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冰马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4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冰马简介

(阅读:318 次)

冰马,湖北公安人,创意写作硕士,文学博士在读。居上海。主施阅读、写作、小说和诗歌翻译,以及当代文学研究。

冰马的诗

(15 首)

败笔(组诗)

1.

落在一个偏正结构上
它滑翔。古代是纸,当代则是电子

它在古代的纸上打滑
一身泥泞。着墨之处
点横竖撇捺,它错过了内锋
却暴露了偏锋

有太多思想。太多。
却不知收敛
握笔之手要不要成拳状
在腕子上使劲儿?

它在当代的键盘山打滑
那些国产的软件把内存塞得太满
那些要写出的字
总是迟滞。总是在思想的脚后跟跳出

因为迟滞,那些拼音字母
根本就跳不出字节
要么声母被忽略,要么韵母短了一截

水银泻地。只能说它有此希望
而“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它之仙能否死而复生?

2.

在水银流泻之地
它却遭遇了汞

这便是一处两难的事物
一个是能指,一个是所指
一个是明镜,藏在思想深处
一个是毒,隐于肝肠

心肝若大于思想,是怎样?
思想大于心肝,又是怎样?

梅雨季到了
满地潮水,如我者
汗如喘息

大理石地面的汗
瓷砖墙体的汗
镜子上的汗

每一处汗珠都贴着
汞分子,水银粒子

空气的汗败走麦城一般
在初夏里张惶,颓丧
移栽回家的三角梅已落红一地

3.

其实,无所谓拯救。
也就是说书写的草稿
无所谓修改增删

一切皆为败笔

是的。一切。

青春期的孩子忽然走出了愤怒
我们以为他此前的叛逆
不过是一节再小不过的插曲

却已不再是偏正结构
从一个名词变成了动词再转形容词

它一旦被说出便不过是
去修饰。当
我们说:
“一切皆为败笔”
却也不过是替它和自己
遮挡蒙羞的脸

4.

可以追问。
应该追问。
必须追问。

可是,然后呢?

然后,我在昨夜将曾经拉黑的人
重新拉回了我的微信世界

皮埃尔。埃兹拉。
张三。李四和王麻子。
坎波雷。创意写作。文学博士候选人。
武汉,上海和华盛顿。

一切不过是败笔。

一切字、词
组装起来也不过是临时的那一笔。

无须抒情,也无须叙事
事实陈述出来时
就已注定了这个词的诞生
与再生。


垂直降落

我家在底楼,当初选房
看中的就是这十平米花园
只是后来
我们一直用它当做杂物间

我知道你性子急,每次恼怒你就说
这事儿逼得老子
恨不得跳楼。好吧!你去跳
早上一起床我就开着后门
从门槛上跳下去
我保证不拦你

算了。我还是撞墙吧 


找个拐角去,如果
你下不去力我可以帮你。

等一下,我还有两条内裤要洗  


身体政治

我在阅读里狂欢。文字黑暗
严丝合缝,眼睛寻觅着一线线罅隙
多久了?猪肉又开始涨价
那里有一个又一个世界
但是。
我开始老了,以资证明的
是我的视线每隔一小时
就要模糊不清,无论虚构还是真实
所见都已笼罩薄雾

我开始老朽。还有以下明证:
颈椎也需要一小时一次
晃着脑袋,向左转颈项半圈,
再回转向右,持续五分钟;
腰椎已无法承受床垫弹簧的柔软
沙发和椅子也都换成了实木制品
或者竹藤。嗯呐。身体开始
新的内容和秩序排练

想想三十年前,三十五年前
我和我们一起排练过的那些
热血。街头。篮球。酗酒。
食堂列队时的纠纷和扭打。
当街摔碎玻璃啤酒瓶,砰,砰砰
一封暧昧的求爱信。加上诗歌。口号。
募捐。打倒。挑鸡眼。
拿脸盆当锣鼓,点燃棉被。
……
稍作回忆我就记起了
这一生中源源不断的排练
这种无法预知最终的
然而,最终的,不断被我们演习的
表演和过程。可如今

沉迷于文字的黑暗
除非身体有疾,否则不再运动
不再热衷于运动

疾病开始这一波猪肉行情
在身体里排练起它们的革命和起义

如上所言,近视转换为远视
颈椎和腰椎。
嘌呤。血糖。脂肪。
尿频尿急尿不尽
易感冒,咳嗽,浓痰。
血痰甚至肺脓肿让人
怀疑到了肺癌晚期
怀疑人生。万事总归需要一个目的。
万事需要我弄明白目的。
三十年了,被目的规训的
何止目的,以及手段?
水蓄在水管和水塔,需要水泵增压
垂柳也被拉奇马飓风摧折了腰杆
我门牙甲业已崩溃,腐败
一直延续到胃部,满嘴口臭。肾衰。
腐败打败了青春直到身体枯萎,
直到腐朽,“从量变到质变”,一路凯歌
经受了多少次排练?

