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羊之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0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羊之玉简介

(阅读:143 次)

羊之玉,本名杨新中。山西绛县人,1967年出生,毕业于山西大学。曾用笔名“向萍”写作,诗人、资深媒体人、晋商文化研究学者。

羊之玉的诗

(3 首)

听风堡独语

————序
你得回家,你离不得你的听风堡
听风堡,风里,天地高蹈




半个月亮挂南空
房檐下吊着可怜虫
 
力量和肮脏有关
无畏的屎壳郎攻上喜马拉雅山
 
炮声响彻零点零分
天空挤满嚎叫的神
 
镜中的赤身裸体
开辟了希望的新世纪
 
有人贴着假睫毛
动物园里做人妖
 
南内环桥上看风景
大鬼小鬼拥进城
 
 


大师在山顶焚香念经
西绪弗斯被巨石砸中
 
厅中种株夜来香
西西里岛传颂黑手党
 
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法官在法庭再次出丑
 
照壁前鬼影幢幢
酣梦里卧着飞天巨龙
 
小偷小偷你别再游走
你们的正事是采药煮粥

听风堡风声远近缥缈
年幼的女儿四周奔跑
 
 


满嘴谎言的黑影牧师
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
 
丑陋的老妇人左看右看
你以为你是潘金莲

铁乌鸦自己给自己扎针
他没出息自己对自己恨
 
崇拜汉家和崇拜张鹏远不一样
远侧重地狱汉专注天堂
 
捶胸顿足的打桩机
它的爱在深深的地底
 
有没有青春和野心
怎样打开黎明的两扇门
 
 


绿毛龟研究隐身理论
一切豪华以消匿为本
 
天上的星星比着眨眼
弥留的阿姨绣出富贵牡丹
 
最美的花朵卓然独立
半路夫妻你一句他两句
 
抓革命促生产
没有性生活纯属扯淡
 
梦里爬进小刺猬
路边藏着螳螂腿
 
店小二雨声里发脾气
东家东家你没道理
 
 


高傲的孤独飘渺倏忽
真正的闪电只击坟墓
 
大风扑向黄昏的水面
探照灯照见暗淡的脸
 
秋香因恐惧而憔悴
新娘因春秋而流泪
 
梦里回到五台山
青灯古卷白皮面
 
土拨鼠黑暗中洞穿火车站
神经科大夫剪断最后一根电缆

父亲母亲你们别忙
孩子们只惦念那碗热汤
 
 


丑陋与狡诈垃圾上认亲
刽子手吸血鬼手挽手出门
 
鬼魅的老妖婆偷放咒符鸡蛋
第一步你捡起第二步你摔个脸朝天
 
四面尽是玻璃门
好山好水不与你亲
 
妖艳青花蛇
口臭似江河
 
鹏远鹏远你们喝酒吧
老金老金你们头上长着鸡冠花
 
六点半的天是阴郁的天
张生莺莺墓园里缠绵
 
  

 
铁蒺藜不算绊马索不算
白袍女人拍响一家家门环

对死亡的认识决定死亡的方式
爱和恨一样邪恶无耻
 
月亮于黎明时分血流尽了
写诗的羊之玉被绑在欲望之车
 
天空的玫瑰如此之美
深夜的汾河嚎叫着不睡
 
干尸吊在风的脖上
它就是灰尘也得流浪
 
尖叫抽打春梦的屁股
哲学家喜欢阴险的寡妇
 
  


对面是个小妖精
你瞄她瞄得发了疯
 
玉门河畔杨柳依依
听风堡里没有大雪大雨
 
铃儿响叮当
南山西沟捉迷藏
 
月亮走了太阳来
树梢上荡着蛊惑仔
 
刮掉一层皮穿上兰花衣
烧掉阿房宫戴上黑面具
 
反来复去想不通
她早年总骂你大孬种
 
 


