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张宏亮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3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张宏亮简介

(阅读:250 次)

张宏亮,1979年生,山西晋中榆社人,曾从事财务、销售等工作,现任职于榆社县总工会。有作品散见于《诗歌周刊》、《中诗报》。

张宏亮的诗

(8 首)

麦浪——天堂的桌子

麦浪,闪着金色的桌子
麦芒,遗落尘世的针
刺痛岁月里的犹伤
起伏的麦浪里,我看见海子
看见拂过麦穗的手
故乡便在麦浪里摇晃

故乡,海子碗里的月亮
麦西姆斯拂过麦浪的手
父亲提着弯月在麦田里收割希望
母亲盘坐麦垛前捡拾漏网的收成
我在麦秸里翻滚童年

麦浪,天堂的桌子,人间的天堂
麦浪里有我曾经的故乡
麦田里有我老去的爹娘
而今,没有麦田的故乡
似我唤不醒的阿娘


雪之随想

一锥之地,亦可安生
一场盛大的白在人间铺开
没有一棵树,逃得脱梨白
也没有谁,挣得脱宿命的霜白

看似轻柔,却在屋檐上吊成一截截硬骨
貌若酥软,却在咯吱声中延展内心的坚硬
一旦凋零,苍茫的洁白便一统江山

琼枝遍地,美景于尘世绽开
雪一落下来,常有爱情盛开
一尘不染的,不惧阳光逼问
无雪的冬天,不像个冬天
这,雪统的江山
就算经历一场彻底的染白
人间也无法悉数洗白


梦的光亮

拼命的用阳光的色涂染
我生命的底色
透过那清明的泪珠
流动的是七彩的光芒
我狠命的揪了满把满把的快乐
铺压在我心灵的纸上
压制成永恒不改的标本

我不想让我的梦蜷缩成永不凋谢的悲哀
我努力穿越冬天去抚摩春天的脸
我在梦里用冬日的雪花次次临摹春天的笑颜
我相信暗夜终将无法拒绝黎明的爱恋

我依稀看见,
梦灿烂的笑颜像春花般绽放
那绽放的光亮像汩汩的清泉
流满了我的世界


儿子的书包

晨起  薄雪铺地
路面很滑
我给车放了假
往常准让儿子自己背
自己的书包
今日,我代劳
拎过他的书包
手猛的往下一坠
携着他的手出了家门

零星的雪花
仍在天空飞舞
慢步  缓行
拎包的手渐感
沉重
有一种心疼自心底涌上

我知道,我拎着
自己的热望
他背着,他
自己的未来


一朵花的春天

崖缝间的一点黄
开出一朵傲骨
卷缩的茎叶
用绿的顽强诉说贫瘠

妈妈说,薄公英的根常长在风中
就像人 无法选择出生
生命是一场修行
但我还是恨那场糟糕的秋风

我用妈妈的言语取暖
用雪花与尘土充饥
只想修出一朵金灿灿的花
献给期待
集结生命的色彩
涂染春天


呼吸,是一条古道

沧桑踏开荒芜
血脉支岔伸展古道
丝路的铃声荡在历史的天空
看不见西风中的瘦马
听不见远去战马的嘶鸣
残剩的只有岁月的喘息
呼吸间便已千年
吸着先人的气息
呼一片万里锦绣江山
一条条古道上
喘息声从未止息过
丝路张骞  东土高僧…
呼吸踩出的条条血脉
接通一个个文明
站在榆罔走过的古道上
看见枭雄石勒远去的背影
夕阳下故园山河
让我热泪盈眶


影子

路灯下
儿子坐在我双肩上
叠合的影让我想起年迈的父亲
这加长版的影
叫我  想用命续长父亲的影

母亲说  活着的人都有影子
我只想穿越幽冥
找回她削瘦忧伤的影
也许站进漆黑的夜里
就能看见她吧

放下肩头的儿子
他跑前跑后追踩我的影
变幻的光影里
儿子的嬉笑如光
忽前忽后
原来心若向光
便不会跌进自己的暗影里


故乡组诗

1、三官爷庙

膝盖情愿在此打折
将额头送抵你脚下
一个山村的信仰便在香火中生长
一茬接着一茬

前世你住在一幅挂画里沉默无言
今生你高居于庙宇一言不发
升起的缕缕香烟摇晃着束束心愿
一片静默里心语喧嚣

村人将祈愿用膝盖与额头种下
从没人质疑你的神明与慈爱
在糟糕的收成与突来不幸里
总是自责本已虔诚的心
为你修庙捐了二份地的老父亲
在风中颤巍巍跪倒
我知道他想用额头磕平我前行的路

2、古柳

站于南沟路旁的两株空心古柳
睁着巨大的双眼
不知看过多少村人的童年
听过多少祖辈的足音

双臂合不拢的身躯
中空里装满故乡的童心
总能在死亡的边缘吐出柔嫩的绿
顽强地睁着双目见证青春老去

如今 残存的一株独饮孤单
用一只忧伤的眼静看
渐稀的足迹
渐瘦的村庄
还有土坡上增多的坟头
我知道消逝终是无法抗拒
那只死去的眼睛是我今生合不拢的乡愁
在无奈里隐隐作痛

3、白草沟

牛羊赶着脚儿来朝圣
点着头将一茬茬绿收割
我不知道白草会不会喊疼
但,麻木的岁月一茬茬将村人割倒
在漫不经心的时光里
最痛的还是故乡的人

伸展的坡沟是牛羊的食槽
也是多少童年的乐园
手里的蛐蛐,山上的红果
养活了童年,也缝补了日子

冬日,孩子们喜欢用一根火柴
消灭枯黄
用漫坡火 烧制欢笑
在父辈的叫骂声里逃之夭夭
留下一坡黑色的伤痕
与长辈们无奈的叹息

4、后圪洞

春天,爬上奶奶家老屋后那道梁
一圪洞杏花便端出一片白
三条条岔路
通向两弯弯坡与一道道沟

偷杏的日子扯着童年一路长大
杏花白了又白
圪洞里的青春美了又美
五月的枣花在绿杏里吐黄
圪洞里的父辈在坡沟里捡拾着流年

阔别的圪洞里刻着我的童年
清晰的记忆里是我疏远的故乡
想起岁月割空的老屋
坠落的片片白里
我想打捞生我养我的故乡
更想捞出老屋里的欢笑…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