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严小妖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7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严小妖简介

(阅读:186 次)

严小妖,贵州人,80后。作品散见《诗潮》《新世纪诗典》《自便诗选》等,著有诗集《前面后面都好》。

严小妖的诗

(17 首)

丢脸

你来看我
丢下一张脸
匆匆离去
这是一张
安分守己的脸
不帮我洗内裤
也不陪我做春天的梦
只是会在我
每一次喝多后,跳出来
把我和陌生男人吃剩的菜
连同一些风吹草动
放进冰箱


掐一下

遇到人和事
他会
立马把烟掐熄
终其原因
是礼貌
也是一种习惯
多年以后
他不抽烟了
再遇到人
遇到事
他的手指
还是会
下意识在空中
掐一下


爱干静的女人

洗衣液洒在地上
他走过
摔了一跤
他和他走过
各自摔了一跤
一整天都有男人走过
一整天都有男人摔跤
女人下班路过
“这是散落了一地,
不同男人的皮囊啊”
弯下腰,女人把这些皮囊
带回家清洗


小朵最先知道

小朵是我初中同学
家里一直靠做凉粉维持生计
小朵却从来不吃
自家做的凉粉
我也是吃了几年后才
得知一件事
做凉粉的时候
小朵嫂子
还没来得及喂孩子的奶
总会滴到凉粉里面


把某种痒走掉

电影里
出现那种镜头
有时嘛
我们需要看一看
长开了的女人,看
长大了的男人
尽量表现得自然一点
但看到一半实在受不了
就站起来
往有风的方向走
把某种痒走掉


外面

外面很美
这句是声音
外面很美啊
这句是画面

我没忍住

把耳朵递出窗外
然后是眼睛


轻盈

感觉很棒
走在大街上
什么都可入诗

桂花雨啊
被什么风吹下来
满地的香在身后

有一部分的香
选择跟着我
不去思考
随便去到什么地方


那就说借语感

本来是打算
花一下午的时间休息
(不看书,不思考,包括
不研究香蕉为什么弯和黄)
结果,在张羞的瀑布里
一下午都不出来,不对
也不是完全不出来,比如
中途睡着的几次,我都在远离
在尽量沿着两点之间
最短的距离往外跑
然后我给自己设定三个假设
第一,已跑出来
第二,在出来的路上
第三,其它
那么,这样表达是读瀑布的
惯性打破还是语感后遗症呢
张羞,你好讨厌
(这句听来有撒娇的语气
我决定把它删除)


大师的烟火

这几日换着花样
给孩子做饭,有一种
洗手做羹汤的感觉
一双修长纤弱的手
本是一直用来
翻书,写诗,托住下巴
伤春悲秋的,可如今
竟用来打鸡蛋做蛋花汤
特别是刚才,蛋清撒在手上
也是跟平常人一样,先是
黏在手上,然后还要用水清洗


孤独

小妖在河边
洗孤独
白花花的孤独

很遥远的地方
也有一个姑娘
在河边洗孤独

她洗得比小妖认真
孤独也
比小妖的好看


身为自己人的自觉性

他说第一眼见我
就知道我是自己人
并不能有什么标准判定
我是他的自己人,或者
我应该是他的,不过
出于对自己人这个概念的自觉性
我不再觉得自己是其他人


醉太平

就快要醉了
你还没来
你再不来酒劲一过
我又会清醒
真是难为我了
不能太醉
不能太醒
我都想好了
只要你一出现
我就立马晕乎乎的
结账的事情你来
我提前结了也可以
我们会走到
一处路灯坏了的拐角
那里有一颗石子
会崴了我的脚
你扶着我
平时你并不敢扶我
我顺势朝你身上靠去
脸颊恰好贴上你的耳根


讲故事谁不会

戈多村的村尾
有一座御龙桥
传说,这里有一条
会吃小孩哭声的大龙
每到夜里
村里的小孩一哭
大龙就会飞出去
把哭声吃干净
把夜晚吃得
没有一点多余的声音


省油的灯

你想见我
我就在
你不想见我
我就远远的在


小妈妈

妈妈还是
离婚了
我没给她打电话
我一直不打
她肯定就会生气
气极了
她就会打过来骂我
狠狠骂
痛快骂
该不该骂的都骂
然后会哭
大声哭
然后又笑
又撒娇
我想这样她估计
会好受点


等一等

你穷尽所有词语
都是为了说爱我
你爱我吗
那么请你如我一样赤裸裸的躺着
请你认真温柔的抚摸我
假装在爱抚一只断了翅膀的天使
当你抚摸到眼睛的时候
请你轻轻的停下来
听听眼泪的声音
你有没有听到关于爱的悲伤
我就当你已经听到并且懂得
那么请你不用再往下摸
倘若真的爱我
这关于爱的表白
请你没日没夜的重头开始


由浅入深

准备好第二天
穿的衣物
收拾好脸手 脚和
吸过汽车尾气的心
为避免又想上厕所
立马换上睡衣
背对着先生躺下
呼吸要轻不可撞破内衣
之后在脑子里过一遍
门锁好没有
有没有给侄女留一盏灯起夜
明早升旗的正装是否整齐
闹钟放了几个
手机是否在响铃状态
一切理顺
我会说一句“好了”
先生才把我翻转过去
揉进怀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