把好人押到激流岛
断桥上忘掉他的好
 
来来来你们过生日
今天明天哪天都是开始
 
排排座吃果果
好宝宝你要留好最后一颗
 
啤酒瓶不停吐着泡沫
你的邪恶让人哆嗦
 
疯长的陀螺转转转
你们都是一缕烟

十字架旁竖根耻辱柱
听风堡里饮泣着石榴树
 



雨滴撞碎在窗玻璃
死亡就是必须与你在一起
 
孤独越深越尊贵
大喇嘛紧拥祭坛上的灰
 
乌鸦从房顶落到肩上
年轻的说书人被押往刑场
 
你不知道他是谁
但你知道他为了谁
 
丑陋女人恶漂亮女人美
处兄弟要选深夜的醉鬼

兄弟姐妹你们是谁
晓风残月相依相偎
 

十一

夜观天象捕捉诸音
想审判它们又于心不忍
 
覆盆子不是桑葚
但相对论就是阴谋论
 
喜欢访问梦境的昏君
杀死了近臣和仆人
 
诸多妖魔于酒中复活
破碎的生活仅剩几首儿歌

好女儿你要选个好女婿
让他陪着你爬长长的楼梯

弟弟你要柔情似水
姐姐妹妹你们越来越美
 

十二

这个夏天太寒冷
你需要酒精和色情
 
一是一二是二
没心没肺是真爱
 
昨夕不可留今日何所忧
绿毛龟在水中抛绣球
 
黄昏给你力量
暗夜神在飞翔
 
哭吧哭吧宝贝
你身陷囚牢但你没罪

听风听那门外呼呼的风
听风堡是一座远古的城
 

十三

小麻雀啄开黑窗帘
她早于黎明把黑暗戳穿
 
九十九面坡九十九条川
该死的小骚货就是寻不见
 
生气的天空哗哗哗
雨中的王八蛋你没家啦
 
指南针敲响子夜零点
一片利刃划开一张脸

你是鬼你是不成神的冤枉鬼
你要远离他们进入沉睡

不恋爱不读书不写诗
火炼出灰活成就死
 
 
十四

一条大河好风光
水里桨声晃着桥梁
 
高跟鞋敲醒洞中石梯
她们由天堂抵达地狱
 
暴雨里乌龟玉兰紧紧相拥
黑石头蠕动着闪电和雷声
 
玉门河飘来铁壳炮船
它看不惯汾河的花枝招展

养蜂人养花融剑
黎明的露珠黄昏的江山

失声失明得到世界
你的疼在沉睡中一一化解

 
十五

冰与火在洁白的纸上厮杀
被囚禁的哲学老师隧道里摸爬
 
时间早已唾弃你的曾经
而他却开始乐在其中
 
春天里盲女一路奔跑
她的秋天是荒凉的塞班岛
 
一块黑石头是一块透明的玻璃
你和你在影子里哭泣
 
请卸下铠甲去裸奔
边疆有真正的清晨和黄昏

请南方北方找虫
找见他你也成不了龙
 
  
十六

左手牵白犬右臂抱花猫
她是新娘她会很快苍老
 
路口和桥头没有消息
柳树里的阴影怀揣新难题
 
醒来后发现苍老的月亮
月亮月亮你悬于危墙
 
你天天注意隔壁
你日夜记录咒语
 
世界迎来地道战
有钱有权都不算

你要是他的亲兄弟
你就告诉他谜底
 
 
十七

以欢笑做抵抗
以无语离战场

别相信空落无际的荒野
那里的推挡嘶咬更高级别
 
窗外万籁俱寂
屋里喘息比梦清晰
 
睡飘了嘿嘿睡飘了
在死亡的演习中病菌逃跑了
 
大王小王不算好牌
你出轨你耍赖他活不出来

活不出来不要紧
你们可着嗓子唱想亲亲
 
 
十八

你对石头与子时充满感情
你在墓碑里瞪着一双眼睛
 
一阵冷战一阵晕眩
痊愈吧秋天秋天
 
卫兵学农杨向红
你们各建各的耶路撒冷

槐花枣花茉莉花
大家一起过家家

请你们熹微里抚摸地图
请欢迎蟑螂与紫燕加入晨读
 
天空中星星点点
你们是多梦的吉普赛少年


还魂黄羊寺

0

时间与空间步步紧逼
我想到由流浪,到消失
想到悬崖上的黄羊寺

大风逐街搜查,扫荡
大风吹起纸巾,通报,告密信
这是一座恐惧的空城

出新海巷,上新建路
