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黄靠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38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黄靠的诗

(24 首)

林中

1

所有的落叶,都储藏了光
归还了黑夜、亡魂,皈依宇宙的静寂

捕鹿的人,有着秃鹫的眼力
和挪移石头的力量。用弯曲的风向

2

必须要有生命的层次,翻开阴暗
把传承生死的欲望,统统翻译成爱
天地空荡。一条路不足通往天堂
众生有暴戾、撒谎、贪婪的优越感

3

乌云补好了瘟疫与寒潮的漏洞
春天迟迟不暖,松鼠们去了远方
沦为食物链顶级动物的盘中餐
群鸟入巢,鹿还在雪花退步的路上

4

黑天鹅回来了,带回一只白侣
湖面上上演爱情,倒影复制了欲望

涟漪打散了夕阳。沉淀暮色 

吹箫人的古国、明月、草堂和瘦马
在林中漂浮的,还有远古雪花

5

清明的鱼群回来击水,跟雨点一样
盛开山上杜宇的泪红

外围的人群,看着一切骚动
编织新网,打捞明天的
还有背叛的决绝。有人幸存于逃离、躲避
隐居。无人幸免物欲的奴化

或许还有希望,在无辜人的愚昧种子里
沉睡、或佯装睡着的孩子
藏着故土,枯萎于淤泥上的莲花


猪肉涨了以后

一个屠夫在芭蕉树下磨刀
整个春天多雨
瘟疫赖在菜市场的冷清不走
他的刀已经生锈
他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在家乡
一个弟弟跟着他卖肉
他已经很久没有找人打麻将
最近经常去庙里祷告
佛和僧,都没教他磨刀


白日所遇

那些人脸上都几乎写有债务
房贷、车贷、孩子贷、老人贷
被石油与股票、地产套牢在无根的城市
他们为何人人乐观、放纵
因为上了当,又没办法反抗纯属自愿
能怪谁?民智如中毒鸦片
瘟疫从天而降,不足以点醒梦中人
谁又是下一个倒霉的吹哨人
在黑暗中喝茶,越喝越凉的不是水
而是人心闪烁,大恶如灯


荔枝谱

年华从大河里,随落木向东流走
春天已尽,埋下瘟疫的真相
歌声唱不出一句完美颂词

美人总是易逝,荔枝常青
岁月弹奏琵琶,英杰在荔枝树下死
长出相思的香蕉叶与恩慈

有井水处便有民间烟花
庙门外的龙眼,昨夜看上白云坠落
黑蜜蜂携带白蝴蝶私奔

春光如梦,芒果开场儿女私情
有华人的地方,就会剥出荔枝玉的白乳
哺养他们被杂交过的姓氏


洗脑

他用冷静洗掉了腐败
躲开所有的谎言与骗局
宽恕他们的罪行

他又洗掉革命的血迹
倒在门庭破败的历史河流
酱色的河水,洗掉前世

在这以前,他漂泊
孤独而落寞,在月亮下洗头
从未留恋地上的花朵


洗脑

他用冷静洗掉了腐败
躲开所有的谎言与骗局
宽恕他们的罪行

他又洗掉革命的血迹
倒在门庭破败的历史河流
酱色的河水,洗掉前世

在这以前,他漂泊
孤独而落寞,在月亮下洗头
从未留恋地上的花朵


无冕

他们都不认识我
竹林的新笋和玫瑰花朵
在腐草上张开
所有尸骨的疼痛
与埋藏的爱

我都懂,我认识它们
所有生前的心跳
和死后的王冠


木匠

画一只蝉和画一条渔船一样容易
就像雷声坠落在高山与平地
画一条蝉腿很难,源于生活的眼睛
只有捕过蝉的人才懂细节
是蝉腿有着刀一般的锯齿,吃素

人间宛如森林,年轮圈在所有人骨头上
只有刨过木头的手
才知时间,死于空间深处的残忍


你问苍天饶过谁

在春天,大把的雪在企鹅头上
脚底,旋转底部的灰白
没有一叶木舟,带来落叶
北极熊吃草的根部
试着吃素,重复
前世作为一只麋鹿犯下的罪
没有一叶扁舟
往上,垂钓鲑鱼的逆流
赤道上山顶的冰块
呼吸只是,一丛阳光的冷意
……
我的远方兄弟
你曾问过我,你问苍天饶过谁


