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朱湘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2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朱湘简介

(阅读:1922 次)

朱湘(1904-1933),新月派成员,出版的诗集有《夏天》(1925)、《草莽集》(1927)、《石门集》(1934)、《永言集》(1936)等。译作有《路曼尼亚民歌一斑》(1924)、《英国近代小说集》(1929)、《番石榴集》(1936)。

朱湘的诗

(10 首)

摇篮歌

春天的花香真正醉人,
一阵阵温风拂上人身,
你瞧日光它移的多慢,
你听蜜蜂在窗子外哼:
睡呀,宝宝,
蜜蜂飞的真轻。

天上瞧不见一颗星星,
地上瞧不见一盏红灯;
什么声音也都听不到,
只有蚯蚓在天井里吟:
睡呀,宝宝,
蚯蚓都停了声。

一片片白云天空上行,
像是些小船飘过湖心,
一刻儿起,一刻儿又沉,
摇着船舱里安卧的人:
睡呀,宝宝,
你去跟那些云。

不怕它北风树枝上鸣,
放下窗子来关起房门;
不怕它结冰十分寒冷,
炭火生在那白铜的盆:
睡呀,宝宝,
挨着炭火的温。


昭君出塞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趁着如今人马不喧哗,
只听得啼声得得,
我想凭着切肤的指甲
弹出心里的嗟呀。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这儿没有青草发新芽,
也没有花枝低桠;
在敕勒川前,燕支山下,
只有冰树结琼花。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我不敢瞧落日照平沙,
雁飞过暮云之下,
不能为我传达一句话
到烟霭外的人家。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记得当初被选入京华,
常对着南天悲咤,
那知道如今去朝远嫁,
望昭阳又是天涯。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你瞧太阳落下了平沙,
夜风在荒野上发,
与一片马嘶声相应答,
远方响动了胡笳。


夜歌

唱一支古旧,古旧的歌……
朦胧的,在月下。
回忆,苍白着,远望天边
不知何处的家……
说一句悄然,悄然的话……
有如漂泊的风。
不知怎么来的,在耳语,
对了草原的梦……
落一滴迟缓,迟缓的泪……
与露珠一样冷。
在衣衿上,心坎上,不知
何时落的,无声……
 


歌(红豆)

在芽发的春天,
我想拿一套衣送怜,
衣上要挑红豆,
还要挑翠羽的双鸳----
但等锈成功衣裳,
已经过去了春光。
 
在绿肥的夏天,
我想折一枝荷赠怜,
因为我们的情,
同藕丝一样的缠绵----
谁晓得莲子的心,
尝到口这般苦辛?
 
在果熟的秋天,
我想攀下月来给怜,
代替她的明镜
映照她如月的容颜----
但是我不能奋飞,
只得有空手而归。
 
如今到了冬天,
我一物还不曾送怜,
只余老了的心,
像残烬明灭白灰间,
被一阵冰冷的风,
扑灭得无影无踪!


有忆

淡黄色的斜晖,
转眼中不留余迹。
一切的扰攘皆停,
一切的喧嚣皆息。
人了梦的乌鸦,
风来时偶发喉音;
和平的无声晚汐
已经淹没了全城。
 
路灯亮着微红,
苍鹰飞下了城堞,
在暮烟的白被中
紫色的钟山安歇。
 
寂寥的街巷内,
王侯大第的墙阴,
当的一声竹筒响,
是卖元宵的老人。


答梦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因为我现在漂流海中,
你的情好象一粒明星
重顾我于澄静的天空
吸起我下沉的失望
令我能勇敢的前向。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是你自家留下了爱情,
他趁我不自知的梦里
顽童一样搬演起戏文──
我真愿长久在梦中,
好同你长久的相逢!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我们没有撒手的辰光,
好象波圈越摇曳越大,
虽然堤岸能加以阻防,
湖边柳仍然起微颤,
并且拂柔条吻水面。

情随着时光增加热度,
正如山的美随远增加;
棕榈的绿阴更为可爱
当流浪人度过了黄沙;
爱情呀,你替我回话,
我怎么能把她放下?


采莲曲

小船呀轻飘,
杨柳呀风里颠摇;
荷叶呀翠盖,
荷花呀人样娇娆。
日落,
微波,
金丝闪动过小河。
左行,
右撑,
莲舟上扬起歌声。
 
菡萏呀半开,
蜂蝶呀不许轻来,
绿水呀相伴,
清净呀不染尘埃。
溪间
采莲,
水珠滑走过荷钱。
拍紧,
拍轻,
桨声应答着歌声。
 
藕心呀丝长,
羞涩呀水底深藏;
不见呀蚕茧,
丝多呀蛹裹中央?
溪头
采藕,
女郎要采又夷犹。
波沉,
波升,
波上抑扬着歌声。
 
莲蓬呀子多;
两岸呀榴树婆娑,
喜鹊呀諠噪,
榴花呀落上新罗。
溪中
采蓬,
耳鬓边晕着微红。
风定,
风生,
风飔荡漾着歌声。
 
升了呀月钩,
明了呀织女牵牛;
薄雾呀拂水,
凉风呀飘去莲舟。
花芳,
衣香,
消溶入一片苍茫;
时静,
时闻,
虚空里袅着歌音。 


雨景

我心爱的雨景也多着呀;
春夜春梦时窗前的淅沥;
急雨点打上蕉叶的声音;
雾一般拂着人脸的雨丝;
从电光中泼下来的雷雨──
但将雨时的天我最爱了。
它虽然是灰色的却透明;
它蕴着一种无声的期待。
并且从云气中,不知哪里,
飘来了一声清脆的鸟啼。


镜子

美丽把装束御下了,镜子
知道它可是真的,还是谎;
他对着灵魂,照见了真相,
照不见“善”“恶”,
──人造的名字。

不响,成天里他只深思
又深思──平坦在他的面上
还有冷静,明白;不是往常
那些幻影与它们的美疵。


葬我

葬我在荷花池内,
耳边有水蚓拖声,
在绿荷叶的灯上
萤火虫时暗时明——

葬我在马缨花下,
永做芬芳的梦——
葬我在泰山之巅,
风声呜咽过孤松——

不然,就烧我成灰,
投入泛滥的春江,
与落花一同漂去
无人知道的地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