有新生。没有永生。死才是唯一最终的
这门身体的政治学
在每一座身体里
排练。演习。肠胃闹独立。堵心胸机场。
血管暴动。钙和关节斗殴。炎症纵火。脊椎跳楼。
穿着不同颜色的T恤
每一段人生都戴着深色口罩
每天早上起来就
计算当日预收和预支
把日常生活的数目字养成手帐记事

年复一年。
年复一年甚至
把活着养成了一生的唯一
比如“活久见”。
把活久见当做一句祝福语
缀在每一封邮件的签名处
用成本法计算生命
用“秒懂”交流,沟通,回复
甚至都懒得输入一个汉字以表达意见
唯有表情包,日复一日。
日复一日,活成一个
故事的顺从者,
青春的反对派
和自己的法西斯。


蛇年立春夜怀父

连骨头都透着冷,我蹲在小区马路牙子上
怀揣一群烧纸
第一叠点了六七次才燃起来
立春,又是小年夜
西北风嘘嘘而来
我缩紧脖子,把小燃的黄纸火苗试了一次又一次
不能让它断了

然后,一叠叠从羽绒和毛衣之间掏出
拆除塑料封套,折叠,续火
寒风猛了一阵,红彤彤的灰烬旋转着
向行道树丫上翻卷而去

前年父亲曾经在轮椅上打这处牙子
蜇进我的家门。而今,他是不是
还坐在这根树丫里
替我照看着罗骢和家门?

所有纸钱已经化完,但我没立马转身离开
一是担心余烬可能带来危险,天干地燥
二来,最近几宿总看见老父佝偻依然
可是……灰飞烟灭了,我抱紧自己
重感冒的身子,像老父那样缩着关上防盗门


悼辞

我死了,你还活着
我死于一口血
你活在焦黄的银杏树下,雪埋脚踵

你死了,我还活着
你死于一场性事
我活在金色草场,大风呼啸


伟大之所以伟大

与渺小之事同一逻辑
与春风同坐于戊戌之年
与字一同出入,在细雨里
与黑暗关在一间茅屋
与烛光供在一张桌案
搂着尖刀的腰肢共舞
与死魂灵在同一杆招幡上摇摆
与粗喉咙共振
与假面一并扣在嬉皮脸
与屎壳郎的细腿一起扒灰
与白发一起苍苍
与鼻毛一起挠痒痒
与腋毛一起闻狐臭
与阴毛一起晒太阳
与腿毛一起赛跑
 
伟大之所以伟大
与腐朽共枕性交
与苍蝇在和风中一起飞翔
一起闻臭屁
与嗝一起抽搐
与腰椎一起突出
与颈椎一起增生
与哮喘一起呼吸
与床单一起射精
与另一个伟大互相恶心
与卑微一起挖地基
与棺材一起建高楼
与失足女一起吹泡泡
一起用杜蕾斯避孕套

伟大之所以伟大
与火柴一起擦亮
与烟草一起燃烧
与花圈一起阳痿
与玫瑰一起献给死亡
与花岗岩一起僵硬
与大理石一起风干
与沙滩一起涂鸦
与雪一起融化
与玻璃一起碎裂
与铜镜一起照看
与纸书一起卷边泛黄
与网页一起404,无法浏览


喊魂

魂是无用之物。这是我
下的定义
因为我喊了它五十年
依然没听见它的回音
看起来我们是同路
看起来它是一种粮食
一种空气,有风的时候它就显形
它是一个字,长在我心里
可是。
五十年你始终没个回音
这让我的喊声成了哑巴
连哑语都不识的人
空心(真空的空)
也不下雨,不起雾
不在纸上,不沾露水
不在坟里,不长青草
不在世上
没有魂,这人间便缺了对象
按东北话,没对象无法成家呀
太阳底下连个影子也没有
鬼都没有
所以我必须修改我最初的
那句话:“魂却是无用之用。”


失语

我把我关进一个酒瓶

我看见我的牙齿、舌和唇
在瓶里蠕动
时有起伏

我不了解语言的声音
也就更不清楚
声音的回声 

这是一场圣战,瓶子里的我
他战斗在他自己的世界
和我一样,有运动便有语言
从而也许有
他自己的声音
和回声

但他生活在我的对面
他生活在它里面
我紧咬牙关
几乎只剩下一双浊眼
只剩下眼睁睁盯着他
唇齿间起高楼
高楼塌了,又
平地而起
当他如此宁静般地沉默
我只剩下一双浊眼
跟着他的节奏,起伏不定


莲藕排骨汤

我有身体的疼痛
你有莫名的良心
 
人民总在秋风瑟瑟时被人挂上枫树
而明日的春天将有一场黄色雷阵雨

我买回莲藕、排骨、红豆、生姜和小葱
用前次的砂锅一起煨

还要剥块儿熏肉皮入水
所以,那些词、修辞和句子,你们不过是些调味品

到底会不会有警句从笔底下冒出
 
有的,肯定会有的
写诗人、读者都在寻着:
“小楼昨夜又东风”