鹿寨的灯火

那个偷走我公鹿的人
在夜色里出现
用雪花化妆了乌发
用风沙洗头
出了函谷关
手上拿着蝴蝶文
喝着
蜜蜂的血液
我的鹿群里
少了,一只瞎眼的蹄
天再黑三分
风冷三分
桌子上的半盏灯
枯了
她会在下雨天,重生 


出菜市场记

在菜市场我希望每一个人都吃素
而我会涌入人潮
提着一袋子青菜走向夕阳
如提着耶稣的晚餐
沉重,充满了恐惧已久的背叛


燕田

梧桐花开了,随风落地
我走出村口的石柱门
这里前日送走一床黑色的棺木
孝子孝女一片雪白下跪
如今是青色的石头
磨光了棱角的青石
如六叔公的额头反光
六叔公从朝鲜瘸腿回来
教孩子们跳舞多年
六叔公他刚坐棺木走的
我继续走,走上青石板路
沿着钱纸洒开的路
它一一在稻田里变色
消逝在小溪隔断的田野
我没有看到小溪
听到鱼跃的水面
阳光正在洒开我的童年
鲫鱼被困在人脚印里
我捡到了四只鲫鱼
去往田野尽头的外婆家
外公外婆死了好些年了
水边的柳树,它低着头
转世成木棉树,它立在檐上
一对老人坐在下面
都戴着帽子,下棋
专注,都没有光亮的额头
博弈着生的斗性


放生

中午的时候
深冬的阳光有了一些暖意
他在切菜
门外是摩西啃过的芦荟
在剥蒜的时候
他看见大的一瓣
抽芽的笑意
就到走廊上
拨开盆里的泥土
插了进去
转身时发现
两岁的芦荟翠绿,学会欺生
为了活下去
他,为它添了半杯水


破头记

被我割下的头颅
是不死的头颅
我背后的头颅
是我亲手割下的头颅
聊天三年
为此
他破开了我的头颅
公平交易
佛祖
也不例外
我们也都爱着对方
掉下的脑袋


倒转黄昏

没有夕光
没有金色的肉身
城市在远方
坍塌一片泡沫房子
在近处
建成雨雾的曲线
树们收拾春光
润年到了
润月还没有来
春天加长了会议
磨灭黄莺回忆
雨点不断
落成悲伤的南方


杀马记

他想要一面马头琴
弹青花与古巷的韵律
他不停地挥霍
虚化刀锋与血光
无止境的雨点
无野心的雪花伴奏
天空阴沉下脸来
他看清楚那人的脸
长着一字疤痕
窗外太平盛世
新的颂歌,唱给统治者
新的政客
没来得及脱下
灰色的金缕玉衣


有空,就看看树

我不认识的树
站在楼下
摆弄夜风
像极,一个年轻的女人

唉,很多年前
我认识很多树
苦莲,玉兰,栀子
辟荔,泡桐……
板栗。花朵上长满了绒毛
树下,经常碰到乘凉的小蛇
如父亲所说
在外面
真的
再也没见过


木偶本纪

1

他们是木偶,这是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在后宫
老鼠啃噬石俑与佛像
裂开的大地
哭泣的木棉
棉花落满地
木偶有着不为人知的痛楚无法言喻
大雪清醒着梦

2

有一只木偶喜欢看戏
就学会写戏
有一只木偶欺骗了所有的木偶
用脚掌唱歌
唱祖先魂灵
其它的木偶并没有激活木化的双眼
木偶们联盟
召开各部落会议
时间在木偶的脸上没有先后
只有轮回

