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尔(安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037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尔(安徽)简介

(阅读:290 次)

阿尔,原名杨永振,安徽人,1969年12月生。九十年代曾与友人创办冰咖啡诗歌艺术沙龙。作品见于《诗歌月刊》、《诗刊》、《青年作家》、《星星》等十余种期刊,曾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及其他选本。

阿尔(安徽)的诗

(17 首)

它从门外进来
贴着墙根走
绕过一盆低矮的橡皮树
跳上我的膝盖
我正在给一个远方的朋友打电话
它跳上书桌
带电的皮毛碰到我的手
我说,去
并用手做出驱赶的动作
它懒洋洋的
在两本摞在一起的
爱伦坡选集旁边
趴在两只爪子上
它看着我
像一个女孩儿
托着下巴颏
看着自己的父亲
我挂掉电话
我说,宝贝
它没有理我
却依然看着我
我伸出手
想把它抱在怀里
它伸出的爪子
挂在了我的手指上


十三个片段和一首不分行的诗

@
 
消失在南边的火车
又从北边开过来
当火车再一次
咣当咣当驶上桥面
一群野鸭子
从苇丛里跑出来
它们齐刷刷地把头扎进水底
车窗上的人脸
落在河面上的同时
也落在了那些
高高撅起的鸭屁股上

@白纸

死是一间休息室,
它在一张白纸里面,
既不狭小,也不算开阔.
我曾在里面,一会儿看看这边,
一会儿又看看那边,
这边大雪落满村镇和树林,
那一边桃花覆盖了河岸.

@

我曾经害怕老去
可是现在我
即便看到好看的女人
也不会有心动的感觉
整日窝在沙发里
听耳朵里各种各样的声音
刚才,一只老虎
抓住窗帘爬到天花板上
它在我的头顶,走来走去
却不发出一点声音
 
@

如果说亲吻是一只鸟
趴在树干上啄虫子
你知道这是一只什么鸟吗
早上,我经过
一片落光叶子的树林时
遇见过它
它一会儿悬挂在翅膀下面
一会儿又被吊在
它那长长的、尖尖的嘴巴上



当爱磨成了粉
风吹过来
先是从东边
吹过来
后又从西边吹过来
吹得满脸都是
你看,像不像
戏台上的大花脸
哇呀呀……
扎扎扎……

@

那棵落光叶子的树
它的叶子其实并没有落光
它蜷缩着身子
像一只鸟站在树枝上
你看,你看见了吗
当我说它像一只鸟
它竟然真的飞了起来
越飞越远,直到消失

@苹果汁

她抓住了龙卷风的尾巴
她把龙卷风的尾巴
塞进一个广口玻璃杯
本来她想把整只的龙卷风
都塞进玻璃杯
可她只抓住了尾巴
妈妈问,你在干什么
她说,我在搅拌苹果
妈妈说,给我来一杯草莓汁吧

@

过去的时间汇入了大海
大海上的太阳
像月亮
大海上的月亮更像月亮
一个个破碎的玻璃片
几乎晃瞎了我的眼
我沉入水底
又浮上来
像一条鲸鱼
喷出的水柱
先是开成一朵花
然后又落回到我身上

@

从心内二科到手术室,
我不再认为,自己是一个人,
而更像是一片云
被另一片云托举着,
下面的万向轮,奔跑在
走廊和天桥上.我觉得
自己如果再不努力,
就会被拉下,就会被抛弃。
在手术室的门口,我气喘吁吁
终于追上并躺进自己的身体。

@

想起你,我就会看见一列火车。
火车在爬山。
火车最后一节车厢,
正从火车上脱落。
我坐在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里。
已经在此之前数不清多少次
从山上滚落。

@

这是晚上九点四十五分,楼下的戏子
在灵棚里哭丧。
我坐在电脑前,却没有看电脑。
戏子的哭声,像一片雨中
湿哒哒的火苗
噗噗窜动着。

@着火了

一个女子着火了
开始我以为是
路边的灌木丛
被谁点着了
走进了才发现
是一个女子
在早晨的太阳下面
燃烧
她的手机
在不远处的草丛里
一个劲地响
一个劲地震动
一个劲地
受伤的青蛙一样跳跃

@

“他的乳头像是睁大的眼睛。”
这是中午,十二点钟。撤退的队伍
撤退到太阳里。我的脑袋里
一个无头的人,他手拿着盾牌和斧子,
追赶着太阳。我却劝阻不了他。
他肚脐当嘴巴,嘶喊着,杀

破碎

一个人指着镜子里的自己对他的老婆说,那个人才是你的丈夫。
老婆从此真的对他视而不见了。
他心生得意,但没过多久就开始心慌起来,他说,我是开玩笑的。
可他这才发现,老婆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
有一天,他把一块砖头,扔到镜子上。
镜子碎了,他也碎了。
他碎成了无数个,只是每一个他,都是完整的。
老婆从外面进来,看见一下子出现这么多丈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站起来,弯腰拾起了地上的砖头。
她想要更多的丈夫。


