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恩荣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2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恩荣简介

(阅读:475 次)

王恩荣,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诗眼睛》主编。在《诗刊》《诗选刊》《诗潮》《黄河》《中国新诗》《山西日报》《火花》《都市》《山西文学》等报刊杂志和大型网站(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中诗网、华语作家网、凤凰网等)发表诗歌、散文、诗评作品。诗歌入选多种选本。偶有获奖。现居晋中和顺。

王恩荣的诗

(15 首)

镜子

鱼在水中看到了自己
鹰在长空看见了自己

花在春风里看见了自己
月亮在十五看到了自己

天涯在咫尺看见了自己
游子在故乡看见了自己

沉默不语在喋喋不休中看见了自己
我在妻子那无奈的眼里看见了自己


募捐箱

一束强光落在,小小的募捐箱
上面是很有诗意的小女孩名字

“募”字怎么看都象
东倒西歪的“墓”

人们都绕过去了,我站了很久
无法掏出一个鲜活的未来


喜鹊,一群远涉的义工

每年七七
我都在静静的山村远眺
为一群远涉的义工
默默祈祷

南天池的烟雾
住着草木汹涌的村庄
七夕的群峰
准有一场细雨
仿佛牛郎织女紧紧拉着的手

此间,秋风缄默
山河让位
天地柔情合二为一
只有被放逐的峡谷,像
难以愈合的伤口

鹊桥
一年只搭一回
千百年了,天池的水干了
又填满
多像那个人间越传越久的神话
像天下有情人永不放弃


打包

快递把物品打包,然后放出
火车把旅客打包,然后放出
叶子把树打包,然后放出
黑夜把白天打包,然后放出
诗把通神的文字打包,然后放出
造物主,把万事万物、世世代代打包,然后放出
 
只有母亲
自从把子女在襁褓中细细打包
却一辈子无法放出


净石

每一次雨后,在这杂乱的  人间
总有一些净石   独自享有

野草的赞誉  阳光的抚摸
风在其上打磨出尘世的光面

远处,四野空旷,白云打坐
写诗的人,心怀悲悯

把每一块净石都坐穿
彷佛,“佛堂静谧,禅院深深”


行走的内含

那辆车走着走着忽然迟疑了一下
是车子想了个问题

行路的人没有放下散文的脚步
是正催生一个诗的结果

时间把所有带光的人粘贴在夜里
是为了一起发送进梦里


麻衣寺的井水

慈悲的人是奔跑的寺庙
草木是生长的寺庙
芸芸众生,打水者
让麻衣寺的井水
源源不断的流向尘世
 
我们世代都在输麻衣寺的血
山上那绵远的流水声
如麻衣老衲在念诵经文
 
然而,麻衣寺的流水
只如白云,难穿透人心
声声木鱼,消化不了
红尘中
“望穿秋水”,这样潮湿的成语


列车卧铺

卧铺挤在行走的铁匣子里
鼾声此起彼伏
仿佛拥挤的不是床铺
而是梦

夜深了,人都停止走动
卧厢内鼾声如雷
仿佛不是人在作梦
是车在作梦

列车不停地穿梭在深夜
人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旅途
这时,列车载着向前的仿佛不是人
而是一车子梦


辽阔的花

风低处,把水分尘封成星星点点
太阳行走在上面,像在摘掉这些花

虚掩柴门,有光线递进几朵雪花
红泥火炉的门外颠簸流离着一片辽阔的白


在楼上

十层楼望不算太高
上面还有七层

小城灰色的街道
像一年级学生
画的横七竖八的铅笔线条

我每天往返上班
拴在那条线上
像雨点挂在苍茫的尘世


雪前

枝头倒挂着不见不散的承诺
松针固执用梳子梳理着寒流

山鸟关闭了就没停过的叫声
草木在用最后的绿取暖

风卷着地上的叶片,象翻书
页,妄想寻找春天的句子

只有冬麦看出天空破绽,等一场
大雪,像等一份家书


又一年

河两岸,又魔幻的出现几蹲高楼
像中年头上风吹竖直的几根稀疏的头发

冬天的水泥路走着硬梆梆的像骨头
流年还在老去的地面肌肤上增添了几条皱纹

草木霜冷,日历憔悴,往事像钉子
新一年山里有平原伸过来温暖的铁臂

又一年了,打开窗户,让新年所有开阔的气息
唤醒在旧年昏迷的跌跌撞撞的文字


烟火

谁家的烟火,像咳嗽此起彼伏
在黄昏里把树林增高了许多
 
火的触角在白天背面无限伸展
想要在城市上空种植一大片森林
 
可是火光既是黑夜也赶不上响声
眼睛的逼视抵不过怒吼
 
强劲的声音在争取自己的话语权
动物在用体味在划定自己的领地


盲道

这条新路至从一开始就有一条盲道
却没有一个盲人走过
 
我一次一次沿着这条盲道去上班
我眼睛雪亮发现我的工作盲点
 
今天早上我照常想踏上那条盲道
秋风已捷足先登藉落叶走在上面


谷子图

谁把埋在植物王国的一介草民
发掘出来,又把它摁进土地里

天暖和了再把它从土里拽出来
施肥浇水,呵护着,不让其他

草争夺阳光,终于长大有结果 
就又狠狠割断它与土地的关系

身杆子让风干捶烂再把秕糠攘
掉,逼迫它的子民们脱离关系

有的踏上了远离故土漂泊的路
有的养活再把它摁进土地的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