上水的力量太重就一甩尾巴跳出来
把大海甩往别处。这一跳它叫自由

血液又完成了一次寒暖代序啊
这更迭可曾稍稍弄痛你就像处女的湖水
打开时一漾一皱眉


春睡

醉中醒来,春深了
绿帐子怎么撩,都撩不开

闲愁酒一样地浓。两小时
是睡在柳叶愈来愈锋利的刀光里

它切割,朝西的窗帘如果被谁拉开
五点之前还可以享受一小时太阳

而这在大睡之前,风雨不定的
日子是奢望。那时常有白狼

随风雪入室。偶然的阳光一瞭
到脸上,劳作的牛马就该下山了 


无题

春风化雨
定是谁哭过之后
春风为谁哭啊

柳穗穗
落到了树下人头上
这眼泪
你不要抖落

就让它毛茸茸的
像悲伤一样
又绿,又轻
夜晚就有了春雨


鸟儿飞在不同的气流中

鸟儿飞在不同的气流中
不知道去哪,仿佛醉酒之后
还要,继续,一直
使用两块翅膀
走,在不同的气流中

白云推开另一块白云
白云都是天生
就像这小鸟儿的翅膀
也是天生
在不同的气流中不断变频
摩出不同的歌声

鸟儿在不同的气流中

这是令我突然忧伤的一件事情
难止
而天那么蓝而它合起来了而那一瞬间
我不信他人能懂


慢慢的月亮

月亮是慢慢亮起来的
也是慢慢圆起来的
像你长成昨夜一样慢

就像我和你一起熬粥一样
慢慢熟
就像我和你一起吃粥后一样
慢慢爱,慢慢老

听楼上的鸽子在月下
慢慢拍动翅膀


醒来

一睁眼,大脑过电
像月光翻身照进了自留地
你在远处站着
目光平推时,万里无碍
千山万水都清清楚楚
终于,我虫子样爬到你的眼前

但是不——

一颗砖一颗砖一颗砖——
我要继续把自己砌进你遗弃者的堡垒
像凌晨继续返回一次醒后的睡眠
一颗砖一颗砖一颗砖——
我要继续把你的殿堂拆成废墟
像在临晨剪光一盆死花的残茎


郁孤台上

昨夜无声。此刻它明亮
在浮云筛出的暗影里。一整条章江
正追着我乘夜私奔的方向
捧住贡江樱花刺绣的双足

更低处,三吴一个温柔乡的诱惑
让放不稳自己的清与浊,合谋远遁
总是向下不安的魂灵
像我这样狂奔两千里的登高者
眼里还有什么比看到却握不住的清江水
更痛苦更绝望,而青山
一叠一叠,波浪样的障碍每看一回
孤独便爬高一层。在这千年台上

还有什么比悬挂的忧郁一样的云
更高更重。但如果江上风一吹
它与重山后金色的长安啪的一声摔下来
也很轻。也很黑。像那香樟树摇落的籽实

睡在章贡的江滩。郁孤台一方忧愁的高枕
在这异香缭绕的安稳地上
北来的入睡者都是失眠的客


卖糖汉子

月明光光,骑车卖糖
不看糖
也不看月亮
汉子低头上坡

好像就是匆匆的
去月亮里
送这一筐糖块


在动物园

得常去动物们中间走走
才能知道人其实不配
如此多福。一只驴羞涩的大
与一只亚洲象顾盼自若的更大
让卑微感递进。而一只美洲虎
轻浮的瞌睡,与一只猩猩
龇牙咧嘴的哈欠里,自由
正写反诗。在卧虎山小南风吹暖钢铁笼
总觉得膝盖疼。一只黄狒爬上天窗
敲打一指节透明外杨柳的绿,低处
的另一只,拽住一束从高处跌落的光
摇啊摇啊,像正给春天摇出一个电话
摇得我一小块膝盖骨疼了。在动物园
我往更里面藏起的一本词典,写满奴性
而内心峥嵘,像驯鹿们锯掉的头角
岂能像那春风,一年一年重生?


观鹊

崇善寺,风带来凛冽与梦幻
蓝,早晨蓝着

一个人站立
看喜鹊在蓝之上跨栏

也一个人静静想念
那夜墙头半起的月亮
也蓝,蓝着
当你说不懂时,我知道
这蓝的喜悦与苦痛
其实你已懂了
就像早晨,喜鹊翅膀未开时
早已高高飞起,蓝
蓝着
而生活与春天仍那么远啊

蓝,蓝着
耳边风已吹过去了


一个女朋友的瞬间

下元商贸门外
一个送货的快递员身边
一个女孩子白白的脖颈
有个软软的小坑。那里
还吊着新毛衣
未摘的两个蓝标签

新鲜的

虎峪河桥头
迎面一个女孩
嘴里叼着酱色棒棒糖
腿上褪下的肉色丝袜
一层层卷在脚踝上

陈旧的

我想起人流来去
一个女朋友的瞬间


夏雨帖

1

雨安息。桐叶沉沉的
旋下来磕了一下头顶
要为你加冠晋爵呢
隔帘坐,欲言又止
墙上明镜映出檐下的绿苔
回乡后须发又长了啊
那些榆树间的鹊儿却不开口
倏忽离枝时溅一小串水珠
哪颗是你自己的魂儿呢
哪颗又是别人还回来的

2

黄昏越筑越高的圣殿里
草木都在坐禅
闪烁啊闪烁啊小雨珠
一小句一小句的偈子垂挂
寂静湿漉漉的深处。雨幕
在铎铎的脚步声里撩开一小段白
又静静收拢。一只手在远处
挥起沉思状的烟雾
风中豆田有摇晃不止的边陲