手表

他的左手腕上戴着三只手表
右手腕上戴着两只
我正惊讶他干吗
要戴这么多手表
他把两边的袖子
都撸了起来
他的手臂上戴满了手表
指针,嗒嗒
指针嗒嗒走动的声音
像树林里那些
蚊子一样大小的鸟儿
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我说,此时你
活在哪只手表里
他回答道,这可说不好
或者说,我的时间
不知道会在啥时候
从这只手表切换到另一只手表
时间的迷宫里
所有的时间对我来说
都不可少
有一次,我把其中一只手表弄丢了
你知道,这不是少了一只手表
那么简单
迷宫少了一角
还叫迷宫吗
所有的指针
都停了下来
我的世界也差点
整个地塌掉
不过还好,没过多久
我在澡堂里的储物柜里
找到了它


鸟笼子

我没想到过死,
也没怕过死,
但我看到过死,
死是一只鸟笼子,
鸟飞走了。
鸟笼子空空的,
像从来没住过一只鸟。


窗户

打开窗户,我看见更多窗户
但它们都紧闭着
只有一个窗户
在我看到它的时候
向我打开了
一个人趴在窗台上
一边抽着烟
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们之间,阳光落在地上
又薄雾一样升起
他的脸像一片树叶
在这薄雾当中飄摇着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荡妇

她从东边走过来
她从南边走过来
她从西边走过来
她从北边走过来
她有时
也从地底下冒出来
也从天上掉下来
一个男人
拿掉头上的帽子
伸出手来说,你好
又一个男人走上前,说
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一个孩子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跟了一条街又一条街
她的身上
好像闪着光
他痴迷那光,追着那光
车链子掉了
他就把自行车扔到了街边
她走过的地方
牙科医生露出雪白的牙
打铁师傅
抡起的锤子停在半空
女人们的浓痰
憋回喉头
又啐在地上
据那个后来成为老人的孩子说
没有她
我就不会长大
没有她,这个小镇
和死了没啥两样
她显然没想过这些
拐进一个胡同就不见了


麻雀

一只麻雀不知道
从什么地方飞过来
落在窗前的大树上
树枝在它的爪子
一下一下把它弹起又落下
它喳喳地叫着
另一只麻雀不知是看见了
还是听见了
向它飞过来
它抖了抖身子
拍了拍翅膀
飞走了
另一只麻雀飞过来
落在它刚才落的地方
从这个树枝跳到那个树枝
然后又呆头呆脑地
一动不动
我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看着它
没有注意到
它是什么时候飞走的
我看到的只是窗前的
这棵大树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树
不久之前,还有很多麻雀落在上面
喳喳地叫着


失眠或梦境

我正躺在床上
想一个人
可推门进来的
却是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
我不曾见过
可我还是想让他坐下来
陪我说会儿话
他好像进错了门
后退或撤离
使他差点被身后的塑料凳绊倒
这时,我好像
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我看见我
像一片白纸
谁都知道,白纸是可以飞起来的
有时比一只鸟飞得还要高
我看见我
像一张白纸躺在床上
风掀起窗帘,月光
照进来
当时,我以为这张纸之所以
没能够随风飞起来
完全是因为月光的重量
落在了这片纸上


照镜子的人

我站在镜子里
没看到
照镜子的人
只看见一只蝴蝶
从窗口飞进来
它在屋子里转了一圈
然后落在
白色的马蹄莲上
停留了一小会


海豹

早上刷牙的时候
我想起昨晚做的一个梦
在梦中,我看见
地球像地球仪一样转动
我把手伸过去
从崇山峻岭间
揪出一个线头
把它缠绕在左手的食指上
我缠的越快
地球转的越快
后来我看见地球
在我的食指上转动
一只本该出现在南极或北极的海豹
从太平洋里
爬上一个不知名的小岛 


伊丽莎白·毕肖普

我甚至有一次在二楼的窗玻璃上看见了她,
或者说是我相信看到的就是她。
她粉盒高举,看着上面的小镜子,
在那么多人的街上,她只盯着小镜子。
她挺胸收腹仰着头,
并不比谁走的慢。
躲避行人和车辆,她只靠本能;
抬脚上天桥,她只靠本能;
闪过算命人的摊子,
和乞讨者闪亮的茶缸,只靠本能。
我当时看到的唯一真实的东西,
就是她的本能,
本能,本能,
本能的脚,本能的膝盖,
此外除了小镜子,
什么都是虚幻的。
隔着玻璃我喊她,她本能的应了一声,
没回头。我打算喊她上来,
好好聊聊,
就又喊了一声,
她本能地回一下头,
却不再应声,
她接着盯着她的小镜子。
当她走到天桥的另一端,我看着她就要消失的背影,
又觉得不认识她了。
她是谁,为什么总是盯着小镜子。