3

有一只石俑少年时凝固了泥土
煅烧成陶器
经历火浴
随波逐流
沉入大海
它没法随木偶漂流
在岩石上粉身碎骨
它受到木偶的嘲笑死去

4

木偶们发明新的唱腔
替代舞台
众偶哗然
于黑暗中,木偶各自站立不动
黑暗中只有光线轮回
被当做永恒
以及光明

5

木偶张嘴撕咬木偶
就像蚂蚁啃噬死去的树
假装是爱
爱假装之后
父子、母女
木偶的血缘占据了正统
木偶随波逐流
主宰全球的戏院

6

木偶战争残酷而真实留下残迹
木偶革命
木偶推倒重来
木偶互相学习木化绝迹
飞鸟在头上木化
木偶飞来飞去 

7

会说话的木偶呼吸了空气
氧化的木偶腐烂了身体
木偶的灾难钉在木头上
戏法千变万化

8

紫檀木偶
梧桐木偶
青松木偶
香樟木偶
梨花木偶
龙眼木偶



木偶在地上挺立
身披落叶前世
倒下的木偶插向宇宙的黑

9

没有人参透木偶的梦里
有着怎样柔软的过去
青草冢上
青石记载了旧事
破庙恢复了木偶规则
教堂悬挂了新的木头
雕刻成剃度的身体
有的没有头发
有的浓密
有的悲伤成众生的灾难
有的化解了尘埃
 
10

在黑夜里召唤的木偶
不是沉睡的木偶
台风旋转了窗外的芭蕉树
芭蕉全身上下
没有一丝木偶的痕迹
大雨如注
大地悲伤如欢喜


江南

我奶奶,是江南人氏
平民幼年
太太出嫁
黑五类守寡
无声善终
江南于我
是个潇水边的村庄
木屋相继倒塌
泥巴糊了白墙
黑燕南下不归
灰色雾
顺水,业已消失多年


午餐

过午,再食
再死
何妨
过午的西窗
才有更猛烈
朝阳


烤火的男人

每天在这个时段归家
路过的火车都放慢脚步,把铁轨擦得干脆利落
天色照样局限
在窃取了灯光的梧桐枝上
他摸鼻子,抓住了一些真实的疼痛
冷空气随后而来
他看见白色的雾气
融合了微弱的心跳。就想起火光
想起一堆烧柴火的老小
他矮身,从柜子里拿出只碗
找了些碎纸,和被丢弃的塑料袋一起
放进去,打响火机
等屋子里温暖起来
他看见自己的影子,也在房间里
就摸出烟,叼好了
朝火凑上去。吸一口,就听见亲切的燃烧声


下雨了

早上出去时被告知会有小雪
回来时,天很黑了
小雨点打在路上,一粒粒清晰的很
路灯们依靠着站好
卖汤圆的两口子早早收了摊位
小卖店的女人楞望着街外
收钱的时候
连烟都忘记了给
走出来,铁路线在上面闪光,掉零地紧


雪夜

他确信,是听见了百鸟朝凤的旋律
吹开的唢呐像爆裂的桃花
他梦见作客的老姨夫又醉了酒
嘟嘟喃喃,与姨妈吵了起来
他被逼去了冬天的田野,与小琴比赛跳远
这次是他输了,因此被扭着耳朵走了
忍不住醒来时,屋子里空荡荡地
黑暗被绣了花纹的帘布隔进
外面毕毕勃勃,过路的火车轻悄悄


政治如电影

美国人自己承认他们搞政治很有一手
比如换个党派执政,在海岛
换个国王,在沙漠里
我不喜欢政治,也不喜欢站队说法
尤其是美国人
自以为是的政治先进法
我出身农家子弟,只要我的农民同类
吃饱了睡个好觉
看电影只看剧情
不用思考背景镜头真假
我会在诗句里,告诉他们的子孙真相
自由,比种田简单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