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迟顿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1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迟顿简介

(阅读:749 次)

迟顿,本名李瑞林 ,1978年11月出生于山西平遥。在煤矿井下工作。作品见《阳光》《中国煤炭报》《中国诗人》《都市》《乡土文学》《晋中日报》《并州诗汇》《零度诗刊》等各种报刊及微平台。

迟顿的诗

(21 首)

在抱腹岩

每一座庙里,都住着一个慈悲的神仙
每一个慕名而至的游人
都有一颗向善的心
 
在铁索岭,每一处悬崖
都会把人逼上绝境
在避火洞,每一个祈福的人
都像是在绝地求生

正值中午
热浪。把我们逼至一处凉亭
谈及春秋时期的那场大火
谈及火中的那位孝子贤臣
哦!人们
我们都是被历史绑架至今的俗人
我们都是摸着良心胡言乱语的罪人


一个偏头疼患者,谈及最近的一次战争

那么多人挤在昏暗的屋子里
一个偏头疼患者,谈及最近的一次战争
总会提及大脑里残存的弹片
但他,从没有改变对世界的看法
即使政治会取走他明亮的眼睛
他也乐于其中
争吵。来自一个妓女的反驳
她不相信任何骗术和鬼话
她的乳房喂养过数不清的
政客,军火商和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他们发情时
仅次于一只黑猩猩
现在,他们正体面的站在那里
像一个个性饥渴患者
凭借话筒强硬的思想,征服一切
但人类不需要那种煽动性语言和
可恶的高潮,激情过后
必将是一场灾难


在瘟疫横行的日子

没有什么值得欣喜的事
不聚会,不走亲
就怕死人
怕疫区死人,怕不是疫区的也死人
怕医生死
怕军人死
怕好人死
怕病人死
怕被冤枉的人死
怕死了一次的人又死
怕坏人死
怕坏人不死


世界

世界怎么了?
上帝的信徒们
为何从未停止过祈祷?

圣歌响起,我看见
虔诚的牧师
再次用令人匪夷所思的目光
钉子一样
将耶稣钉上了十字架


如果,你还眷恋这片贫瘠的土地

每一块石头都知道自己的来路
每一块磨盘都记得主人的名字
每一间屋子都燃过旧时的灯火
每一口水井都喂养过人声和狗叫
 
离家的人
如果你还眷恋这片贫瘠的土地
请你……
把脚印让给草木,带走些许尘土
把香火让给祖先,带走不多的信仰
把沉默让给沉默的村庄
扭头。带走你孤绝的乡音


葬礼

一位老人死后
他要再次回到人们中间
他躺着比他站着获得了更多礼遇
他的房子要饰以华丽的顶盖
他的顶盖要装以巨长的祥龙
他的身躯
要以三十二个人扛起
他的孩子们俯了一地哭他
哭声引得全村人都来为他送行
我的母亲不来送他
我的母亲从来不送任何死去的人
她说她会想到自己被送
她说她一想到自己的儿子
孤伶伶的一个人俯在地上    哭她
她就想哭……


追问

是什么驱使你来到这里?
又是什么让你满含羞愧
带着一条路突围?
为什么丰饶的土地会开出贫穷的花朵?
光明和阴影总是结伴而行?
是什么让一座破败的寺庙
成为这里最高信仰?
当留守成为村庄的前缀
为什么群山沉默,老人和孩子低头不语?
晨钟暮鼓响起
每一次撞击都像一次戳心的追问
每一次回声都像上天在安抚苍生


短章

生而为人,我从俗,从善
从江湖凶险,人心不古
万物以看得见的轮回
揭示生老病死
我时常怀念一个创世的先知

那时,我还是一个婴儿
惊于对光明的最初认识
竟然
哇的一声
哭了


山中遇雨

至山寺,已近黄昏,落日避而不见
乱云涂改江山,雷声高过钟声
神啊!沿途我踩死的蚂蚁不计其数
践踏过的花草数以万计
遇见美人有过非分之想
也算是戴罪之人
而今我聆听梵音,有忏悔之心
因何你沉默不语?
所谓降罪
是否就是此间的一道闪电?
所谓报应
是否就是迅疾而来的这场大雨?