3

一夜雨。小花小草
四野清供
早晨的青玉案尚缺一角
可踮脚站立。听
野喜鹊吸一整夜的烟
此刻枝头劈柴,咔咔咔
咔咔咔的每一声里
正喷溅节奏短促的星火

4

小雨。你与远山之间
肉身的菩萨朦朦胧胧
打碗碗花
端一清早的雨水
颤巍巍的心是粉红的
有所祈愿的唇喃喃着
还没学会喊饿

5

崭新的雨云
又从豆田浅绿的边缘抬头
是谁在那里撩开双腿漫步
缓缓释放忧郁症的烟幕在身后
消失的山和树正在消失中移动
你思想的一部分也在其中
消失。可一切消失的还会回到近处
比如玉米层层包裹的沉默
像刚从远处带回新鲜的气力
青缨紫色的尖端要重新吐露
这些带血的词

6

雨后。亮光像一个慷慨的节日
蛙声未醒,鸟翅还湿湿的
伏在梧桐间不叫
焚香的母亲
还来不及发出往日的噪音
我可以安静
可我不愿意看见
我此刻简单看见的垂临的光
光中的母亲与树间的呆鸟
此外空无一物


祈愿之蝉

半个夏天都在犯罪
这只晋东南的夏蝉是急迫的
午后一点,它隔墙呼唤圣母
一群蝉,它的兄弟姊妹依次加入,抬高
这祈愿的呻唤。它究竟何罪
除了知道太多。整个下午我一直在等
蝉噪停止,等寂静从谷底升起
整个下午我还一直在等
圣母玫瑰堂的黑漆木门从里打开
送出轻的光亮。而整个下午
谷地里一直黑森森的。青玉米一直咳着
血色之缨


蛇来了

蛇来了
那些荷兰神父走了
他们的中国岁月讲的汉语
一直带有土门村口音
而村民缺乏这样的好记性
他们惯于遗忘。天主,他的外国口音
抵不过一个接线的高音喇叭
他们开始在神坛上酿醋。不用开门
隔墙就能闻见高高的酸味倾泻。教堂
在村子高处,在房子般巨大的磐石上
像一个虚淡的存在。日落时
它恰好能遮蔽太阳血红的帽顶
而十字架带上了破草帽扎在菜地边
像个破落的草人
当初念经的人藏起他们的经书
成了村里人人知道的打蛇人。好像
那些荷兰人漂洋过海来到晋东南
就为传授这打蛇的秘技

后来,我也离开教堂下的村子
离开之前那里闻不到醋味很久了。而钟声
再次响起。一个姓杨的老邻居从远方回来
重新举起白铁十字架。他举过自己的白发
一直举到钟楼的尖顶
一些人重新翻出经书,一些人重新给斑驳的大门
刷上黑漆并涌进它森森的内里
而自从离开教堂下这个村子,很久
我再也没有见过蛇了。只在摆弄尘根的夜晚
偶尔梦到夏日教堂下隐伏的蛇类
白的,黑的,花的
而那时总会有人尖叫
快,快去找打蛇的人来。我
就飞起穿孩子鞋的两脚
冲进那些墙上贴着卷头发的圣母
和婴儿小耶稣的人家。大喊大叫
蛇来了!蛇来了!


虫鸣

以发光的丝线在阶前廊下抽呀抽呀
好像缝隙里坐着发光的线团

而枕上一偏,夜又哑了
像南峪河止水的桥头。梦正从此处
经过。而它又开始流水样鸣叫
河里一段浮木是翻来覆去的床笫
而总有一种踝骨上的不安
在齐眉的对岸黑黑地等你
半渡而击


砍瓜的命,就是长一截就被砍一截
砍一截再长一截。如刑场上
晋东南好汉摔了酒碗
碗大的疤上接续新生。直到断子与绝孙
而小黄瓜永远一劳永逸。如顶花带刺的小闺女
等你掐来,红嘴白牙张开
谁吃它,谁留一小段绿把柄


泪花花白

哪里都有春风拂衣襟
哪里都有下苦人
登高卖气力
哪里都有一小截骨头
样的铁钉
砸进钉孔里
再更猛地拔出来
哪里都有一群野鸭子
赶早下河嘎嘎叫
哪里都有一朵花
一巴掌扇肿脸

泪花花


她比去年更白 


夕阳下的麦地

是有千只耳的,吸四野鸟声
吸百花寂静,吸一阵微风
送来蝴蝶轻颤的白

黑黑地吞咽这些声音
它肚皮微微隆起又蔓向远方
吐一口蒸腾之热
麦芒之上闪烁油光

或就呆呆站着
一个海洋般沉思
纹丝不动的绿脸王
等太阳揪起又红又黄的马鬃


清明

就这样从北山岭的坟地
带了两脚湿泥回来
挂了一荆树的白麻纸
有一张还窝在心底
像是忘了,没掏出来揉平

就下雨了
小风斜吹横出的连翘
一些出窍的魂魄
在蒲公英上黄花花走
喜鹊平着梯田飞
慢悠悠的麦苗,不叫一声
一个妇女,黑塑料袋蒙脸
突然嚎出来,爹呀,娘呀
谁指引谁做主呀

一只羊头突然升起来
白森森的,两只大耳朵
隔着高高的黑羊栏
看了好一会儿
像祖先没有光的眼
一下又收回去了
不等我多看它一会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