“我们各自回家吧”
疼痛和着寒冷。唉,万事皆空

这是一个节日前的深夜
无措大师与紫露女士先行离开
我摔倒在垃圾场:明天啊明天


1

“明天什么也不会发生,
正如昨天什么也没发生!”
你在哪里?无措大师
黄羊寺的黄墙落满了秃鹫

“你勿要对生死友好,
生死高傲,它看不起你!”
开开门吧!无措大师
我想脱胎换骨,离开尘世

一片树叶遮住眼睛
一条青蛇抹掉脚印
山下浓烟滚滚
肉体在焚烧,灵魂在争吵

逃到哪儿才没有战场?
我望一望树杈间月亮
请注意,我在等无措大师
你们与我无关,什么都与我无关

请注意,我还在等紫露姑娘
我听他们的话,我只信他俩
请注意,我自己的生活
只允许我自己,日夜嘲笑


2

昨天,无措不好
今天,紫露不好
阳光像抖动的鞭子
在大殿的百格窗上警告

“你俩要小心,看那鞭子!”
我不高兴,就是不高兴
无措呀,你该继续在我背后教导
紫露呀,你该让我拥抱

院里的乌龟,千年沉醉
是他在清晨打开寺门
我知道,他现在已经圆寂
一只蚂蚁的队伍正张罗葬礼

我不管他们,我也不哭
哭有什么用?正如笑有什么用?
我走进殿里,先看见四罗汉八金刚
再看见重病的观音娘娘

佛龛上,一只红蜘蛛
神秘微笑,吃白肉喝烧酒
这时候,我哇哇哭起来
哭着哭着,天乌黑乌黑


3

醒来后,是呼呼的粗雨
我与一群壁虎赶紧起身
哪个房间有鬼?哪个房间有人?
无措大师,请你原谅

我们关上寺门
晚上要关,白天更要关
关上一辈子,关上一千年
不吃不喝,专心审问经卷

呼呼的粗雨里,又想起紫露
今天第三天了,你在哪里?
我浑身燥热,坐立不安
你不记得你的话?

你问:你爱我吗?
我说:爱
你说:那我告诉你
来吧,我们做爱,做爱是唯一的存在

呼呼的粗雨里,我绕不进人类那里
我想建议天堂和地狱
废除节日,废除欢笑
废除昨天和明天,一了百了


4

如果我不脱掉所有的衣服
如果我不学会杜鹃的歌唱
如果我不擦亮生锈的经书
如果我不关心灵魂的存放

“你不是存在,是存活!
你还相信善与恶,飞与落?”
无措大师低沉的声音
来自头顶的白云与千年的树根

如果我欢愉绚烂的夜晚
如果我仇恨顽固的遮掩
如果我深深的隧道里激烈争辩
如果我温软的乳房上轻轻呼喊

“你不得拥有滚烫和冰冷,
不得爱与恨,你是孤独平静的玻璃人”
我问紫露:这世上怎么剩我们仨了?
她说:不,是就剩你自己了

又一天匆匆消失
黄羊寺并不能留住时间
我吩咐打更的麻雀:
你得把那口大钟,挂于我的脖颈


5

我被我的影子绊了一跤
我被我说的话吓了一跳
我看见我沉入水底
我看见我跃上树梢

赞美可以勉强,但诅咒不行
笑容可以勉强,但哭泣不行
爱可以勉强,但恨不行
生可以勉强,但死和名声不行

我是谁?来自哪里?到何方去?
整上午,我在殿内冥想
中午,我打开后门
站在悬崖上,张开双臂

好像我有过父母。这时
两只家燕,叫着从殿内飞出
好像我有过孩子。这时
门外传来婴儿的啼哭

“睡一会吧”,观音娘娘吩咐
我便躺在殿前石阶
迷离中,看见檐上滴下水滴
半空中变成鲜血,落地上变成墨汁


6

今天是第六天的黄昏
太阳的光线在四棵树中间
建起一座房屋。两棵八百年油松
一棵千年黄杨,一棵枯死的桃树

一个罗汉说:那便是无措的囚室
我大声问:那紫露呢?
紫露只是一朵无形的彩云
另一个罗汉盘腿打坐

“睡一会吧。你的今生和来世
都是由梦来铺排,
心心相印,心心不亲。
它们才是你终生的般若”

