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耿兵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4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耿兵简介

(阅读:112 次)

耿兵,七零后,大专文化,作品散见于《作家报》,《诗刊》等一百多种文学刊物,并获全国大奖三十余次,著有诗集《永远不再忧伤》,江苏作家协会会员。

耿兵的诗

(12 首)

片片红叶,是谁的心血浸染的相思泪

当所有的凋零
从天而降 天空是如此的沉默
是早已习惯了没有你的日子
还是这黑暗的夜让我必须保持这份纯真 这份沉默

我写下别来无恙
那些违心的话便会从云朵中迸出
血液 伤痛 花朵
烈火 北风 乌鸦
这掌控着宿命的词汇早已让我
不知所措
让我从火热的盛夏去感知
秋风的无情 霜霜的冷漠
或许我什么都不懂
只是装着无辜 不幸 伤悲 可怜

落花是潜在的思维
逃不过隆冬的重创
打击 拷问
或许
我已不再说出这个渐冷的深秋太多的苦楚 离索 牵挂

乌鸦 麻雀 苍鹭
还有无垠的海边
紧张的企鹅 海鸥
像是我远离孤独与喧嚣
宁静地与冬夜来一场告别

然后潜入这一场
茫茫的浩劫
在枪声中逃遁


每一颗星星都是人间走失的孩子

我深深地记起那个冬夜
你踩着白雪绝决而去的背影
像是辽阔的苍穹
有一朵厚重的云
飘浮在
我的梦里

洁白的光 洁白的雪
这些倒映在深夜的风景一次又一次地
在每一朵凄美的梅花上镂刻着
我们的约定

比乌云还厚的是整个冬天
都在飘雪
都在铭记那段难以忘却的相逢
像是春天的原野那一棵棵盛放的桃树
极尽地表达心中的完美与欢愉

今夜 看不见桃花
听不见冬夜那一场
沸沸扬扬的雪
所有的伤痛是隐身于夕阳背后的菩提
 
所有的遭际像埋伏于烈焰中的誓言
星空飞来的蝶阵  轻 轻 轻  轻
地停留在黄昏中的玫瑰
那么真实 却又如此虚幻

坠落 凋零 枯萎
萧瑟 凋敝 荒凉
我听见苍穹里的星
像是空中无数的寒鸦
聚集在牡丹艳丽的枝头
多想去亲吻
那每一颗坠入深海的星


深夜的风喊出我的疼痛

我忘了去抚摸
月光里的黑影
就像忘了今生
所有的疼 所有的痛
如果今夜没有月
我会独自一个人蹲在那个破败的院落里
看一只蝴蝶怎样地搂紧那株渐已沉落的芰荷 亦或是菱花

萧杀 是秋天仅有的名词
像是有袅袅的轻烟从斜阳的轮廓中爬出
那么轻盈 那么灵动
我是不是该忘了曾经
忘了煮一杯清茶
在宁静的夜晚与远方对峙 与孤独来一次长谈

静静的落花
是落进酒杯里的伤痛与酸楚
沉沦与颓废
从清晰的梦里变得如此狼狈 如此不堪

我不知道 我也不想让人知道
所有的回忆在深秋里
只是一座空阔的城池
没有守卫 没有护城河

只有闻讯而至的僧侣
只有翩翩起舞的飞鸿
我不知道那些静止的落花会不会
看穿我的心事

像我的头顶永远悬着
一根若有若无的黑线亦或是匕首
 
我的惊悸如此不自来由
如此短暂 如此不堪一击
像是盛开在冰山一角峭壁上
那株美丽的雪莲
我是寂寥的又是庆幸的
我能发现你寻梦而来的身影
像厚重的雪压得我
奄奄一息
不能自拔
 
