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杨优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4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杨优简介

(阅读:124 次)

杨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宁波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报》新诗主任和纸刊编辑。出版个人诗集《在荒原上点灯》和《微光》。主编《时光的吟诵—现代诗十人精选集》。有诗歌入选《国家诗人地理》、《中国诗人》、《中国作家文选》、《山东诗歌》、《雪魂》、《驭风者》、《新西兰华文报》、《中国当代诗人优秀诗歌选集》、《中国实力诗人诗选(2019)》、《中国千家诗第二卷》、《2019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等国内外诗歌平台和几十种刊物年选本。

杨优的诗

(14 首)

追赶落日的人

秋光已远去
夕阳,默默地吟诵那首黄昏
从诗里到诗外,有海风和泪花咸透的章节
此刻,初冬拍打暗礁
一个末归乡的人,尽量去想象
那群自由的海鸟
是如何穿过黄昏,穿过孤岛
鸣叫着,追赶落日的远足


消逝

风一吹
潜行而至的梦
嵌入故乡遥远的记忆

多年以前,我满怀欣喜
在老屋门前那块土地上
望着一大片油菜花绽放,引吭高歌
望着天上洁白的羊群,在蔚蓝的天空行走

更多的伙伴,唱过同样的歌谣
更多的羊群,走过同一片天空

多年以后,已不见故空的羊群
那片油菜花亦不见
空余一块旷野般的怀念


风吹过故乡

1

风吹皱了云的衣衫
在一片树林的背后
我突然想起故乡的名字
那个带“王”字的村落
连着一条小河
溢出江南
许多像我祖父一样的人
曾从一座山迁到这个村
他们怀有最深的雪
在每个夜晚,听到裂开的孤独

2

风吹过故乡
一些久居旷野的叶子
席卷起想象,不知所措
草亦情动,末了的情
铺成五月的土地
眼睛却接近暮色
那么多的乡思,在暮色中悄落


允许

允许一只鸟落在树上
更高的深处,有不可控的余音
和鸣黄昏的心跳

允许墙角的残阳,比老人清瘦
河水也清瘦
瘦成一句腹语,蠕动

眼睛,睁开和闭上
光明与黑暗, 会将辽阔留给大地


向火而眠

这里的夜晚被囚禁
窗外的雨滴正数落着过往

时光,倒挂
风吹走它昔日的繁盛

没有人在人群中穿梭
也没有人在对面看着我
甚至没有一片树叶,为我停留

世事寂静,除了沉默
而梦,只能守着一根木桩
向火而眠


苏醒

仿佛刚睁开的眼睛
看见四月,看见摇晃的人间

天空未转晴
未了的痛,裸露肌肤外
用手拨撩被风吹乱的白发
需要一些色素,漂染昨日痕迹

那个误入尘世的容器
白天被搅拌成黄昏
更深的暮色植入内心

渐渐地,你痴注于这渗透的事物


四月之诗

那个女人,用拇指
在胸口摁住暮晚的痛

风起,愤怒和绝望
随暮色下沉
如一枚正在坠落的树叶
沾满抗争,泪还未干
众鸟的羽毛、凋零的花朵
先于暮色暗黄无华

西边的奉化岭
有佛端坐夜上


今夜,是一处荒凉

用一把榔头
敲击埋于地下的无垠宁静
尘土很厚,厚得盖得住万物

夜的门,却薄如一纸
任由宿墨滴落
铺写梦中的月光

晚风依旧很冷,前朝的马蹄
蹉跌人群里
幻化的,是一处荒凉

雪落也罢,劫灰也罢
终有地平线和晨曦,会苏醒
我和他们,并不忧伤


十二月

像所有的恨一样
天空,会在一朵雪来临之际
压着云朵下沉

事实上,雪是无辜的
一个冬天的劫,足以让你手脚变冷

风兀自凌乱,带着冰刃
划过这个城,还是阴郁
我听到河流在哭

有十二月的诗句消逝心痛
多余的思绪,象个漏斗走失


黑暗是温暖的一部分

夜,以无垠的静寂浸润人间。
巨大的画布里,长着倒悬的草木。
黑色的瞳孔,看不见星空、烟火。

此刻的静和远,难以丈量所有的忧伤。
风声嘶哑,传来一段铭文:
“黎明之前总有一段黑暗,黑暗是温暖的一部分。
远行者、坐化者,将重逢于春天的火焰”。


春天还是要走远

你读到暮春,江浙树木已越过四月
渐多的叶片,在地上铺就离别的词韵

天空压低云的沉默
一朵云的心事,和另一朵云
有时隔着黄昏,有时潮湿思绪

我屏住呼吸,凝视
花瓣似的雨水掉落
在树的瞳孔里,越发伤感

原野、小径、村落
这些景象,翻动着更多的意象


听雨

有梦掠过潮汐的碎裂和重整
羽翼透明,带着沙沙的声响
似从心底挣脱出
千朵、万朵的白蝴蝶
呼吸间,开落在三月
整个人间,停驻在它们的翅尖上


草尖上的故乡

1.

和风一说起故乡
那么多的野草,瞬间
朝不同的方向卧倒
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草民
把故乡,连同乡音
驻在他们的心尖上

最近的日子,雨水和眼泪一样忧伤
昨夜无端起一场大火
大片的黑烟,从地面席卷到天空
挤兑这座城市的拥挤
蜕皮换骨的想像,轰然倒塌

失去血色的嘴唇,连同那些挣扎的野草
在呼吸之间,喊出内心深藏的苦涩

2.

我从不怀疑那棵草
像所有的谦卑一样
每年一月,它都以苍黄的脸色
告诉我冬的坚忍
 
我更不知道,这庞大的阴暗
雨水,一直滴落在城市水泥路上
只能睁着眼睛,从阴暗中
等拂晓和鸟鸣一起醒来,对阳光满怀感激
 
或许阳光下,那棵草会看见另一棵草
它们彼此相认,又彼此触碰
身上的沧桑、痛苦
被刻骨,又被铭心地延伸
 
故乡的影,亦渐渐清晰


让一条河流替自己奔走

月光来过,如纸的透亮
河水贴紧月光,流经陌生的自己
有沉睡的森林和鸟的疼痛
那些枯萎的记忆,无从躲避
“它们所要承受的苦难,随风潜至时光的背面”
或许大量的母语能治愈,治愈这难言之疾
风和雨,会音讯全无
未来有着花一般的期待
香气和思念藏在我们的身体里
仍能梦见醉心的云朵和春天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