我反对叙事。春光哪儿有那么多的故事
我们一日日如故,也非中产阶级
我们像油锅里的煎饺,无法自个儿翻身

一把语言的锅铲,在热锅里翻炒吱吱吱的话语
干煸,红烧,白灼,炝炒
颠锅时写诗的右手一定会握着锅铲压一下杂碎

偶尔冒出来许多凌乱想法
不是冷嘲热讽能荟萃一堂的
我也反对滥情,盐太多,苦不堪言
油太足了腻歪,再说,本人罹患高血脂

“把一首诗写坏”,这事儿太难了


回忆辞

蜘蛛。蜘蛛。
它倒挂在空中
晶莹的露珠
身体漆黑如苍蝇

“……荣枯不须臾,
盛衰有常数!”

桌上有一杯绿茶
院落有一张蛛网
一年有自己的八只爪
我被束缚,静待最后时光轶逝


小纸人

折叠,再折叠,越来越似枯叶
被冷雨打落,又被风吹起
在内心里摇曳

它的刀割伤了自己的裤脚
瘸腿之纸,它能怎样摆正自己的位置
不可追寻,不可深究
让你闭上的何止是它的纸嘴

折叠,再折叠,越来越纠结
它被内心的血泡的稀烂
岂是睁着瞎眼,简直就是一双枪眼
面对着整个世界

它企图复活,企图攀上寒冬高枝
却被折纸的手撕得粉碎
像劣等支架,被安装,被拆卸
更像一群白飞虱漂浮于暖秋
 
它所说的,一如冬天口吐梅花
它说:杀!
你必预料到该有多少活人从此叛变
该有多少死人将被纳入疯人院,或者学习班

折叠,再折叠,然后把一根钢针
反反复复戳进它的肉身
使尽祖传秘方,用它替换全部仇恨
对你诅咒、摧残,咬牙切齿


风车:一首儿歌

风车它转悠无声无息
风车它静止无声无息
风车它腐朽无声无息

风车在狱中无声无息
风车在雨中无声无息
风车在祖国无声无息

风车在花香里渐渐睡去


镇流器发出刺耳噪音

我开始煎熬中药,黄连、莲心、五味子,种种苦味弥漫
祛火,生津,槐花培元,丹皮当归元参荧光灯
已经夜深人静,电视上演着一个死囚,他拖着重镣
划地的声音响起之前,他在遗嘱中许诺:“我想
让我唯一的亲人忘了我!”而镇流器的噪音
从搬进这所房子就不曾停息


我的哈里•波特



现在,咳,现在让我们打开《魔法》第三篇
我说:飘——

于是,我的身体,以及灵魂
你们看,它飘上了红灯笼。看见了吗

你们?在灯笼旁边的院栅栏上,单位插上了
节日彩旗——它们飘啊,飘啊——有气无力地

这个暖冬就要过去了。孩子们点响了礼炮
穿过夜晚九又四分之三的站台,这个节日就要过去了



镜子,内心的那面镜子,幻想的那面
它让我看见了前生期望的:当

哮喘掐紧我的呼吸,缺氧的思想
就像我此刻独守空房,在大年初二晚上

中午的阳光掐紧了电脑音箱黑色的痒
旋律,或者哈里•波特的眼镜等到明天天亮 

就要开始享受下降到0度的黑森林气息
而拯救我生命的狼人,那强壮的身体

那思想的急救药,诗歌或者茶杯压着的希尼
也许更能抵御令我过敏的西伯利亚冷空气



棋盘上残酷的皇后竟然将剑锋刺向了
骑手胯下的马肚

只是让骑手摔了一个大跟头——不可思议!
那个卒子竟然能命令威严而漂亮的皇后

放下了迟钝的武器。而且,更要命的
是我竟然用诸多形容词来修饰名词

诗歌的魔法宝石到底有什么用途?
用定语修饰主语和宾语,语言到底
能否抵挡生活的魔鬼?或者拯救?


事件白蚁

一只爬虫以皎洁身姿
以繁衍
以细腻的空间和蛀蝼 

白蚁以木头
以泥土
以潮湿和干燥
以接二连三
出现在危急尽头

以杀之无血,碾之无尸
构成阴影,抵及毁灭

以时间指针
以极轻对付极重
以坚硬牙齿和柔韧触角
事件从白蚁展开
直至终篇,像一部好小说

只有陶瓷,铁以及塑料
为其大敌
而不朽

以疯狂和脆微
构成终极的亮点照耀
应蔑视者,使之衰羸

以一种传说构成伤害
以虚妄
以碎屑
构成爱情,以尊敬的目光
构成我生活的黑暗,物界黑暗
以纯洁
来到黑暗的高处

以无翅舞姿
以腹部丰满
以薄嫩皮肤
白蚁构成事件,排挤
伪的结实,吞噬我的骨骼
以棺材为一生的承诺
白蚁将具体的悼词镂定
留下磷火
是它孤独的游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