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乐夫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5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乐夫简介

(阅读:118 次)

乐夫,本名张高峰,浙江杭州人,1963年出生。教育产业常务副总经理、工会主席,国家高级营养师,全国普教系统勤工俭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诗歌网注册诗人,中国诗歌报创作联谊会终身会员,黑龙江哈尔滨呼兰作协(省外)会员。1982年开始发表诗作。

乐夫的诗

(15 首)

老井

老井很老
井台上
李白的明月光
遗落在他乡

我眯着眼,看见
老诗人摇头晃脑
把与生俱来的忧伤
摇成了地上
白茫茫的


黑黑的猫和白白的猫

走过小区凉亭,遇见
一位半躺的女人
白白的睡裙,白白的腿
白白的脸旁,蹲着
一只黑黑的猫

她摸着它黑黑的背
它舔着她白白的脸

突然,白白的女人
翻身伏下
黑猫不见了
我惊诧之际
她的腹部悄然隆起
喵喵的声音
宛如醉酒的黑衣太监
在白色蚊帐里呻吟

我无趣地离开,看见
凉亭黑黑的瓦片上
一只白白的猫
匍匐着
圆圆的眼睛
发出绿绿的光

回去的路上
我忽然变成了猫
但不知道,是黑黑的猫
还是白白的


醉爱

我在喝酒你陪我了
很迟了

喝迷糊了
就把你喝没了

你去哪里了
你在酒里了

可酒里怎么又没了
哦,已把你
喝到我的肚里了


夏夜

剪一张圆圆的月亮
去寻找那个夏夜

草坪上
感情被晒得皱巴巴的
而挂在树上的思绪
也在成熟后
被人盗走了

据说
乱盗园林果物要罚款的
而我是
因为没有钱

可你总是笑眯眯的

那个弯曲的身影
那个诗人的星期天
到哪里去了

月亮挂在树上
很沉很沉
掉下去可不好
下面是
一块潮湿的布
一张烫平的湖


小酒吧

你端一杯酒
注视着
对面那只大酒桶

中午的太阳很浓
雨很淡
音乐呆板得
如老人的叹息

此刻
不会有人注意你
注意的只是这
无力的阳光
和杯中
浅浅的红酒

酒吧半成新的桌面上
留着两只酒杯
一只朝上
一只朝下


秋天的私语

从树下醒来
我给秋天问安
然后泡壶红茶
看一片片叶子疲惫地
落下来
还有你灰白的头发也落下来
染尽秋天

你油亮的红杏不在了
我不能走了
我会在枯叶里呆很久

院子多么凄凉
有些不想说的事
等到睡梦里去讲
你呀也许不会知道
我喝红茶的夜晚
头发也开始灰白
一块一块地灰白
然后和你一起落下来


寻你

你在哪里呀我在寻你

路上没有灯光
影子回家了
梧桐树很深很深
夜很长

你在哪里呀我在寻你

错戴老花镜
形象摇摇晃晃走来
寻找
走成一个直愣愣的男子汉
挽起粗壮的手臂
夜瘦了

你在哪里呀我在寻你

敲开月亮的门
你在桂花树下
醉了


最后的孤独

自从你的拐杖
再没有敲响
灰白的台阶
黄昏的小巷
从此拉得很长很长

走不尽的孤独
量不完的惆怅
无聊地把门打开
然后关上
希望有你的身影走进
虽然佝偻着
却是一堵墙

忽然
有一顽童走近
把一段很久很久的回忆
装饰在窗玻璃上 


月下

爬上你家楼
轻抚你的头
窗台蝴蝶枕上绣

望不见月儿遮羞
瞧不着地上蜗牛
室外花儿露水透

放开你的手
风中飘拂柳
我一步一回首
偷偷开溜


又见秋风起

扇子还未折起
又听秋风起

其实,岁月是
墙上的钟
用沉重的秋千荡起
划出一道道皱纹后
留下的一条痕迹
否则
我杯中的热茶怎会莫名其妙地凉去
关着的房门打开了,怎么还若无其事
那童年照片上一串串的糖葫芦呀
又怎会舒展在喉结里

客厅的钟依然摆动着
嗒啲嗒啲
我的衣柜还未整理
窗外已经换季


古树

那棵古树将被砍掉
那里要建一座高楼

起初人们一直认为
过来中秋
一定会有白花花的果子
挂满枝头
因为人们清清楚楚记得
去年熟透的果子
像饱满的胸脯
羞得没人敢伸手

可古树还是被砍掉了
筑起一座高楼
人们对高楼里的人说
这里曾经有棵古树
树上白花花的果子
压弯了男人的头


郊外旅行

请把你的枪
给我,趁天黑的时候
我想开枪

我感到有人想害我
其实死,也不过是
驾车去郊外旅行

请把你的枪
给我,趁天还黑
我想开枪

于是,我
“砰”的一枪,却点燃了
半截烟头


期待你敲门

期待你
敲门

夜色无底
门是一件孤独的
道具

岁月断裂后
总有一簇月光
如期而约
而室外一定很冷

那件旧棉袄
你穿来了吗
别忘了
敲门的时候
室外依然很冷


米亚罗农庄

我莫名其妙来到米亚罗农庄
安顿下来,午后的阳光
有木屋在光里飘荡
见不到云,只有一对野鸭
在浅水沟里戏如鸳鸯
又有一对野鸭戏如鸳鸯

这是个休闲农庄
我用整个黑夜
梳亮星星,还有你的眼睛
梳在屋顶上
我看到屋顶有扇窗
听曲子在窗外回荡
恰似你的快乐,却又是你的忧伤
没有人知道门帘何时挤进朝阳
没有人踏着露水起床
其实这些都不稀奇
稀奇的是,我们又瞧见很多野鸭
戏如鸳鸯


苦咖啡

我喝了一口咖啡
就感到很多人
都在喝咖啡
那些喜欢把欢乐
溶在咖啡里
自我陶醉的人
不声不响地走了
只剩下我
孤伶伶
还有这杯
苦咖啡

他们把我的方糖偷走了
他们好狠心啊 

等老板说先生已不早了的时候
我的心
已掉进咖啡杯里
捞不起来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