观音娘娘说完,自己也渐渐睡去
四个金刚眼似铜铃,齐声:
天色向晚,施主请回吧
两个罗汉跟:到处是经,到处无经

我走进四棵树中间
无措大师哀叹:
所有奄奄一息的人都来到这里
他们不过是有的死去,有的痊愈


7

一万个小鬼在墙外喧嚣
越过越不过墙头,不重要
一万只蜉蝣争着示好
一万只蚂蚁在腐尸上小跑

“你不停地高烧,说梦话,
孩子,你孤身在外,不好!”
两只家燕飞回来了
一只烧水,一只熬药

无措:我要烧掉我所有经卷
请原谅我一再制造谣言
紫露:你爱我,那我告诉你
我们就不能成为夫妻

又是大风大雨,山呼海啸
我如此平静,我爱我自己:
只要坚持,天使与魔鬼就会登场
哪儿都有风雨,哪儿都在飘摇

我与一切,都距离渐长
人类、佛陀、神与鬼
我在黄羊寺,在内心深处嚎叫
我想离开这里,又想在此终了




江湖永远热闹着传说
你隐得再深,走得再远
你就在起点,就在眼前

无措,紫露,你们到底在哪里?
“我一直就在你深深的心里!”
“我也一直就在你深深的心里!”

沿漪汾街,拐彭村路
蹒跚上楼,铅华洗尽
我决定自己给自己煮碗白粥

从99楼望出去,又一场风雨
嗨,那雷声躲在遥远之远
那闪电,也只敢轻触指尖


黑石头系列

黑石头16:雨中的向日葵

农历七月,小雨连着大雨
雨里的玉米,手碰手
交换着过去与未来的信息

永远有一块石头,很沉重
永远有另一块石头,更沉重
石头和石头说:我们在哪儿找到良医?

不论旭日阳光,抑或暮霭重重
平地起雷声,拐角藏冷风
修修补补,篱笆与袖口上的破洞

骑着破自行车的少年,额上滴汗珠
他是我的弟弟,去找他的同学
他郁郁寡欢,心里有难题

一首歌,唱得哭声婆娑
瘦小的青衣,头撞在墙壁
她在一个绵长的梦里,遭到电击

一只蜜蜂,孤独地飞行
飞过摇曳招摇的阴影
她停在一堆土上,那是个硌脚的黎明


黑石头17:黑乌鸦酒吧

下午的太阳不再骄横,被烧得通红
沮丧的人们走出大楼,面无表情

我有永远做不完的活,痛不完的苦
我要给这个世界,说说清楚

周遭的冷眼和焰火,对酒和当歌
我在一个涨风的角落,找见车辙

弹掉一截烟灰,在喧噪中离席
扶着广场的雕像,呕吐呕吐

我不知道谁在摇晃中,找见幸福
谁在满目的灰烬里,辨出一个地址

在黑暗里沉睡,黎明时,明白一个道理
在阳台上嘶喊,手掌中,蠕动着黑色的蚂蚁

我浑身发抖,在厕所斑驳的墙壁前
这墙壁是一面衰老的镜子,毁着容颜


黑石头22:秋冷中的99楼

天气说变就变,现在给我一张冷脸
我在99楼的房内,向外窥探
我在死寂里,等待尖叫的呼喊

天气说变就变,我的邻居是单身女人
她有时丑得可爱,有时美得狰狞
她从不和我说话,现在还不说

天气说变就变,兄弟姐妹都在天边
浓重的雾霾,敲打着窗棂和门环
羞辱着生病的火车,飞机和轮船

天气说变就变,我得翻箱倒柜
消失的樟脑丸,残破的汗衫
烂鞋,烂鞋,脏袜,脏袜

天气说变就变,我扔掉耳机和眼镜
在床单上画着咒符,谁也看不懂
99楼呀,怎么有这么高的楼

天气说变就变,从99楼向上看
灰色的月亮下面,挂着悬棺
棺内盛着,做婚床的木板

天气说变就变,从99楼向下看
扭曲的马路,是干涸的河川
蠕动的汽车,是不情愿的子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