我静静地躺在黑夜任这圣洁的雪
压制住我的心跳
我的呼吸 我的奢望 我的相思

或许
你今夜并不会来
或许你只为踏雪寻梅
你看不见我的眼泪
就像我看不见
那枝深埋于雪海的
灵芝

所有的风 所有的暖
荡不开我的湖泊 沼泽 荒原 沙漠
我翻开那落雪的一页
那璀璨的叙述中也有人间值得
也有千红百媚
也有柔情万种

而我却看见我的花园正被烈火焚烧
蝴蝶 草木 月光
爱情 美酒 诗卷
早已付之一炬


当黑暗又一次被引申

今夜   我不再去触碰   那止于唇角的
火焰
把一颗悸动的灵魂
寄托在宁静的灌木
低矮的植被
瞬间溢出黑色的黏稠亦或
像黑缎般丝滑的液体

烈烈的风   从月光的背面升起
在你还来不及转身的一瞬
我看见苍穹里
那片栗色的云朵
正朝着海水淹没的方向驶去

没有谁在深夜向慈悲的人群
发出最后的呼救
我听见猎人举起的枪支
向黑暗的底部
发出疯狂的扫射

风  卷着落叶
雨  像一位隐忍已久的少妇
人间的悲凉在遥远
沙漠潜伏
我的头顶飞过玫瑰的羽片

像风化已久的爱情
在峭岩的缝隙中
开出一朵朵黄莲


又是秋夜

当所有的意念凭空消失
我从冰冷的月色中走向深渊
走向令人痛彻心扉的北极亦或是南极
是这些无辜的星儿牵扯着我的臆断
还是我的判断过于武断
在这个薄凉的悲秋
让我过早地对一些昙花产生厌倦与不安

从今天起
是的就是现在我必须学会从容学会淡定学会忘却
我需要学的还有太多
比如忘却玫瑰的光鲜
沙漠的荒凉  戈壁滩的沉寂
比如如何应对一只蝴蝶的死亡
一只蚍蜉的衍生会给生活带来的欢愉

在生活的阴暗面跳舞
在馥郁的花丛中为一只野蜂唱歌
在静默的灌木丛学会抽烟

所有的联想比一朵花盛开更为迷人
在洁白的米缸里我看见可爱的米老鼠穿过我发出暗香的九月菊

放下太多的心事
从容去面对峭岩上冲下的瀑布
哪怕是小小的响动
带来的忧伤
不必过问   不必挂怀

夕阳里的倩影
像宇宙里无穷的生灵
充斥着对黑暗的恐惧
对人世的敬畏

甚至我用一整个冬天期盼一场皑皑白雪
将我裸露的躯体掩埋

我不敢面对一颗恒星的陨落   消失 沉没
大地上一些繁盛的事物
让我感到我做的事物
如此危险
比如在深夜倾听远方的丛林传来兽类的呼号  呐喊

我的危险远不止这些
我想用这些寂寞的雪为你打造一座辉煌的城池
还想驱走那些留在苍穹里泛着黑缎般厚重的云彩
不必点燃黑夜中的喧嚣与繁华
星星是落进内心的填充物
像黎明前那些潜伏在河床底部的秋虫
风只是轻轻的晃动
那些寂寞的秋虫
便在我迟疑片刻
从菖蒲里消失直到梦被风
吹醒


穿过圣洁的白雪

那一簇弱小的蔷薇
是月光里相互纠缠的暗扣
我听见深夜的乌鸦
用黑色的身体在沼泽中横行
模糊的身影是穿插在石头上的匕首
总在星星的胸部刻上一场浩劫一场磨难

雪色是过于真实的
幻影
在我沸腾的酒杯中迎娶严冬的娇娘
掀开殷红的盖头
把一粒粒红豆塞进你冰凉的双手

那些簇拥在雪山壁磊上的箭矢
横穿在我狂跳的心脏

旷野的风   涌不进你幽暗的梦
像洁白的帆追逐着宁静的海洋
我看见海鸥的轮廓
像是无数的雪片
融入我记忆的脑海

阡陌的残阳
拖拽着我沉默的枣花
在那个绝别的午后
爬进我燃起的思念


未路

举一盏橘红的灯
去那个遥远的冬夜
聆听一场盛世的花开
时光中除了萧瑟除了空旷便一无所有
风   是跳动的心脏
在无穷的多维空间延伸到梦的远方
苍凉也罢   寂寥也罢
像冰封的湖面下
那片潜藏的残荷
从地狱释放出浓烈的香芬

打开一片璀璨的星
那里浮动着无数玫瑰色彩
像斑斓的蝶阵向着春天进发
沐浴着灵动的霞光
在死亡的昭书上写下
来世的溢香的净土
如同在月光的案头
读出一生阴暗的魔咒
带着今宵相吻的褶皱
在青涩的果壳中繁衍出无尽温柔的话题

梦的影子被野性的拥抱扑倒
令人窒息的厮杀
在靠近地狱的门前
彷徨
一朵花落在沉默的表层
带来前世忧伤的泪水
像火燃跳动在我温婉的诗里


剖开黑暗的胸膛

如果深夜已经死去
请剖开黑暗的胸膛
交出血液   枪支  星星   河流
我看见黑白无常狰狞的面容
而我却并不惊慌
我知道秋天来临的时候我只不过是一只身心早已疲惫的
残骸