白猿

早晨起来
白猿还蹲在门口
白猿是我的新朋友,昨晚散步时从垃圾堆旁领回家的
当我拉着他的手站在老婆面前,老婆惊讶地
望着我,说,你怎么领回来这么个东西
我说别废话,快去弄几个小菜
我们喝上一杯,老婆冲我翻了一个白眼转身进了里屋
咣的一下关上门
 
白猿似乎很尴尬,我连连赔不是,并说
要不,你先在厨房委屈一晚
白猿连忙摆手,啊不不,我就蹲在门口
白猿狗一样蹲在门口
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白猿啊,实在实在对不起。白猿的强大不是
在风寒霜重的墙根下熬过了漫漫长夜,而是早上一开门
就晃到了我的眼

白猿真白啊
真白的白猿——正在捉虱子
我说,屋里坐吧。白猿指指早已站在他身边的我老婆
摇摇头。我面对老婆说白猿的好。我说
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的白,也不是因为他会捉虱子,而是他
来自深山,一个真正的帝王,从不把深山的奇珍异宝
和自己的后宫三千
拿出来炫耀。你看着他可怜,其实他比谁都傲慢
 
就在我和老婆说话的时候,白猿向我炫耀
刚抓到的大虱子。他把大虱子放在牙齿间
扑哧一下就溅出一股鲜血
鲜血对于他没有意义,对于步入中年的我
也不具有任何意义。对他有意义的是:
冬天的太阳,墙根,捉虱子,和牙齿间的
扑哧一声响。对我有意义的是昨天晚上我
在沙发上睡觉时,三根杠子顶住了插上门
栓的门

这一切不是一个女人所能理解的。女人永远
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白猿原谅了她。我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白猿夹在我们中间只顾捉虱子。好像根本就不
存在,也好像原本就在这里——
不曾离开过,也从没想过要离开
太阳照在老婆的脸上,星星点点的虱子血使我突然生出
一个想法:干掉白猿
狗日的白猿我把他领回家就是为了干掉他


窦娥冤

小女子跪倒在刑场上
刽子手站在她的背后
默念着刀法

她呼天抢地
她在呼天抢地的间隙
也曾经忽略了身上的绳索她想
迈莲步抖水袖
炫耀一下
花旦的嗓音

做为观众没有谁关心更多的事情
只是等待着热血飞上白练
六月飘动雪花


奴隶

我不忍触动她身上的青痕
我不忍触动她的痛
她跪在那里——
我不是王者,却被推举为暴君
我始终弄不明白,一个高贵的公主
怎么会沦落为乞求的奴隶:
"让我松弛的皮肤绷紧吧
让我松散的骨头拢到一起吧
让我的疼痛取代麻木吧
让我的渴望替换绝望吧
让我像驴一样被蒙上眼睛
让我在黑暗中看到自己的心灵"


邪恶镇

他用气泡
把所有邪恶的人
集中到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
独立于其他地方
这原本荒芜的地方
灯红酒绿
灯红酒绿是毛茸茸的东西
毛茸茸的
露着闪光的指甲和牙齿
指甲和牙齿
是从邪恶的人中
选拔出来的
而他是理所当然的头头
头头的头光光的
光光就像金属
金属捏造的简历里:
杀人越货已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硫磺和火
让两座繁华的都市
历经千年
还寸草不生
这无疑使他站到了高处
也使他有了中心广场那座铜像的样子
邪恶的人向他围拢
并向他下跪
他说,要惩治那些
不够邪恶的人
改恶从善的人
要让原本邪恶的人
更加邪恶
要让邪恶四通八达
要让邪恶的人
老有所养
老有所乐
他的嘴一张一合
一个个气泡,让诸多事物呈现异彩的同时
略显下坠
他努力不让自己下坠
日光,星光,月光
落到他身上
就像他的肺腑
他的肺腑披在未来的某一天
未来的某一天
必然会有一个
像他一样的人
来到这里:
以他制定的规则和法律
处死大部分人
和他这个所谓的头头
但他不得不
在那人到来之前
维持好现在的一切


无题

他从树林里出来
如果不是脚踩落叶的声音
我不会发现他
如果不是夕阳照在踩碎的落叶上
我不会把他当做一个人
他与我擦肩而过时
我没扭头看他
他也没扭头看我
直到他走出很远
我才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在回头看他时
他也在回头看我
夕阳下的落叶上
他浑身烧着大火


铁皮桶

铁皮桶到来的时候,我看见
我的父亲
他站在铁皮桶内
铁皮桶向前冲。砖头、石块,土坷垃
噼里啪啦飞过来

他好像不怕这些东西
他翘着嘴角
抱着双臂
铁皮桶轧过石块、砖头、土坷垃
轧过坑坑洼洼

转弯、停止、后退
或者前进。铁皮桶在父亲双脚的
各种动作下
类似于坦克,可以自卫和攻击,顺便
也可以当做代步工具

父亲在铁皮桶中长大成人
这么柔弱的身子
看起来是多么强大
似乎——不可摧垮。父亲说
呆在铁皮桶里可以到达任何想去的地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