宽恕

去宽恕自己吧!诗人
宽恕这些发烫的词语
历史仍在刀尖上舔血,信仰
无非是屡次更换的抹布
去宽恕一只乌鸦的自黑理论
远比宽恕一部肥皂剧更让人信服
去宽恕我们造字的祖先
他发明了火石,皮革
却不能阻止欲望,贪婪,刀俎
直至今天
当我们提及伟大的先秦文明
焚书坑儒,仍为这个时代
埋下了难以治愈的病根


写信

以儿子的身份   落款
致母亲
以丈夫的身份   落款
致妻子
以父亲的身份   落款
致子女
以衰老的身份   落款
致青春
以所有的的身份   落款
致自己   然后
在通往墓道的石头上写下
生于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十日
卒年不详


高级动物

困在房间里
如同笼中之兽
困于白色恐怖当中
面对步步逼近的瘟疫对人类的捕杀
我,惶惶不可终日
作为人类
我为自己有两种身份感到羞愧
做人,我无悲悯之心
做动物,我有反杀之意
在这场因贪婪和杀戮引起的瘟疫中
我所做的一切
都罪不可恕


病历

所有的纸都病了
所有的病都爬上桌子
等人认领
我在其中领回一些小病
咳掉一些草药   也
废掉几支吊瓶
领回大病的人
没有回去
他们从桌子上爬到床上
床也病了
而一些领回绝症的人
还蒙在鼓里
那些人皮做的鼓啊
总是一戳就破


我想生一场久治不愈的病

我不想写那些无用的诗
但我不知道什么是有用
灯光有用,为什么总是有人委身于黑暗
生而有用,为什么有人渴求死亡
和平有用,为什么到处是战争
祈祷有用,为什么人间会充满不幸
可是,我还想把这看似无用的东西
写了再写
让有用的字落在无用的纸上
让我生一场久治不愈的病


悔过书

向谁悔过呢
胜利者高高在上 人间早己是锦绣王朝
我还是那个被日夜驱赶的路人
奔波者 如我
疾病者 如我
失眠者 如我
乞讨者 如我
贫穷者 如我
我如这多数世界
为数不多的罪人
我一边将妥协书递向生活
又一边将橄榄枝抛向理想
悔过书里
我只字不提
那些似是而非的我的罪过


余生

古戏台对面的那几块条石上
晒太阳的老人们
换了一茬又一茬
村子里最老的那一辈
没剩几个了
条石上
又多了几个相对年轻的面孔
想到他们的肤色和深刻的皱纹
一定还需要收集更多阳光
才有勇气对抗漫无止境的黑夜
我,因为时间充裕
虽然不把眼前的镜像放在眼里
但也在一块石头上
瞥见了自己终将不远的余生


我饿

再有两个小时就下班了
他摸了摸怀揣的干粮和水 
还有温度,再等等就可以将它们消灭掉
当他再次俯身
将铁锹伸向散落成堆的落煤点时
那根可恶的铁轴
就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衣角
高速运转之下
没人知道他是怎样用自己单薄的身体
一遍又一遍抽打死神的脸
但吃人的机器
还是咬断了他的多条骨头
弥留之际,他仅仅留下俩字
——我饿


在人间,我离地狱最近

给我安全帽和滚石,矿灯和黑暗
给我防水鞋和水患,防尘面具和矽肺病
给我瓦斯、二氧化硫
用风稀释
给我一条缆绳和防护链
供我出入人间
给我一座矿山
让我贪生怕死

这么多年
我总是将半截身子放在人间
又将半截身子埋于泥土
却不曾全身而退
而那悬于腰间的自救器
就像是我的命啊
我每走一步
它就晃一下
我一停下
它就吭哧吭哧地喘
仿佛不喘
就会接不住下一口氧气……


瓦斯爆炸之后

悲伤和祈祷是无用的
我允许自己再冷血一点
并为这样的不幸收起每一滴眼泪
当必然大于偶然时
我相信,我的每一天都是幸存
我责怪自己的母亲多于这个国家
灾难还会不停地重演
她却毫无任何准备
我希望她不要在寒风的巷口等我
应该回到自己的房子里
打个盹,或者做点什么
比如,可以看一下新闻
在善后这件事上
他们总是能做的很好


油灯

黑暗那么大
你只是一块小小的
光的补丁
坐在灯前穿针引线的母亲
总也补不完我的童年
窟窿大了
她就用大补丁
窟窿小了
她就用小补丁
你看那根喝着油的灯芯
一会儿被她挑起些
一会儿又被她摁下些
那小小的光
总是能被她拿捏得
恰如其分


母亲的锁

一生未出过远门的母亲
有两只锁
一只用来锁门
一只用来锁她自己
离家的时候
我带了我两把钥匙
一把揣在身上
一把放在心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