是冬夜的雪掩埋了我的身躯
那一朵朵盛开的雪莲就覆盖在我轻盈盈的棺椁上
那里有鲜花   也有诅咒

在白雪皑皑的雪上之巅
我们用深情的目光对峙
企图掏出花蕊里暗藏的匕首
捅入彼此裸露的身躯

旺盛的玫瑰是海水里的琥珀
从深蓝的灵魂里取出晶莹的盐份

我扑进深夜的坟冢
用锋利的刻刀
剐去墓碑上那些还在含笑的雪
层层叠叠地堆放着爱情诗歌里腐臭的文字

阳光醒来
醒来吧我提着忘川河畔
灵杦的头颅
深入一场冰雪的旅程


飞翔的事物

没有月光的温存
我看见阴暗的丛林
盛开着花朵
也盛开着午夜的迷茫
一只弱小刺猬在花丛中紧张地张望着什么
冰凉的土地    暗淡的花香
迷离的背景
一切深陷其中
如同我的哀伤
如同深巷飘出的挽歌

绸缎般的明眸
像夜风中不断延续的水流
亦或是沙漏
牵扯着我狂乱的诗句
走向灭亡   走向那个绝别的冬夜

卑微的蓼花
潜伏在幽蓝的水面
那些细小的花冠
弥散着乌托邦式的香味
圣洁的光呀
你是在呐喊还是在嘶鸣

追随着风的方向
黑色的天幕掩埋了一切虚有的事物
乌鸦   蝴蝶   蜥蜴
密密的雨盖过了深夜的寒颤
那沉重的音效像是从大殿中传来心经的梵音

一只鸟紧接着一只鸟
在我苍白的房间里徘徊
所有的星光晦暗
柴可夫斯基的琴音
萦绕在耳畔

向日葵是沉痛的哭声
在金黄色的暮秋连同梵高的画笔
迷失在月之宫殿

高贵的妇人迈着优雅的步伐
拖拽着一只考迪
或者是更为高贵的犬类

蝴蝶 亦或是别的进化种类
栖居在一望无垠的海面
物语的种类繁多
像达尔文宣告死亡

透着灵动的歌声
跳出惊天动地的轩昂
如果天空停止呼吸
我赤裸裸的表白
一定像樱花
荡在你的记忆


我截取时光的一部分

涉足于光阴的彼岸
将风摹拟成  耳畔的细语
当斜阳陷入  山岗
我听见成群的牛羊
冲破黑暗中的光芒

在午夜的草堆旁不停地吞噬着
花盏里初长的新绿
也吞噬着这个夜晚
破碎的领空

乌鸦的声线像蜿蜒在星光里的弧线
秋月里暗淡的花香呵永远不会知会
一颗圣洁的灵魂
怎样地被时光抛却
又是怎样地在冷风中涅槃
像是我积攒于内心更多的荒凉
瞬间被安抚

再没有人躲得过晚风中的烈焰
像浓烈的罂粟花香
蛊惑着长夜的莺语

我听到秋风里迷失方向的蝶
静静地沉睡于一株高大的樱花树中
等待着我用皓皓的月为它救赎


心波

三月的江南
像一个怀春的少女
那些表达爱情的桃红
早已开成了火焰

月光是清纯的
烟雨是迷濛的
思念是如水的

我却突然怀念起那枚
在废墟上绽放的红梅
那含苞的蕊蕾饱含多少青春的记忆

我惦念起黄昏中的夕阳
夕阳下的晚风呵
如此温柔
像是你温泽如玉的手
伸向落雨的空中

我是如此的寂寞
其实 那片缠绵悱恻的雨
是你在那个离别的秋天
轻轻地哭泣
或许你的泪水 早已蜿蜒成
一条奔腾着的河流

此刻 我只是站立在
河畔
等待我的倒影
映入你清澈的心波


情书

沿着夜晚寂静的长河
我不再怀疑我的抉择
那些温软的桃花是我瑰丽的语言
或许
我一直保持着沉默
这是我最为明智的选择啊
为什么要开口呢

那些繁星就在梦里沉睡着
透过蓝色的梦境
那些风儿早已吻干了我的泪痕
我只是微笑着肃立在那株玫瑰花旁
等待你打开月光
侵入我放纵的躯体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