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看蒙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50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看蒙简介

(阅读:218 次)

李看蒙,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发表于《星星诗刊》《诗刊》《草堂》《中国诗歌》《长江丛刊》《诗潮》《山东文学》(贵州都市报《文学周刊》)(《葡萄园》台湾)《重庆文学》(重庆法制报《了然》副刊)等诗刊杂志。

李看蒙的诗

(19 首)

认字

风在窗外转了一圈,远去了
旧碰碰车上的男孩还在转来转去
我们闲时说起他
他还是喜欢在识字课本上读妈妈
那些字在方格子里
回乡人说,他妈妈在另一个方格子里
信息发不回来
我说孩子会长到格子外面
不是所有人都在同一个字里
比方格子还小
蹲下来,想城市的庄稼人
枇杷树落完了果子
你还是喜欢孩子停下来用手指着:
方格子妈妈在那儿


暗香

许多树从你身旁经过
一些鸟隐藏,一些鸟盘旋
起风了
水的斑纹
让你看见它,浮起的面容

许多花从你身旁经过
没有一朵讨厌你
浮起香的是风
沉降下去的还是风
一朵花的涡流
让你看见它,起伏着大地

你在河流的这边抱着石头
你在河流的那边
还抱着石头。更多时候
你坐在一块石头上
把菩萨抱出来
说说心里话


月亮是一座门庭

有虫鸣,有相互照应的门庭
小波浪向我这边扑来
我心里一阵翻涌
等不到人,泉水叮咚,桂花洒落,相互传递

树枝把月亮分成碎片,投向远处
怎么爱都不够
你知道,无论咫尺还是天涯
敞开自己并不可怕

我喜欢月亮是一座门庭
从里面走出的人群
他们中有工人有农民,有小姐姐
有一个唱小曲的胖芽子


惊梦

酒产生梦   或者说梦是酒的孪生
庭院的月光像窃贼
一只小猫跳上一架破风车
 
月光下漫不经心的石头
你看清了什么
黑与白打嘴仗。城市的灯盏
开始说胡话

抬头是一部天空的哲学
谁在哲学背面
红酒几时有   我低头
想了想蜀道难
朋友把头埋在江湖中

江湖沉酒底   你在干什么
一件黑色外套
耷拉着   被风看透
被一辈子收不拢的尘烟数落一番


疯女人

去掉果皮,腐烂,名字,性别
如果这些都能去掉
那么十年来,你和谁都没关系了
只是着迷自己的
“怀旧的浪漫主义身体”
像乡村路上那一棵刺槐树
享受着光曾经为它改变的金色的歌谣

如果这样去掉还不够
现在,你相信神的启示
反穿衣,反挂门帘,扮演真实的自己
你应该还说了什么:
“如果你们没有其它的想法
我作为一道赴死的身体
一下就能穿透生”

你真能看见另外一些人凭借
一件替换的衣服,摇曳在生死之间


星期天之诗

我怀疑八点是从圆圆的口腔里
一个喷嚏打出来的
闹钟醒了。盥洗。披长发。套上衣衫
我从它的乳白色中
想起昨天晚上喝了三杯冰冻牛奶
我往面包里加了点奶油
就像兰喜欢往瘦削的脸上抹着一层柔雅姿
她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我不知道,她是第几次说到三聚氢胺
九点十二分到十点
兰在试衣镜前,反复穿着衣服
先照后面再照前面,然后左右照了照
浅蓝好呢?还是深蓝好?
“对面阳台的鸽子屋关不住一声啼鸣”

我答非所问,我躺回折叠床
侧身,倦怠,冥想
汽车燃烧,儿童饿死,客船沉水,贪官下马
这些午间新闻被梦重新播报了一遍
脑神经一样,播音员口词含糊
“亲,我们只是转播,下一个......”
好像是兰的声音,她说
“路眼看已长到半空中,还是摔了下来”
她一个劲埋怨我的瓶子
总是插不住一条完整的路
我漫不经心地打呵欠,一小片海飞临眼前
看,这晚到的报纸
海外又发生了特大重大新闻
咕咕,兰的嘴里还冒出了一句鸟语


生活

赠予我河流,草木,书屋
一日千里的归途
唤醒我内心的牧场,高原红
百花身体里的百只鸟,已经生动
你还能赠予我什么
树,广场,楼群,最后一道风景
我高兴我就问他们

我在纸上写水,倒影便是宿命
类似在风的体内话古今
还有什么,我宁愿农作物
炊烟,孩子,老人,花匠,天鹅
在各自的村庄出现
我知道此时
他们各忙各的,像从盘子里
拿起一只苹果那样简单


斑鸠

翅上的风,比翅膀更有耐性
一只斑鸠活得滋润
接着是另一只向对岸飞去
飞向陌生多好

我远远地望着它们
低头不语
它们咕咕着田园,在地面觅食
我前面的空寂
后面的阴影都被啄食过了

幸好啄食过一场
倾斜的雨水。要不它们多危险
我,应该走近
这不比斑鸠在地面旋转
只有我看到
有如照着鱼的洁净


偶像

我目前还不认识那个叫天堂的人
新地址新标签还无法贴上
珞璜高石村XX名字
无法让自己或者别人把它们也贴上去

那几个方块字仍躺在抽屉里
梳妆台对面的衣柜里,一些是她现存的衣物
已经取代了寂静的蓝风衣和草帽
镜子把她赶到镜子的外面

八月的一天看不到什么脸
灰色的屋檐一直苍凉地往北翘着
风又恢复它原有的声音
一只鸟,飞离了远处的一道山梁


老房子

请允许它明朗一些
当我抬头望,屋檐像一部传记
更像一只蝙蝠试飞的样子
山羊死在这里
天鹅落入竹篱笆的影子
爱困在爱字里
三娃子竹篮打水,老牛推开麻将桌
突然的闪电雷鸣
乘风去的石头叫远方
女人淋着雨水
站在爱情一边。谁是统治者
谁用左边或者右边划分
黑制造黑猫
把小孩子引到猫屋
邻居讲鬼故事特别吓人
我还能说些什么
风吹的衣服也叫生活
行走在天蓝色的运气中


我到来时

独处的石头露出,风吹来
门是不存在的。我到来时
喜鹊飞走,对联还留在那里

一堵危墙还留在那里
没有惊恐没有疑惑也没有愤怒
关键它什么时候倒下
关键是飞过的燕子
默认它是一枚生锈的钉子
关键是唯一的窗框还讲着城南旧事
关键是将要破裂的墙体
生活曾印证的衣衫
逃脱了它

关键是风吹着空空的屋顶
像疲惫的人触摸哑口无言的翅膀
我到来时
它就是一只笨鸟站在哪儿


幻想者抱住石头

肥胖症的灯笼冒着一脸雾气
光中的黑豆种入石头
每一颗都有滴水的距离

不是所有的禅意都端坐于石上
不是你跪下来
以色列,伊拉克就会像身体一样弯曲
不是羊脱去羊皮
都去抢病号服。不是阴影设置光的睡眠
都去挖掘它们床头的呓语

不是睡眠都像河流和时间的弯曲
柳树和柳叶的弯曲,语无伦次的弯曲
石头出生,用什么命名一个传说

四只蹄子生出白云,到高过皮肉的红高粱
不是所有呀呀学语
都扛着一头梅花鹿抵达童话村

不是金黄先挂起一部分
幻想者抱着石头,固执地推向远方
好石头,也有坏脾气
从沉默的身体里挖出大把河山

草追着草根就到了八月
八月的旅游者上车了


平安路52号

孩子们想到蚂蚁
产生果子的念头,一次次从墙体
喊出一群蚁蚂蚂

对于蚂蚁,尿是什么物质
你一定要用它干扰尘世的蚂蚁

逼一个人从心里挖出
温柔与粗暴。一条手娟的泥巴色
与鸽子的灰白
只能成为旧事中的门框

老墙土相拥成寂静的青苔
小白羊,小昆虫
不用着急,总有一棵细薄的树枝
温暖地摇动着

而刚好弹上墨迹的新门
需要摆正,垂直成女人的家


读一棵树

不要,摇动之前
你看看枝条上盘腿的命运
看看我的脸色
看看被落英抄袭的晚霞
仿佛一个善良的女人
向你解释什么

放下一把斧子
我最早看清一棵树
你不必打探每一片叶子
信奉佛教,耶稣,还是不信
我顺着叶脉走下去
就到了前朝

一个废弃的男人
远远地躲在一张宣纸里
没有谁在意
试探,原罪。让我,倒过来
读一个时代的开头


我的朋友叫苹果

苹果落下是一句偈语
被一杯老酒吐出来。广告和梦穿肠而过
城市的脸上,有一个疤痕
从来不被发现
星期天被吆喝悬在空中
你也悬在空中。在文字中冷却的女人
冷起来才有苹果香味
你总能穿过广告找到化妆的密室
发廊,卡拉OK,洗脚城
密集于花中的汽泡,生冷的汽泡 
 
苹果树支撑的幻影,无常的冷
你走进去又走出来
总是沉默,105路大巴车姗姗来迟
你扶着它的影子
像一个未语先声的苹果


自画像

灵魂用不着花雨护驾
婚姻刚刚好。昨天的女王
忍住愤怒,忍住困境的梅花鹿
忍住一只嗷嗷闪光的水晶石
忍住病态的阴影
还我静听的云;我亡命到了哪里
忍住仰望的星星
坚持不往一个名字陷落
我还欠你一棵树,月亮结在树上
仿佛夜长梦多的地名
需要我们的血肉填补
需要往返明年的时光。我的胳膊
始终有一片树叶落下
纯净的白,忍住《闪烁的瓦砾》
从夜晚翻阅到命运发出
浑浊的鼻音


黄铜

他把自己裹得像一个山包
然后是荆棘,开始只是简单行走
他的脚窝没有及时打包
潮湿和悲凉打成鸟巢

我微微侧身,他不善于躲闪
总是那样骄傲
也不爱说话,但只要高兴了
就露出胸口的闪电
行走有着与田野相似的暖意
我因此得到安慰

他更加让我相信,我也属于山水
只要有一畦水洼就能召唤
我不背叛水洼中的天空
这里有草垛制造的高原
一切就如一把黄铜,无论如何
他就是不折弯身子


旧照片

类风湿,花衣裳,灰白的斑痕
我够不着的背景
那时的你占据我身体
你说了什么,我啥也想不起来

当水鸟带着苍茫飞过
留下一口古井,接受青蛙审判
土地让它的嘴噘起
仿佛为清雾中的人家辩论
仿佛直立的行走方式
奔向四合院。坐在井台边的少女
你一年没有说话
你十年没有听到风声水起

你有羊角辫,但不纠缠
井底残留的月色,你没有说出
四合院越来越多的争吵
你二十年也没有说了


五谷生病了

吃五谷的人生病了
沉默,匍匐在神的手上
而匍匐的水稻
替我们咽下了不少农药
假化肥和污水,风吹去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同步的夕阳
最后它背过身去
那是因为我们对一粒种子
亏欠了什么

雨水梳理出更多地名
接受祝福,像扶住众多温暖的枝条
没有约束的水,已无关痛痒
后面的山路是可信的
五谷生病的这些日子
我听到一个种田人蹲在那里
土地是不允许绝育的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